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生產製程 » 設備工程主管 » 酒,是不好的東西,應該戒絕
主題:

酒,是不好的東西,應該戒絕


「簡單的工程進度管考都不會,你不是有PMP證照嗎?」「還是國立大學的碩士,你知道公司用多少錢聘你嗎?」如窗外雨滴般連珠的話語,不斷從前面這個肥胖的中年男子口中吐出來,然後被寧靜的空間吸收,到哪去了,應該是冥王星吧。

是的,我擁有PMP的國際證照,但這張國際證照不代表可以應付所有工地裡面的突發狀況,有誰知道下包廠商會因為我們支付的費用太低,寧可跑去對面的專案,造成沒有工可以叫,以致於工程進度遠低於預期。是的,在學校的教育裡,當工程進度落後,除了保全既有證據外,還需要重新檢視手上的資源,應該如何擬定趕工計畫,並且重新檢視風險。

但,沒有資源在手,阿基師也煮不出任何一道菜,而這個肥胖的中年男子,是不是應該扛起責任去向上頭要資源?我繼續看著那條應該昂然挺立的進度曲線,成了抬不起頭的小蚯蚓,似乎也可愛極了。「這樣吧,經理,你來教我怎麼拉進度」我懇切的回答。這,就照我們上次開會的做就好了,其他部分去跟監造商量一下,不然晚上訂一下旁邊的基地,我跟他搓一下。」「好,那需要找王總一起來嗎?」我試探性的問。王總承攬對面的專案,也是這一次工班繞跑的主因,很簡單,出錢多就是大爺。「這王XX也真的太超過,好啦!找他一起來,看在大學同學份上或許可以商量」經理總是自我感覺良好的以為他和別人交情好。

晚上一陣杯觥交錯且穿插幾段年輕妹妹的豔舞後,王總開口了,「小李啊,你們威總也太小氣了,點工費這麼低,是要怎辦事?好啦,不為難你,明天我就分一班回去給你,但是我可不保證他會回來我這邊唷」「老王,謝謝你幫忙啊,喝酒喝酒」經理此時身段之軟還真不像個中年男子。我忽然想起酒徒那部小說裡說的,「酒,是不好的東西,應該戒絕」

隔天,工頭帶著一班工人回來報到,每天的報表依舊從點陣式印表機裡飛奔出來,李經理依舊動不動訓著其他同事,整個工地好像沒事一樣,依然充斥著泰國兄弟、維士比、檳榔還有不知何時會被混凝土擁抱的鋼筋。晚上去幫Manon添個香菸和維士比吧,一個人來這邊辛苦工作卻塵歸於此,想必是家裡的妻小難以接受的,但至少他們可以換個新家了。

我把辭職信和小紙條放在李經理桌上。

「酒,是不好的東西,應該戒絕。」

酒,是不好的東西,應該戒絕
職務類別:設備工程主管   職稱:設備工程主管   相關職缺:其它金屬相關製造  設備工程主管


「簡單的工程進度管考都不會,你不是有PMP證照嗎?」「還是國立大學的碩士,你知道公司用多少錢聘你嗎?」如窗外雨滴般連珠的話語,不斷從前面這個肥胖的中年男子口中吐出來,然後被寧靜的空間吸收,到哪去了,應該是冥王星吧。

是的,我擁有PMP的國際證照,但這張國際證照不代表可以應付所有工地裡面的突發狀況,有誰知道下包廠商會因為我們支付的費用太低,寧可跑去對面的專案,造成沒有工可以叫,以致於工程進度遠低於預期。是的,在學校的教育裡,當工程進度落後,除了保全既有證據外,還需要重新檢視手上的資源,應該如何擬定趕工計畫,並且重新檢視風險。

但,沒有資源在手,阿基師也煮不出任何一道菜,而這個肥胖的中年男子,是不是應該扛起責任去向上頭要資源?我繼續看著那條應該昂然挺立的進度曲線,成了抬不起頭的小蚯蚓,似乎也可愛極了。「這樣吧,經理,你來教我怎麼拉進度」我懇切的回答。這,就照我們上次開會的做就好了,其他部分去跟監造商量一下,不然晚上訂一下旁邊的基地,我跟他搓一下。」「好,那需要找王總一起來嗎?」我試探性的問。王總承攬對面的專案,也是這一次工班繞跑的主因,很簡單,出錢多就是大爺。「這王XX也真的太超過,好啦!找他一起來,看在大學同學份上或許可以商量」經理總是自我感覺良好的以為他和別人交情好。

晚上一陣杯觥交錯且穿插幾段年輕妹妹的豔舞後,王總開口了,「小李啊,你們威總也太小氣了,點工費這麼低,是要怎辦事?好啦,不為難你,明天我就分一班回去給你,但是我可不保證他會回來我這邊唷」「老王,謝謝你幫忙啊,喝酒喝酒」經理此時身段之軟還真不像個中年男子。我忽然想起酒徒那部小說裡說的,「酒,是不好的東西,應該戒絕」

隔天,工頭帶著一班工人回來報到,每天的報表依舊從點陣式印表機裡飛奔出來,李經理依舊動不動訓著其他同事,整個工地好像沒事一樣,依然充斥著泰國兄弟、維士比、檳榔還有不知何時會被混凝土擁抱的鋼筋。晚上去幫Manon添個香菸和維士比吧,一個人來這邊辛苦工作卻塵歸於此,想必是家裡的妻小難以接受的,但至少他們可以換個新家了。

我把辭職信和小紙條放在李經理桌上。

「酒,是不好的東西,應該戒絕。」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