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漫步在雲端


「您好,歡迎登機!」我曾經是一位國際航空公司空服員,穿著合身的制服,拉著行李箱,腳踩著高跟鞋銀鈴般作響,有人說這是女孩們夢想中的職業,以每年招考約2%的錄取率看來,的確競爭激烈。環遊世界、翱翔天際、四處旅行,這樣自由自在的日子,是空服員的工作最吸引人的地方。

曾經我以為,航空公司會是我的終點站,畢竟我這輩子唯一想做的工作就是空服員了。我還記得那天下午在辦公室接到航空公司人力處的電話,明明興奮得想跳起來,卻要暗自壓抑的心情;我也記得,在航醫中心填體檢表時,在職業欄上寫下空服員時,那種怯生生的竊喜感。我無需花費一分一毫,就可以走到從前想也沒想過的地方;或者付一筆比高鐵還便宜的金額,就能飛到十萬八千里外的國家。在台灣價格被哄抬得無法無天的商品,我可以輕易地到原產地用便宜的價格取得;我領有一份優渥的薪水,享受眾人欽羨的眼光。最重要的是,我認識了一群,無論內在或外在,都最接近天使的女孩。一路走來,航空公司帶給我那麼多,我是真真誠誠的感激。

但是曾幾何時,讓我驕傲的這一切,產生了180度的大轉變。沒日沒夜的生活,讓我覺得自己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睡眠障礙戰勝了工作熱忱,四處求醫都說是心理問題,最後還是靠一顆安眠藥解決。最可怕的不是健康問題,是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空洞無知,這麼多年的飛行生活,我發現我變成一個什麼都不會的人了!每每想到這裡,焦慮、不安伴隨著失眠的每一夜,到最後,「上班」這件事,竟成了令我丟臉的一件事了!工作的時候,我害怕別人提及我的學校,下班的時候,更是絕口不提自己的職業。

現在,看到同事們在外站吃喝玩樂的照片,說不羨慕是騙人的。但是,想起那些永遠搞不清楚周末和重大節慶的日子;想起那些出門、回家都看不到太陽的日子;想起那些長針眼、長唇疱疹都不敢請假的日子;想起那一次病得連話也講不出口還要被質疑為什麼請假的日子;想起那一次過年在LA咳到洗手槽都是血也沒人知道的日子;想起那些被公司推出去當砲灰由人謾罵的日子;想起那些下樓梯時想把自己腳扭斷的日子;想起一盒又一盒的使蒂諾斯。算了,我現在很好,未來我只有一個願望:希望下半輩子每一天都能夠好好吃飯、好好睡覺,這樣就夠了。

最後,我要說,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當一個空服員,再讓我選一次,我還是會選擇空服員這個職業,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自己夢想中的工作,就算是曾經的夢想,那也足夠。我感激上蒼讓我在人生最美的時候,看遍世界最美的風景,遇見一群最美麗的人。從今往後,無論我走到哪裡,變成什麼樣的人,在雲端漫步的這五年,都會是我一生最懷念的時光。

漫步在雲端
職務類別:空服人員   職稱:空服員   相關職缺:民航  空服人員


「您好,歡迎登機!」我曾經是一位國際航空公司空服員,穿著合身的制服,拉著行李箱,腳踩著高跟鞋銀鈴般作響,有人說這是女孩們夢想中的職業,以每年招考約2%的錄取率看來,的確競爭激烈。環遊世界、翱翔天際、四處旅行,這樣自由自在的日子,是空服員的工作最吸引人的地方。

曾經我以為,航空公司會是我的終點站,畢竟我這輩子唯一想做的工作就是空服員了。我還記得那天下午在辦公室接到航空公司人力處的電話,明明興奮得想跳起來,卻要暗自壓抑的心情;我也記得,在航醫中心填體檢表時,在職業欄上寫下空服員時,那種怯生生的竊喜感。我無需花費一分一毫,就可以走到從前想也沒想過的地方;或者付一筆比高鐵還便宜的金額,就能飛到十萬八千里外的國家。在台灣價格被哄抬得無法無天的商品,我可以輕易地到原產地用便宜的價格取得;我領有一份優渥的薪水,享受眾人欽羨的眼光。最重要的是,我認識了一群,無論內在或外在,都最接近天使的女孩。一路走來,航空公司帶給我那麼多,我是真真誠誠的感激。

但是曾幾何時,讓我驕傲的這一切,產生了180度的大轉變。沒日沒夜的生活,讓我覺得自己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睡眠障礙戰勝了工作熱忱,四處求醫都說是心理問題,最後還是靠一顆安眠藥解決。最可怕的不是健康問題,是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空洞無知,這麼多年的飛行生活,我發現我變成一個什麼都不會的人了!每每想到這裡,焦慮、不安伴隨著失眠的每一夜,到最後,「上班」這件事,竟成了令我丟臉的一件事了!工作的時候,我害怕別人提及我的學校,下班的時候,更是絕口不提自己的職業。

現在,看到同事們在外站吃喝玩樂的照片,說不羨慕是騙人的。但是,想起那些永遠搞不清楚周末和重大節慶的日子;想起那些出門、回家都看不到太陽的日子;想起那些長針眼、長唇疱疹都不敢請假的日子;想起那一次病得連話也講不出口還要被質疑為什麼請假的日子;想起那一次過年在LA咳到洗手槽都是血也沒人知道的日子;想起那些被公司推出去當砲灰由人謾罵的日子;想起那些下樓梯時想把自己腳扭斷的日子;想起一盒又一盒的使蒂諾斯。算了,我現在很好,未來我只有一個願望:希望下半輩子每一天都能夠好好吃飯、好好睡覺,這樣就夠了。

最後,我要說,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當一個空服員,再讓我選一次,我還是會選擇空服員這個職業,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自己夢想中的工作,就算是曾經的夢想,那也足夠。我感激上蒼讓我在人生最美的時候,看遍世界最美的風景,遇見一群最美麗的人。從今往後,無論我走到哪裡,變成什麼樣的人,在雲端漫步的這五年,都會是我一生最懷念的時光。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