置頂

說笑話及張冠李戴-投資銀行暑期實習,面試經驗分享(上)

本文由  求職教練 Mercury - 模擬面試 自傳履歷  授權轉載

 

筆者於2000-2002年,就讀美國Duke大學的Fuqua商學院。當時找實習的目標,是投資銀行(Investment Banking),而且,為了增加被錄取的機會,我目標職位的地點,美國及香港不拘;目標職位的種類,按投行的職位分類,包括“Corporate Finance企業金融”,”Equity Research 證券)投資研究”,以及“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s私人銀行業務”。從主要工作內容來說,這三種職位分別是負責“承銷、上市、並購”,“股票研究”及“替有錢個人及家庭理財”。

既然目標比較廣,接觸的投行及公司代表也就比較多。而且,筆者自從進了商學院,就完全遵循職業發展中心的建議,積極經營人脈——從校園宣講會、人才招聘會、參訪公司、信息式面談、打電話到華爾街給投行員工,能做的都做了,因此,得到了為數不少的面試機會!先給大家一個數據,“我在三天內10場面試皆敗”,大家就可以想像,我是參加過多少場面試了!

此外,因為筆者很喜歡跟同學聊天交換面試心得,所以,以下的內容,除了我自曝其短本身的面試經驗之外,還包括了其它同學的面試經驗!

~~面試講笑話,最怕鬧笑話~~

我在2001年1月10日,結束返台的幾周假期、重回美國校園。跟去年七月、第一次到Fuqua所在地Durham的心情,真是大相徑庭。去年初來乍到,忐忑中帶有一絲抵達新環境的興奮,這次回來,除了忐忑外還有焦慮,因為——再過六天就要面試暑期實習職位(summer intern)了!

我於中午左右抵達Durham,放下行李後,下午三、四點就馬上跑到學校去,開始准備面試!接下來的幾天,除了同學之間互相練習模擬面試之外,也有一、兩家投資銀行,派來了他們紐約的公司代表,跟同學進行模擬面試。

就在面試前兩天,同學間開始盛傳,有的面試官會在面試時,要同學講一個笑話。乍聽之下,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心想:“這該不是哪一位仁兄,嫌准備面試的日子太過緊張煩悶,所以故意放出這個謠言愚弄同學吧?”

但是,看到不少同學都煞有介事的准備、詢問收集笑話的網站,我也忍不住加入他們的行列——就算心有疑慮,也要懷著“有備無患”的心態——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

我本來想,准備一、兩個笑話,又不用花太多時間,但事實上,非也!如果你隨便選了個笑話,才真的會鬧笑話。

因為,這個笑話,絕對不能有批評或歧視任何族群的意味,所以,一定要事先准備。如果沒有事先准備、面試時臨時被問到,一般人在緊張之下,往往會脫口說出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笑話(例如昨天你朋友剛轉寄給你的)。如果不幸,這笑話剛好開了女性朋友、某個政黨、某個宗教、某個族裔的玩笑,往往笑話講到一半,才驚覺不妥——天啊,面試官是個女的;啊,這個面試官是支持那個政黨的?看面試官的輪廓,好像有西班牙血統?到時,恐怕是繼續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左思右想,我選了一個拿英文“字”作文章的笑話。這樣子,應該不會冒犯到任何“人”了吧?我已經忘記我當時准備的笑話是什麼了,總之就是類似中文的、玩文字游戲的笑話。例如:“哪一種劍是隱形的?”答案是:“看不劍(見)”。

我還有一事納悶呢——面試官會在何時要求同學講笑話?是在同學自我介紹之前、先講個笑話暖場,還是問到嚴肅的本益比、折舊後,緩和氣氛呢?還是面試快要結束,說再見之前?總之我認為,無論在何時提出這個問題,都會有點突兀。

讀者應該很好奇:“真的有被問到嗎?”我的情況是,我從來沒有被任何面試官問過這個問題,而我也沒有聽說有同學被問到的!後悔准備嗎?也不會,至少我在挑選笑話的過程中,也看了很多笑話,稍稍抒解了面試前的緊張心情。

~~面試流程,宛若看診~~

Fuqua教學大樓的四樓,有很多的獨立房間。在平時,同學可以利用這些房間作小組討論、模擬面試,而到了面試季節,這個樓層就成為面試專用的場所。

說真的,在校園內面試的場所與流程,很像到大醫院看門診。同學搭乘電梯到了四樓,先向職業發展中心(CSO)的工作人員報到之後,在CSO人員的協助下,查閱面試的房間。然後,同學就在指定的面試房間外面等候、每個房間外都有一把椅子。這個房間,是這個公司代表要待上一整天的地方,他就是在這裡,等同學一個個“按照時間上門”。而且,面試房間是一間間相連的,所以同學在房外等候時,會看到在等待其它面試的同學。怎麼樣?真的很像患者先向醫院報到,之後到診間外候診、等醫師叫號診治吧?

