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教育師資 » 國小教師 » 學生是小怪獸還是啟發的燈塔
主題:

學生是小怪獸還是啟發的燈塔

「老師,謝謝你!」一句話改變了我的生活。



從畢業之後,聽著所有尚在聯絡的同學訴說,幾乎每個人都「不誤正業」-所學與工作皆非有所關係。也不知爲何,自己亦茫然無所適從,而做了某家不知名的業務員。



「大學畢業啊!也是要從基層做起,但表現好的話,公司升遷會較有機會喔!」面試的老闆一臉誠懇對著我說。對啊!我本身也沒經驗,業務應該勤跑就好了,只要撐個幾年,我也可以升幹部吧!當時單純的我,天真的對未來滿是憧憬與期待。



曾幾何時,我也是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提著一只做錯商標的公事包,騎著那後照鏡斷了一半的小綿羊,不怕風吹雨打、艷陽高照,不畏冷言冷語與突然衝出像狼一般的狗,只希望對方見我一面,聊個幾句。雖通常在一句「您好」之後,接下來就聽到關門聲或是不友善的話語,似乎是有點挫折感。但我仍用腳發動了我的愛駒之後,跌跌撞撞的朝下一個目標前進。



在某個十字路口電話響起,一位同窗好友急忙的聲音傳過來:「喂!我們學校要找代課老師,快點,我幫你引薦!」倏的我那單純的理想與抱負,好像通通化為一縷青煙,只有那挫折不斷且無情的嘴臉充斥我的腦海,回去後便辭了這工作,而拿著文憑及簡歷去了這所學校,也從此展開了我在教育界的開端。 時代不同,想法自然有所差異;教學理念相同,傳授方法卻以迥然不同。



一直以為自己是新人類,走在時代的先端,卻萬萬沒想到,要面對的,竟是一堆可怕的小怪獸! 「老師,現在教育政策有明文,不能打學生喔!」教室內一個看似年紀稍大的的小朋友,歪著頭,有點語帶恐嚇的對著我說。「對啊!我今天有些累、想睡覺,沒事就別吵我!」另一個染金黃色頭髮的同學接著附和。在我心裡不禁納悶與驚恐,我脫離了那關門聲與不友善的挫折,是否卻掉進了另一個更可怕的泥淖嗎?我打開點名簿,慢慢的一個一個唱名後,緩緩的將課本打開,憑藉比他們讀多一點點的書、多一些些的知識,用著輕柔略帶顫抖的語氣,卻想著下課鐘聲怎麼還未響起?



下午時分,一堂體育課,我按照進度測驗完每個人跳遠成績,還剩十多分鐘吧!一名學生氣急敗壞的衝過來,「老師!我們在打球的時候被隔壁班的流氓趕走了啦!」我聽了差點沒昏倒,那現在是要我去趕流氓喔!當下想想,應該只是頑皮的小學生,彼此打打鬧鬧而已,我既身為教師,就該去處理小朋友的糾紛。



到了籃球場,腿先軟了一半,什麼小朋友嘛!根本就是穿著制服的一群大人哪!比我高又比我壯,只差沒有滿臉橫肉罷了!身後跟著幾個班上的小朋友,有點被趕鴨子上架的感覺,也想到當時當業務時的陌生拜訪。「小朋友!」(我心虛的叫著)「籃球場是公用的,大家一起玩才對呀!怎麼可以把別人趕走呢?不然也可以組隊彼此互相切磋比賽啊!」我勉強把話緩緩的說出口,只見其中一個帶著名牌帽子,帽沿還不時滴下汗水的同學,拿著籃球像我走近,我當下發現他高我半個頭,「老師,對不起,我以為他們不打了!」說完一群人向我鞠躬後便向球場另一頭快速離開,而我身後的小朋友抱著手上的籃球,馬上衝上前投籃。帶頭的學生回過頭,笑著對我說:「老師,謝謝你喔!」 我笑了,我也發現他們不是怪獸,更非凶神惡煞,他們只是涉世未深,卻又急於想表現自己與眾不同,剎那間,我覺得他們好天真、好單純,如同當初我去面試時一樣,什麼都不懂,卻一直想做出成績。但當他們知道你對他們好,真正關心他們、幫助他們的時候,他們會信任你,而臉上流露出來的真情,是在出社會後無法再見到的無邪。



回到教室後,我對他們說:「現在教育制度不能打學生,你們也不能打老師喔!你們如果想睡,別一邊打呼、一邊流口水啊!」全班都笑了,我也笑了!記得那年第三次月考,全班成績平均由年級第五變成第三;而我上課至今,還沒有任何一個人在我課堂上睡的著覺。你問我得到了什麼?那你覺得我得到了什麼呢?薪資、升遷,還是發展性?我覺得我得到比這些更寶貴、更重要的東西了!

