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譯」出夢想

在進入翻譯界前,對於「翻譯工作」真的可以用「憧憬」兩個字來形容,因為翻譯的專業與多元,能驅使人精益求精,它工作時間的彈性與自由,更是吸引著朝九晚五的我;因此,我將其視為「人生有夢,逐夢踏實」中的那個「夢」。

而終於在一個機緣下,我敲開了翻譯界的大門,踏進了這個行業,也深刻的體會到「冷暖自知」的感受。 對我來說,「翻譯」算是一種「良心」事業,因為大部份的原著者都是在天高黃帝遠的地球另一端,原則上也都不諳我們的語言,他們應該很難確切的擔保,他們作品到了另一個國度、換了個文字,會不會還保留了原汁原味,所以這時候,譯者的角色就相當重要。

譯者必須代表作者將作品轉換成另一種文字,好傳遞作者的理念給不同文化的人;如果碰上了不熟悉的事物,就無法單靠直譯原著的幾行文字「說清楚講明白」,這時候就得「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透過各種方式去去汲取相關的知識訊息,盡其所能的將原義精確的翻譯出來。

除了忠於原著,還要考慮我們自己的文化背景,以最適切合時的字彙去轉譯,當然,修辭與流暢也要兼顧。因此,為原著作者們嘔心瀝血的作品加分,也成了我對自己最戰戰兢兢的期許。 既然翻譯是一門專業多元的行業,那麼想必薪資應該十分優渥,其實不然。

上班族一天工作八個鐘頭,除了午休,只要工作跟上進度,小小喘個氣,逛逛拍賣網、聊聊八卦,原則上都沒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最重要的是,這些時間可都還是照計薪的。而反觀一般接案的譯者,除了沒有上班族的勞健保保障,更沒有年假、獎金等等的福利,我們的薪資大部份是以「字」計費,也就是說「要怎麼收穫,就怎麼栽」,如果你想「偷菜」,可別奢望這些時間出版商會付錢給你。因為以「字」領稿費,所以當我在想買個包包犒賞自己時,心裏就會有個小小的聲音告訴自己:那可得擠出幾萬個字啊!當下,敗家的念頭就會煙消雲散.....。

看來,薪資如此微薄的工作,接到案子的機會一定很多囉!並沒有。除了出版業景氣不佳、國內人才濟濟外,對岸那些和我們有著共同語言的千千萬萬名同胞,以及旅居海外有中文能力的華人們,也都搶食著這塊大餅,所以除了三不五時看看1111的工作機會,自己也要主動投遞履歷,還要勇敢面對無數次石沉大海的挫折感;總算有了回音,但還要經過試譯;通過了試譯,覺得伯樂終於出現了,以為只要完成工作,稿費就能入袋了,然而,這才是開端。

說也奇怪,每個稿件的截稿日都很急迫,挑燈夜戰早已是家常便飯;好不容易完成工作,總該可以領錢了吧!抱歉,還得等出版後才能領部份的稿費,如果不幸不出書了,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吧,因為,菜鳥的我沒簽約.....。

雖然翻譯工作與「事少、錢多」的理想差很大,但當自己的心血化為印刷文字時,那樣的喜悅與成就感是無可比擬的。因為工作需要,自己也必需去涉獵不同的領域,也因此增加了不少見聞。「歡喜做、甘願受」,能夠從事自己喜愛的工作,真的再辛苦也值得。

「譯」出夢想
職務類別:英文翻譯/口譯人員   職稱:翻譯員   相關職缺:其它出版  英文翻譯/口譯人員

在進入翻譯界前,對於「翻譯工作」真的可以用「憧憬」兩個字來形容,因為翻譯的專業與多元,能驅使人精益求精,它工作時間的彈性與自由,更是吸引著朝九晚五的我;因此,我將其視為「人生有夢,逐夢踏實」中的那個「夢」。

而終於在一個機緣下,我敲開了翻譯界的大門,踏進了這個行業,也深刻的體會到「冷暖自知」的感受。 對我來說,「翻譯」算是一種「良心」事業,因為大部份的原著者都是在天高黃帝遠的地球另一端,原則上也都不諳我們的語言,他們應該很難確切的擔保,他們作品到了另一個國度、換了個文字,會不會還保留了原汁原味,所以這時候,譯者的角色就相當重要。

譯者必須代表作者將作品轉換成另一種文字,好傳遞作者的理念給不同文化的人;如果碰上了不熟悉的事物,就無法單靠直譯原著的幾行文字「說清楚講明白」,這時候就得「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透過各種方式去去汲取相關的知識訊息,盡其所能的將原義精確的翻譯出來。

除了忠於原著,還要考慮我們自己的文化背景,以最適切合時的字彙去轉譯,當然,修辭與流暢也要兼顧。因此,為原著作者們嘔心瀝血的作品加分,也成了我對自己最戰戰兢兢的期許。 既然翻譯是一門專業多元的行業,那麼想必薪資應該十分優渥,其實不然。

上班族一天工作八個鐘頭,除了午休,只要工作跟上進度,小小喘個氣,逛逛拍賣網、聊聊八卦,原則上都沒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最重要的是,這些時間可都還是照計薪的。而反觀一般接案的譯者,除了沒有上班族的勞健保保障,更沒有年假、獎金等等的福利,我們的薪資大部份是以「字」計費,也就是說「要怎麼收穫,就怎麼栽」,如果你想「偷菜」,可別奢望這些時間出版商會付錢給你。因為以「字」領稿費,所以當我在想買個包包犒賞自己時,心裏就會有個小小的聲音告訴自己:那可得擠出幾萬個字啊!當下,敗家的念頭就會煙消雲散.....。

看來,薪資如此微薄的工作,接到案子的機會一定很多囉!並沒有。除了出版業景氣不佳、國內人才濟濟外,對岸那些和我們有著共同語言的千千萬萬名同胞,以及旅居海外有中文能力的華人們,也都搶食著這塊大餅,所以除了三不五時看看1111的工作機會,自己也要主動投遞履歷,還要勇敢面對無數次石沉大海的挫折感;總算有了回音,但還要經過試譯;通過了試譯,覺得伯樂終於出現了,以為只要完成工作,稿費就能入袋了,然而,這才是開端。

說也奇怪,每個稿件的截稿日都很急迫,挑燈夜戰早已是家常便飯;好不容易完成工作,總該可以領錢了吧!抱歉,還得等出版後才能領部份的稿費,如果不幸不出書了,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吧,因為,菜鳥的我沒簽約.....。

雖然翻譯工作與「事少、錢多」的理想差很大,但當自己的心血化為印刷文字時,那樣的喜悅與成就感是無可比擬的。因為工作需要,自己也必需去涉獵不同的領域,也因此增加了不少見聞。「歡喜做、甘願受」,能夠從事自己喜愛的工作,真的再辛苦也值得。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