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慈善咖啡

每天,九點半準時打開教室的大門,檢查教室的材料器具有無短少,隨時與廠商聯繫;整理吧檯四周環境,以確保飲品調製過程的清潔。早到的學員們已經準備好雪克壺或虹吸咖啡煮具,按照講義上的步驟,一一完成班主任指定的飲料。

然而,如果人生可以按部就班地呈現出瑪琪朵咖啡上的絢爛花紋,就不會需要我們這間公司了。

公司的講師或助教都考過丙級調酒執照,也輔導學員們考照,但更多時候,來這裡的學員只想快點學會創業,因為他們都是處於走投無路的狀態,才想到靠自己賺點小錢,並徹底放下以往所有的身段。

事業失敗的生意人、公司裁員的犧牲者、剛畢業就宣布失業的新鮮人,甚至受到家暴要脫離丈夫的單親媽媽;他們雖然也報名考照,但主要還是向我們學習利用飲料來創業的技巧。

飲料的市場很廣大,無論加盟或獨自創業,只要掌握當地的生態環境,知道當地居民的口味,想方設法地推陳出新來迎合消費者,在班主任認為已經達到學成下山的前提下,學員往往都能因此走回人生的軌道上;有幾位學員的店面在廣州、上海甚至南非都開得不錯。

我們都竭盡所能地提供資訊及廠商的聯絡方法,務必讓學員們能夠了解飲料的市場生態;為此,常常要不厭其煩地教導同樣的動作,說明同樣的問題,從班主任到講師,都自我要求保有高度的耐心。

有一陣子,很多精神障礙的學員來報名,我們在收取顧問費用的時候,也收下了他們的精障證明影本,然後又退了一部份的費用給他們。目的就是希望他們好好學,無論能學到多少,務必要養活自己。

有位精障女學員,咖啡怎麼煮就是煮不好,講師們像小學老師教導正確握筆方式那樣,抓著女學員無法緊握攪拌木匙的手,輕輕地來回撥動咖啡,讓她能夠順著正確方式,慢慢找到自己的手感。在她離開這裡去尋找吧檯正職的時候,還是沒辦法緊握她的雙手,但是她的手工咖啡已經很好喝了,她用她的方法,找到了訣竅。

我們每天都要試喝學員的成品,從茶類、果汁、冰砂這種難易度較低的飲料,到手工咖啡或專業調酒這類進階班的製品,我們都必須淺嚐深味,因為我們不是單純地讓學員學會一種飲料,而是要讓學員學會謀生的技巧。因此,色香味的基準和衛生的過程,時常是我們評比學員成果的要項。

咖啡算是最難過的一關。無論學員講師都痛恨這一關。

學員必須練到每一杯手工咖啡的味道口感都一致,而且是不加奶精砂糖的純黑咖啡,在不飾雕琢的情況下必須一口氣煮出五杯味道一樣的咖啡,我們稱之為過五關;這五關何其難過,講師們每一杯都要喝,而煮壞的咖啡總是苦勝黃蓮,裡頭有的還帶酸味。有的學員煮到手腕包上中醫的膏藥,有的在第四杯失敗的時候哭了出來,我們講師則是在陪著他們學習的過程中,看他們急切的想把所有創業的本事學完,便可以知道每天送他們離開教室的時候,他們回去面對的是失序崩盤的人生,而眼前只有不斷地練習,把這門技術在最短的時間內精通,好讓自己和家人都可以走出人生的陰霾。

我們很容易受到景氣波動的影響,因為我們講求讓學員親自練習,所以蔬果原料都必須四處採買,光是材料就時常因為天災而超支,糖漿酒類也因為代理商的更換而有變動;但是我們也不敢漲動顧問費用,畢竟來尋找我們幫助的都是經濟能力有問題的,有的學員還必須分期付款,在不虧本的前提下,偶爾會視個案情況把顧問費用降低。景氣好的時候,登門的學員不一定很多,反而是景氣差的時候,學員會比較踴躍;但是景氣好的學員都是出手闊綽地把顧問費用繳清,景氣差的學員殺價分期,常常讓我們和提供物料的廠商要交涉繳付貨款的截止日。

學會一技之長,本來應該是政府要負責宣導,從重視技職教育開始,提升職業學校的內涵等等,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大家的考量都是書本知識,無論大專院校,無論碩博士生,抑或是高考普考,莫不以讀書為最高指標,彷彿萬般皆下品的時代再臨;但是我們深信一技之長才是最後的救命白虎湯,所以不斷地推廣終生學習,也企盼台灣讓技職訓練與書本知識並重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台灣目前開設很多技職訓練的研習班,我不清楚其他公司是採取什麼樣的營運方式,但我們,基本上是慈善制。

