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門市銷售 » 門市/店員/專櫃人員 » 叫我文字勞工,福氣啦!
主題:

叫我文字勞工,福氣啦!


 『書店』─充滿書香的所在。 不知為何,書香與咖啡香總是這麼地match,為什麼不是果汁香、奶茶香,或是豆漿香呢?因為這是『氣氛』,知識的、高級的、貴族的氣味。 很多人,包括我在內,都覺得書店是一份很有氣質的工作,尤其是愛看電影「情書」的人,愛上圖書館裡那種夢幻的氛圍,圖書館不是人人都能去的,於是書店成為「沒魚蝦也好」的第二選擇。 在書店工作近三年的我,除了獲得美夢幻滅後的成長之外,也將書店的工作濃縮為「文字勞工」四字。書店通路是出版界最下流,不,是下游的產業,書店門市也是整個出版體系金字塔中最下層的生物,薪水最少、人數最多、勞力付出最高,但是只要妳愛書,這一切金字塔底層的障礙都不是問題……(是嗎?) 台灣一年出版量大約是四萬本書,以我身為兒童書區門市一職,每天平均大約需要上300~500本書,除了國內的書籍,還包括國外進口書和玩教具,一個月下來,哼不啷噹,也得上上下下個千來本書。

把書當磚頭搬的日子,讓我養成陶侃的養生術。也許你會說,把書比喻成磚頭太沒氣質了吧!老實說,台灣出版量之大,內容、質感、裝訂能稱得上文字作品的,可能不到百分之一,既然算不上好,就當練身體、強健體魄用囉!

兒童書區加上文具區的書店賣場,還真是個精采的所在,這裡充滿各年齡層的客人,嬰兒、幼兒、學童、青少年、家長,交織出一段又一段光怪陸離的事件。有小朋友的地方就少不了屎、尿這些配角,儘管廁所就在這一層樓,依舊無法逃離如此的宿命。一、 餵藥事件媽媽手裡拿著一小杯紅色藥水,哄著坐在地板上專心看繪本的小妹妹吃藥,小妹妹輕輕的搖了幾下頭,最後還是屈服而喝下藥水。不到兩秒的時間,小妹妹熟練而豪邁地吐了出來,白色稠狀的嘔吐物落在繪本和地板上。我帶著衛生紙前往處理,媽媽很抱歉地要求自己清理,並表示會將繪本買下。不久後,巡場時卻發現那本繪本被放回書架上...如果別的小朋友拿到這本有特殊紀念品的繪本怎麼辦呢?其實書店並不會強迫客人買下瑕疵的商品,但是為了賣場安全,還是希望客人能將損壞的商品交給櫃檯。更何況,媽媽這樣當著小朋友的面說謊,不是一個錯誤的示範嗎?二、 尿尿小童書店賣場旁邊是一家販售台灣陶藝家手工創作陶藝品的專櫃。某天中午,這個專櫃的老闆離開櫃位去用餐。一位媽媽因為年約四歲的兒子急著要尿尿,就讓兒子尿在這個專櫃賣的大陶盤裡,事後,媽媽很好心地把尿拿去廁所倒掉,還把盤子洗乾淨囉!據說後來有目擊者告訴老闆,老闆便氣沖沖地到書店賣場找那位媽媽理論,媽媽表示小孩子忍不住,她也很有道義地把盤子洗過啦!不然還要她怎麼樣?那個價值數萬元的大陶盤就只好帶著童子尿的痕跡繼續陳列在店裡。

三、 落屎寶寶那天的賣場人很多,櫃檯忙得不可開交。有位媽媽面帶愁容地過來,告訴我們兒童書區的走道上有大便,請我們過去處理一下,並表示不是她的小朋友的。同事本著「就像幫家裡的狗狗撿大便一樣」的心態出發,發現是一點一點掉在地板上,好幾個地方都有,幾乎可以循著「便跡」找到兇手。後來才發現是一個小朋友大在褲子裡,便便從褲管不經意地掉出來。

四、 削筆器兒童文具裡有一種削筆器,就只有一個或兩個洞,筆插進去之後,要自己轉動筆才能削筆的文具,不曉得是不是大家都知道這個用法呢?一位小妹妹可能想試著用這個削筆器把手指削尖吧!但她沒想到會先削掉肉,並且流出血。她就舉著被割破的手指頭去找媽媽,媽媽來櫃檯詢問是否有醫藥箱,同事便去借了醫藥箱幫小妹妹包紮。媽媽這時冒出一句經典之作:「妳們的削鉛筆器的刀片怎麼這麼利啊?」嗯…因為不利就不能削筆啊…… 從此之後,我們都會嚴密監控削筆器的包裝,避免下一位質疑刀片太利的媽媽出現。

我所在的分店氣氛和文化很自由,工作起來十分愉快,奧客、失禁、業績都不是工作時最大的阻礙。只是隨著歲月和人事的更迭,文化和格調漸漸淡去,服務談的是績效和營收,不再以人為本。也許誠品仍是文化界的指標,但金玉背後,犧牲的是什麼?