學生是小怪獸還是啟發的燈塔
職務類別:國小教師   職稱:代課老師   相關職缺:其它教育服務業  國小教師

「老師,謝謝你!」一句話改變了我的生活。



從畢業之後,聽著所有尚在聯絡的同學訴說,幾乎每個人都「不誤正業」-所學與工作皆非有所關係。也不知爲何,自己亦茫然無所適從,而做了某家不知名的業務員。



「大學畢業啊!也是要從基層做起,但表現好的話,公司升遷會較有機會喔!」面試的老闆一臉誠懇對著我說。對啊!我本身也沒經驗,業務應該勤跑就好了,只要撐個幾年,我也可以升幹部吧!當時單純的我,天真的對未來滿是憧憬與期待。



曾幾何時,我也是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提著一只做錯商標的公事包,騎著那後照鏡斷了一半的小綿羊,不怕風吹雨打、艷陽高照,不畏冷言冷語與突然衝出像狼一般的狗,只希望對方見我一面,聊個幾句。雖通常在一句「您好」之後,接下來就聽到關門聲或是不友善的話語,似乎是有點挫折感。但我仍用腳發動了我的愛駒之後,跌跌撞撞的朝下一個目標前進。



在某個十字路口電話響起,一位同窗好友急忙的聲音傳過來:「喂!我們學校要找代課老師,快點,我幫你引薦!」倏的我那單純的理想與抱負,好像通通化為一縷青煙,只有那挫折不斷且無情的嘴臉充斥我的腦海,回去後便辭了這工作,而拿著文憑及簡歷去了這所學校,也從此展開了我在教育界的開端。 時代不同,想法自然有所差異;教學理念相同,傳授方法卻以迥然不同。



一直以為自己是新人類,走在時代的先端,卻萬萬沒想到,要面對的,竟是一堆可怕的小怪獸! 「老師,現在教育政策有明文,不能打學生喔!」教室內一個看似年紀稍大的的小朋友,歪著頭,有點語帶恐嚇的對著我說。「對啊!我今天有些累、想睡覺,沒事就別吵我!」另一個染金黃色頭髮的同學接著附和。在我心裡不禁納悶與驚恐,我脫離了那關門聲與不友善的挫折,是否卻掉進了另一個更可怕的泥淖嗎?我打開點名簿,慢慢的一個一個唱名後,緩緩的將課本打開,憑藉比他們讀多一點點的書、多一些些的知識,用著輕柔略帶顫抖的語氣,卻想著下課鐘聲怎麼還未響起?



下午時分,一堂體育課,我按照進度測驗完每個人跳遠成績,還剩十多分鐘吧!一名學生氣急敗壞的衝過來,「老師!我們在打球的時候被隔壁班的流氓趕走了啦!」我聽了差點沒昏倒,那現在是要我去趕流氓喔!當下想想,應該只是頑皮的小學生,彼此打打鬧鬧而已,我既身為教師,就該去處理小朋友的糾紛。



到了籃球場,腿先軟了一半,什麼小朋友嘛!根本就是穿著制服的一群大人哪!比我高又比我壯,只差沒有滿臉橫肉罷了!身後跟著幾個班上的小朋友,有點被趕鴨子上架的感覺,也想到當時當業務時的陌生拜訪。「小朋友!」(我心虛的叫著)「籃球場是公用的,大家一起玩才對呀!怎麼可以把別人趕走呢?不然也可以組隊彼此互相切磋比賽啊!」我勉強把話緩緩的說出口,只見其中一個帶著名牌帽子,帽沿還不時滴下汗水的同學,拿著籃球像我走近,我當下發現他高我半個頭,「老師,對不起,我以為他們不打了!」說完一群人向我鞠躬後便向球場另一頭快速離開,而我身後的小朋友抱著手上的籃球,馬上衝上前投籃。帶頭的學生回過頭,笑著對我說:「老師,謝謝你喔!」 我笑了,我也發現他們不是怪獸,更非凶神惡煞,他們只是涉世未深,卻又急於想表現自己與眾不同,剎那間,我覺得他們好天真、好單純,如同當初我去面試時一樣,什麼都不懂,卻一直想做出成績。但當他們知道你對他們好,真正關心他們、幫助他們的時候,他們會信任你,而臉上流露出來的真情,是在出社會後無法再見到的無邪。



回到教室後,我對他們說:「現在教育制度不能打學生,你們也不能打老師喔!你們如果想睡,別一邊打呼、一邊流口水啊!」全班都笑了,我也笑了!記得那年第三次月考,全班成績平均由年級第五變成第三;而我上課至今,還沒有任何一個人在我課堂上睡的著覺。你問我得到了什麼?那你覺得我得到了什麼呢?薪資、升遷,還是發展性?我覺得我得到比這些更寶貴、更重要的東西了!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