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醫事人員 » 醫師 » 守護巨塔捍衛價值的唐吉柯德
主題:

守護巨塔捍衛價值的唐吉柯德

媒體報導「某女士因腸阻塞到醫院就診,竟因插鼻胃管變成植物人。」報導內容尚提及:該女士因腹痛掛急診,經檢查有腸阻塞而住院,當時主治醫師建議可『進行鼻胃管插管治療』;兩天後,住院醫師也建議「插」鼻胃管,可排出脹氣和灌食以利消化。



該女士害怕本不願配合,後來同意,實習醫師於是為她『插管』。由於該女士持續出現心跳快以及呼吸困難,實習醫師被指控「疏於評估」就「插管」,法界認定這是立即造成廖女血壓、心跳接近暫停狀態的主因(真不知他們徵詢過多少醫師敢這樣下結論),經搶救該女士仍因缺氧過久變成植物人。法官認為,因醫師醫療過程未盡注意,廖女才會變成植物人,醫院必須負賠償責任。3名醫師(由資深到資淺分別為主治、住院、實習醫師)則涉嫌過失重傷害被起訴,目前由法院審理中。

身為一個走過實習醫師,目前為住院醫師,將來尚未得知是否將成為主治醫師被社會繼續嚴重消費的巨塔一員,看到這個事件,我深有所感。

新聞事件中,引起爭議的「置放鼻胃管」不是全無缺點,最常見的併發症可能是引起流血、喉嚨痛,或者鼻竇發炎,更嚴重(但臨床上少見)可能有食道破裂,吸入性肺炎、氣胸,或是導致顱內位移(非常罕見),至於直接用因果關係解讀一條鼻胃管造成植物人,真是「太超過」!



醫療環境的惡劣,不足為外人道也,許多民眾急著亮出他認識的某某議員或鄉代的名片,嚷著要享受當貴賓的滋味,卻少有人願意多付保費,總認為繳了丁點健保費就要撈本撈個夠。實習醫師階段,煎熬過外科病房,更讓我看盡部分不知感恩的病人。每當對惡行惡狀的患者曉以大義,對方在無計可施之餘,總還有最後一張王牌,那就是扯開嗓門對你喊:『你作醫生要有醫德啦!』言下之意就是要你概括承受他所有歇斯底里的情緒,粗魯無文的用語,及毫不合理的要求。

醫德,好一個緊箍咒,好一付無形枷鎖,可以在某個迸出這兩個字的時空瞬間禁錮鞭笞著醫師的心靈。對我而言,一個有醫德的醫師就是他任何時刻所作所為都能在「醫學專業」與「人情義理」之間取得巧妙平衡。

大家常談醫德,卻少有人談「病德」,醫師不是天使,醫師也不該是兩頭燒的蠟燭,當我們被迫燃燒自己,照亮病人時,如果病人、家屬也能發揮同理心,體諒慢一點去換藥是因為要等主治醫師查房結束,慢一點去接病人是因為要處理的疑難雜症確有緩急輕重之分,而不是頤指氣使的責難我們,或擺出一付「上流社會」的姿態命令我們,我相信這些蠟燭們都會燒的久一些,這些亦為人子的疲憊靈魂都會獲得撫慰。



講到金錢可能就講到許多醫師的痛處了,許多人當初懸樑刺股無非就是有朝一日榮膺大位時要獲得合理報酬,然而若屏棄了人格取得不義之財,日後苦果恐數倍於汲汲營營而來的小利。醫學院時代的高學雜費及醫師將自己定位為「頂級消費群」,可能造就日後對於金錢加倍貪婪。如某廖姓醫師不到一年間經手一百多件申領殘障手冊,導致政府殘障福利補助超過五億多元的損失。廖醫師填具一百多件不實身心障礙鑑定,起訴書言明其惡性不輕,因此向法官求處六年、併科罰金一百萬。

一條醫師路走成這樣,無異於被少年法庭判刑的少年浪子。話說回來,世風日下,古樸惜情已經在這個社會中快速淡去,縱使你通過重重關卡,順利畢業平安退伍,娶得美嬌娘抱個胖兒子,多金丈人為你打點開業樓面,你還是得七點開門拼早安門診(大家都九點開診,想生存就得拼),準備迎接各路隨時可能對你提出告訴的英雄好漢,知名醫師作家王溢嘉筆下醫師與病人間只存在的「隨時都可翻臉的信任」真是貼切!



故事開頭的實習醫師被指控置放完鼻胃管就離開,事實上,一般置放完鼻胃管,用聽診器置放在肚子上,然後用空針打空氣進胃,只要有腹鳴聲,就會認為鼻胃管在正確的位置,做到一步當然就可以離開。

台大腸胃科權威王正一教授說過百分之百確認鼻胃管位置要拍一張X光片,但試問哪家醫學中心把這個舉動列為非作不可的措施呢?我們的健保資源有給付到這種程度嗎?若然,保費為之大幅提升,百姓願意嗎?醫學本來就是一門求平衡的高難度藝術,就算你幫病人拍一張X光來確認位置,之後還是可能被病人告你害他暴露在若干輻射劑量下,不是嗎?法界就算就教若干醫師,對醫界的學理面以及實務面只能輕觸其表,所以可以自以為伸張正義以「過失重傷害」起訴實習醫師,這種搞法,以後誰敢念醫學院?以後誰幫我們看病?

