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影視演藝 » 樂器演奏/合成音樂 » 朱宗慶 帶起全台擊樂風潮
主題:

朱宗慶 帶起全台擊樂風潮

1986年,朱宗慶打擊樂團成立,這位來自鄉下的音樂家把現代打擊樂再帶回民間廟口、廣場,也帶至了國際上;而打擊樂這個二十年前最冷門的器樂,現在成為台灣僅次於鋼琴的最熱門選擇。而「朱宗慶」三個字,也幾乎是「打擊樂」的代名詞。



音樂系裡流行一句話:「不會吹,不會拉的,就到後面去打鼓吧。」沒想到,這個沒有人要坐的打擊樂位置,趕上台灣七○年代大量現代作曲家創作的年代,打擊樂喧賓奪主地成了朱宗慶的最愛,同時也讓他站上台灣打擊樂界教父的地位。



很少音樂家像朱宗慶,在訪談中一直把自稱是「鄉下孩子」掛在嘴上。專業是演奏打擊樂器的朱宗慶,現在擔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教授,也是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的創始者。 音樂是生命中的光譜 但是在音樂之外,朱宗慶是個生活文化的實踐家,是子弟兵眼中那顆永不傾倒的翠綠大樹,也是工作夥伴眼中那個永不停歇的火車頭。朱宗慶最大的夢想之一,還是希望透過音樂,讓社會因為音樂而更和諧,更有朝氣。



「學音樂不見得一定要走音樂的專業之路,但是如果懂得了欣賞,生命的光譜就會更不一樣。」  現在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已經有四千多位學生,好幾萬名進去過系統的學子都在就學,而這個系統最獨特的也就是散佈全國各地的傑優打擊樂團,這些學生都不是念音樂班,但都在自己的課程領域中表現相當出色。



朱宗慶說,這就是學音樂的好處,在潛移默化當中,孩子會自己感受到那股善的力量。「哪一天我們國家的代表無論是科技界、金融界甚至總統出訪,別的國家也會送樂器給他,知道他的品味,台灣是不是有文化的國家,其實不言而喻。」



接觸過朱宗慶打擊樂團的人都有種感覺,整個樂團就像是個大家庭一樣,難得的是所有團員和樂融融,真的就像一家人。 每親是生命中的貴人  對於母親的一切,朱宗慶很少在人前提及,就連母親病危之時,也都不要朱宗慶放棄手邊的音樂系系主任工作,但是孝順的朱宗慶幾乎是每天回台中家,就是為了見母親一面。



朱宗慶說,母親只是個樸實的台灣鄉下婦人,卻給了他最溫暖的生命重量,也給了他往後待人處事的正確人生觀,「有今天的一切,我都要感謝我的母親。」



還在國立藝專唸書的時候,朱宗慶就喜歡看摔角節目,「同樣是一份職業,摔角的用身體來掙錢,學音樂的相較之下,是不是幸運很多?」朱宗慶不是評論職業貴賤,而是許多學音樂的學生,很多人都不知道珍視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這也是現在台灣社會現代化之後普遍的問題。 朱宗慶發現,在經濟成長之後,父母親給孩子的越來越多,但是孩子的抗壓性卻越來越低,「如果大家都有機會深思自己的人生,其實會更清楚自己的方向。」直到現在,朱宗慶還是會看看摔角節目,想想當年摔角運動給自己的震撼。



朱宗慶笑說,好朋友都知道他最愛的就是日本料理。「要做成生魚片,必須是最新鮮、最上乘的食材,才能做成精采的生魚片料理。」朱宗慶覺得,這跟做音樂一樣,同樣是做音樂,有的可以精緻到做成生魚片,有的就只能當成次要食材。朱宗慶認為,每一個有心要學音樂的學生,都要提升自己的精緻度,提升自己的能力,讓自己變成可以讓大家認同的生魚片。

朱宗慶 帶起全台擊樂風潮

1986年,朱宗慶打擊樂團成立,這位來自鄉下的音樂家把現代打擊樂再帶回民間廟口、廣場,也帶至了國際上;而打擊樂這個二十年前最冷門的器樂,現在成為台灣僅次於鋼琴的最熱門選擇。而「朱宗慶」三個字,也幾乎是「打擊樂」的代名詞。



音樂系裡流行一句話:「不會吹,不會拉的,就到後面去打鼓吧。」沒想到,這個沒有人要坐的打擊樂位置,趕上台灣七○年代大量現代作曲家創作的年代,打擊樂喧賓奪主地成了朱宗慶的最愛,同時也讓他站上台灣打擊樂界教父的地位。



很少音樂家像朱宗慶,在訪談中一直把自稱是「鄉下孩子」掛在嘴上。專業是演奏打擊樂器的朱宗慶,現在擔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教授,也是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的創始者。 音樂是生命中的光譜 但是在音樂之外,朱宗慶是個生活文化的實踐家,是子弟兵眼中那顆永不傾倒的翠綠大樹,也是工作夥伴眼中那個永不停歇的火車頭。朱宗慶最大的夢想之一,還是希望透過音樂,讓社會因為音樂而更和諧,更有朝氣。



「學音樂不見得一定要走音樂的專業之路,但是如果懂得了欣賞,生命的光譜就會更不一樣。」  現在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已經有四千多位學生,好幾萬名進去過系統的學子都在就學,而這個系統最獨特的也就是散佈全國各地的傑優打擊樂團,這些學生都不是念音樂班,但都在自己的課程領域中表現相當出色。



朱宗慶說,這就是學音樂的好處,在潛移默化當中,孩子會自己感受到那股善的力量。「哪一天我們國家的代表無論是科技界、金融界甚至總統出訪,別的國家也會送樂器給他,知道他的品味,台灣是不是有文化的國家,其實不言而喻。」



接觸過朱宗慶打擊樂團的人都有種感覺,整個樂團就像是個大家庭一樣,難得的是所有團員和樂融融,真的就像一家人。 每親是生命中的貴人  對於母親的一切,朱宗慶很少在人前提及,就連母親病危之時,也都不要朱宗慶放棄手邊的音樂系系主任工作,但是孝順的朱宗慶幾乎是每天回台中家,就是為了見母親一面。



朱宗慶說,母親只是個樸實的台灣鄉下婦人,卻給了他最溫暖的生命重量,也給了他往後待人處事的正確人生觀,「有今天的一切,我都要感謝我的母親。」



還在國立藝專唸書的時候,朱宗慶就喜歡看摔角節目,「同樣是一份職業,摔角的用身體來掙錢,學音樂的相較之下,是不是幸運很多?」朱宗慶不是評論職業貴賤,而是許多學音樂的學生,很多人都不知道珍視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這也是現在台灣社會現代化之後普遍的問題。 朱宗慶發現,在經濟成長之後,父母親給孩子的越來越多,但是孩子的抗壓性卻越來越低,「如果大家都有機會深思自己的人生,其實會更清楚自己的方向。」直到現在,朱宗慶還是會看看摔角節目,想想當年摔角運動給自己的震撼。



朱宗慶笑說,好朋友都知道他最愛的就是日本料理。「要做成生魚片,必須是最新鮮、最上乘的食材,才能做成精采的生魚片料理。」朱宗慶覺得,這跟做音樂一樣,同樣是做音樂,有的可以精緻到做成生魚片,有的就只能當成次要食材。朱宗慶認為,每一個有心要學音樂的學生,都要提升自己的精緻度,提升自己的能力,讓自己變成可以讓大家認同的生魚片。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