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補習進修 » 升學補習班老師 » 飲鴆止渴的千年姥姥
主題:

飲鴆止渴的千年姥姥

下課後,經過補習班開放給學生的自修教室,無意間,聽到一個以前的學生阿硯,在跟幾個這一屆學生的對話…… 「……姥姥很厲害!猜題命中率超高,聽她的課、背她的口訣、看她的秘笈就對了。」阿硯說。「姥姥教很久了嗎?」一個學生問。「聽說教八年了,我以前就是聽她的課。」阿硯說。「她的綽號為什麼叫姥姥?」另一個學生說。「你沒看過小說中的姥姥嗎?千年怪物,都是活很久的。」阿硯說。註:阿硯的言下之意是我已在補習班教很久了。這時,我咳一聲,走進教室,「誰是姥姥呀!」我笑笑地說。「說曹操,曹操到」阿硯說。


在補教業,學生除了背老師的獨門秘笈外,也幫老師取綽號,「千年姥姥」就是我的代名詞。談到這個體制外的教育行業,看似令人稱羨,而隱藏其中的現實與酸甜苦辣,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若非親身經歷,實在難以勾起我內心的震撼與感嘆。 我是一位國、高中英文老師,教書的第一年,一位親戚嘲諷我,他說:「你在美國待那麼久,回來台灣,怎麼在補習班教書呢?沒前(錢)途啦!枉費妳爸媽栽培妳出國。」我啞口無言。


教書的第五年,我開著一輛當時最新款的名車,過年間,去這位親戚家拜年,他一見到我,便開口說:「聽說妳很紅,學生很多,賺翻了,不簡單,我幫你介紹男朋友……。」前後五年時間的對照,言語和態度的轉變,讓我更無言了。 補教老師是常被看不起的,除非有一定的知名度。在這行闖蕩多年的老師,可說是「沒有三兩三,那敢上梁山。」堅持大都是來自於金錢的誘惑,我沒有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的灑脫,我只是一個要餬口飯吃的小市民,撐下去的毅力,是這句話「戲棚下待久了就是我的」。


講到競爭,少數同行老師,為了凸顯自己,利用台灣的「抹黑文化」,去攻擊其他老師,「前面握握手,後面下毒手」。曾以為這行是「藍海」,實際上,是「紅海」,在我不犯別人之下,也曾有人惡意中傷我,散播謠言,我很少正面反擊,但是,熟可忍,熟不可忍。一旦我出手反擊,對方絕對是相當代價,這種保護自己,為了生存下去的手腕,我看到了「姥姥」邪惡的一面。 「低調」、「謙虛」、「微笑」、「相信老天爺會幫我」是我的生存祕訣,反擊他人的武器是學生的成績與續班率。身為我的學生,一定要品德第一、成績第二,我鼓勵他們讀書,雖然,讀書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是捷徑。有些補教業者,以教育是良心事業為幌子,用盡各種辦法賺取利益,業者眼中,只有學生人數、續班率,沒有人情,不管任何因素,學生一流失,就是老師的問題。招的學生人數少,是老師沒魅力,學生不續班,是老師不努力,成績不好,是老師沒盡力。我也遇過這樣的問題,曾有萌生不如歸去的念頭,但我也體會「路遙知馬力」這句話,大多數的老師撐不過壓力,選擇離開,這是補教老師流動率高的主因。 


賺了錢,賠了健康。急、慢性支器管炎、膀胱炎都是我教書的病史,好幾次寫版書寫到手脫臼,左右手會輪流寫字的功力,讓學生崇拜我,這點我也佩服自己。瓦解過我教學動力的因素,來自少數不受教的國中生,除了成績差,經常動不動就三字經或囂張的態度。說來慚愧,曾經菜鳥的我,也在台上哭過,也趕過素質水準低,永遠「出口成髒」的學生離開。我親眼目賭有些老師,為了續班率,居然看學生的臉色吃飯,學生會以「不補了」這句話去威脅老師妥協。 2007年4月,我連續哭了一個星期,哭累了睡,睡醒了哭。不能請假,為了掩飾哭紅的雙眼,每天戴墨鏡上課,騙學生,我去做雷射近視矯正,一如往常,我製造笑果、耍寶、用教材的內容衍生笑話,引起學生的共鳴,吸引學生的注意力。當時,無法停止哭泣,我知道,自己生病了,一個人去經神科,永遠記得那一幕,一邊掛號一邊哭,我給護士健保卡,護士遞給我一大包面紙,我得了憂鬱症,感謝彰化市吳潮聰醫師的協助,緩和了我的病情,現在控制的很好。以為對壓力免疫了,今年考季前夕的某一天,在補習班的洗手間,大哭一場,我的助理不知所挫,拍拍我的肩膀,說:「老師,妳的壓力很大,對不對?」一會兒,洗個臉,進教室,又是「上課一條龍」,下課後,是一條蟲。在壓力的摧殘下,我的身體早已是風中殘燭,每天都在憋尿與咳嗽,說敬業,倒不如說是引鴆止渴。


就像陀螺,每天不停地轉,我的心更累。想灑脫地離開這一行,但是,大家都說,外面的景氣不好,再賺幾年。面對補習班的招生、續班,老師的競爭,家長的期待,與學生成績的壓力,我把所有的一切責任背在自己的身上,在「紅海」市場的競爭中,我做到最好,我的驕傲與喜悅,來自於是學生的成績與成就。我想,「千年姥姥」這個代名詞,真的很適合我,相信在紅海市場的競爭下,我還會一直活下去。