叫我文字勞工,福氣啦!
職務類別:門市/店員/專櫃人員   職稱:兒童館圖書管理專員   相關職缺:圖書館/博物館/美術館/其它機構  門市/店員/專櫃人員


 『書店』─充滿書香的所在。 不知為何,書香與咖啡香總是這麼地match,為什麼不是果汁香、奶茶香,或是豆漿香呢?因為這是『氣氛』,知識的、高級的、貴族的氣味。 很多人,包括我在內,都覺得書店是一份很有氣質的工作,尤其是愛看電影「情書」的人,愛上圖書館裡那種夢幻的氛圍,圖書館不是人人都能去的,於是書店成為「沒魚蝦也好」的第二選擇。 在書店工作近三年的我,除了獲得美夢幻滅後的成長之外,也將書店的工作濃縮為「文字勞工」四字。書店通路是出版界最下流,不,是下游的產業,書店門市也是整個出版體系金字塔中最下層的生物,薪水最少、人數最多、勞力付出最高,但是只要妳愛書,這一切金字塔底層的障礙都不是問題……(是嗎?) 台灣一年出版量大約是四萬本書,以我身為兒童書區門市一職,每天平均大約需要上300~500本書,除了國內的書籍,還包括國外進口書和玩教具,一個月下來,哼不啷噹,也得上上下下個千來本書。

把書當磚頭搬的日子,讓我養成陶侃的養生術。也許你會說,把書比喻成磚頭太沒氣質了吧!老實說,台灣出版量之大,內容、質感、裝訂能稱得上文字作品的,可能不到百分之一,既然算不上好,就當練身體、強健體魄用囉!

兒童書區加上文具區的書店賣場,還真是個精采的所在,這裡充滿各年齡層的客人,嬰兒、幼兒、學童、青少年、家長,交織出一段又一段光怪陸離的事件。有小朋友的地方就少不了屎、尿這些配角,儘管廁所就在這一層樓,依舊無法逃離如此的宿命。一、 餵藥事件媽媽手裡拿著一小杯紅色藥水,哄著坐在地板上專心看繪本的小妹妹吃藥,小妹妹輕輕的搖了幾下頭,最後還是屈服而喝下藥水。不到兩秒的時間,小妹妹熟練而豪邁地吐了出來,白色稠狀的嘔吐物落在繪本和地板上。我帶著衛生紙前往處理,媽媽很抱歉地要求自己清理,並表示會將繪本買下。不久後,巡場時卻發現那本繪本被放回書架上...如果別的小朋友拿到這本有特殊紀念品的繪本怎麼辦呢?其實書店並不會強迫客人買下瑕疵的商品,但是為了賣場安全,還是希望客人能將損壞的商品交給櫃檯。更何況,媽媽這樣當著小朋友的面說謊,不是一個錯誤的示範嗎?二、 尿尿小童書店賣場旁邊是一家販售台灣陶藝家手工創作陶藝品的專櫃。某天中午,這個專櫃的老闆離開櫃位去用餐。一位媽媽因為年約四歲的兒子急著要尿尿,就讓兒子尿在這個專櫃賣的大陶盤裡,事後,媽媽很好心地把尿拿去廁所倒掉,還把盤子洗乾淨囉!據說後來有目擊者告訴老闆,老闆便氣沖沖地到書店賣場找那位媽媽理論,媽媽表示小孩子忍不住,她也很有道義地把盤子洗過啦!不然還要她怎麼樣?那個價值數萬元的大陶盤就只好帶著童子尿的痕跡繼續陳列在店裡。

三、 落屎寶寶那天的賣場人很多,櫃檯忙得不可開交。有位媽媽面帶愁容地過來,告訴我們兒童書區的走道上有大便,請我們過去處理一下,並表示不是她的小朋友的。同事本著「就像幫家裡的狗狗撿大便一樣」的心態出發,發現是一點一點掉在地板上,好幾個地方都有,幾乎可以循著「便跡」找到兇手。後來才發現是一個小朋友大在褲子裡,便便從褲管不經意地掉出來。

四、 削筆器兒童文具裡有一種削筆器,就只有一個或兩個洞,筆插進去之後,要自己轉動筆才能削筆的文具,不曉得是不是大家都知道這個用法呢?一位小妹妹可能想試著用這個削筆器把手指削尖吧!但她沒想到會先削掉肉,並且流出血。她就舉著被割破的手指頭去找媽媽,媽媽來櫃檯詢問是否有醫藥箱,同事便去借了醫藥箱幫小妹妹包紮。媽媽這時冒出一句經典之作:「妳們的削鉛筆器的刀片怎麼這麼利啊?」嗯…因為不利就不能削筆啊…… 從此之後,我們都會嚴密監控削筆器的包裝,避免下一位質疑刀片太利的媽媽出現。

我所在的分店氣氛和文化很自由,工作起來十分愉快,奧客、失禁、業績都不是工作時最大的阻礙。只是隨著歲月和人事的更迭,文化和格調漸漸淡去,服務談的是績效和營收,不再以人為本。也許誠品仍是文化界的指標,但金玉背後,犧牲的是什麼?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