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生產製程 » 製程主管 » 我不想當聯結車
主題:

我不想當聯結車


「我是來管人的,不是來做事的」是部門新主管報到的第一天,對我們講的話。這個產業的性質說專業不是很專業,仍是有很多細節需要花心思去學習、了解,跨產業來的部門主管肩負重責大任,更應戰戰兢兢。

但是對於新主管的期待,完全是一場惡夢。從新主管上任開始,我自動把部門名稱從品保部改為工程部,因為主管包山包海,凡是大主管隨口提到的工作項目,本部門主管一律拍胸脯保證「我來!」即便工作內容根本跟Quality一點關係都沒有。令人火大的是把工作包回來之後,全部推給下面的人去做,打著大主管的命令要求我們時限內做出這些東西,然後他拿去邀功。而自從有一次這位主管在大主管和大大主管面前漏氣之後,就把帳算在我們頭上!告訴我們「我一問三不知,是你們的責任耶」Excuse me?你開口問,我們有不告訴你嗎?

每件事情我們都鉅細靡遺的解說,你不懂不會講嗎?幫你做好、讓你拿去邀功的報告,還得一字一句解說給你聽!身為Quality的主管,竟然在做任何決策時,都要拉一個人來背書,一旦決策出了問題,背書的人立刻成為炮灰!有時候甚至在當事人根本不知情的情況下,就當了他的替死鬼。尤其是身為檢驗部門小主管的我,夾在腦殘主管和敢怒不能言的檢驗員中間,根本是豬八戒加炮灰,裡外不是人。諸如此類的問題層出不窮,越演越烈,各部門都已經看穿他根本是個草包,不懂不會又不問不學,一天到晚擺主管的架子。

而部門內資深且專業知識豐富的工程師,簡直成了他最大的眼中釘,新主管上任後,沒準時下班過。有幾次我們自願協助工程師讓他能準時下班,不得了!主管認為我們大大的踐踏了他的主管權威,認為「既然你們這麼愛做,那就讓你們做好了」。從此規定每天早上,在他去參加跟大主管的例會之前,部門內要先開小會,必須向他報告部門內發生什麼事,線上產品的狀況、生產進度、出貨情形、跟廠商的會議等等,好讓他不會在例會上,被大主管問得啞口無言。

每天的小會最後都在他的名言「這些事情都是相關的,你們要學著去把所有的事情做聯結,這樣才能跟我保持進度」和我們的冷眼沉默中結束。個性火爆又無法忍受不公之事的我,常常跟他拍桌大小聲,而在工作上有太多訊息必須要依賴我的草包主管,從來不敢吭半聲,這讓人更瞧不起。半年後,在他聲稱父親生病需要照顧的理由下,離開了公司。這半年來,他不斷提及他過去的主管如何希望他回去主持新團隊,我只能說「那你去找你的車斗吧,我們不想當你的聯結車」!

我不想當聯結車
職務類別:製程主管   職稱:製程主管   相關職缺:其它相關製造  製程主管


「我是來管人的,不是來做事的」是部門新主管報到的第一天,對我們講的話。這個產業的性質說專業不是很專業,仍是有很多細節需要花心思去學習、了解,跨產業來的部門主管肩負重責大任,更應戰戰兢兢。

但是對於新主管的期待,完全是一場惡夢。從新主管上任開始,我自動把部門名稱從品保部改為工程部,因為主管包山包海,凡是大主管隨口提到的工作項目,本部門主管一律拍胸脯保證「我來!」即便工作內容根本跟Quality一點關係都沒有。令人火大的是把工作包回來之後,全部推給下面的人去做,打著大主管的命令要求我們時限內做出這些東西,然後他拿去邀功。而自從有一次這位主管在大主管和大大主管面前漏氣之後,就把帳算在我們頭上!告訴我們「我一問三不知,是你們的責任耶」Excuse me?你開口問,我們有不告訴你嗎?

每件事情我們都鉅細靡遺的解說,你不懂不會講嗎?幫你做好、讓你拿去邀功的報告,還得一字一句解說給你聽!身為Quality的主管,竟然在做任何決策時,都要拉一個人來背書,一旦決策出了問題,背書的人立刻成為炮灰!有時候甚至在當事人根本不知情的情況下,就當了他的替死鬼。尤其是身為檢驗部門小主管的我,夾在腦殘主管和敢怒不能言的檢驗員中間,根本是豬八戒加炮灰,裡外不是人。諸如此類的問題層出不窮,越演越烈,各部門都已經看穿他根本是個草包,不懂不會又不問不學,一天到晚擺主管的架子。

而部門內資深且專業知識豐富的工程師,簡直成了他最大的眼中釘,新主管上任後,沒準時下班過。有幾次我們自願協助工程師讓他能準時下班,不得了!主管認為我們大大的踐踏了他的主管權威,認為「既然你們這麼愛做,那就讓你們做好了」。從此規定每天早上,在他去參加跟大主管的例會之前,部門內要先開小會,必須向他報告部門內發生什麼事,線上產品的狀況、生產進度、出貨情形、跟廠商的會議等等,好讓他不會在例會上,被大主管問得啞口無言。

每天的小會最後都在他的名言「這些事情都是相關的,你們要學著去把所有的事情做聯結,這樣才能跟我保持進度」和我們的冷眼沉默中結束。個性火爆又無法忍受不公之事的我,常常跟他拍桌大小聲,而在工作上有太多訊息必須要依賴我的草包主管,從來不敢吭半聲,這讓人更瞧不起。半年後,在他聲稱父親生病需要照顧的理由下,離開了公司。這半年來,他不斷提及他過去的主管如何希望他回去主持新團隊,我只能說「那你去找你的車斗吧,我們不想當你的聯結車」!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