~~社會事件,難以通曉~~

參加面試,求職者除了會被考到商業及產業的知識,還有一些“常識”類的問題,並不容易准備。

例如:有的公司代表會問:

“我們公司昨天的收盤價幾塊?市值多少?”

“本公司最近做了哪些大案子、有什麼大新聞?”

“我們公司的Chairman以及CEO叫什麼名字?”

“我們公司跟B公司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今天早上的華爾街日報上,有什麼關於我們公司的報導?”

我跟幾個國際學生(相對於美國人,來自美國之外世界各地的學生)討論的感覺是,國際學生好像特別容易被問以上的問題,因為考官會特別想知道,我們是否真的關心、了解這些美國產業及公司的訊息。

除了這種硬問題,還有更難准備的“軟問題”。我們杜克大學的男子籃球隊很出名,所以如果面試的前一天有比賽,有些面試官會先跟我們聊聊昨天的戰績。這點對國際學生還算好應付──只要把主要球員的名字都正確背起來──,比較難的則是生活或社會問題。

有些新聞或事件,在美國人之間,只是“閑聊”,或拿來作面試的開場白,或者只是拿來作比喻、舉例子,但對國際學生來說可就難了,因為國際學生來美國讀書,要先解決環境語言等近身急迫的問題,所以在輕重緩急的衡量下,無法在短期內跟一般美國人一樣、能“心有余力”的去關心這些社會事件。

再加上文化差異與來美時間不夠久,對一些有歷史背景或延續多年的事件,也難用類似的經驗去判斷或討論。例如Durham這個城市的市中心再造工程、美國學童的數學能力、纏訟多年頗受爭議的某法律判決等等。讀者可以想想微信,三個月前流行“主要看氣質”,上個月流行“你家水管爆了嗎?”,上周流行“吐槽春晚”,這些話題,大家多少都有所聽聞也說得出一些看法。但去問剛來中國的外國人,就算他的中文很好,也不一定就接觸到,接觸到了也可能一知半解。不過,有兩個議題,是在美國課堂與社交場合中,大家幾乎都不會提及的,所以面試也幾乎不會被問到的,那就是敏感的政治與族裔問題。

~~各司其職,切勿混淆~~

有的面試官,為了測驗受試者對產業及公司的了解,是否曾跟該公司人員談過話、參訪過該公司,會詢問受試者:

“請說說我典型的一天是如何過的?”

“你認為我工作的職責是什麼?”

我有一個同學,他求職的目標是營銷(marketing)方面的職位,他只是在想碰碰運氣,看看Fuqua求職網站上,是不是剛好有某個正式面試,剛好有個面試空檔(例如,某投行安排來Fuqua面試10個人,面試前一天,有個學生放棄了這個面試,就空出一個時段,可以讓同學自由登記),他可以去實際練習一下。結果,真的讓他自由登記上一個“經紀及自營部門(Sales & Trading)”的面試。這個面試是“二對一”的形式,由兩個考官、考我的同學。

這個練習,不去還好,去了之後,真是嚇破膽。話說這兩個面試官發了名片給我同學之後,也不寒暄,就馬上問道:“我們兩個,一個頭銜是’trader’,一個頭銜是’sales trader’,那我們兩個做的事,有何不同?”

我同學一聽,天啊,在面試之前,他才剛剛惡補到,Sales & Trading部門內有兩個主要職位,一個是”sales”,一個是”trader”,怎麼,還有”sales trader”這種職位啊?

我同學因為不在乎這場面試的結果,就老實說他不知道,但這只是第一個問題啊!所以在見面的第一分鐘內,兩個面試官就已經知道,我同學只是拿他們兩位來練手(哦,面試,連口才對)!雙方都如此尷尬的情況下,三個人還硬是撐完了30分鐘的面試時間,真的是不容易啊!

