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管理幕僚 » 經營管理主管 » 親愛的,我把台幹變台勞了!!
主題:

親愛的,我把台幹變台勞了!!

當「大國崛起」開始在電視上播出,當政府頻頻與對岸互拋橄欖枝,當 Time 雜誌在中國建國六十週年大幅報導「中國時代」,當全世界熱錢瘋狂在中國市場集結時,越來越多的謀職者也紛紛將眼光拋向對岸那廣闊無邊、高達十四億人口的經濟市場上。而當近百萬台商在那遼闊新興市場馳騁奮鬥之際,有大如富士康集團的發光發熱,也有新光少東的鎩羽而歸;有歌手張信哲在大陸歌壇散發事業第二春的光芒,卻也有天后張惠妹的一曲國歌而慘遭封殺;有不少台幹進出中國賺的是荷包滿滿、吃得腦滿腸肥,確有更多的台流在廣闊的中國土地上隨波逐流、甚至客死異鄉!

在中國的紅色經濟體裡,小弟在幸與不幸之間飄盪著:有幸謀得一份派駐對岸的職缺,卻不幸遇上了 51% 屬大陸乾股的合資公司;有幸成為一個獨立事業單位的執行總監,不幸的是上頭壓著一位以大陸人為尊的總經理,慘的是,這大陸人根本毫無企業管理經驗;而在幸與不幸之間拉扯與掙扎,且聽我慢慢道來。

在對岸這樣的一個工作,或許是讓人羨慕的管理職缺,但事實上,這份工作有著十分「有趣」的定位:當陸方乾股「老闆」告訴我,他不知道公司經營策略應該怎麼制訂時我笑了;當無經營經驗的他要我寫經營計劃,然後他再來審核我的計劃案時我又笑了;當他與以陸為尊的台籍總經理說不知道該如何配置我的工作職務內容時,我笑得眼淚都飆出來了。正由於如此,一場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戲碼就此上演。

這是一家新創企業,成立在2006年冬天,也是台灣大財團轉投資事業,雖然註冊資本額不大,但是由於母集團的堅實後盾,以及面對預計在2010年達到年產值3000人民幣的服務市場,公司未來的成長狀況確實讓人心動與期待。所以一場小蝦米搏鬥大鯨魚的挑戰態勢,催得我需要重新審視周遭環境條件,且需自主定義工作內容,舉凡公司定位、經營策略擬定、執行力掌握、爭取旗下幕僚補強等幾乎從零開始的築基作業。既得爭取績效表現,卻又受限人力成本與費用支出管控,僅能以低於市場標準來推動各項方案。一個市場上毫無可供學習與效仿的經營模式開發,欠缺他人成功經驗來引導的新企業發展,卻要用低素質人力來執行,偶爾還要滿足陸方任用私人的慾望,這一切,真的是職涯裡的一大挑戰!

當面向廣大市場的未來爆發力、市場潛能等誘惑,便驅使我忽視了外在條件的磨難,讓不飲酒的我開始體驗38%以上的酒文化洗禮!啤酒只是漱漱口,白酒喝乾才是好朋友!上班時間要跟高層進行一天6-8小時無效、冗長的會議,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一週還好只要兩天這麼開,我還有剩下五天的時間可以力用來提升員工素質、管控專案進度、以及應付突如其來、心血來潮、荒謬至及的無厘頭指令,還有許多號稱「人脈」的「好意拜訪」,除了招待他們吃吃喝喝,還要對他們做簡報,把公司的創業機密大大方方的向這些「友好人士」開誠布公!於是我將企管所學發揮的淋漓盡致!產銷人發財五管火力全開,整日宛如陀螺般地轉著,白天操勞腦袋與心臟,晚上折磨胃袋與肝臟!一個台幹變台勞的故事,就如此天天在遙遠的對岸上演著。

