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醫事人員 » 醫師 » 職場大風吹
主題:

職場大風吹

踏實每一足跡 步步高陞

2009年受臺北醫學大學董事會及校長授命接任院長一職的吳志雄,職涯道路看似扶搖直上,但他本人卻對升官任職一事相當淡泊,他認為自己並非努力得到晉升,而是隨著任派,自然而然當上了如今院長的職務,此與許多人汲汲營營欲獲升遷的心態,大不相同,對他而言,與其稱呼「吳院長」,更喜愛「吳醫師」這個能夠實踐懸壺濟世心志,又跟著一輩子的名字。

談起吳院長過去的經歷,吳院長大學時,就讀臺北醫學大學,當年考上北醫,他認為是一個意外,因為他認為原先可以錄取臺大,但是那一年有兩位女生、兩位男生成績均同分,國文成績好的,優先錄取臺大,放榜後,兩個女生進入了臺大,他和另一位男同學,也就是現在知名的膚科醫師黃禎憲,則考取北醫,即便如此,他與黃醫師後來都在社會上闖出了名堂。

畢業後的吳院長,一開始是在馬偕當實習醫師,期間榮獲第一名優異成績,並能選擇自己喜愛的科別,當時外科相當熱門,但需要等待一年才能進入,所以吳院長利用那一年考取長庚住院醫師,在長庚一待,就是四年。

四年過後,原本預計升主治醫師,就在此時,升等制度卻變為五年,幾位醫師遂轉戰職場,吳院長也在1982年回到了北醫,回北醫的第二年,再到美國繼續進修深造,兩年多的時間,期間經歷與動物為伍的研究實驗生涯,走入原先沒有被訓練另一專業的領域,並從事許多研究、論文發表,完成深造後回臺,在北醫擔任一般外科主治醫師、外科部主治醫師,也曾借調仁濟醫院擔任外科部主任。

年輕接任重責 職涯更上一層樓

四十歲那年,院方決定升他為附設院醫務部副院長,「那時候曾考慮這麼年輕接任,好嗎?」吳院長尋求當時前一任行政副院長的意見,沒想到那位長官告訴他:「我三十九歲就當副院長了」,吳院長聽了對方的見證,於是接受附設院醫務部副院長任職,並同時兼任北醫大的外科副教授。

一段時間後,吳院長又飛往日本獨協醫科大學取得醫學博士,2002那一年接下附設院的院長一職,擔任了七年,隨後任派到如今眾所皆知雙和醫院的院長職務,至2010年年底,約任期一年半。

親身經歷 給予實惠協助

經歷過去轉院經歷,也曾延攬許多優秀人才,對於醫師轉職,能感同身受給予實質的看法。吳院長表示在醫界,通常是轉換醫院,很少換科別,換科別必須重新接受訓練,這樣轉職的人幾乎很少,所以醫師轉院,通常會考量醫院本身是否有前景。吳院長提到,他擔任附設院或雙和醫院的院長,延攬許多好的人才,他說:「當初這些人在原先地方就做的不錯,做得不好,也不會延攬,既然做的不錯,為什麼願意轉院?主要是給對方一個『願景、夢想』,例如,雙和的願景,目前的床數、未來病患數量。」

另一個最重要的是「研究」,很多好的醫師都是很好的研究者,他指出,「很多醫院,如臺大、榮總,必須從兼任教職開始,兼任沒有壞處,但是升等就要專任教職的兩倍時間,專任教職需滿三年,兼任則必須六年時間,才能升等。」在北醫或雙和的好處,只要在這裡就是專任聘,一方面升等時間縮短,另一方面,在北醫或雙和都提供良好的研究空間、研究設施,可以立即使用,每人在北醫或雙和都可以成為教授、研究者、醫師或三者兼備。

轉職跟對領導 隨風行

吳院長也同樣向曾延攬的每一人表示,「要考慮清楚」,因為中年轉業是很大的轉折,假如沒有順利轉成,可能每況愈下,「找到一個不好的,下一個再找,就更不好」,相對的,若到對的位置,可能是一輩子安身立命的處所,吳院長說,「我找的每個人都會告訴他們,我有什麼?我能提供什麼?我不能給什麼!」

吳院長表示,轉職的人要相當清楚院方的前景、組織架構,領導人的心態,他的願景為何?他需要什麼樣的人才?並了解本身長處為何?到新的地方是否有發展的機會?能不能符合需求?他舉北醫大為例,他認為有些人一輩子的夢想是當教授,北醫大是一個來自不同醫界精英混合的地方,在醫界差異性越大、越好,特別是主治醫師最好都從不同的地方來,學生能參考不同的思唯、技術,就像同樣的開刀,每人開刀的手法不一;同樣的併發症,處置方式不一,越多元化醫療方式,學生學到越多,每一地方文化不同。

所以,轉換職場,必須全方面考量,院方的願景、文化、領導人的風格,都將有所影響,領導人不見得是院長,也可能護理部的主任、檢驗科的主任等醫療主管,必須視其領導人的風格,當領導人對的時候,就像跟對的風而行,容易成功。

