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業務推廣 » 國內業務主管 » 大陸工作心情手札
主題:

大陸工作心情手札

大陸工作心情手札

經過了一段大陸工作之旅,我深深的體驗到生命的真諦及人生的無奈感。在台商當中,除了鴻海這種財大器粗的大資本家才能在大陸屹立不搖之外,一些中小企業只有茍延殘喘見機行事。

以當時我所服務的台商公司來舉例,讓我們深感遺憾的是,「老闆不會善待台幹,頤指氣使的表徵處處可見。」且老以唯我獨尊的心態在看待事端,朝令夕改的百變作風讓人無福消受。我在這家公司當業務人員,她們是一家出口廠商,老闆說公司的訂單很穩定,客人都會自行到工廠要求設計生產產品,等到廠商來訪之時始了解產品的生產製程的確是困難許多,難怪老闆會說客人訂單會自行安排,因為,量少且工作程序又複雜所以別家廠商也不願意接受此客人的訂單。

公司為Walmart的供應商,此客戶通常下訂單量很大但是單價卻低的不敷成本,老闆為了接此訂單常常是接了之後再分批請其他廠家協助生產,因為,我們的生產線無法吃下如此大的訂單,但又不願意放棄此機會。

要當Walmart的供應商得遵守他們的契約規定,否則延遲交貨就得加上賠償金,真的非常難達到交貨的時間,往往都是連台幹都得到現場去加班協助出貨。最大的困難點是面對Walmart的驗廠報告,她們對驗廠非常的慎重,工廠為了達到她們的要求常常要求員工演練一遍她們來驗廠的一些問題探討,包括員工上班時間及加班計費方式及假日等等的問題,事實上,工廠很難達到Walmart的標準,因為她們直接到現場挑選員工做訪談,所有的不符合狀況都在訪談中得到答案,而我們為了自圓其說常常寫了許多的改善報告,希望能得到她們的認同給予再重新驗廠的機會,他們也會加以派人給予輔導,希望我們會於期限內改善;我在就職中已經替她們寫了三次的驗廠報告。但是,我們知道這是很難達到的目標,因為這一切都與事實不符。

老闆不願意改變現況,當然就無法順利通過驗廠的條件。只要老闆要求的事你無法完成的就表示你的表現與公司的願景不符,公司要請你走路。老闆不願意花錢再請一個人分擔業務,在台灣面談的時候並沒有說要兼倉庫的管理加上推展另一個業務的業績,然而公司的要求就是執行沒有其他理由可以拒絕,她的理由很簡單,做不到的表示你的能力有問題。這也是她們平均三個月就更換一個台幹,難怪大陸的員工看到我第一次休假返台能再回去工作時,員工們高興的說要請我吃飯,她們告訴我:「你是自始以來能夠通過三個月考核的台幹,我們為你感到高興。」

每日從早上八點到中午十二點,下午一點半上班,然後晚上工作到九點,但是,我可不能太早下班,因為還要和美國聯繫,有時間差的問題我必須完成於當日必需完成而不擔擱的事項。看起來工時比台灣還長而且假日出貨裝櫃還得監督員工上貨櫃,員工的素質很低不會注意該注意的事情,有一回上貨櫃有外箱標籤未貼完,然而她們也將其送上貨櫃準備出貨,幸好被我發現,否則出去了可就不堪設想了。

另一個難忘的工作經驗是,工廠出了一批貨卻被客人退貨,也不知道是哪一任業務在位時所發生的事情,而我接了倉管的工作,為了處理呆廢料的問題,只好自己下去將此批呆料從窄小的倉庫裡慢慢的一個一個的往外搬。大陸員工的自我意識非常高,你不是她們的直接主管是無法叫她們支援做事的,她們會站在那兒看著你工作,後來她們發現你真的是身體力行在執行工作,最後她們的良心終於發現了,喊著我:「領導,你不要搬了,讓他們男生去搬吧!」

這是我在那家工廠服務了半年所體會到的經驗,雖然員工對我的印象不錯,畢竟,我在那兒只不過是一個過客罷了!老闆的待人處世讓我心寒,也因此,讓我找到了墨西哥的另一個工作契機。

一個人隻身在大陸工作只能以這句話來形容:【人不自私天誅地滅,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仗勢欺人者處處可見,白天仍可見識到搶奪財物的情景,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行搶,然而,卻沒有人敢挺身拔刀相助。沒事不要一個人在馬路上閒逛免得成為搶匪的目標。

東南沿海的台商所聘用的員工,大部分都是來自內地如四川、湖南,湖北的內地人。有一天,一對夫妻,先生是品管的幹部,卻因為一點小事而遭惹了員工的不滿,那位不滿的員工於下班時候集合了同鄉向他們尋仇,這對夫妻差點兒就把命給丟了。那位不滿的員工向這位品管幹部下了殺手劍後就不見蹤影了。有很多台商都有同感,招員工不能夠找同鄉的或者某些省份的員工,深怕她們集合同鄉群起鬧事。有一家工廠的員工就是看某位台幹的作風不滿而集合同鄉半夜到工廠尋仇。

在大陸工作說不上有假日,公司並沒有組織章程可言。因為,老闆說的責任制,說的好聽周日有放假(因為台幹在大陸的工作,一周工作六天),碰到假日,公司要出貨,台幹也得上班,老闆的話有如大陸法令,說的明確一點就是沒有合約也沒有任何保障可言。

大陸有一條街名叫「厚街,」不知道有多少台商,經營生意失敗後仍舊留在此地流連忘返不敢回台見親人,甚或寧願流落在異地等待時機東山再起。我有幸離開了大陸的工作環境,並非討厭他們而是想選擇不一樣的人生體驗罷了!
大陸工作心情手札
職務類別:國內業務主管   職稱:業務主管   相關職缺:半導體製造  國內業務主管
大陸工作心情手札