人真的是一種奇怪的生物,年輕的時候,寧可犧牲身體健康、家庭生活,戮力追求薪資表上的數字提升,去換取名片上的職位攀升;當年紀大了,卻又奢望拿金錢地位換回失去的健康與幸福!曾有個哈佛MBA學生遇上一位墨西哥的窮漁夫,酒酣耳熱之際不忘吹噓自己的財金管理知識,告訴他只要遵循企管策略規劃,保證可以讓他在 60 歲時,當上漁業鉅子,擁有自己的船隊、身份地位、金山銀山、吃穿不盡!當然在經營過程中,漁夫得每天花多十幾個小時工作,但是這一切都會得到回報,在退休之後,漁夫就可以每天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在沙灘上散散步,彈彈吉他,跟小孩小狗玩耍、欣賞夕陽。話才說完,這窮漁夫卻疑惑的問道:這不就是我每天正在過的生活嗎?為什麼要花這麼大的精力後,還等到 60 歲才開始?

或許吧!年輕時都會覺得付出這一切是值得的,享受著了那燈紅酒綠、百萬年薪、住房生活雜支津貼、公司配車、一年六次返台假,把飛機當乘長途客運在搭,更有令人稱羨的職稱,但這一切都是靠消耗本體與家庭才換來的!或許有人實力強悍,能夠在雙方面都照顧得很好,但是那絕不會是台勞生活的幸運,燃燒自己照亮老闆,這才是台勞生活的最佳寫照!

中國巨大經濟潛能確實是吸引人,讓人作著無垠的美夢,才剛起步就達3000億人民幣的規模,只要堅持下去,未來的我或許不只是個小小的執行總監,或許是大集團的總經理、CEO,但理想與現實產生差距,過多的夢想與幻想掩蓋了雙眼,也許正如陸方老闆所說,公司需要有熱情的瘋子來共同創業!也許在那浩瀚的市場裡,當地人的觀感才是對的,也許只有燃燒著小宇宙的工作者才有機會揚名立萬。於是我在充滿憧憬的台勞美夢中醒來,那些職稱、福利都成了黃粱一夢,冷卻了熱情,關閉燃燒生命火焰的引擎,收拾行囊回到故鄉,務實地追求自己的人生,追求那窮漁夫對幸福生活的渴望...
親愛的,我把台幹變台勞了!!
職務類別:經營管理主管   職稱:Executive Director   相關職缺:汽車/零件製造  經營管理主管
當「大國崛起」開始在電視上播出,當政府頻頻與對岸互拋橄欖枝,當 Time 雜誌在中國建國六十週年大幅報導「中國時代」,當全世界熱錢瘋狂在中國市場集結時,越來越多的謀職者也紛紛將眼光拋向對岸那廣闊無邊、高達十四億人口的經濟市場上。而當近百萬台商在那遼闊新興市場馳騁奮鬥之際,有大如富士康集團的發光發熱,也有新光少東的鎩羽而歸;有歌手張信哲在大陸歌壇散發事業第二春的光芒,卻也有天后張惠妹的一曲國歌而慘遭封殺;有不少台幹進出中國賺的是荷包滿滿、吃得腦滿腸肥,確有更多的台流在廣闊的中國土地上隨波逐流、甚至客死異鄉!

在中國的紅色經濟體裡,小弟在幸與不幸之間飄盪著:有幸謀得一份派駐對岸的職缺,卻不幸遇上了 51% 屬大陸乾股的合資公司;有幸成為一個獨立事業單位的執行總監,不幸的是上頭壓著一位以大陸人為尊的總經理,慘的是,這大陸人根本毫無企業管理經驗;而在幸與不幸之間拉扯與掙扎,且聽我慢慢道來。

在對岸這樣的一個工作,或許是讓人羨慕的管理職缺,但事實上,這份工作有著十分「有趣」的定位:當陸方乾股「老闆」告訴我,他不知道公司經營策略應該怎麼制訂時我笑了;當無經營經驗的他要我寫經營計劃,然後他再來審核我的計劃案時我又笑了;當他與以陸為尊的台籍總經理說不知道該如何配置我的工作職務內容時,我笑得眼淚都飆出來了。正由於如此,一場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戲碼就此上演。