 

守護巨塔捍衛價值的唐吉柯德
職務類別:醫師   職稱:兒科住院醫師   相關職缺:醫院  醫師

媒體報導「某女士因腸阻塞到醫院就診,竟因插鼻胃管變成植物人。」報導內容尚提及:該女士因腹痛掛急診,經檢查有腸阻塞而住院,當時主治醫師建議可『進行鼻胃管插管治療』;兩天後,住院醫師也建議「插」鼻胃管,可排出脹氣和灌食以利消化。



該女士害怕本不願配合,後來同意,實習醫師於是為她『插管』。由於該女士持續出現心跳快以及呼吸困難,實習醫師被指控「疏於評估」就「插管」,法界認定這是立即造成廖女血壓、心跳接近暫停狀態的主因(真不知他們徵詢過多少醫師敢這樣下結論),經搶救該女士仍因缺氧過久變成植物人。法官認為,因醫師醫療過程未盡注意,廖女才會變成植物人,醫院必須負賠償責任。3名醫師(由資深到資淺分別為主治、住院、實習醫師)則涉嫌過失重傷害被起訴,目前由法院審理中。

身為一個走過實習醫師,目前為住院醫師,將來尚未得知是否將成為主治醫師被社會繼續嚴重消費的巨塔一員,看到這個事件,我深有所感。

新聞事件中,引起爭議的「置放鼻胃管」不是全無缺點,最常見的併發症可能是引起流血、喉嚨痛,或者鼻竇發炎,更嚴重(但臨床上少見)可能有食道破裂,吸入性肺炎、氣胸,或是導致顱內位移(非常罕見),至於直接用因果關係解讀一條鼻胃管造成植物人,真是「太超過」!



醫療環境的惡劣,不足為外人道也,許多民眾急著亮出他認識的某某議員或鄉代的名片,嚷著要享受當貴賓的滋味,卻少有人願意多付保費,總認為繳了丁點健保費就要撈本撈個夠。實習醫師階段,煎熬過外科病房,更讓我看盡部分不知感恩的病人。每當對惡行惡狀的患者曉以大義,對方在無計可施之餘,總還有最後一張王牌,那就是扯開嗓門對你喊:『你作醫生要有醫德啦!』言下之意就是要你概括承受他所有歇斯底里的情緒,粗魯無文的用語,及毫不合理的要求。

醫德,好一個緊箍咒,好一付無形枷鎖,可以在某個迸出這兩個字的時空瞬間禁錮鞭笞著醫師的心靈。對我而言,一個有醫德的醫師就是他任何時刻所作所為都能在「醫學專業」與「人情義理」之間取得巧妙平衡。

大家常談醫德,卻少有人談「病德」,醫師不是天使,醫師也不該是兩頭燒的蠟燭,當我們被迫燃燒自己,照亮病人時,如果病人、家屬也能發揮同理心,體諒慢一點去換藥是因為要等主治醫師查房結束,慢一點去接病人是因為要處理的疑難雜症確有緩急輕重之分,而不是頤指氣使的責難我們,或擺出一付「上流社會」的姿態命令我們,我相信這些蠟燭們都會燒的久一些,這些亦為人子的疲憊靈魂都會獲得撫慰。



講到金錢可能就講到許多醫師的痛處了,許多人當初懸樑刺股無非就是有朝一日榮膺大位時要獲得合理報酬,然而若屏棄了人格取得不義之財,日後苦果恐數倍於汲汲營營而來的小利。醫學院時代的高學雜費及醫師將自己定位為「頂級消費群」,可能造就日後對於金錢加倍貪婪。如某廖姓醫師不到一年間經手一百多件申領殘障手冊,導致政府殘障福利補助超過五億多元的損失。廖醫師填具一百多件不實身心障礙鑑定,起訴書言明其惡性不輕,因此向法官求處六年、併科罰金一百萬。

一條醫師路走成這樣,無異於被少年法庭判刑的少年浪子。話說回來,世風日下,古樸惜情已經在這個社會中快速淡去,縱使你通過重重關卡,順利畢業平安退伍,娶得美嬌娘抱個胖兒子,多金丈人為你打點開業樓面,你還是得七點開門拼早安門診(大家都九點開診,想生存就得拼),準備迎接各路隨時可能對你提出告訴的英雄好漢,知名醫師作家王溢嘉筆下醫師與病人間只存在的「隨時都可翻臉的信任」真是貼切!



故事開頭的實習醫師被指控置放完鼻胃管就離開,事實上,一般置放完鼻胃管,用聽診器置放在肚子上,然後用空針打空氣進胃,只要有腹鳴聲,就會認為鼻胃管在正確的位置,做到一步當然就可以離開。

台大腸胃科權威王正一教授說過百分之百確認鼻胃管位置要拍一張X光片,但試問哪家醫學中心把這個舉動列為非作不可的措施呢?我們的健保資源有給付到這種程度嗎?若然,保費為之大幅提升,百姓願意嗎?醫學本來就是一門求平衡的高難度藝術,就算你幫病人拍一張X光來確認位置,之後還是可能被病人告你害他暴露在若干輻射劑量下,不是嗎?法界就算就教若干醫師,對醫界的學理面以及實務面只能輕觸其表,所以可以自以為伸張正義以「過失重傷害」起訴實習醫師,這種搞法,以後誰敢念醫學院?以後誰幫我們看病?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