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角落的康乃馨

每年一到母親節這個時分,不只是我會特別感念母親,家中的兄弟姊妹也會齊聚一堂,給偉大的母親最溫暖的祝福!家中排行老二的我,上頭有個姊姊還有個同母異父的哥哥,不過我和兩個弟弟都不在意血緣這個問題,因為我就從小一起長大,本來就是家人了。我們家是住在中部的小鄉區,母親只有國中畢業,而我的爸爸在我小學一年級時突然過世,由於母親之前是離婚帶著哥哥嫁給我爸,所以對於父親的過世顯然是重的一個打擊,結過兩次婚的母親在保守又傳統的小鄉下長受人議論,不願再嫁的她一隻手撐起這個家,將我們五個孩子拉拔長大!當時年紀最小的二弟才剛滿一歲,父親在他的生命裡是缺席的,雖然我對父親還保有些許印象,但都是模糊的記憶碎片!



 從我懂事以來就是母親在照顧這個家,父兼母職的她早晚都在奔波,國小開始我下了課就是到夜市裡幫鄰居大嬸顧攤,而大我兩歲的姊姊則會到里長家幫庸,雖然我們賺取的打工費微薄,但是在過去的社會裡,女人鮮少能有工作賺錢的機會,所以在當時拋棄子女轉身再嫁的女人其實不在少數。但我母親不願意丟下我們再嫁,印象中小時候的媽媽非常漂亮,追她的人更不是少數,後來我才從哥哥的口中了解,早上在大戶人家洗衣幫傭的媽媽,還要加上夜晚在舞廳的工作才能餵養我們五個孩子!



我們從來不敢在母親面前說出「陪跳舞」這類敏感的字眼,媽媽天生麗質卻從小就被賣到鄉下當人家養女,第一任婚姻是陪著姊姊嫁過去的,卻在生下男丁之後被姊姊趕出家門,因此我才會有同母異父的哥哥,媽媽曾經告訴哥哥她不怨姨媽,只遺憾沒哥哥從未見過爸爸,所以母親盡全力要給我們最好的教育環境,不奢望我們出人頭地,只期盼我們不會被人看輕。長大後哥告訴我和姊姊,當時周邊很多鄰居因為重男輕女的觀念,加上沉重的教育負擔,多次介紹私娼寮的老鴇遊說我母親賣掉我和姊姊,媽媽始終都不肯答應,因為她不希望我們和她一樣是被賣的命運,現在我們兄弟姊妹已經各有自的家庭了,每個人也都有很好的工作收入,彼此之間共患難、也互助,因為母親的教育使這個家沒有四分五裂,因為母親的堅持才能讓我們凝聚一起,感謝偉大的母親讓我有工作賺錢的能力,而非依賴身體進帳的雛妓!

媽媽真的很偉大;尤其是我媽,她是我們全家的太陽。

 

角落的康乃馨
職務類別:舞蹈演藝人員   職稱:舞廳小姐   相關職缺:餐廳/餐館  舞蹈演藝人員

每年一到母親節這個時分,不只是我會特別感念母親,家中的兄弟姊妹也會齊聚一堂,給偉大的母親最溫暖的祝福!家中排行老二的我,上頭有個姊姊還有個同母異父的哥哥,不過我和兩個弟弟都不在意血緣這個問題,因為我就從小一起長大,本來就是家人了。我們家是住在中部的小鄉區,母親只有國中畢業,而我的爸爸在我小學一年級時突然過世,由於母親之前是離婚帶著哥哥嫁給我爸,所以對於父親的過世顯然是重的一個打擊,結過兩次婚的母親在保守又傳統的小鄉下長受人議論,不願再嫁的她一隻手撐起這個家,將我們五個孩子拉拔長大!當時年紀最小的二弟才剛滿一歲,父親在他的生命裡是缺席的,雖然我對父親還保有些許印象,但都是模糊的記憶碎片!



 從我懂事以來就是母親在照顧這個家,父兼母職的她早晚都在奔波,國小開始我下了課就是到夜市裡幫鄰居大嬸顧攤,而大我兩歲的姊姊則會到里長家幫庸,雖然我們賺取的打工費微薄,但是在過去的社會裡,女人鮮少能有工作賺錢的機會,所以在當時拋棄子女轉身再嫁的女人其實不在少數。但我母親不願意丟下我們再嫁,印象中小時候的媽媽非常漂亮,追她的人更不是少數,後來我才從哥哥的口中了解,早上在大戶人家洗衣幫傭的媽媽,還要加上夜晚在舞廳的工作才能餵養我們五個孩子!



我們從來不敢在母親面前說出「陪跳舞」這類敏感的字眼,媽媽天生麗質卻從小就被賣到鄉下當人家養女,第一任婚姻是陪著姊姊嫁過去的,卻在生下男丁之後被姊姊趕出家門,因此我才會有同母異父的哥哥,媽媽曾經告訴哥哥她不怨姨媽,只遺憾沒哥哥從未見過爸爸,所以母親盡全力要給我們最好的教育環境,不奢望我們出人頭地,只期盼我們不會被人看輕。長大後哥告訴我和姊姊,當時周邊很多鄰居因為重男輕女的觀念,加上沉重的教育負擔,多次介紹私娼寮的老鴇遊說我母親賣掉我和姊姊,媽媽始終都不肯答應,因為她不希望我們和她一樣是被賣的命運,現在我們兄弟姊妹已經各有自的家庭了,每個人也都有很好的工作收入,彼此之間共患難、也互助,因為母親的教育使這個家沒有四分五裂,因為母親的堅持才能讓我們凝聚一起,感謝偉大的母親讓我有工作賺錢的能力,而非依賴身體進帳的雛妓!

媽媽真的很偉大;尤其是我媽,她是我們全家的太陽。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