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業務推廣 » 國內業務人員 » 小業務 VS 老軍官
主題:

小業務 VS 老軍官


我是一個今年剛從傳播科系畢業的七年級生,一心只想往傳播界發展,在大學時期,因撰稿能力不錯,擔任過中國時報校園記者,也到中國時報體育組實習,在大四那年更進到民眾日報開始體驗當真正的記者,而帶我的記者大哥也要我畢業後留下來,這對我而言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殊不知,並不單純是"記者",而是要兼任"業務"。我拒絕了記者大哥的盛情邀約,就因為要當"業務"。

人真的不能鐵齒,最後,我還是當了業務。會接受這份工作純粹因為自認口才還不錯,而且是電話行銷,最重要的是工作地點離家近,我花了很大的力氣說服自己不要排斥,既來之則安之,好好做,行行皆可出狀元。 我任職的科技公司規模很小,老闆加上員工總共三個人,主要工作內容是擔任公司旗下旅遊網站的業務開發,打電話到各大飯店說服他們與旅遊網簽約,聽來很簡單,其實有門大學問。 我的老闆是個退役軍官,已年過半百,剛進公司時他對我很好、很親切,而我也把他當成父親一樣的尊重,但這ㄧ切,就在我正式開始電話行銷工作後悄悄有了變化。

軍人的作風就是"說一就是一,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因為我的老闆在剛退役時曾擔任過業務,所以他認為自己是個業務高手,不僅干涉我跟客戶的對話,更經常對我"訓話"。 當然在跟飯店主管的談話中,大多是非常愉快的,當然也有被拒於門外的經驗,但大體而言,我是漸漸的喜歡上這份工作,並且隨著合約一份份進來,有了莫大的成就感。

然而就在老闆干涉我、甚至監聽我與客戶的對話後,讓我感到極度不被尊重,但他卻理直氣壯的認為自己的作為是在"訓練"我,對於他每天像例行公事一樣的碎碎念我選擇不予回應,他竟說我這種行為就叫"抗命",在軍營裡是要被叛軍法的,當下我真想叫他滾回軍營去。 "監聽"這件事真的讓我變的排斥業務這項工作,我害怕拿起電話,因為我害怕,是不是在我講電話的同時,他已經戴上耳機監聽,是不是我一掛掉電話,就要招來一頓責罵,我不知道要如何來面對他,漸漸的,我開始排斥與他有任何接觸。 身為一個剛畢業的新鮮人,當然不能頂撞老闆,我要自己忍耐,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壓力越積越多,再加上老闆以業績來做為薪資的交換條件,隨意的變動底薪,真是讓人忍無可忍,積壓已久的怨氣終於爆發。 為避免正面衝突,我選擇以最擅長的文字方式來表達,內容提到我對業務這份工作從排斥到接受,以及來到這裡工作這段時間的感受,當然也表達對於他監聽我的不滿。

因為自己已考慮的很清楚,實在無法再與他共事,因此也明確向他表達"志不在此,請您另請高明"。 在發出這篇文章後,老闆與我一對一面談,但他似乎不了解我究竟想表達什麼,頻頻以"身為一個業務人員"作為他訓斥我的每句話開頭,實在忍無可忍的我終於開口了,直接向他表明"我就是不想當業務了,請您另請高明",他當場愣住。

而這個他稱為"溝通"的對談,從頭到尾,他都是在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找藉口,他意圖強迫我接受他對自己行為的辯解,很抱歉,我心意已決,無法接受他的任何說法,他大概也終於了解到,"監聽"這件事對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對於這份工作,說真的,我可以說是得心應手,但最大癥結點就在於,因為是小公司,每天與老闆坐在同一間辦公室,另一位工程師的工作屬專業性質,老闆無法對他的專業做任何挑剔,但對於我的工作,他自認為是業務老手,頻頻挑剔我的用字遣詞、監聽我與客戶的對話,用幾近責罵的方式指責我與客戶的談話內容,每天處在這樣的環境下,只能說我的精神已接近崩潰邊緣。

如果老闆不是他,我相信自己可以在這個工作崗位上發揮的更好、更能發揮自己的所長、也能對這份工作有更大的憧憬,只可惜,因為老闆是他,所以讓我對這份工作完全幻滅,完全的失去繼續下去的動力。 拜他所賜,現在我的EQ超好,忍耐力超強,我相信,任何人的碎念及責罵都無法再傷害我,因為我已在這裡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古有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我想,往後任何名為"業務"的工作,再也不會跟我有任何關係。