飲鴆止渴的千年姥姥
職務類別:升學補習班老師   職稱:英文老師   相關職缺:補習班  升學補習班老師

下課後,經過補習班開放給學生的自修教室,無意間,聽到一個以前的學生阿硯,在跟幾個這一屆學生的對話…… 「……姥姥很厲害!猜題命中率超高,聽她的課、背她的口訣、看她的秘笈就對了。」阿硯說。「姥姥教很久了嗎?」一個學生問。「聽說教八年了,我以前就是聽她的課。」阿硯說。「她的綽號為什麼叫姥姥?」另一個學生說。「你沒看過小說中的姥姥嗎?千年怪物,都是活很久的。」阿硯說。註:阿硯的言下之意是我已在補習班教很久了。這時,我咳一聲,走進教室,「誰是姥姥呀!」我笑笑地說。「說曹操,曹操到」阿硯說。


在補教業,學生除了背老師的獨門秘笈外,也幫老師取綽號,「千年姥姥」就是我的代名詞。談到這個體制外的教育行業,看似令人稱羨,而隱藏其中的現實與酸甜苦辣,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若非親身經歷,實在難以勾起我內心的震撼與感嘆。 我是一位國、高中英文老師,教書的第一年,一位親戚嘲諷我,他說:「你在美國待那麼久,回來台灣,怎麼在補習班教書呢?沒前(錢)途啦!枉費妳爸媽栽培妳出國。」我啞口無言。


教書的第五年,我開著一輛當時最新款的名車,過年間,去這位親戚家拜年,他一見到我,便開口說:「聽說妳很紅,學生很多,賺翻了,不簡單,我幫你介紹男朋友……。」前後五年時間的對照,言語和態度的轉變,讓我更無言了。 補教老師是常被看不起的,除非有一定的知名度。在這行闖蕩多年的老師,可說是「沒有三兩三,那敢上梁山。」堅持大都是來自於金錢的誘惑,我沒有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的灑脫,我只是一個要餬口飯吃的小市民,撐下去的毅力,是這句話「戲棚下待久了就是我的」。


講到競爭,少數同行老師,為了凸顯自己,利用台灣的「抹黑文化」,去攻擊其他老師,「前面握握手,後面下毒手」。曾以為這行是「藍海」,實際上,是「紅海」,在我不犯別人之下,也曾有人惡意中傷我,散播謠言,我很少正面反擊,但是,熟可忍,熟不可忍。一旦我出手反擊,對方絕對是相當代價,這種保護自己,為了生存下去的手腕,我看到了「姥姥」邪惡的一面。 「低調」、「謙虛」、「微笑」、「相信老天爺會幫我」是我的生存祕訣,反擊他人的武器是學生的成績與續班率。身為我的學生,一定要品德第一、成績第二,我鼓勵他們讀書,雖然,讀書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是捷徑。有些補教業者,以教育是良心事業為幌子,用盡各種辦法賺取利益,業者眼中,只有學生人數、續班率,沒有人情,不管任何因素,學生一流失,就是老師的問題。招的學生人數少,是老師沒魅力,學生不續班,是老師不努力,成績不好,是老師沒盡力。我也遇過這樣的問題,曾有萌生不如歸去的念頭,但我也體會「路遙知馬力」這句話,大多數的老師撐不過壓力,選擇離開,這是補教老師流動率高的主因。 


賺了錢,賠了健康。急、慢性支器管炎、膀胱炎都是我教書的病史,好幾次寫版書寫到手脫臼,左右手會輪流寫字的功力,讓學生崇拜我,這點我也佩服自己。瓦解過我教學動力的因素,來自少數不受教的國中生,除了成績差,經常動不動就三字經或囂張的態度。說來慚愧,曾經菜鳥的我,也在台上哭過,也趕過素質水準低,永遠「出口成髒」的學生離開。我親眼目賭有些老師,為了續班率,居然看學生的臉色吃飯,學生會以「不補了」這句話去威脅老師妥協。 2007年4月,我連續哭了一個星期,哭累了睡,睡醒了哭。不能請假,為了掩飾哭紅的雙眼,每天戴墨鏡上課,騙學生,我去做雷射近視矯正,一如往常,我製造笑果、耍寶、用教材的內容衍生笑話,引起學生的共鳴,吸引學生的注意力。當時,無法停止哭泣,我知道,自己生病了,一個人去經神科,永遠記得那一幕,一邊掛號一邊哭,我給護士健保卡,護士遞給我一大包面紙,我得了憂鬱症,感謝彰化市吳潮聰醫師的協助,緩和了我的病情,現在控制的很好。以為對壓力免疫了,今年考季前夕的某一天,在補習班的洗手間,大哭一場,我的助理不知所挫,拍拍我的肩膀,說:「老師,妳的壓力很大,對不對?」一會兒,洗個臉,進教室,又是「上課一條龍」,下課後,是一條蟲。在壓力的摧殘下,我的身體早已是風中殘燭,每天都在憋尿與咳嗽,說敬業,倒不如說是引鴆止渴。


就像陀螺,每天不停地轉,我的心更累。想灑脫地離開這一行,但是,大家都說,外面的景氣不好,再賺幾年。面對補習班的招生、續班,老師的競爭,家長的期待,與學生成績的壓力,我把所有的一切責任背在自己的身上,在「紅海」市場的競爭中,我做到最好,我的驕傲與喜悅,來自於是學生的成績與成就。我想,「千年姥姥」這個代名詞,真的很適合我,相信在紅海市場的競爭下,我還會一直活下去。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