~~舍我就他,你願意否?~~

還有一種面試情況,是去應徵一個職位,卻反而被推薦到另外一個職位。

有一個亞洲學生,參加一家美商銀行在紐約的“Fixed Income (固定收益/債券工具)”部門的面試,結果談了不過十分鐘,面試官(也是這個部門的主管)就問:“你對在亞洲的私人銀行業務(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有沒有興趣?”

她接著又說,他們公司在香港的私人銀行業務,做得有聲有色,而且部門主管是一位女性,她們兩人一直有頻繁的業務接觸。她說:“我們私人銀行業務的客戶,是非常有錢的個人或家庭,他們只要一交易,對金融市場就有一定的影響力,有的客戶,甚至有錢到可以買下一個小國家。”

這位女士,除了強烈建議這位同學考慮“私人銀行業務”之外,並在兩天之內,用電子郵件,把這位亞洲女主管的聯絡方式給他,要他跟這位主管聯絡。

這種情況,的確會讓受試者心裡五味雜陳——明明是面試A部門,卻被強烈推薦到B部門。不過,我是抱著比較開放的態度看待此事,我想,人生的境遇有時很難說,說不一定,以她識人、面試無數的經驗,真的可以“慧眼”看出哪些人比較適合哪些職位。而且不管如何,有人願意推薦,至少代表還有受到她肯定的地方,應該還是可以視為一種鼓勵與肯定吧!

~~明為請吃飯,實為迫表態~~

1月16日晚上,我有兩個晚宴要參加。一個是晚上七點的晚餐,由一家歐系投資銀行部門舉辦,第二個是由一家美商的投資銀行部門舉辦,由八點開始,是接待會(reception)的型態,也就是大家站著,喝些飲料、吃些簡單的食物。這兩個活動,只開放給明天要跟他們面試的同學。所以,如果我可以兩個都趕上,當然是兩個都要去。

但是,要怎麼去、怎麼離開,才不會顯得失禮呢?因為,公司辦這個宴會,除了是在正式面試之前,讓面試官們在比較輕松的場合,多觀察多認識學生之外,我猜,也是要觀察同學對他們公司有興趣、願意投入的程度。因為這些銀行都很明白,1月17日,至少有4-5家銀行的投資銀行部,同時在Fuqua校園舉行面試,而且每家銀行的投資銀行部門,都會在面試的前一天晚上,舉辦類似的晚宴。所以,一定會有一些很牛的同學,面臨4-5個晚宴相衝突的情況,一定得有所取舍,有個同學就說:“銀行根本就是在要你表態!”

這種面試前一晚的宴會,對我來講很新鮮。我心想,如果是在台灣,而我隔天有六個面試,那麼在那一個晚上,總會想要好好休息、平心靜氣,並且早早上床睡覺、以儲備明天的精力體力。哪會像今天這樣,早上六點半出門,十一點多才回家,中間還連趕兩場晚宴的!

我有個同學,就是因為太炙手可熱了,同一個晚上接到了三個晚宴邀請。他已經很努力趕場參加了兩個,因此實在無法再參加第三個,以致於隔天到達這家公司面試時,主考官一見到他,就含笑問他:“為何昨晚沒有看到你啊?”

嗯,這樣的面試開頭,好像不怎麼妙!

雖然我們幾個同學一直問他:“那你怎麼回答?”但他只說自己回答得不好,不願意透露。的確,我認為這個問題,不論回答什麼、都很難讓面試官如意,幽默帶過,可能是最好的辦法。

~~三分鐘內,將你看穿~~

這樣先請吃飯、後考試的面試型態,聽起來很“折磨”考生,但是,對面試官來說,他們可能比我們學生更累!我在面試過程中遇到的面試官,最多只有1%是人事部門的人,其它都是在求職者面試職位的部門(例如,企業金融部門),正職工作的員工。這些面試官,過去一周裡,可能七天之內合計只睡十小時,或是才旅行到很多地方幫客戶籌資回來的。而且,以投行的工作節奏,絕對不存在“先休息個半天緩一緩”這種事,一定是盡量壓縮所有的行程,一丁點兒的時間都不浪費。

所以,大部分的面試官們,都是在請吃飯的那一天下午,才由紐約飛抵Durham,晚上得馬上接待學生,隔天則從上午八點面試到下午四、五點(第一輪面試),有的公司,則由同樣一批面試官,再負責當天晚上的第二輪的面試。

但我覺得,這還不是考官最累的地方。我認為最累的,是他們在面試過程中,一定要對每一個面試的同學,表現出無比的興趣。我有時會頑皮的想,求職者被考問、認真回答,因為很投入、根本感覺不到累。但面試官們,在提問之後,就只能集中精神聽回答了,所以,他們有時可能也“裝”得很累吧?

