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夢一場

一夜沒好眠,模糊的影像像是故障的錄影帶不斷地在腦袋裡重複著播放,憂心中國廠裡的那批貨進度,就這樣作了一夜的夢。天亮時,渾渾沌沌勉強起身,心裡又掛念起那張訂單,不知今天是否能收到最後的確認…盥洗的時候,鏡中的自己氣色暗沉,黑眼圈又深了點,鼻頭上的那顆粉紅色暗瘡隱約作痛,顯然地有強出頭之氣勢…來不及理會,隨手抓了包包外套,急急駕車出門上班…只是,今天早上的車況異於素常,心中嘀咕著:「難道全台北市的車子,此時此刻都在這條上班的路上怎會?這樣多的車子?怎會紅燈等這樣久?…」

  衝進辦公室打下卡片跳出紅字的霎那,有種痛不欲生的恨意油然而生,想到今天才中旬,這個月已經第三次遲到被扣款,雖然年底大夥兒會開心瘋癲又吃又喝又唱花掉這筆「遲到奉獻款」,此時還是懊惱不已,悔恨自己幹嘛進公司前,又轉入樓下的便利商店買了這杯該死的咖啡,望著手上的三明治,胃裡一陣翻攪,頓時無味起來。

  感謝主耶穌,今天電腦順利開機啟動,讓電腦開始收取電子郵件的同時電話響起,對方口氣兇狠,感覺這位大兄口裡還咬嚼著檳榔,卻很清晰地從電話話筒裡傳出陣陣噁心濃膩的怪味,刻意把話筒拿得遠遠高高的,好像這樣不但遠離那股臭味,也輕易躲開了逼人的凶氣,他烙下狠話:「跟你那龜孫子老闆說蛤…欠我的錢再不還…讓你們公司大門都開不成…蛤…聽到嘸…」「我…我…」他彷彿比我還害怕,匆匆掛上電話,留下錯愕張著口的我。

  信箱裡,查看了好幾回,130封的垃圾郵件,50封朋友寄來被我歸在為「有的沒的」欄位裡,5封廠家寄來生產線上照片,就是沒有等待中的訂單確認信…心頭一沉,與桌上那杯咖啡一般樣,逐漸冷卻。Skype此起彼落橘紅色訊號閃爍不停,猶豫著要先看facebook的訊息還是Skype?有那麼點害怕點開Skype的訊息,會不會是工廠又來催已經過期的訂金?還是客戶發出「追殺令」來催貨呢?或許,先偷偷上網看看?昨晚臨睡前,在臉書塗鴉牆上附了半露酥胸的性感照片,留下「人生好無趣…日子好難過…愛情好短暫…夜晚好漫長…」隨性話語,心裡無非就是想測試到底有幾位網友會是真正的關心?奢想那句「虛幻的網路世界」根本是寂寞又無聊的人們捏造的?

  正陷在一片遐想與混亂之中,忽然手機鈴聲大作:「朱小姐,我的那批貨到底幾時能交呀…千萬不要讓我開天窗喔…那會出人命的…拜託拜託…」還沒來得及回答,客戶已經劈哩啪啦半恐嚇半要求的說。心急如焚地連忙打電話到中國廠裡,卻怎樣都撥打不通。好不容易接通了,廠方老闆竟然慢條斯理說:「小姐呀,在做了…這兩天線上忙…會出貨會出貨…問題不大…」每回一聽到工廠說:「問題不大…」我頭皮就發麻,相信大禍才要開始。

  「朱小姐,朱小姐,我是銀行甲存…通知您今天有票期,要轉帳喔…」「喂…喂…朱小姐…朱小姐…」天哪,還有票要軋…怎會是這樣大的金額?我我我,我去哪裡找錢幫老闆軋票期?……不!不!我不要,不是我…一身的冷汗,頭皮發麻心跳不已,猛地驚嚇甦醒過來。原來是一場夢。

