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客服開發 » 客服主管 » 我的天兵客服員
主題:

我的天兵客服員


幾年前任職於高雄某一知名百貨業的客服主管,當時的客服部,男、女比率大約為8:2,對我一個男人家而言,要管女生卻比管男生要來的困難。話說本公司採主要主管兩名,次要主管共四名,除了我以外,全都是女性主管,也因此,在管理層面上,其他的主管到也樂的輕鬆把男同事的管理部分都給了我,其他的都由她們管理去了。 

有這麼一天,排班主管排了我和一名「日文客服員」於樓面服務台共事,趣事(憾事?!)也就這樣展開了: 春嬌(化名):「志明主管,我明天很想換一個造型。」她嬌聲問道,我:「什麼樣的造型?不要太誇張就行了。」「我想要將頭髮剪到耳下,不知道行不行?」她用手比了比頭髮長度。「沒問題啦,公司沒有規定一定要長髮啊,沒關係沒關係」我拍著胸脯答。「但是志明主管,但是我怕剪了不好看,我想要先戴假髮試試看。」又是一貫的嬌聲嬌氣。「春嬌,戴假髮來上班嗎?只要整整齊齊不要是怪模怪樣應該也是OK的。」我微笑。就這樣結束了對談,隔天因為休假,也就沒有看到春嬌到底有沒有帶「假髮」來上班。 

就在隔了第二天,有人說春嬌已經遞出了辭呈,說都是我害的,我緊張的去問了當天的值班主管。 「美惠美惠!!!春嬌為什麼要提離職,妳知道有語言專長的...」我還沒說完,美惠就氣呼呼的喊:「你還敢說!都是你說可以戴假髮上班的!我也不過請她拿下來,就好像我要了她的命,原來,她當天是懶的洗頭才戴假髮,戴也不是,不戴也不是!!」 當下的我,不知道要笑還是要哭,怎會有這麼天兵的客服員,竟然這樣就打算辭職不做了,重點竟然是:「懶」,這個動機...。 

雖然我身為主管,但是管理該客服員的權限為另一個女性主管,在當月的主管會議中,該主管也提出了春嬌很多不適合做客服的種種紀錄,很有可能假髮事件會是這個月考核的大缺點。 果然不出所以然,100多位的客服員,春嬌的考核分數竟然比臨時PT人員還不如,導致春嬌過於在乎分數而終於表態離職...,而那頂假髮卻意外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過了幾個月後,在我值班於服務台時,看到春嬌來購物中心逛街,對所有的同事都一概採不理不睬的作風,讓好多人都唏噓不已,而我,一直到現在,也還懷著濃濃的歉意。  


我的天兵客服員
職務類別:客服主管   職稱:客服主管   相關職缺:其它零售業  客服主管


幾年前任職於高雄某一知名百貨業的客服主管,當時的客服部,男、女比率大約為8:2,對我一個男人家而言,要管女生卻比管男生要來的困難。話說本公司採主要主管兩名,次要主管共四名,除了我以外,全都是女性主管,也因此,在管理層面上,其他的主管到也樂的輕鬆把男同事的管理部分都給了我,其他的都由她們管理去了。 

有這麼一天,排班主管排了我和一名「日文客服員」於樓面服務台共事,趣事(憾事?!)也就這樣展開了: 春嬌(化名):「志明主管,我明天很想換一個造型。」她嬌聲問道,我:「什麼樣的造型?不要太誇張就行了。」「我想要將頭髮剪到耳下,不知道行不行?」她用手比了比頭髮長度。「沒問題啦,公司沒有規定一定要長髮啊,沒關係沒關係」我拍著胸脯答。「但是志明主管,但是我怕剪了不好看,我想要先戴假髮試試看。」又是一貫的嬌聲嬌氣。「春嬌,戴假髮來上班嗎?只要整整齊齊不要是怪模怪樣應該也是OK的。」我微笑。就這樣結束了對談,隔天因為休假,也就沒有看到春嬌到底有沒有帶「假髮」來上班。 

就在隔了第二天,有人說春嬌已經遞出了辭呈,說都是我害的,我緊張的去問了當天的值班主管。 「美惠美惠!!!春嬌為什麼要提離職,妳知道有語言專長的...」我還沒說完,美惠就氣呼呼的喊:「你還敢說!都是你說可以戴假髮上班的!我也不過請她拿下來,就好像我要了她的命,原來,她當天是懶的洗頭才戴假髮,戴也不是,不戴也不是!!」 當下的我,不知道要笑還是要哭,怎會有這麼天兵的客服員,竟然這樣就打算辭職不做了,重點竟然是:「懶」,這個動機...。 

雖然我身為主管,但是管理該客服員的權限為另一個女性主管,在當月的主管會議中,該主管也提出了春嬌很多不適合做客服的種種紀錄,很有可能假髮事件會是這個月考核的大缺點。 果然不出所以然,100多位的客服員,春嬌的考核分數竟然比臨時PT人員還不如,導致春嬌過於在乎分數而終於表態離職...,而那頂假髮卻意外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過了幾個月後,在我值班於服務台時,看到春嬌來購物中心逛街,對所有的同事都一概採不理不睬的作風,讓好多人都唏噓不已,而我,一直到現在,也還懷著濃濃的歉意。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