經過了一段大陸工作之旅,我深深的體驗到生命的真諦及人生的無奈感。在台商當中,除了鴻海這種財大器粗的大資本家才能在大陸屹立不搖之外,一些中小企業只有茍延殘喘見機行事。

以當時我所服務的台商公司來舉例,讓我們深感遺憾的是,「老闆不會善待台幹,頤指氣使的表徵處處可見。」且老以唯我獨尊的心態在看待事端,朝令夕改的百變作風讓人無福消受。我在這家公司當業務人員,她們是一家出口廠商,老闆說公司的訂單很穩定,客人都會自行到工廠要求設計生產產品,等到廠商來訪之時始了解產品的生產製程的確是困難許多,難怪老闆會說客人訂單會自行安排,因為,量少且工作程序又複雜所以別家廠商也不願意接受此客人的訂單。

公司為Walmart的供應商,此客戶通常下訂單量很大但是單價卻低的不敷成本,老闆為了接此訂單常常是接了之後再分批請其他廠家協助生產,因為,我們的生產線無法吃下如此大的訂單,但又不願意放棄此機會。

要當Walmart的供應商得遵守他們的契約規定,否則延遲交貨就得加上賠償金,真的非常難達到交貨的時間,往往都是連台幹都得到現場去加班協助出貨。最大的困難點是面對Walmart的驗廠報告,她們對驗廠非常的慎重,工廠為了達到她們的要求常常要求員工演練一遍她們來驗廠的一些問題探討,包括員工上班時間及加班計費方式及假日等等的問題,事實上,工廠很難達到Walmart的標準,因為她們直接到現場挑選員工做訪談,所有的不符合狀況都在訪談中得到答案,而我們為了自圓其說常常寫了許多的改善報告,希望能得到她們的認同給予再重新驗廠的機會,他們也會加以派人給予輔導,希望我們會於期限內改善;我在就職中已經替她們寫了三次的驗廠報告。但是,我們知道這是很難達到的目標,因為這一切都與事實不符。

老闆不願意改變現況,當然就無法順利通過驗廠的條件。只要老闆要求的事你無法完成的就表示你的表現與公司的願景不符,公司要請你走路。老闆不願意花錢再請一個人分擔業務,在台灣面談的時候並沒有說要兼倉庫的管理加上推展另一個業務的業績,然而公司的要求就是執行沒有其他理由可以拒絕,她的理由很簡單,做不到的表示你的能力有問題。這也是她們平均三個月就更換一個台幹,難怪大陸的員工看到我第一次休假返台能再回去工作時,員工們高興的說要請我吃飯,她們告訴我:「你是自始以來能夠通過三個月考核的台幹,我們為你感到高興。」

每日從早上八點到中午十二點,下午一點半上班,然後晚上工作到九點,但是,我可不能太早下班,因為還要和美國聯繫,有時間差的問題我必須完成於當日必需完成而不擔擱的事項。看起來工時比台灣還長而且假日出貨裝櫃還得監督員工上貨櫃,員工的素質很低不會注意該注意的事情,有一回上貨櫃有外箱標籤未貼完,然而她們也將其送上貨櫃準備出貨,幸好被我發現,否則出去了可就不堪設想了。

另一個難忘的工作經驗是,工廠出了一批貨卻被客人退貨,也不知道是哪一任業務在位時所發生的事情,而我接了倉管的工作,為了處理呆廢料的問題,只好自己下去將此批呆料從窄小的倉庫裡慢慢的一個一個的往外搬。大陸員工的自我意識非常高,你不是她們的直接主管是無法叫她們支援做事的,她們會站在那兒看著你工作,後來她們發現你真的是身體力行在執行工作,最後她們的良心終於發現了,喊著我:「領導,你不要搬了,讓他們男生去搬吧!」

這是我在那家工廠服務了半年所體會到的經驗,雖然員工對我的印象不錯,畢竟,我在那兒只不過是一個過客罷了!老闆的待人處世讓我心寒,也因此,讓我找到了墨西哥的另一個工作契機。

一個人隻身在大陸工作只能以這句話來形容:【人不自私天誅地滅,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仗勢欺人者處處可見,白天仍可見識到搶奪財物的情景,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行搶,然而,卻沒有人敢挺身拔刀相助。沒事不要一個人在馬路上閒逛免得成為搶匪的目標。

東南沿海的台商所聘用的員工,大部分都是來自內地如四川、湖南,湖北的內地人。有一天,一對夫妻,先生是品管的幹部,卻因為一點小事而遭惹了員工的不滿,那位不滿的員工於下班時候集合了同鄉向他們尋仇,這對夫妻差點兒就把命給丟了。那位不滿的員工向這位品管幹部下了殺手劍後就不見蹤影了。有很多台商都有同感,招員工不能夠找同鄉的或者某些省份的員工,深怕她們集合同鄉群起鬧事。有一家工廠的員工就是看某位台幹的作風不滿而集合同鄉半夜到工廠尋仇。

在大陸工作說不上有假日,公司並沒有組織章程可言。因為,老闆說的責任制,說的好聽周日有放假(因為台幹在大陸的工作,一周工作六天),碰到假日,公司要出貨,台幹也得上班,老闆的話有如大陸法令,說的明確一點就是沒有合約也沒有任何保障可言。

大陸有一條街名叫「厚街,」不知道有多少台商,經營生意失敗後仍舊留在此地流連忘返不敢回台見親人,甚或寧願流落在異地等待時機東山再起。我有幸離開了大陸的工作環境,並非討厭他們而是想選擇不一樣的人生體驗罷了!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