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半調子教師

才剛畢業沒多久,就急著找適合自己的全職工作。大學四年來都是打工性質的居多,也從中獲得不少成就感,也許這就是服務業的特性,服務時笑一笑,客人開心妳也高興。

但我的第一份全職工作,卻是對我來說很有挑戰性的「安親老師」。 與生俱來的娃娃音,以及讓人誤以為我還在讀高中的童稚臉蛋,看起來是我面試的利器。但這項利器,轉到了自己所帶的班級上,卻是我最需克服的一關。

小朋友們看著我和他們沒啥差別的臉,再聽見我和他們沒啥差別的聲音,很快的我融入了他們,但卻不是以老師的身份。我關心他們,也愛他們,也從他們那裡得到了「喜愛」的回饋,常常老師長老師短的叫著我,但是我始終少了一點兒當老師的威嚴。 與他們相處的愈久,就愈知道自己的弱點在哪。我心不夠硬,是屬寵小孩的那一群,只是現在的小孩許多都是被寵上天,不需再寵,也寵不得的。讓他們把我當成朋友,也讓他們誤以為對我所說的話真的可以像對朋友那般不經大腦思考就脫口而出。要說樂趣?也是有的,我比別人更輕易的看見他們童貞的一面,也比別人更容易獲得他們腦海裡那些小惡魔思緒,當然也更可比別人防患未然,在他們還未實現那些思緒時,把他們抓過來講一點兒心裡話。

只是我和班上小朋友的感情好,看在別人眼中,看成了老師太寵,寵到都不管小孩。不管他們離開時椅子沒有靠上,不管他們丟垃圾太大聲,不管他們功課還沒完成就開始閒聊,不管他們練不練習評量。事實上是,我失職了,因為我根本管不動。 「喂!功課還沒完成,怎麼可以說話?」「我們就是要講話啊!又沒有人規定不能邊講邊寫。」是的,我這個半調子老師,忘了許多「規定」。我忘了自己小時候也被許多「規定」規定著,才得以長成現在這個非社會邊緣的人格。再怎麼兇、怎麼罵也管不動小朋友,很快的,就被主任發現了這個問題。

「妳們班的秩序太爛了!我站在這邊五分鐘,妳們跟隔壁班的差別太大了,妳們班一直聊天!」

「我覺得妳比較適合去教幼稚園的,因為妳強調的快樂學習,跟我們這邊所要求的相差太遠了!」在一個無情的午後,我被警告。

在小朋友紛紛回家後,我一個人蹲在教室後面,邊收拾他們弄亂的書本,一邊啜泣。我覺得委屈,秩序是招生的重點嗎?那為什麼我們班十九個人,而隔壁班才九個人?我們班很吵嗎?那是因為我們班有十九個人,整整多隔壁班十個呀!為何要以一個秩序來評斷我?難道我做的那些都不算什麼嗎? 到後來我才知道,那些不是不算什麼,只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做了些什麼。

再多的辯解,也扭轉不了我被辭退的命運。 但我尚未放棄。 經過這一次經驗,我懂得了在職場上不同於在學校。學校裡,老師看得見妳上課時投射過來專注的眼神,及考出來漂亮的分數。但在職場人,人人各顧各的,各忙各的,如果妳不說,別人還真的很難知道妳對自己的工作努力了些什麼,反倒是很介意妳的一點兒失職,會帶給她什麼樣的影響。職場上沒有考試,考不出妳對這個工作的認真度,取而代之的,是妳必須無時無刻露出「我很專注」的眼神,並且用盡千方百計,努力達成上司的需求。 我對安親教師這個工作,有了新的體驗。不止要讓小朋友喜歡妳,更重要的是,妳要運用他們對妳的喜歡來達成妳希望他們做好的事情,而不是反過來被拘束了。

下一次,我會先訂定規則,讓小朋友有法可遵循,讓他們明白,犯了錯就應該要接受處罰,讓他們知道,這是一個有法律的社會,人民才得以安定,你們才可安心的坐在教室裡讀書,不用怕壞人闖進來,想殺幾個人就殺幾個人。 小朋友是值得被教育好的,也理應被教育。我將揹負著這個使命,重新出發。

