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出版翻譯 » 英文翻譯/口譯人員 » 譯者甘苦談:我不是翻譯機~下篇
主題:

譯者甘苦談:我不是翻譯機~下篇

如果在不同的領域熟習之後,對於翻譯文字的深度、精準度,拿捏會較為容易。初入職場的人,可以先試著接翻譯社的件,當作嚐試練習,了解部分翻譯工作的概 況。林雨蒨說,除了翻譯社之外,自己平常也要多做練習,試著翻譯自己有興趣的外文,無論是小說、工具書都可以。除了練就文字流暢的功力,還要練自己的耐 心、自律能力,也才不會在出版社試譯之時無法通過初步審試。

「有的人容易半途而廢,或者成了SOHO族,沒人在旁邊耳提面命就沒辦法持續工作。」林雨蒨說,也許不少人羨慕SOHO族擁有時間自主的權力,但是 SOHO族第一要務便是優良的自律能力,可以督促自己要如期完成工作,截稿期限不能拖,當然也不能說自己「心情不好」、「現在沒有翻譯的靈感」之類的理 由,而不完成工作囉!

除了自律以及財務的準備之外,擔任專職翻譯,還要具備什麼樣的能力呢?「不能害怕接觸人群。」林雨蒨解釋,翻譯工作經常會碰到自己不熟悉的各種領域,內容 五花八門,譯者很難包羅萬有、事事通,這時候就該去請教該門專業人員,只要有疑問,一定要盡力去查。「經常為了一個字、花上一兩天的時間去把它的背景搞清 楚。」

對文字要敏銳加潔癖

林雨蒨舉例,自己有次接了一本小說,前6章是另外一位譯者所翻譯的,但是這位譯者因故無法繼續,於是出版社找林雨蒨擔任「救火隊」。她在小說裡面看到一段 句子:「the sky was as blue as a bird's egg」,另外一位譯者直譯「天空像鳥蛋一樣的藍」。

林雨蒨認為,在這本小說裡面不適合這樣直譯的方式,但是又想不出來所謂「鳥蛋藍」是怎樣的藍,於是為了這短短的一小句去找了許多鳥蛋的資料,並且搭配色 彩、光線,是白偏藍、青偏藍還是黃偏藍,是怎樣的光線才會讓鳥蛋偏藍色?最後林雨蒨決定用「天空像水洗過的藍,很白」來解決這個問題。

但是在翻譯完稿之後,還有許多問題,是譯者無法掌握的。編輯的審稿、出版社的安排決定,有許多業界才看得到的問題,是讀者不會接觸到的。「一本書寫得好,是作者才華洋溢,一本書讀起來不精彩,譯者跟編輯往往是第一個被罵的。」林雨蒨有些無奈。

在一本書的背後,有太多讀者看不到的地方,合譯筆法有差異、救火隊收爛攤反倒背上翻譯功力差的大黑鍋,或者翻譯內容已是二、三手翻譯造成文句語氣怪異(例 如法文翻英文、英文版再轉中文),甚至翻譯內容沒有錯誤,但各人對於文字氛圍見解不同造成的紛爭,都會是翻譯工作者必須面對的課題。

對於疑點決不敷衍、對文字與標點符號要求敏銳、講究、潔癖,並且反覆推敲出最好的表現方式。林雨蒨笑說,如果熱愛翻譯工作,具備以上條件並且能夠持之以恆,才適合走翻譯這條路。

「有時候翻到自己喜愛的作品,感覺真的很棒!」林雨蒨說,當自己被原作觸動了,想要傳達自己的感動給讀者,翻譯起來會格外的有感覺,有時候還會被自己翻譯的文字感動得無以復加。無論翻譯這條路還有多少辛苦,林雨蒨仍然以身為譯者為樂:「翻譯機想取代我,下輩子啦!」

