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養細胞的痛

當個研究助理,不外乎就是幫教授做做實驗,實驗架構也沒有說特別難,不過等到真的去做才發覺想錯了,首先要自己先合成高分子,合成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步驟都是別人教,但是神奇的是合出來的就跟之前人的不一樣,每批合成的藥品又有批次上的不同,造成之後拿去做實驗的結果也有些出入,這就算了,當你拿自己合成的高分子去做材料,才是真正夢魘的開始,做材料要試一大堆參數濃度什麼的,或是做材料的外在條件,室溫,壓力,溼度等等,當然高分子本身就存在著不穩定性,能不能做出來材料根本就只能靠運氣了,更何況老闆指定的方向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做不做的出來,只是吩咐盡量去試試看...令人頗無言,感覺常常的試做都是在做白工,好不巧的進到生醫材料實驗室,做完材料又要養細胞,說起來養細胞真的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明明就那麼脆弱,卻常常是我們拿來測試的第一步,碰到細胞又常常會出問題,還會長菌什麼的,一長菌data不能用了,簡直悲劇,所以奉勸大家,以後當研究助理之前先選好實驗室。
養細胞的痛
職務類別:材料研發人員   職稱:研究助理   相關職缺:生化科技研發  材料研發人員
當個研究助理,不外乎就是幫教授做做實驗,實驗架構也沒有說特別難,不過等到真的去做才發覺想錯了,首先要自己先合成高分子,合成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步驟都是別人教,但是神奇的是合出來的就跟之前人的不一樣,每批合成的藥品又有批次上的不同,造成之後拿去做實驗的結果也有些出入,這就算了,當你拿自己合成的高分子去做材料,才是真正夢魘的開始,做材料要試一大堆參數濃度什麼的,或是做材料的外在條件,室溫,壓力,溼度等等,當然高分子本身就存在著不穩定性,能不能做出來材料根本就只能靠運氣了,更何況老闆指定的方向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做不做的出來,只是吩咐盡量去試試看...令人頗無言,感覺常常的試做都是在做白工,好不巧的進到生醫材料實驗室,做完材料又要養細胞,說起來養細胞真的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明明就那麼脆弱,卻常常是我們拿來測試的第一步,碰到細胞又常常會出問題,還會長菌什麼的,一長菌data不能用了,簡直悲劇,所以奉勸大家,以後當研究助理之前先選好實驗室。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