慈善咖啡
職務類別:企管顧問   職稱:講師   相關職缺:餐廳/餐館  企管顧問

每天,九點半準時打開教室的大門,檢查教室的材料器具有無短少,隨時與廠商聯繫;整理吧檯四周環境,以確保飲品調製過程的清潔。早到的學員們已經準備好雪克壺或虹吸咖啡煮具,按照講義上的步驟,一一完成班主任指定的飲料。

然而,如果人生可以按部就班地呈現出瑪琪朵咖啡上的絢爛花紋,就不會需要我們這間公司了。

公司的講師或助教都考過丙級調酒執照,也輔導學員們考照,但更多時候,來這裡的學員只想快點學會創業,因為他們都是處於走投無路的狀態,才想到靠自己賺點小錢,並徹底放下以往所有的身段。

事業失敗的生意人、公司裁員的犧牲者、剛畢業就宣布失業的新鮮人,甚至受到家暴要脫離丈夫的單親媽媽;他們雖然也報名考照,但主要還是向我們學習利用飲料來創業的技巧。

飲料的市場很廣大,無論加盟或獨自創業,只要掌握當地的生態環境,知道當地居民的口味,想方設法地推陳出新來迎合消費者,在班主任認為已經達到學成下山的前提下,學員往往都能因此走回人生的軌道上;有幾位學員的店面在廣州、上海甚至南非都開得不錯。

我們都竭盡所能地提供資訊及廠商的聯絡方法,務必讓學員們能夠了解飲料的市場生態;為此,常常要不厭其煩地教導同樣的動作,說明同樣的問題,從班主任到講師,都自我要求保有高度的耐心。

有一陣子,很多精神障礙的學員來報名,我們在收取顧問費用的時候,也收下了他們的精障證明影本,然後又退了一部份的費用給他們。目的就是希望他們好好學,無論能學到多少,務必要養活自己。

有位精障女學員,咖啡怎麼煮就是煮不好,講師們像小學老師教導正確握筆方式那樣,抓著女學員無法緊握攪拌木匙的手,輕輕地來回撥動咖啡,讓她能夠順著正確方式,慢慢找到自己的手感。在她離開這裡去尋找吧檯正職的時候,還是沒辦法緊握她的雙手,但是她的手工咖啡已經很好喝了,她用她的方法,找到了訣竅。

我們每天都要試喝學員的成品,從茶類、果汁、冰砂這種難易度較低的飲料,到手工咖啡或專業調酒這類進階班的製品,我們都必須淺嚐深味,因為我們不是單純地讓學員學會一種飲料,而是要讓學員學會謀生的技巧。因此,色香味的基準和衛生的過程,時常是我們評比學員成果的要項。

咖啡算是最難過的一關。無論學員講師都痛恨這一關。

學員必須練到每一杯手工咖啡的味道口感都一致,而且是不加奶精砂糖的純黑咖啡,在不飾雕琢的情況下必須一口氣煮出五杯味道一樣的咖啡,我們稱之為過五關;這五關何其難過,講師們每一杯都要喝,而煮壞的咖啡總是苦勝黃蓮,裡頭有的還帶酸味。有的學員煮到手腕包上中醫的膏藥,有的在第四杯失敗的時候哭了出來,我們講師則是在陪著他們學習的過程中,看他們急切的想把所有創業的本事學完,便可以知道每天送他們離開教室的時候,他們回去面對的是失序崩盤的人生,而眼前只有不斷地練習,把這門技術在最短的時間內精通,好讓自己和家人都可以走出人生的陰霾。

我們很容易受到景氣波動的影響,因為我們講求讓學員親自練習,所以蔬果原料都必須四處採買,光是材料就時常因為天災而超支,糖漿酒類也因為代理商的更換而有變動;但是我們也不敢漲動顧問費用,畢竟來尋找我們幫助的都是經濟能力有問題的,有的學員還必須分期付款,在不虧本的前提下,偶爾會視個案情況把顧問費用降低。景氣好的時候,登門的學員不一定很多,反而是景氣差的時候,學員會比較踴躍;但是景氣好的學員都是出手闊綽地把顧問費用繳清,景氣差的學員殺價分期,常常讓我們和提供物料的廠商要交涉繳付貨款的截止日。

學會一技之長,本來應該是政府要負責宣導,從重視技職教育開始,提升職業學校的內涵等等,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大家的考量都是書本知識,無論大專院校,無論碩博士生,抑或是高考普考,莫不以讀書為最高指標,彷彿萬般皆下品的時代再臨;但是我們深信一技之長才是最後的救命白虎湯,所以不斷地推廣終生學習,也企盼台灣讓技職訓練與書本知識並重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台灣目前開設很多技職訓練的研習班,我不清楚其他公司是採取什麼樣的營運方式,但我們,基本上是慈善制。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