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異想世界的貴賓

我一直記得多年前,我在進行碩士論文訪談時,因為聽到受訪者回憶親人過世的經驗而淚流滿面,當時受訪者漠然地看著我說:「妳好像承受不了這麼沉重的話題…」訪談甚至因此暫停,等我稍稍平復情緒之後才繼續。現在回想起來,我由衷感謝受訪者當時給予的寬容,並且要誠實地承認,曾經我以為我準備好了,其實我沒有。



對一個進入研究所才接觸諮商輔導的人,對一個滿心只想要處理自我議題的人,我真的沒有資格說:「我準備好了。」甚至我懷疑也好奇,同樣是血肉之軀的人,如何能在冠上「諮商師」或「心理師」的稱號後便超凡入聖,從此擁有助人脫困解苦的特異功能?並且保證自己能理解及面對人世間各式各樣的痛苦、困難?我常在想,究竟要有怎樣的裝備與籌碼,我才能無愧於心地說「我準備好了」?



將近八年的諮商實務告訴我,如果我慾望的是擁有點石成金的神奇魔法,要每個跟我晤談過的當事人,都能產生質與量的改變,我這輩子都說不出口「我準備好了」這句話;然而,若我想望的是成為每個獨特生命異想世界中的貴賓,有幸受邀窺探當事人內在的神秘莊園,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現在的我已經能夠承諾,我有諮商理論的知識、充滿善意的好奇、尊重多元的眼光、真誠一致的姿態、勇敢穩定的心臟、成長學習的堅持、理解貼近的慾望…,上述種種元素,讓我有資格拿到當事人異想世界的貴賓邀請卡,在當事人的導覽下,開拓、欣賞、灌溉、滋養其神聖的內在莊園。



對我而言,每一次的諮商都是當事人深情的邀請,那些未曾說出口的秘密、未曾釐清的關係與困境、未被辨識和處理的情緒與糾結,就像是偌大內在莊園中荒蕪的庭院、黑暗的房間。當事人邀請我的陪伴偕行,甚至給予我「跟隨pacing」而後「引導leading」的權力,共同為當事人的內在莊園點上亮光、涵養生命;如此全心的託付、誠心的邀請,若我因為懼怕未知就畏縮逃避、因為瞥見沉重就急於脫身、因為感覺怪異就驚慌評價、因為認定無趣就指責批評,那我就真的辜負或不配這份邀請。



諮商心理師沒在怕的,儘管放馬過來!唯有如此,我才能確保在我的諮商室裡,每個人都能安心地、自在地呈現他最真實的世界,不論是恐懼、哀傷、憤怒、甚至是被他人稱之為「妄想」的內容,我想要理解的慾望,讓我得以在呈現身為一個人也會有的恐懼、懷疑、不捨、無助或生氣等情緒時,仍然堅定「跟隨」與「引導」的立場和功能,直到當事人可以享受、悠遊在自己的內在莊園中,扮演稱職、自信的主人。



當我功成身退,我閉著眼睛坐在屬於我自己的內在莊園,我可以感覺陽光溫暖地照著,風也輕輕地吹拂,腦中回憶起我和當事人共同經歷的奇妙探險-他的身影和笑容,以及他生意盎然的內在莊園,在我心裡變成一幅幅美麗的圖像…「謝謝你的邀請,It’s my honor to be your guest.」

 

異想世界的貴賓
職務類別:臨床/諮商心理師   職稱:諮商心理師   相關職缺:其它教育服務業  臨床/諮商心理師

我一直記得多年前,我在進行碩士論文訪談時,因為聽到受訪者回憶親人過世的經驗而淚流滿面,當時受訪者漠然地看著我說:「妳好像承受不了這麼沉重的話題…」訪談甚至因此暫停,等我稍稍平復情緒之後才繼續。現在回想起來,我由衷感謝受訪者當時給予的寬容,並且要誠實地承認,曾經我以為我準備好了,其實我沒有。



對一個進入研究所才接觸諮商輔導的人,對一個滿心只想要處理自我議題的人,我真的沒有資格說:「我準備好了。」甚至我懷疑也好奇,同樣是血肉之軀的人,如何能在冠上「諮商師」或「心理師」的稱號後便超凡入聖,從此擁有助人脫困解苦的特異功能?並且保證自己能理解及面對人世間各式各樣的痛苦、困難?我常在想,究竟要有怎樣的裝備與籌碼,我才能無愧於心地說「我準備好了」?



將近八年的諮商實務告訴我,如果我慾望的是擁有點石成金的神奇魔法,要每個跟我晤談過的當事人,都能產生質與量的改變,我這輩子都說不出口「我準備好了」這句話;然而,若我想望的是成為每個獨特生命異想世界中的貴賓,有幸受邀窺探當事人內在的神秘莊園,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現在的我已經能夠承諾,我有諮商理論的知識、充滿善意的好奇、尊重多元的眼光、真誠一致的姿態、勇敢穩定的心臟、成長學習的堅持、理解貼近的慾望…,上述種種元素,讓我有資格拿到當事人異想世界的貴賓邀請卡,在當事人的導覽下,開拓、欣賞、灌溉、滋養其神聖的內在莊園。



對我而言,每一次的諮商都是當事人深情的邀請,那些未曾說出口的秘密、未曾釐清的關係與困境、未被辨識和處理的情緒與糾結,就像是偌大內在莊園中荒蕪的庭院、黑暗的房間。當事人邀請我的陪伴偕行,甚至給予我「跟隨pacing」而後「引導leading」的權力,共同為當事人的內在莊園點上亮光、涵養生命;如此全心的託付、誠心的邀請,若我因為懼怕未知就畏縮逃避、因為瞥見沉重就急於脫身、因為感覺怪異就驚慌評價、因為認定無趣就指責批評,那我就真的辜負或不配這份邀請。



諮商心理師沒在怕的,儘管放馬過來!唯有如此,我才能確保在我的諮商室裡,每個人都能安心地、自在地呈現他最真實的世界,不論是恐懼、哀傷、憤怒、甚至是被他人稱之為「妄想」的內容,我想要理解的慾望,讓我得以在呈現身為一個人也會有的恐懼、懷疑、不捨、無助或生氣等情緒時,仍然堅定「跟隨」與「引導」的立場和功能,直到當事人可以享受、悠遊在自己的內在莊園中,扮演稱職、自信的主人。



當我功成身退,我閉著眼睛坐在屬於我自己的內在莊園,我可以感覺陽光溫暖地照著,風也輕輕地吹拂,腦中回憶起我和當事人共同經歷的奇妙探險-他的身影和笑容,以及他生意盎然的內在莊園,在我心裡變成一幅幅美麗的圖像…「謝謝你的邀請,It’s my honor to be your guest.」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