  夢了一場大戰職場的夢…明天開始,中午休息時間不如出去走走,不再睡無謂的美容覺了。



2013/04/22 14:24 公司
夢一場
職務類別:國外業務主管   職稱:業務經理   相關職缺:國際貿易  國外業務主管
一夜沒好眠,模糊的影像像是故障的錄影帶不斷地在腦袋裡重複著播放,憂心中國廠裡的那批貨進度,就這樣作了一夜的夢。天亮時,渾渾沌沌勉強起身,心裡又掛念起那張訂單,不知今天是否能收到最後的確認…盥洗的時候,鏡中的自己氣色暗沉,黑眼圈又深了點,鼻頭上的那顆粉紅色暗瘡隱約作痛,顯然地有強出頭之氣勢…來不及理會,隨手抓了包包外套,急急駕車出門上班…只是,今天早上的車況異於素常,心中嘀咕著:「難道全台北市的車子,此時此刻都在這條上班的路上怎會?這樣多的車子?怎會紅燈等這樣久?…」

  衝進辦公室打下卡片跳出紅字的霎那,有種痛不欲生的恨意油然而生,想到今天才中旬,這個月已經第三次遲到被扣款,雖然年底大夥兒會開心瘋癲又吃又喝又唱花掉這筆「遲到奉獻款」,此時還是懊惱不已,悔恨自己幹嘛進公司前,又轉入樓下的便利商店買了這杯該死的咖啡,望著手上的三明治,胃裡一陣翻攪,頓時無味起來。

  感謝主耶穌,今天電腦順利開機啟動,讓電腦開始收取電子郵件的同時電話響起,對方口氣兇狠,感覺這位大兄口裡還咬嚼著檳榔,卻很清晰地從電話話筒裡傳出陣陣噁心濃膩的怪味,刻意把話筒拿得遠遠高高的,好像這樣不但遠離那股臭味,也輕易躲開了逼人的凶氣,他烙下狠話:「跟你那龜孫子老闆說蛤…欠我的錢再不還…讓你們公司大門都開不成…蛤…聽到嘸…」「我…我…」他彷彿比我還害怕,匆匆掛上電話,留下錯愕張著口的我。

  信箱裡,查看了好幾回,130封的垃圾郵件,50封朋友寄來被我歸在為「有的沒的」欄位裡,5封廠家寄來生產線上照片,就是沒有等待中的訂單確認信…心頭一沉,與桌上那杯咖啡一般樣,逐漸冷卻。Skype此起彼落橘紅色訊號閃爍不停,猶豫著要先看facebook的訊息還是Skype?有那麼點害怕點開Skype的訊息,會不會是工廠又來催已經過期的訂金?還是客戶發出「追殺令」來催貨呢?或許,先偷偷上網看看?昨晚臨睡前,在臉書塗鴉牆上附了半露酥胸的性感照片,留下「人生好無趣…日子好難過…愛情好短暫…夜晚好漫長…」隨性話語,心裡無非就是想測試到底有幾位網友會是真正的關心?奢想那句「虛幻的網路世界」根本是寂寞又無聊的人們捏造的?

  正陷在一片遐想與混亂之中,忽然手機鈴聲大作:「朱小姐,我的那批貨到底幾時能交呀…千萬不要讓我開天窗喔…那會出人命的…拜託拜託…」還沒來得及回答,客戶已經劈哩啪啦半恐嚇半要求的說。心急如焚地連忙打電話到中國廠裡,卻怎樣都撥打不通。好不容易接通了,廠方老闆竟然慢條斯理說:「小姐呀,在做了…這兩天線上忙…會出貨會出貨…問題不大…」每回一聽到工廠說:「問題不大…」我頭皮就發麻,相信大禍才要開始。

  「朱小姐,朱小姐,我是銀行甲存…通知您今天有票期,要轉帳喔…」「喂…喂…朱小姐…朱小姐…」天哪,還有票要軋…怎會是這樣大的金額?我我我,我去哪裡找錢幫老闆軋票期?……不!不!我不要,不是我…一身的冷汗,頭皮發麻心跳不已,猛地驚嚇甦醒過來。原來是一場夢。

  夢了一場大戰職場的夢…明天開始,中午休息時間不如出去走走,不再睡無謂的美容覺了。



2013/04/22 14:24 公司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