這是一家新創企業,成立在2006年冬天,也是台灣大財團轉投資事業,雖然註冊資本額不大,但是由於母集團的堅實後盾,以及面對預計在2010年達到年產值3000人民幣的服務市場,公司未來的成長狀況確實讓人心動與期待。所以一場小蝦米搏鬥大鯨魚的挑戰態勢,催得我需要重新審視周遭環境條件,且需自主定義工作內容,舉凡公司定位、經營策略擬定、執行力掌握、爭取旗下幕僚補強等幾乎從零開始的築基作業。既得爭取績效表現,卻又受限人力成本與費用支出管控,僅能以低於市場標準來推動各項方案。一個市場上毫無可供學習與效仿的經營模式開發,欠缺他人成功經驗來引導的新企業發展,卻要用低素質人力來執行,偶爾還要滿足陸方任用私人的慾望,這一切,真的是職涯裡的一大挑戰!

當面向廣大市場的未來爆發力、市場潛能等誘惑,便驅使我忽視了外在條件的磨難,讓不飲酒的我開始體驗38%以上的酒文化洗禮!啤酒只是漱漱口,白酒喝乾才是好朋友!上班時間要跟高層進行一天6-8小時無效、冗長的會議,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一週還好只要兩天這麼開,我還有剩下五天的時間可以力用來提升員工素質、管控專案進度、以及應付突如其來、心血來潮、荒謬至及的無厘頭指令,還有許多號稱「人脈」的「好意拜訪」,除了招待他們吃吃喝喝,還要對他們做簡報,把公司的創業機密大大方方的向這些「友好人士」開誠布公!於是我將企管所學發揮的淋漓盡致!產銷人發財五管火力全開,整日宛如陀螺般地轉著,白天操勞腦袋與心臟,晚上折磨胃袋與肝臟!一個台幹變台勞的故事,就如此天天在遙遠的對岸上演著。

人真的是一種奇怪的生物,年輕的時候,寧可犧牲身體健康、家庭生活,戮力追求薪資表上的數字提升,去換取名片上的職位攀升;當年紀大了,卻又奢望拿金錢地位換回失去的健康與幸福!曾有個哈佛MBA學生遇上一位墨西哥的窮漁夫,酒酣耳熱之際不忘吹噓自己的財金管理知識,告訴他只要遵循企管策略規劃,保證可以讓他在 60 歲時,當上漁業鉅子,擁有自己的船隊、身份地位、金山銀山、吃穿不盡!當然在經營過程中,漁夫得每天花多十幾個小時工作,但是這一切都會得到回報,在退休之後,漁夫就可以每天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在沙灘上散散步,彈彈吉他,跟小孩小狗玩耍、欣賞夕陽。話才說完,這窮漁夫卻疑惑的問道:這不就是我每天正在過的生活嗎?為什麼要花這麼大的精力後,還等到 60 歲才開始?

或許吧!年輕時都會覺得付出這一切是值得的,享受著了那燈紅酒綠、百萬年薪、住房生活雜支津貼、公司配車、一年六次返台假,把飛機當乘長途客運在搭,更有令人稱羨的職稱,但這一切都是靠消耗本體與家庭才換來的!或許有人實力強悍,能夠在雙方面都照顧得很好,但是那絕不會是台勞生活的幸運,燃燒自己照亮老闆,這才是台勞生活的最佳寫照!

中國巨大經濟潛能確實是吸引人,讓人作著無垠的美夢,才剛起步就達3000億人民幣的規模,只要堅持下去,未來的我或許不只是個小小的執行總監,或許是大集團的總經理、CEO,但理想與現實產生差距,過多的夢想與幻想掩蓋了雙眼,也許正如陸方老闆所說,公司需要有熱情的瘋子來共同創業!也許在那浩瀚的市場裡,當地人的觀感才是對的,也許只有燃燒著小宇宙的工作者才有機會揚名立萬。於是我在充滿憧憬的台勞美夢中醒來,那些職稱、福利都成了黃粱一夢,冷卻了熱情,關閉燃燒生命火焰的引擎,收拾行囊回到故鄉,務實地追求自己的人生,追求那窮漁夫對幸福生活的渴望...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