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樂活才藝 » 運動教練 » 流浪拳頭師 甘苦誰人知
主題:

流浪拳頭師 甘苦誰人知

「好喜歡上老師的功夫課喔!」結束一天的課程,一位一年級的小妹妹拉著我的衣袖,興高采烈這麼對我說,令人瞬間整顆心暖烘烘…場景在土城一間美語補習班,這僅是我這跑單幫的拳頭師,暫時停靠的一站。

我是個兒童武術才藝老師,幼稚園、國小開學期間,教授學校社團和補習班才藝是我的主要任務,讓我疲於奔命的「大月」,都集中在寒、暑假。小朋友放假的時候,總被家長安置在補習班,因此補教業開辦的夏、冬令營或安親課程,就足以令我忙到不可開交。

因此,假日總是我最忙之際,讀大學期間,當其他同學汲汲營營從事一般計時性打工時,我選擇不同的掙錢方式,騎著機車到處趕場教武術,即使炎炎夏日,我的忙碌度也只能用「天昏地暗」來形容。

寒、暑假的課程密集,讓我忙到精疲力竭,每天回家都癱軟昏睡,但心裡卻滿是踏實。這滿足感並非來自高額時薪,而是每次上課時,小朋友那熱情迴響,令我不禁覺得,自己所付出的教學熱忱,可以換得小朋友充滿喜悅的表情,真值得!

這才是身為一個教學者的「價值」,儘管我在這行總是孤軍奮戰,有時也會感到些許寂寞… 投入武術教學以來,我慣於自己找幼稚園合作,全憑個人打拚,也養成談業務的習慣,編列教材、跑單幫教課。嚴格來說,這工作並不如眾人眼中的亮麗,看似工作兩、三個小時就可賺進兩千多塊錢的高時薪,但相對的,上課前的課程準備、教學過程的熱情帶動,加上每間補習班的通勤,所消耗的時間、體力不遜於普通工作時數。 別誤會,這可不是一份待在家等,就有課找上門的工作。我必須自備「小蜜蜂」,到處「趕場」,用誇張的動作與高亢的語調,吸引小朋友,希望獲得他們的青睞,選擇報名我這門才藝課,這麼一來,才有機會在那兒教課。

有時忙了一整天,也可能白忙一場,活像是個古早走江湖的「流浪拳頭師」,只是過去是到處施展拳腳、賣膏藥,而我則是展示自編的武術教材,期待小朋友與園方接受我的專才,讓我開課。

我熱愛這份工作,每當以自創的教材,讓原本令人感到乏味無趣的中國武術,瞬間變得有趣好玩,小朋友發出讚嘆與快樂的歡呼聲,心裡就浮現「值得」二字。孩子們隨著音樂律動,在口訣的渲染下,都成了「武術高手」,他們結束課程後,仍會意猶未盡地覆誦今天學到的口訣、比劃著最新的「功夫招式」。

園方老師告訴我,小朋友都指名要我繼續指導,每當前往不同的班級,看到幼稚園到小學中、高年級的學生,都熱情地揮舞小手,喊著我的名字:「培根老師!」這時候,我很清楚這就是我要的工作,一份把自己的夢想與孩童的快樂緊緊相繫的工作。哪怕不景氣,開課條件越來越艱難,依然勇於向前。



我期許自己是個「武術教學上的擺渡人」,手執那小小的槳,泛著一葉孤舟,以自己的能力,讓更多人認識、喜愛、接觸武術。更認為,武術這門藝術,需要從小紮根,因此更應用心培養兒童與幼兒對於武藝的興趣及認同感。如此一來,台灣的武術才能從基礎萌芽,茁壯得更扎實。讓更多人認識老祖宗累積下來的智慧,能夠保護自己、強壯身體、培養品格,還能養成堅毅不拔的心性。 真心相信,武術是人人都應該嘗試的一門藝術。不過,我可不僅在這領域中分享技術而已,而是藉由教導學生的過程中,領悟、改善自己的不足,這才是習武的精神。

擔任武術老師是幸福的,這並非單調的反覆操作,而是需要機伶的臨場反應。每班的學生組合不盡相同,各個學校提供的場地與學生人數也不一樣,更別說學期末的成果發表會了。因此,無法以一種教學模式,套用在所有教學場所。這份工作讓我隨時習取經驗、不斷成長,一邊教導也一邊學習,所謂的「教學相長」正是如此。 例如,有次示範教學,一家補教業者將各年級的學生通通集合,要求一口氣讓一百五十個小朋友在十分鐘內認識我,要我立即分享、介紹我的才藝課程內容,我瞬間傻了眼,但我仍有自信、有辦法。

無論下課後多麼疲累,只要看到小朋友展露笑靨對我說:「老師再見!」下次見面時總開心大聲呼喊:「老師好!」對我來說足矣。天真無邪的孩子們一句童言童語的鼓勵,就能帶給我無以倫比的教學動力! 曾經收過一張幼稚園小朋友親手畫的「培根老師」畫像,畫中的我充滿笑容與自信,原來那就是他們眼中的我。

有一次,一間補習班的負責人致電要我過去一趟,我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狐疑前去,方知許多被我教過的小朋友,竟自發性寫了道謝信給我,信中字句都在傳達他們在學習武術過程中的雀躍:「因為培根老師,我喜歡上了功夫,期待下次與老師見面喔!」看著這些信,身為大男人的我,突然忍不住感動之情而鼻酸… 我喜歡把習武的快樂分享給小朋友。每天、每天,我將自創武術課程,利用說學逗唱的方法,讓小朋友感覺到:「原來武術是這麼有趣!」願以自己的努力,讓孩子們在歡笑聲中,學習武術與箇中智慧結晶,這是我的夢想,不曾放棄。

