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保全相關 » 總幹事 » 生命轉個彎─鄭婉阡 從幹總事變總幹事 吳念真感佩
主題:

生命轉個彎─鄭婉阡 從幹總事變總幹事 吳念真感佩

 六十八年次的鄭婉阡是個單親媽媽。學歷不高的她多從事勞動工作,和丈夫離婚後,為了照顧生病的女兒,只能抽空賣「飯湯」及為人清潔打掃,「我曾和丈夫一起育鰻苗、種芒果、捕魚,沒有做過一份讓人看得起的工作。」


 

     為了生存,鄭婉阡自稱很會「鑽縫」。莫拉克風災後,受託打掃一個幾乎被放棄的社造組織,卻成為這個組織最強勢的行動者,從「幹總事」變成「總幹事」。林仔邊自然文史保育協會理事長陳錦超很久之後,才發覺這位總幹事原本連電腦都不會,笑稱當初真是碰上了「詐騙集團」。

 

     但這種勤作耐勞、積極面對生命的態度,讓主持人吳念真感佩連連,直稱這是一場愉快的訪問。鄭婉阡和林邊所展現的,正是強大的生命力,他說:「再聊下去,我怕會愛上你。」

 

     當協會眾人受到風災打擊,灰心喪志時,什麼都不懂的鄭婉阡接起了所有的工作,悶頭打掃。「我看協會理監事都是老師、醫生很有氣質,我告訴自己要認真,所以認真讀了每一期的月刊。」她這才發覺這個成立十四年的協會真是了不起,更加投入。

 

     儘管鄭婉阡書讀得不多,也沒有行政經驗,但她卻憑著耐心和憨膽「建請」警察局和鄉公所幫忙辦活動,甚至不停說服別人一起動手做:「我不怕別人拒絕我,如果他們拒絕我,一定不是他們不要做,而是還不瞭解我要幹嘛。」

 

     當大家敷衍不來參與時,鄭婉阡會打電話說已經煮好一鍋綠豆湯等著,「彷彿她們不來拔幾根草,就會對不起那碗綠豆湯。」許多人笑說,一群讀書人遇上沒讀書的鄭婉阡,如同遇上「朱洪武(元璋)」一般,指山就叫大家造山,指海眾人就去造海,這群斯文書生就在她指揮下搬沙、填土和除草。

 

     自認從沒做過一份被看得起的工作的鄭婉阡,在風災後,生命卻轉了個彎,成為一個協會的總幹事。她學會了電腦,為協會蓋起一棟生態屋,屋前有生態池,屋裡有浮力屋設計,樓頂還有菜園。她稱自己幸運,被協會激發出勇敢和堅持。不論社造這條路能走多久,但現階段她有強烈的使命感:「我很渺小,總想著要怎麼平衡前人努力過的路,想著怎麼銜接。」

 

     她形容自己像時鐘裡的秒針,一直往前跑,「不論做時針、分針、秒針甚至是看不到的電池都好,一定要繼續走下去,這是我對自己的期待,也是我對林邊的期待。」

 

生命轉個彎─鄭婉阡 從幹總事變總幹事 吳念真感佩
職務類別:總幹事   職稱:總幹事   相關職缺:保全樓管相關  總幹事

 六十八年次的鄭婉阡是個單親媽媽。學歷不高的她多從事勞動工作,和丈夫離婚後,為了照顧生病的女兒,只能抽空賣「飯湯」及為人清潔打掃,「我曾和丈夫一起育鰻苗、種芒果、捕魚,沒有做過一份讓人看得起的工作。」


 

     為了生存,鄭婉阡自稱很會「鑽縫」。莫拉克風災後,受託打掃一個幾乎被放棄的社造組織,卻成為這個組織最強勢的行動者,從「幹總事」變成「總幹事」。林仔邊自然文史保育協會理事長陳錦超很久之後,才發覺這位總幹事原本連電腦都不會,笑稱當初真是碰上了「詐騙集團」。

 

     但這種勤作耐勞、積極面對生命的態度,讓主持人吳念真感佩連連,直稱這是一場愉快的訪問。鄭婉阡和林邊所展現的,正是強大的生命力,他說:「再聊下去,我怕會愛上你。」

 

     當協會眾人受到風災打擊,灰心喪志時,什麼都不懂的鄭婉阡接起了所有的工作,悶頭打掃。「我看協會理監事都是老師、醫生很有氣質,我告訴自己要認真,所以認真讀了每一期的月刊。」她這才發覺這個成立十四年的協會真是了不起,更加投入。

 

     儘管鄭婉阡書讀得不多,也沒有行政經驗,但她卻憑著耐心和憨膽「建請」警察局和鄉公所幫忙辦活動,甚至不停說服別人一起動手做:「我不怕別人拒絕我,如果他們拒絕我,一定不是他們不要做,而是還不瞭解我要幹嘛。」

 

     當大家敷衍不來參與時,鄭婉阡會打電話說已經煮好一鍋綠豆湯等著,「彷彿她們不來拔幾根草,就會對不起那碗綠豆湯。」許多人笑說,一群讀書人遇上沒讀書的鄭婉阡,如同遇上「朱洪武(元璋)」一般,指山就叫大家造山,指海眾人就去造海,這群斯文書生就在她指揮下搬沙、填土和除草。

 

     自認從沒做過一份被看得起的工作的鄭婉阡,在風災後,生命卻轉了個彎,成為一個協會的總幹事。她學會了電腦,為協會蓋起一棟生態屋,屋前有生態池,屋裡有浮力屋設計,樓頂還有菜園。她稱自己幸運,被協會激發出勇敢和堅持。不論社造這條路能走多久,但現階段她有強烈的使命感:「我很渺小,總想著要怎麼平衡前人努力過的路,想著怎麼銜接。」

 

     她形容自己像時鐘裡的秒針,一直往前跑,「不論做時針、分針、秒針甚至是看不到的電池都好,一定要繼續走下去,這是我對自己的期待,也是我對林邊的期待。」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