出處: 從牛頓到愛因斯坦

連結: http://blog.klgsh.kl.edu.tw/tblog/post/49/652

推薦職缺

譯者甘苦談:我不是翻譯機~下篇
職務類別:英文翻譯/口譯人員   職稱:翻譯   相關職缺:其它出版  英文翻譯/口譯人員

如果在不同的領域熟習之後,對於翻譯文字的深度、精準度,拿捏會較為容易。初入職場的人,可以先試著接翻譯社的件,當作嚐試練習,了解部分翻譯工作的概 況。林雨蒨說,除了翻譯社之外,自己平常也要多做練習,試著翻譯自己有興趣的外文,無論是小說、工具書都可以。除了練就文字流暢的功力,還要練自己的耐 心、自律能力,也才不會在出版社試譯之時無法通過初步審試。

「有的人容易半途而廢,或者成了SOHO族,沒人在旁邊耳提面命就沒辦法持續工作。」林雨蒨說,也許不少人羨慕SOHO族擁有時間自主的權力,但是 SOHO族第一要務便是優良的自律能力,可以督促自己要如期完成工作,截稿期限不能拖,當然也不能說自己「心情不好」、「現在沒有翻譯的靈感」之類的理 由,而不完成工作囉!

除了自律以及財務的準備之外,擔任專職翻譯,還要具備什麼樣的能力呢?「不能害怕接觸人群。」林雨蒨解釋,翻譯工作經常會碰到自己不熟悉的各種領域,內容 五花八門,譯者很難包羅萬有、事事通,這時候就該去請教該門專業人員,只要有疑問,一定要盡力去查。「經常為了一個字、花上一兩天的時間去把它的背景搞清 楚。」

對文字要敏銳加潔癖

林雨蒨舉例,自己有次接了一本小說,前6章是另外一位譯者所翻譯的,但是這位譯者因故無法繼續,於是出版社找林雨蒨擔任「救火隊」。她在小說裡面看到一段 句子:「the sky was as blue as a bird's egg」,另外一位譯者直譯「天空像鳥蛋一樣的藍」。

林雨蒨認為,在這本小說裡面不適合這樣直譯的方式,但是又想不出來所謂「鳥蛋藍」是怎樣的藍,於是為了這短短的一小句去找了許多鳥蛋的資料,並且搭配色 彩、光線,是白偏藍、青偏藍還是黃偏藍,是怎樣的光線才會讓鳥蛋偏藍色?最後林雨蒨決定用「天空像水洗過的藍,很白」來解決這個問題。

但是在翻譯完稿之後,還有許多問題,是譯者無法掌握的。編輯的審稿、出版社的安排決定,有許多業界才看得到的問題,是讀者不會接觸到的。「一本書寫得好,是作者才華洋溢,一本書讀起來不精彩,譯者跟編輯往往是第一個被罵的。」林雨蒨有些無奈。

在一本書的背後,有太多讀者看不到的地方,合譯筆法有差異、救火隊收爛攤反倒背上翻譯功力差的大黑鍋,或者翻譯內容已是二、三手翻譯造成文句語氣怪異(例 如法文翻英文、英文版再轉中文),甚至翻譯內容沒有錯誤,但各人對於文字氛圍見解不同造成的紛爭,都會是翻譯工作者必須面對的課題。

對於疑點決不敷衍、對文字與標點符號要求敏銳、講究、潔癖,並且反覆推敲出最好的表現方式。林雨蒨笑說,如果熱愛翻譯工作,具備以上條件並且能夠持之以恆,才適合走翻譯這條路。

「有時候翻到自己喜愛的作品,感覺真的很棒!」林雨蒨說,當自己被原作觸動了,想要傳達自己的感動給讀者,翻譯起來會格外的有感覺,有時候還會被自己翻譯的文字感動得無以復加。無論翻譯這條路還有多少辛苦,林雨蒨仍然以身為譯者為樂:「翻譯機想取代我,下輩子啦!」

出處: 從牛頓到愛因斯坦

連結: http://blog.klgsh.kl.edu.tw/tblog/post/49/652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