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美編設計 » 美編人員 » 一個不知輕重的女超(操)人
主題:

一個不知輕重的女超(操)人

想想自己還真是個女超(操)人,當初來這家印刷廠應徵的是電腦打字-新柏泰排版,那時電腦不普遍,後來隨著客戶需求的軟體不同,下班後還要去書局看word、execl、powerpoint、Illustrator、Coreldraw……回家趕快學著做,見招拆招,就是要把工作完成,每次不會,我老闆都丟一句話,「不會的話打電話問人哪」,也多謝老闆給我這些壓力,讓我遇到問題就往書局鑽,雖然都是土法練鋼,但也練就了一身好武藝。 但偏偏我的老闆是一個很喜歡新機器的人,每當有外務來推銷新的機器時,他發現功能不錯就會買下了,於是力普樂、riso印刷機、膠裝機、撕紙機、分頁機、摺紙機、裝釘機、影印機、數位影印機(歐洲品牌滿先進的)……這些年添購了這麼多機器,他每次都說「我的財產就是這些機器了」,於是我一樣樣都要學,「日理萬機」哇!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更好笑的是每當搬運紙張的人要下貨,總跟我說叫你們的師父來幫忙,我說:「公司只有我一個員工而已」。


想想!來這裏也已七年多了,當然,上班有辛苦的地方,壓力也很大,但隨著遇到問題、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也讓我很有成就感,生活也過比較充實。隨著年紀增長,似乎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了,每次下班後精神疲憊真的讓我心生倦意,但想想自己四十幾歲了,要重新找工作不是那麼好找,尤其經濟又不景氣,失業的人一大堆,但我也很害怕沒工作後,對未來的茫然,但是這些粗重的工作我又越來越沒辦法做了,於是我總是在做與不做之間自我矛盾。


8月跟老闆提出辭意,老闆好心慰留講多做幾個月,他多請二個來幫我,我也要把一些電腦教會她們再走,我心想:多二個分擔工作,好吧!再做看看!」。當然,年輕人學習能力很強,電腦很快就學會,我常跟她們說:用你們最拿手的軟體做,不一定要照我的方式做。


10月我毅然決然再度提辭意,老闆不怎麼高興,認為跟我已經講好再多做幾個月,讓實習生練熟一點再走,為什麼我出爾反爾。但是我老闆始終不明白的是:我害怕的是印刷這一塊,因為要抱粗重的紙張我無法負荷,而電腦方面對她們根本不是問題,只要常做,自然就知道客戶的喜好。照理講老闆應該請一個美工的、一個排版的、或一個ill一個corl這樣才能互補,而老闆請二個都是美工又都是同質性學ill,而我害怕她們排版這方面不足,我又特地買indesign的書回去鑽研教她們,反正該教的武林祕笈、連二十年的內功心法都已傳授精光,剩下的就靠她們自己的磨練,我覺得我已經仁至義盡了。


很多人問我「還年輕為什麼不想做了」,我都說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我不想讓錢賺走了我的健康,我深深體會過去糟蹋身體,現在換身體來糟蹋自己,一包紙二、三十公斤,有時甚至要抱上百包,過去或許年輕逞強,不知輕重,如今隨著年齡增長,看著自己身體漸漸走下坡,才知什麼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我常告訴我自己,我不是不想工作,而是這個工作不適合我。


 

一個不知輕重的女超(操)人
職務類別:美編人員   職稱:電腦排版   相關職缺:印刷  美編人員

想想自己還真是個女超(操)人,當初來這家印刷廠應徵的是電腦打字-新柏泰排版,那時電腦不普遍,後來隨著客戶需求的軟體不同,下班後還要去書局看word、execl、powerpoint、Illustrator、Coreldraw……回家趕快學著做,見招拆招,就是要把工作完成,每次不會,我老闆都丟一句話,「不會的話打電話問人哪」,也多謝老闆給我這些壓力,讓我遇到問題就往書局鑽,雖然都是土法練鋼,但也練就了一身好武藝。 但偏偏我的老闆是一個很喜歡新機器的人,每當有外務來推銷新的機器時,他發現功能不錯就會買下了,於是力普樂、riso印刷機、膠裝機、撕紙機、分頁機、摺紙機、裝釘機、影印機、數位影印機(歐洲品牌滿先進的)……這些年添購了這麼多機器,他每次都說「我的財產就是這些機器了」,於是我一樣樣都要學,「日理萬機」哇!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更好笑的是每當搬運紙張的人要下貨,總跟我說叫你們的師父來幫忙,我說:「公司只有我一個員工而已」。


想想!來這裏也已七年多了,當然,上班有辛苦的地方,壓力也很大,但隨著遇到問題、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也讓我很有成就感,生活也過比較充實。隨著年紀增長,似乎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了,每次下班後精神疲憊真的讓我心生倦意,但想想自己四十幾歲了,要重新找工作不是那麼好找,尤其經濟又不景氣,失業的人一大堆,但我也很害怕沒工作後,對未來的茫然,但是這些粗重的工作我又越來越沒辦法做了,於是我總是在做與不做之間自我矛盾。


8月跟老闆提出辭意,老闆好心慰留講多做幾個月,他多請二個來幫我,我也要把一些電腦教會她們再走,我心想:多二個分擔工作,好吧!再做看看!」。當然,年輕人學習能力很強,電腦很快就學會,我常跟她們說:用你們最拿手的軟體做,不一定要照我的方式做。


10月我毅然決然再度提辭意,老闆不怎麼高興,認為跟我已經講好再多做幾個月,讓實習生練熟一點再走,為什麼我出爾反爾。但是我老闆始終不明白的是:我害怕的是印刷這一塊,因為要抱粗重的紙張我無法負荷,而電腦方面對她們根本不是問題,只要常做,自然就知道客戶的喜好。照理講老闆應該請一個美工的、一個排版的、或一個ill一個corl這樣才能互補,而老闆請二個都是美工又都是同質性學ill,而我害怕她們排版這方面不足,我又特地買indesign的書回去鑽研教她們,反正該教的武林祕笈、連二十年的內功心法都已傳授精光,剩下的就靠她們自己的磨練,我覺得我已經仁至義盡了。


很多人問我「還年輕為什麼不想做了」,我都說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我不想讓錢賺走了我的健康,我深深體會過去糟蹋身體,現在換身體來糟蹋自己,一包紙二、三十公斤,有時甚至要抱上百包,過去或許年輕逞強,不知輕重,如今隨著年齡增長,看著自己身體漸漸走下坡,才知什麼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我常告訴我自己,我不是不想工作,而是這個工作不適合我。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