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科技新貴變碗粿


從事 DRAM 設備工程師五年

我五年前野心勃勃進入半導體業,那時最基層的工程師都領一百多萬元股票,心想:

「明年就輪我了。」

誰知道那是最後一年榮景。

接下來的三年,沒獎金、沒加班費,每年只有七十萬元年薪。

我的工作是保養維修機台,其實跟修車工人沒兩樣,

只不過我穿無塵衣、戴手套,二十四小時輪班。

公司配一支手機隨時遙控我,

半夜被 call 回公司修理機台是常有的事我月薪快六萬元,

算起來比很多行業好了,但如果除以每天十幾個工時,真沒好到哪裡去。

以前的科技新貴賺得多,四十歲退休的一大票,現在沒人敢如此奢望了。

我身邊的工程師,每個都說想去賣香雞排,但有勇氣轉業的沒幾個。

像我待了五年,會的就這些,已經沒地方可去了。

未來的競爭力在哪?是我最大的焦慮。

去年公司營運轉好,我領到五十多萬元獎金,

但並沒特別開心,因為明年會怎樣,誰也不知道。

 為了當科技新貴,我捨棄好多,

從前我熱愛拍照、打棒球,如今只剩上下班、等電話。

 最近我開始進修、主動爭取公司其他部門的業務,讓自己朝管理階層發展。

 希望三十五歲可以找到一份準時回家、下班後不用接電話的工作,

夢想雖然越來越小,但這樣就夠了。

科技新貴變碗粿
職務類別:生產設備工程師   職稱:   相關職缺:被動電子元件製造  生產設備工程師


從事 DRAM 設備工程師五年

我五年前野心勃勃進入半導體業,那時最基層的工程師都領一百多萬元股票,心想:

「明年就輪我了。」

誰知道那是最後一年榮景。

接下來的三年,沒獎金、沒加班費,每年只有七十萬元年薪。

我的工作是保養維修機台,其實跟修車工人沒兩樣,

只不過我穿無塵衣、戴手套,二十四小時輪班。

公司配一支手機隨時遙控我,

半夜被 call 回公司修理機台是常有的事我月薪快六萬元,

算起來比很多行業好了,但如果除以每天十幾個工時,真沒好到哪裡去。

以前的科技新貴賺得多,四十歲退休的一大票,現在沒人敢如此奢望了。

我身邊的工程師,每個都說想去賣香雞排,但有勇氣轉業的沒幾個。

像我待了五年,會的就這些,已經沒地方可去了。

未來的競爭力在哪?是我最大的焦慮。

去年公司營運轉好,我領到五十多萬元獎金,

但並沒特別開心,因為明年會怎樣,誰也不知道。

 為了當科技新貴,我捨棄好多,

從前我熱愛拍照、打棒球,如今只剩上下班、等電話。

 最近我開始進修、主動爭取公司其他部門的業務,讓自己朝管理階層發展。

 希望三十五歲可以找到一份準時回家、下班後不用接電話的工作,

夢想雖然越來越小,但這樣就夠了。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