流浪拳頭師 甘苦誰人知
職務類別:運動教練   職稱:武術才藝老師   相關職缺:補習班  運動教練

「好喜歡上老師的功夫課喔!」結束一天的課程,一位一年級的小妹妹拉著我的衣袖,興高采烈這麼對我說,令人瞬間整顆心暖烘烘…場景在土城一間美語補習班,這僅是我這跑單幫的拳頭師,暫時停靠的一站。

我是個兒童武術才藝老師,幼稚園、國小開學期間,教授學校社團和補習班才藝是我的主要任務,讓我疲於奔命的「大月」,都集中在寒、暑假。小朋友放假的時候,總被家長安置在補習班,因此補教業開辦的夏、冬令營或安親課程,就足以令我忙到不可開交。

因此,假日總是我最忙之際,讀大學期間,當其他同學汲汲營營從事一般計時性打工時,我選擇不同的掙錢方式,騎著機車到處趕場教武術,即使炎炎夏日,我的忙碌度也只能用「天昏地暗」來形容。

寒、暑假的課程密集,讓我忙到精疲力竭,每天回家都癱軟昏睡,但心裡卻滿是踏實。這滿足感並非來自高額時薪,而是每次上課時,小朋友那熱情迴響,令我不禁覺得,自己所付出的教學熱忱,可以換得小朋友充滿喜悅的表情,真值得!

這才是身為一個教學者的「價值」,儘管我在這行總是孤軍奮戰,有時也會感到些許寂寞… 投入武術教學以來,我慣於自己找幼稚園合作,全憑個人打拚,也養成談業務的習慣,編列教材、跑單幫教課。嚴格來說,這工作並不如眾人眼中的亮麗,看似工作兩、三個小時就可賺進兩千多塊錢的高時薪,但相對的,上課前的課程準備、教學過程的熱情帶動,加上每間補習班的通勤,所消耗的時間、體力不遜於普通工作時數。 別誤會,這可不是一份待在家等,就有課找上門的工作。我必須自備「小蜜蜂」,到處「趕場」,用誇張的動作與高亢的語調,吸引小朋友,希望獲得他們的青睞,選擇報名我這門才藝課,這麼一來,才有機會在那兒教課。

有時忙了一整天,也可能白忙一場,活像是個古早走江湖的「流浪拳頭師」,只是過去是到處施展拳腳、賣膏藥,而我則是展示自編的武術教材,期待小朋友與園方接受我的專才,讓我開課。

我熱愛這份工作,每當以自創的教材,讓原本令人感到乏味無趣的中國武術,瞬間變得有趣好玩,小朋友發出讚嘆與快樂的歡呼聲,心裡就浮現「值得」二字。孩子們隨著音樂律動,在口訣的渲染下,都成了「武術高手」,他們結束課程後,仍會意猶未盡地覆誦今天學到的口訣、比劃著最新的「功夫招式」。

園方老師告訴我,小朋友都指名要我繼續指導,每當前往不同的班級,看到幼稚園到小學中、高年級的學生,都熱情地揮舞小手,喊著我的名字:「培根老師!」這時候,我很清楚這就是我要的工作,一份把自己的夢想與孩童的快樂緊緊相繫的工作。哪怕不景氣,開課條件越來越艱難,依然勇於向前。



我期許自己是個「武術教學上的擺渡人」,手執那小小的槳,泛著一葉孤舟,以自己的能力,讓更多人認識、喜愛、接觸武術。更認為,武術這門藝術,需要從小紮根,因此更應用心培養兒童與幼兒對於武藝的興趣及認同感。如此一來,台灣的武術才能從基礎萌芽,茁壯得更扎實。讓更多人認識老祖宗累積下來的智慧,能夠保護自己、強壯身體、培養品格,還能養成堅毅不拔的心性。 真心相信,武術是人人都應該嘗試的一門藝術。不過,我可不僅在這領域中分享技術而已,而是藉由教導學生的過程中,領悟、改善自己的不足,這才是習武的精神。

擔任武術老師是幸福的,這並非單調的反覆操作,而是需要機伶的臨場反應。每班的學生組合不盡相同,各個學校提供的場地與學生人數也不一樣,更別說學期末的成果發表會了。因此,無法以一種教學模式,套用在所有教學場所。這份工作讓我隨時習取經驗、不斷成長,一邊教導也一邊學習,所謂的「教學相長」正是如此。 例如,有次示範教學,一家補教業者將各年級的學生通通集合,要求一口氣讓一百五十個小朋友在十分鐘內認識我,要我立即分享、介紹我的才藝課程內容,我瞬間傻了眼,但我仍有自信、有辦法。

無論下課後多麼疲累,只要看到小朋友展露笑靨對我說:「老師再見!」下次見面時總開心大聲呼喊:「老師好!」對我來說足矣。天真無邪的孩子們一句童言童語的鼓勵,就能帶給我無以倫比的教學動力! 曾經收過一張幼稚園小朋友親手畫的「培根老師」畫像,畫中的我充滿笑容與自信,原來那就是他們眼中的我。

有一次,一間補習班的負責人致電要我過去一趟,我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狐疑前去,方知許多被我教過的小朋友,竟自發性寫了道謝信給我,信中字句都在傳達他們在學習武術過程中的雀躍:「因為培根老師,我喜歡上了功夫,期待下次與老師見面喔!」看著這些信,身為大男人的我,突然忍不住感動之情而鼻酸… 我喜歡把習武的快樂分享給小朋友。每天、每天,我將自創武術課程,利用說學逗唱的方法,讓小朋友感覺到:「原來武術是這麼有趣!」願以自己的努力,讓孩子們在歡笑聲中,學習武術與箇中智慧結晶,這是我的夢想,不曾放棄。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