我之前聽有的學長姊說,如果是董事級(Director)的面試官,或是經驗豐富的副總裁(Vice President),他們可以在見到一個學生的三分鐘之內,就看出他是不是一塊做投資銀行的料,他們就可以決定是否要雇用了!雖然到校園裡面試的面試官,比較少有如此資深層級的人,但是,最多談個15分鐘左右,我想,面試官們心裡就該有個底了。只是,他們又不能提先結束應該是三十分鐘的面試,因為這樣是剝奪了每個學生應得的“推銷自己”的機會與權利。所以,就算面試官已經在心裡給你打下“拒絕錄用”的決定,但還是要對你所說的話,繼續點頭稱是,並且繼續想問題跟你聊下去,豈不是很累?

~~考官微恙,自吃悶虧?~~

說到這個求職者權利的問題,我曾經聽一個同學抱怨他的面試經過。他面試的這家公司,當天只派出一位面試官來面試。我同學說:“那個面試官,好像吃壞了肚子。在跟我面試的時間之內,顯得很難過又很虛弱,中間還跑了兩次廁所,最後說:‘真對不起,可是我人不舒服,必須先結束面試’,結果我踏出房間一看表,我才跟他面試了二十分鐘。”

這位同學接著不高興的說:“這很不公平耶(fair)!這是我的三十分鐘,因此,我就必須要有完整的、面試官全神貫注聽我說的三十分鐘。雖然我了解吃壞肚子的苦處,但是,這個代表可以暫停今天的面試,等他身體狀況轉好、或找其它同事,再來面試一次才對!”

~~快跑百米,連續面試~~

我曾經在一天內有六場面試,由上午八點十五分一路進行到下午三點十五分,還好,經過事前的精心安排、跟不少同學對調面試時段之後,我並沒有所謂“背對背(back to back)”的面試。

所謂背對背的面試,就是一場面試結束後,馬上接著另一個面試。壞處是,下一個面試,你可能會遲到,或是還沒有完全轉換好心態及策略,就要趕赴下一個戰場。

而且,有的公司的面試,並不是在Fuqua校內舉行、而是選在校外的酒店或餐廳。我曾經嘗試跟一個美國男同學對調面試時間,這位仁兄很願意幫忙,但因為他有一場在校外的面試,因此愛莫能助:

“我很想幫助你,但是如果我跟你對調面試時段,那我上一個面試結束、到下一個面試開始之間,只有15分鐘的空檔。在這15分鐘之內,我必須要穿著大衣及皮鞋、從酒店跑回學校(這家酒店與學校之間,開車比走路慢)。如果我用跑百米的速度,也要跑個五分鐘,這樣對我下一個面試的狀態不太好!”

真是難為他了,我只好摸摸鼻子找別人去了。

~~張冠李戴,說錯公司名稱~~

“背對背”面試,就算只是在Fuqua校園裡,從一個“診間”換到另一個“診間”,不用衝刺跑百米,但最怕的,其實是最怕學生還無法自上一個面試中回神過來,或是進去面試之前,沒有時間再反復提醒自己:“現在面試的是A公司,是A公司……”到時候,可能會發生把公司名稱講錯的事,那就糗大了。

這種“說錯公司名稱”或“說錯應征職位”的事,乍聽起來很好笑,但是在Fuqua,我們一個年級只有300多個學生哦,每年還是會聽到1-2件類似的事情。

有一個印度男同學,他當天的面試行程,其實只有A公司一家,但就不知為何,當A公司的代表問他:”你為什麼對我們公司有興趣啊?”他就脫口說出:“我對B公司有興趣,是因為B公司的營銷策略非常棒、對於暑期實習生的訓練與安排也很棒……”

A公司的代表倒也很可愛,並沒有當場打斷他,待他說了告一段落之後,才說:“您說的B公司在隔壁的面試房間,我們是A公司。不過B公司真的很不錯,我們中午才跟他們公司的面試代表吃飯,他們人都很好!”

~~非美族群,附加價值~~

我曾跟一家美商投資銀行部門面試。其中一個面試官,面試大約十分鐘後,就直接問我:“你不是美國人,你認為你來我們公司工作,可以有什麼附加價值?”