資料來源:1111職能中心徐翠薇 採訪整理 2011.1
職場大風吹
職務類別:醫師   職稱:院長/醫師   相關職缺:醫院  醫師
踏實每一足跡 步步高陞

2009年受臺北醫學大學董事會及校長授命接任院長一職的吳志雄,職涯道路看似扶搖直上,但他本人卻對升官任職一事相當淡泊,他認為自己並非努力得到晉升,而是隨著任派,自然而然當上了如今院長的職務,此與許多人汲汲營營欲獲升遷的心態,大不相同,對他而言,與其稱呼「吳院長」,更喜愛「吳醫師」這個能夠實踐懸壺濟世心志,又跟著一輩子的名字。

談起吳院長過去的經歷,吳院長大學時,就讀臺北醫學大學,當年考上北醫,他認為是一個意外,因為他認為原先可以錄取臺大,但是那一年有兩位女生、兩位男生成績均同分,國文成績好的,優先錄取臺大,放榜後,兩個女生進入了臺大,他和另一位男同學,也就是現在知名的膚科醫師黃禎憲,則考取北醫,即便如此,他與黃醫師後來都在社會上闖出了名堂。

畢業後的吳院長,一開始是在馬偕當實習醫師,期間榮獲第一名優異成績,並能選擇自己喜愛的科別,當時外科相當熱門,但需要等待一年才能進入,所以吳院長利用那一年考取長庚住院醫師,在長庚一待,就是四年。

四年過後,原本預計升主治醫師,就在此時,升等制度卻變為五年,幾位醫師遂轉戰職場,吳院長也在1982年回到了北醫,回北醫的第二年,再到美國繼續進修深造,兩年多的時間,期間經歷與動物為伍的研究實驗生涯,走入原先沒有被訓練另一專業的領域,並從事許多研究、論文發表,完成深造後回臺,在北醫擔任一般外科主治醫師、外科部主治醫師,也曾借調仁濟醫院擔任外科部主任。

年輕接任重責 職涯更上一層樓

四十歲那年,院方決定升他為附設院醫務部副院長,「那時候曾考慮這麼年輕接任,好嗎?」吳院長尋求當時前一任行政副院長的意見,沒想到那位長官告訴他:「我三十九歲就當副院長了」,吳院長聽了對方的見證,於是接受附設院醫務部副院長任職,並同時兼任北醫大的外科副教授。

一段時間後,吳院長又飛往日本獨協醫科大學取得醫學博士,2002那一年接下附設院的院長一職,擔任了七年,隨後任派到如今眾所皆知雙和醫院的院長職務,至2010年年底,約任期一年半。

親身經歷 給予實惠協助

經歷過去轉院經歷,也曾延攬許多優秀人才,對於醫師轉職,能感同身受給予實質的看法。吳院長表示在醫界,通常是轉換醫院,很少換科別,換科別必須重新接受訓練,這樣轉職的人幾乎很少,所以醫師轉院,通常會考量醫院本身是否有前景。吳院長提到,他擔任附設院或雙和醫院的院長,延攬許多好的人才,他說:「當初這些人在原先地方就做的不錯,做得不好,也不會延攬,既然做的不錯,為什麼願意轉院?主要是給對方一個『願景、夢想』,例如,雙和的願景,目前的床數、未來病患數量。」

另一個最重要的是「研究」,很多好的醫師都是很好的研究者,他指出,「很多醫院,如臺大、榮總,必須從兼任教職開始,兼任沒有壞處,但是升等就要專任教職的兩倍時間,專任教職需滿三年,兼任則必須六年時間,才能升等。」在北醫或雙和的好處,只要在這裡就是專任聘,一方面升等時間縮短,另一方面,在北醫或雙和都提供良好的研究空間、研究設施,可以立即使用,每人在北醫或雙和都可以成為教授、研究者、醫師或三者兼備。

轉職跟對領導 隨風行

吳院長也同樣向曾延攬的每一人表示,「要考慮清楚」,因為中年轉業是很大的轉折,假如沒有順利轉成,可能每況愈下,「找到一個不好的,下一個再找,就更不好」,相對的,若到對的位置,可能是一輩子安身立命的處所,吳院長說,「我找的每個人都會告訴他們,我有什麼?我能提供什麼?我不能給什麼!」

吳院長表示,轉職的人要相當清楚院方的前景、組織架構,領導人的心態,他的願景為何?他需要什麼樣的人才?並了解本身長處為何?到新的地方是否有發展的機會?能不能符合需求?他舉北醫大為例,他認為有些人一輩子的夢想是當教授,北醫大是一個來自不同醫界精英混合的地方,在醫界差異性越大、越好,特別是主治醫師最好都從不同的地方來,學生能參考不同的思唯、技術,就像同樣的開刀,每人開刀的手法不一;同樣的併發症,處置方式不一,越多元化醫療方式,學生學到越多,每一地方文化不同。

所以,轉換職場,必須全方面考量,院方的願景、文化、領導人的風格,都將有所影響,領導人不見得是院長,也可能護理部的主任、檢驗科的主任等醫療主管,必須視其領導人的風格,當領導人對的時候,就像跟對的風而行,容易成功。

資料來源:1111職能中心徐翠薇 採訪整理 2011.1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