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人文社會 » 社會學研究人員 » 安逸的環境是最可怕的系統
主題:

安逸的環境是最可怕的系統

我們經常在媒體報導中耳聞公司縮編、裁員的消息,但是沒有親身遇到其實很難體會箇中滋味,也很難理解失業的人為何很難再從新出發。當自己經歷這樣的公司環境,公司因經營不善而大幅縮編、裁員,一群在公司服務超過七八年的員工頓時失去方向感,毫無信心再另尋出路時,我的感觸非常深。



安逸的環境是最可怕的系統

在與世隔絕的泰北有個聞名世界的「長頸族」,女人從小在頸部就被套上黃銅纏繞的頸圈,隨著年紀增長一個個的被加上去,脖子愈來愈長畸形地與身體不成比例,長頸女子成年後無法再脫離頸圈的桎梏,因為一旦拿掉,她們的頸脊無法負荷,甚至可能致死;她們被灌輸這是一種至高的美感,只有父親和丈夫有權力加諸或取下頸圈。這是一種父權社會對女性控制手段的極端表現。職場上類似這樣的文化不也同樣地存在很多公司的環境中。公司不鼓勵員工獨立思考,打壓為創意或為權益發聲的員工,他們只要唯唯諾諾的工作者;而且被告知這種工作態度和方式是對的、安全的。悲哀的是,大多數的工作者也甘於「被奴役式」的工作模式,因為這樣很安逸、很舒適,不須面對挑戰。然而,一旦這個安逸的系統瓦解後,這一群工作者也失去了求職能力,就像媒體報導中的失業者,只能在原地打轉,控訴原公司無預警裁員…。他們沒有能力,也沒有信心迎向下一個工作挑戰。



獨立的判斷力和思考力

很多人在職場上只求一份安穩的薪水,他們的職場哲學可以混水摸魚、可以拿香跟拜,也可以是牆頭草,是非對錯對他們來說不是很重要,反正主管說的話就是金科玉律。當我們已經習慣做完每件事後都得由別人來告訴你,你是對、是錯、是好、是壞的時候,有一天,這個唯一標準消失了,「被奴役慣的工作者」也頓時失去方向;他們無法判斷對錯,因為以前就算他們做對了的事也可能會被批判成是錯的,而且坦然接受。



職場上很多有足夠權力卻沒足夠能力的主管;能夠謙遜地承認自己不足部分的主管,實在罕見。我們遇到的往往都是只會濫用權力來掩飾能力不足的主管,而台灣工作者對主管唯命是從的天性,則常常讓自己在這種關係中,逐漸失去獨立判斷與思考的習慣與能力。



這樣以權力來視為對錯判斷的標準很危險,卻活躍地存在職場上,這對初出社會的人來說是一種長期而無形的負面環境,如果工作者本身無法堅持用對的原則去做事,很自然地就會掉入這種工作習慣中,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能力一天天地被侵蝕,隨著時間演進,失去的判斷力與思考力早已經千金換不回。



轉載至2012老鳥盃徵文比賽:http://www.1111.com.tw/20120320_win/story.asp?sno=83

 

安逸的環境是最可怕的系統
職務類別:社會學研究人員   職稱:社會學研究人員   相關職缺:其它醫療保健相關  社會學研究人員

我們經常在媒體報導中耳聞公司縮編、裁員的消息,但是沒有親身遇到其實很難體會箇中滋味,也很難理解失業的人為何很難再從新出發。當自己經歷這樣的公司環境,公司因經營不善而大幅縮編、裁員,一群在公司服務超過七八年的員工頓時失去方向感,毫無信心再另尋出路時,我的感觸非常深。



安逸的環境是最可怕的系統

在與世隔絕的泰北有個聞名世界的「長頸族」,女人從小在頸部就被套上黃銅纏繞的頸圈,隨著年紀增長一個個的被加上去,脖子愈來愈長畸形地與身體不成比例,長頸女子成年後無法再脫離頸圈的桎梏,因為一旦拿掉,她們的頸脊無法負荷,甚至可能致死;她們被灌輸這是一種至高的美感,只有父親和丈夫有權力加諸或取下頸圈。這是一種父權社會對女性控制手段的極端表現。職場上類似這樣的文化不也同樣地存在很多公司的環境中。公司不鼓勵員工獨立思考,打壓為創意或為權益發聲的員工,他們只要唯唯諾諾的工作者;而且被告知這種工作態度和方式是對的、安全的。悲哀的是,大多數的工作者也甘於「被奴役式」的工作模式,因為這樣很安逸、很舒適,不須面對挑戰。然而,一旦這個安逸的系統瓦解後,這一群工作者也失去了求職能力,就像媒體報導中的失業者,只能在原地打轉,控訴原公司無預警裁員…。他們沒有能力,也沒有信心迎向下一個工作挑戰。



獨立的判斷力和思考力

很多人在職場上只求一份安穩的薪水,他們的職場哲學可以混水摸魚、可以拿香跟拜,也可以是牆頭草,是非對錯對他們來說不是很重要,反正主管說的話就是金科玉律。當我們已經習慣做完每件事後都得由別人來告訴你,你是對、是錯、是好、是壞的時候,有一天,這個唯一標準消失了,「被奴役慣的工作者」也頓時失去方向;他們無法判斷對錯,因為以前就算他們做對了的事也可能會被批判成是錯的,而且坦然接受。



職場上很多有足夠權力卻沒足夠能力的主管;能夠謙遜地承認自己不足部分的主管,實在罕見。我們遇到的往往都是只會濫用權力來掩飾能力不足的主管,而台灣工作者對主管唯命是從的天性,則常常讓自己在這種關係中,逐漸失去獨立判斷與思考的習慣與能力。



這樣以權力來視為對錯判斷的標準很危險,卻活躍地存在職場上,這對初出社會的人來說是一種長期而無形的負面環境,如果工作者本身無法堅持用對的原則去做事,很自然地就會掉入這種工作習慣中,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能力一天天地被侵蝕,隨著時間演進,失去的判斷力與思考力早已經千金換不回。



轉載至2012老鳥盃徵文比賽:http://www.1111.com.tw/20120320_win/story.asp?sno=83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