我回答他說:“貴公司在美國西岸,經營的有聲有色。我相信,有很多在西岸的高科技公司,他們的創立者以及商業上的伙伴,要不就是有亞洲背景、要不就是由亞洲來的創業家。或者說,他們公司的研發在美國、工廠在台灣或大陸。我跟這些人的背景相似、對亞洲市場也比較了解,一定會有附加價值。”

很明顯的,我沒有說服他,因為隔了兩分鐘,他又用另外一個方式,迂回的問了我一次相同的問題。我除了再次強調我剛才的論點之外,也提出:“現代的企業,都講究多元化”的論點,但他似乎更加無法接受我的論點。

這是我兩年來所有的面試中,唯一一次,被直接問及“人種國籍——附加價值”的問題。也許這個人是比較冒昧,但我也不禁想,那之前的那些面試官們,是否也跟這個人有相同的顧慮,只是他們沒有問我罷了?

~~進入復試,唯我是國際學生~~~~

還好,在一家公司吃了閉門羹,並不代表下一家也會一樣。

過了幾天,我受邀到紐約參加一個面試,應征的是某投行紐約辦公室的“Equity Research證券研究”部門。來參加這個面試,代表我已經通過在Fuqua內舉行的第一輪面試,才能到紐約參加第二輪(復試),與各校通過校內第一輪的同學競爭。今天它們總共安排五位學生來面試,其中只有我是國際學生!

有一個Fuqua的男同學,他是亞裔美人,另外三個其它商學院的學生,都是美國人。想到自己是唯一的非美國人,可以受邀參加第二輪、研究美國股市的職位,應該可以給自己一點掌聲吧!

~~語速過快,自找麻煩~~

雖然正式面試已經開始,但我還是繼續找學長姐、幫我做模擬面試(mock interview)。有一次,找到了一個新加坡來的學長。他在我開始自我介紹、才講了30秒之後,就比出“暫停”手勢。

他說:“你說話速度太快了,美國人在面試的時候,很少人講這麼快的。”

而後,他又提醒我,“你每講完一個小段落,必須下一個簡短的結論(recap)。”

學長解釋,你說話過快,面試官一方面會覺得你很緊張、或被你弄得很緊張,二方面,學長說:“每一個問題,你都很快速的回答完,那麼一個面試下來,你可能要回答20個問題,比起講話速度適中的人,一個面試只要回答10個問題,那你豈不是自找麻煩。”

跟新加坡學長請教的經驗,讓我覺得,找人幫忙作模擬面試時,除了找老美,也最好找個了解亞洲文化、英文也不錯的人練練看、聽聽他們的看法。

~~殺戮戰場,菁英聚集~~

商學院學生求職,如果第一輪、第二輪乃至最後一輪的面試,都是在Fuqua校園內進行的話,那學生就沒有機會看到別校的競爭者,只能到暑假真正到公司實習時,才會見到別校的學生。

但是,如果第二輪以後,這家投行是安排各個學校的學生,到這家投行的辦公室面試的話,那就就有可能遇到別校的學生。

此外,美國本土以外,例如倫敦、東京、香港、新加坡的工作機會,就有雇主——多半是大型投資銀行或管理咨詢業——大規模的跑來美國面試。他們租下酒店的房間,由該亞洲辦公室的幾個人員,親自飛到美國的一個或幾個大城,把附近各個商學院的求職學生,通通集合過來面試。

我有一次到波士頓,參加一個香港職位的面試。面試的地點在距離機場約十分鐘車程的飯店、想必也是希望縮短各校飛來求職者的交通時間,何況,這家酒店,距離哈佛商學院的校園,走路十分鐘就到了。

我一到飯店的大廳,看到至少有30-40個跟我一樣、穿著正式套裝的MBA學生。由於時間還早,我走到酒店的二樓看一看,又看到20-30個學生,在咖啡廳裡打發面試前的時間。其中,大概有30%是亞洲人。由於每個學校的學生,多會拿著一個黑色的資料夾,裡面放履歷表、筆記本、名片、筆等東西,而這個資料夾的封面,都是燙金印上學校的名稱、校徽等,在設計各異的、各具特色的校徽當中,我看到好多不同商學院的學生,各校競爭者,出列!

-(上)集完-

找我改履歷求職信,求職MBA申請輔導

http://uknowiknow.com/skillshare/skills

FANS
會員登入 (先登入會員才能回覆留言喔!)
2022抽101票券

延伸閱讀

職務資訊 銀行辦事人員╱銀行


我要投稿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