小業務 VS 老軍官
職務類別:國內業務人員   職稱:業務   相關職缺:網路相關  國內業務人員


我是一個今年剛從傳播科系畢業的七年級生,一心只想往傳播界發展,在大學時期,因撰稿能力不錯,擔任過中國時報校園記者,也到中國時報體育組實習,在大四那年更進到民眾日報開始體驗當真正的記者,而帶我的記者大哥也要我畢業後留下來,這對我而言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殊不知,並不單純是"記者",而是要兼任"業務"。我拒絕了記者大哥的盛情邀約,就因為要當"業務"。

人真的不能鐵齒,最後,我還是當了業務。會接受這份工作純粹因為自認口才還不錯,而且是電話行銷,最重要的是工作地點離家近,我花了很大的力氣說服自己不要排斥,既來之則安之,好好做,行行皆可出狀元。 我任職的科技公司規模很小,老闆加上員工總共三個人,主要工作內容是擔任公司旗下旅遊網站的業務開發,打電話到各大飯店說服他們與旅遊網簽約,聽來很簡單,其實有門大學問。 我的老闆是個退役軍官,已年過半百,剛進公司時他對我很好、很親切,而我也把他當成父親一樣的尊重,但這ㄧ切,就在我正式開始電話行銷工作後悄悄有了變化。

軍人的作風就是"說一就是一,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因為我的老闆在剛退役時曾擔任過業務,所以他認為自己是個業務高手,不僅干涉我跟客戶的對話,更經常對我"訓話"。 當然在跟飯店主管的談話中,大多是非常愉快的,當然也有被拒於門外的經驗,但大體而言,我是漸漸的喜歡上這份工作,並且隨著合約一份份進來,有了莫大的成就感。

然而就在老闆干涉我、甚至監聽我與客戶的對話後,讓我感到極度不被尊重,但他卻理直氣壯的認為自己的作為是在"訓練"我,對於他每天像例行公事一樣的碎碎念我選擇不予回應,他竟說我這種行為就叫"抗命",在軍營裡是要被叛軍法的,當下我真想叫他滾回軍營去。 "監聽"這件事真的讓我變的排斥業務這項工作,我害怕拿起電話,因為我害怕,是不是在我講電話的同時,他已經戴上耳機監聽,是不是我一掛掉電話,就要招來一頓責罵,我不知道要如何來面對他,漸漸的,我開始排斥與他有任何接觸。 身為一個剛畢業的新鮮人,當然不能頂撞老闆,我要自己忍耐,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壓力越積越多,再加上老闆以業績來做為薪資的交換條件,隨意的變動底薪,真是讓人忍無可忍,積壓已久的怨氣終於爆發。 為避免正面衝突,我選擇以最擅長的文字方式來表達,內容提到我對業務這份工作從排斥到接受,以及來到這裡工作這段時間的感受,當然也表達對於他監聽我的不滿。

因為自己已考慮的很清楚,實在無法再與他共事,因此也明確向他表達"志不在此,請您另請高明"。 在發出這篇文章後,老闆與我一對一面談,但他似乎不了解我究竟想表達什麼,頻頻以"身為一個業務人員"作為他訓斥我的每句話開頭,實在忍無可忍的我終於開口了,直接向他表明"我就是不想當業務了,請您另請高明",他當場愣住。

而這個他稱為"溝通"的對談,從頭到尾,他都是在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找藉口,他意圖強迫我接受他對自己行為的辯解,很抱歉,我心意已決,無法接受他的任何說法,他大概也終於了解到,"監聽"這件事對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對於這份工作,說真的,我可以說是得心應手,但最大癥結點就在於,因為是小公司,每天與老闆坐在同一間辦公室,另一位工程師的工作屬專業性質,老闆無法對他的專業做任何挑剔,但對於我的工作,他自認為是業務老手,頻頻挑剔我的用字遣詞、監聽我與客戶的對話,用幾近責罵的方式指責我與客戶的談話內容,每天處在這樣的環境下,只能說我的精神已接近崩潰邊緣。

如果老闆不是他,我相信自己可以在這個工作崗位上發揮的更好、更能發揮自己的所長、也能對這份工作有更大的憧憬,只可惜,因為老闆是他,所以讓我對這份工作完全幻滅,完全的失去繼續下去的動力。 拜他所賜,現在我的EQ超好,忍耐力超強,我相信,任何人的碎念及責罵都無法再傷害我,因為我已在這裡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身,古有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我想,往後任何名為"業務"的工作,再也不會跟我有任何關係。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