半調子教師
職務類別:安親課輔老師   職稱:安親課輔老師   相關職缺:補習班  安親課輔老師

才剛畢業沒多久,就急著找適合自己的全職工作。大學四年來都是打工性質的居多,也從中獲得不少成就感,也許這就是服務業的特性,服務時笑一笑,客人開心妳也高興。

但我的第一份全職工作,卻是對我來說很有挑戰性的「安親老師」。 與生俱來的娃娃音,以及讓人誤以為我還在讀高中的童稚臉蛋,看起來是我面試的利器。但這項利器,轉到了自己所帶的班級上,卻是我最需克服的一關。

小朋友們看著我和他們沒啥差別的臉,再聽見我和他們沒啥差別的聲音,很快的我融入了他們,但卻不是以老師的身份。我關心他們,也愛他們,也從他們那裡得到了「喜愛」的回饋,常常老師長老師短的叫著我,但是我始終少了一點兒當老師的威嚴。 與他們相處的愈久,就愈知道自己的弱點在哪。我心不夠硬,是屬寵小孩的那一群,只是現在的小孩許多都是被寵上天,不需再寵,也寵不得的。讓他們把我當成朋友,也讓他們誤以為對我所說的話真的可以像對朋友那般不經大腦思考就脫口而出。要說樂趣?也是有的,我比別人更輕易的看見他們童貞的一面,也比別人更容易獲得他們腦海裡那些小惡魔思緒,當然也更可比別人防患未然,在他們還未實現那些思緒時,把他們抓過來講一點兒心裡話。

只是我和班上小朋友的感情好,看在別人眼中,看成了老師太寵,寵到都不管小孩。不管他們離開時椅子沒有靠上,不管他們丟垃圾太大聲,不管他們功課還沒完成就開始閒聊,不管他們練不練習評量。事實上是,我失職了,因為我根本管不動。 「喂!功課還沒完成,怎麼可以說話?」「我們就是要講話啊!又沒有人規定不能邊講邊寫。」是的,我這個半調子老師,忘了許多「規定」。我忘了自己小時候也被許多「規定」規定著,才得以長成現在這個非社會邊緣的人格。再怎麼兇、怎麼罵也管不動小朋友,很快的,就被主任發現了這個問題。

「妳們班的秩序太爛了!我站在這邊五分鐘,妳們跟隔壁班的差別太大了,妳們班一直聊天!」

「我覺得妳比較適合去教幼稚園的,因為妳強調的快樂學習,跟我們這邊所要求的相差太遠了!」在一個無情的午後,我被警告。

在小朋友紛紛回家後,我一個人蹲在教室後面,邊收拾他們弄亂的書本,一邊啜泣。我覺得委屈,秩序是招生的重點嗎?那為什麼我們班十九個人,而隔壁班才九個人?我們班很吵嗎?那是因為我們班有十九個人,整整多隔壁班十個呀!為何要以一個秩序來評斷我?難道我做的那些都不算什麼嗎? 到後來我才知道,那些不是不算什麼,只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做了些什麼。

再多的辯解,也扭轉不了我被辭退的命運。 但我尚未放棄。 經過這一次經驗,我懂得了在職場上不同於在學校。學校裡,老師看得見妳上課時投射過來專注的眼神,及考出來漂亮的分數。但在職場人,人人各顧各的,各忙各的,如果妳不說,別人還真的很難知道妳對自己的工作努力了些什麼,反倒是很介意妳的一點兒失職,會帶給她什麼樣的影響。職場上沒有考試,考不出妳對這個工作的認真度,取而代之的,是妳必須無時無刻露出「我很專注」的眼神,並且用盡千方百計,努力達成上司的需求。 我對安親教師這個工作,有了新的體驗。不止要讓小朋友喜歡妳,更重要的是,妳要運用他們對妳的喜歡來達成妳希望他們做好的事情,而不是反過來被拘束了。

下一次,我會先訂定規則,讓小朋友有法可遵循,讓他們明白,犯了錯就應該要接受處罰,讓他們知道,這是一個有法律的社會,人民才得以安定,你們才可安心的坐在教室裡讀書,不用怕壞人闖進來,想殺幾個人就殺幾個人。 小朋友是值得被教育好的,也理應被教育。我將揹負著這個使命,重新出發。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