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生活服務 » 禮儀師 » 我這平凡的葬儀生涯中的其中一天
主題:

我這平凡的葬儀生涯中的其中一天

今年的六月天,我與同事披著夕陽餘暉趕到永和的一條小巷。等著我跟我同事的是一條警方封鎖線內的遺體。在氣喘噓噓的爬上頂樓加蓋的六樓,腦中閃過稍後扛遺體下樓會在搾出我多少汗水的念頭。但我們親切的人民保姆沒讓我有太多時間胡思亂想,急忙忙招待我們進入現場。

遺體就靜靜的躺在廚房的地上,看來他巳等了太久,所以進入了正常的物理程序~~~~腐爛。可以目測到一些蛆巳在啃食他的血肉,空氣中也瀰漫著反應他腫大發黑身軀的惡臭。由於是燒炭的緣故,現場窗戶密不通風的,我跟我同事連忙打開窗戶,然後協助阿sir將遺體狀況拍攝清楚才能送三組(就是偵察隊俗稱刑事仔)報請檢察官襄驗或由檢察官來裁示能不能將大體移置到殯儀館。遺體因為有外傷見骨,所以派出所的長官也向我們詢問造成的原因,以免報告有誤。

在我協助將燒炭的炭盆端給長官時,意外現場的意外又添一筆,一個黏在炭盆下的血塊冷不防掉了下了沾在我的褲子上,這下好了我這件褲子也可以宣告死亡了,失態的瞪了一下長官,也只能默默接受現實。因為家屬還沒趕到台北做筆錄,所以我們得以先回公司待警方通知可否移動大體。一回到公司褲子上的惡臭把所有的同事都趕回家,值班的我無奈再無奈也只能忍著臭味睡一下,沒辦法先清理身上的味道,經驗上沒他殺嫌疑檢座都會準許移動遺體,我可不想洗完澡再糟踏一次。

昏昏沉沉被臭味臭醒三次後電話來了,檢察官裁示可以先移置殯儀館。我連忙通知同事一起趕到現場,由於巳近晚間九點,小巷內巳剩朦朧的路燈。我和同事在樓下擺好擔架後帶著手套及屍袋走上六樓。在滿是屍臭的房間是不能閉住呼吸的,很多新人就是閉住呼吸反而被臭味嗆到甚至嘔吐,好在我跟我同事都駕輕就熟了。將屍袋找個乾淨的地方打開放好,我跟同事小心翼翼的搬著大體,不過腐敗的大體是很難讓我們維持皮膚完整的,幾乎是手抓那邊就掉那邊的皮。也因此我們要更小心別把大體摔在地上。包上一層屍袋還須再包一層並綁緊才好運下樓,現場的空間不大更增加我們工作的難度。和同事1 2 3的扛起大體慢慢的往樓下移動,搬運大體有個禁忌就是不可以說好重~~~等等的話,不然會愈搬愈重。

但屍袋裡的大哥似乎知道我們是來幫他的,搬起來順順利利也沒覺得非常重,就這樣順利下到一樓。不覺得重其實也因為亡者本來就沒很重,只是腐壞的腫大視覺看來很重,但事實上重量反而減輕了(因為體內的水份喪失了)。最後將亡者請到台北縣立殯儀館安置,圓滿的完成第一天的作業。

我這平凡的葬儀生涯中的其中一天
職務類別:禮儀師   職稱:禮儀師   相關職缺:殯葬服務  禮儀師

今年的六月天,我與同事披著夕陽餘暉趕到永和的一條小巷。等著我跟我同事的是一條警方封鎖線內的遺體。在氣喘噓噓的爬上頂樓加蓋的六樓,腦中閃過稍後扛遺體下樓會在搾出我多少汗水的念頭。但我們親切的人民保姆沒讓我有太多時間胡思亂想,急忙忙招待我們進入現場。

遺體就靜靜的躺在廚房的地上,看來他巳等了太久,所以進入了正常的物理程序~~~~腐爛。可以目測到一些蛆巳在啃食他的血肉,空氣中也瀰漫著反應他腫大發黑身軀的惡臭。由於是燒炭的緣故,現場窗戶密不通風的,我跟我同事連忙打開窗戶,然後協助阿sir將遺體狀況拍攝清楚才能送三組(就是偵察隊俗稱刑事仔)報請檢察官襄驗或由檢察官來裁示能不能將大體移置到殯儀館。遺體因為有外傷見骨,所以派出所的長官也向我們詢問造成的原因,以免報告有誤。

在我協助將燒炭的炭盆端給長官時,意外現場的意外又添一筆,一個黏在炭盆下的血塊冷不防掉了下了沾在我的褲子上,這下好了我這件褲子也可以宣告死亡了,失態的瞪了一下長官,也只能默默接受現實。因為家屬還沒趕到台北做筆錄,所以我們得以先回公司待警方通知可否移動大體。一回到公司褲子上的惡臭把所有的同事都趕回家,值班的我無奈再無奈也只能忍著臭味睡一下,沒辦法先清理身上的味道,經驗上沒他殺嫌疑檢座都會準許移動遺體,我可不想洗完澡再糟踏一次。

昏昏沉沉被臭味臭醒三次後電話來了,檢察官裁示可以先移置殯儀館。我連忙通知同事一起趕到現場,由於巳近晚間九點,小巷內巳剩朦朧的路燈。我和同事在樓下擺好擔架後帶著手套及屍袋走上六樓。在滿是屍臭的房間是不能閉住呼吸的,很多新人就是閉住呼吸反而被臭味嗆到甚至嘔吐,好在我跟我同事都駕輕就熟了。將屍袋找個乾淨的地方打開放好,我跟同事小心翼翼的搬著大體,不過腐敗的大體是很難讓我們維持皮膚完整的,幾乎是手抓那邊就掉那邊的皮。也因此我們要更小心別把大體摔在地上。包上一層屍袋還須再包一層並綁緊才好運下樓,現場的空間不大更增加我們工作的難度。和同事1 2 3的扛起大體慢慢的往樓下移動,搬運大體有個禁忌就是不可以說好重~~~等等的話,不然會愈搬愈重。

但屍袋裡的大哥似乎知道我們是來幫他的,搬起來順順利利也沒覺得非常重,就這樣順利下到一樓。不覺得重其實也因為亡者本來就沒很重,只是腐壞的腫大視覺看來很重,但事實上重量反而減輕了(因為體內的水份喪失了)。最後將亡者請到台北縣立殯儀館安置,圓滿的完成第一天的作業。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