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門市銷售 » 門市/店員/專櫃人員 » 雙碩士國際櫃姐之職場生存哲學
主題:

雙碩士國際櫃姐之職場生存哲學

父母希望我將來能夠有更好的發展,25歲讓我讀了國碩士不說,33歲那年我又到英國去讀了個碩士,唸的是Fashion領域的相關科系,原本我的第一志願是倫敦藝術大學的倫敦時尚學院LCF(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但最後又變心去唸了一個很虛榮的"Luxury Brand Management",地點離倫敦不遠的溫徹斯特(Winchester),坐火車到倫敦還是要一個多小時啊,於是我在鄉下完成了我的時尚學業!畢業之後,原想回台灣「報效國家」的我,由於遇到了心愛欸依,於是決定留在英國好好「闖闖」。

我只能說,不管學歷多高、經歷多好,在國外好像頓時變得沒那麼重要,由於住的地方在英國東南部,所以也無法到倫敦找頭路,光是通勤的費用大概就是當時自己所能領的薪水。於是我只好「降低」自己的就業需求,從坐辦公室的粉領,變成勞動階級的藍領,當時只求「有」工作,好不好實在還輪不到我想!幾經波折,我終於進了英國南部一個頗知名的Outlet擔任Hugo Boss的Sales,也就是Hougo Boss的專櫃小姐啦,經理會中意我的是,第一,我會說中文,而且說得相當好,對目前在英國留學或觀光的中國超級「好野人」來說,中文顯然成為我可以和其他阿豆仔比拚的優勢;第二我好歹有fashion的背景,雖然有一回我講不出來羽毛背心及高領衫的正確英文而被經理恥笑,但我仍然很樂於在各種困惑、驚險、誤會裡冒險地走下去,因為實在是太有趣,也頗具有挑戰性。

或許我天生就有奢侈與一點敗家的基因,小時候走在路上總是喜歡往大飯店裡走,但卻是一位會問有沒有「粉腸湯」可以喝的鄉巴佬,當然,許多後天的品味是可以訓練與培養的,20初頭的我對於設計師品牌、高跟鞋、美麗的洋裝、飾品佩件、名錶、珠寶等便有了相當濃厚的興趣,而且每回相中的東西,大概都是店裡數一數二的「昂貴」品,雖然消費不起,但我知道自己還挺識貨的。在Hugo Boss的這段日子裡,我有好幾次都是店裡的top sales,有時是因為遇到「抵抗力」比較差的客戶,只要我能感覺他似乎相當有實力消費時,我便會像灰姑娘一樣,在倉庫與shop floor裡衝進衝出,忙到同事和經理都會笑著說我是勤勞的小蜜蜂。

不為什麼,佣金自然是很重要的誘因,但還有另一件事是讓我最開心的,就是我為客戶「選中」了他們喜愛的商品,即便只是一條領帶,我也會很樂於「揪」客戶一起看一箱剛進貨的紙箱裡,有沒有什麼令人會想要歡呼設計或布料。我想,我應該不是一個很貪財的商人,而是一個希望客戶開心快樂的時尚媒人。

由於我賣的是男裝,來店裡消費的自然以男性居多,而最常發生的就是一些小騷擾。英國中東人和印度人還蠻多的,不曉得為啥,這些男仕們似乎很喜歡有著東方面孔的女性,所以我在店裡,會遇到一些很「天」的人客,有的甚至只是為了進來跟我要電話,便和我哈啦了十幾分鐘,還試穿了幾套西裝,原本以為可以成交的訂單,沒想到在他問我: Can we become friends? Can we become very good friends? Maybe one day we can have coffee and talk about our "life"...我給了他一張公司的名片,跟他說,你可以打來公司看我有沒有班,歡迎你有空來,我再為您服務。旁邊的兩個主管(都是高帥型)也趕緊跑過來問我還好嗎?他們聽完我說明後大笑地說,我們不介意你跟他去喝咖啡,也不介意你跟他聊「生活」,當下我只好兩手一攤,翻白眼地說,「可是我介意」。

於是乎,類似這種想要搏感情的客戶偶爾會遇到,一位中國大叔和我買了個背包後,便不時地會來我店裡「探班」,最冏的是,他第一次回籠時,我居然認不出來他是哪位,只好連忙說他髮型變了!再來就是遇到韓國大叔,打發他老婆去其他店裡後,便假借「找鞋子」的理由跟我聊天,大叔把他過去曾經和一位台灣妹妹談戀愛的情史與我分享,並且叮嚀我,等等他老婆來可千萬別說!要不就是在店裡遇到甜心爺爺,總有說不完的冒險故事,但最後總是歪著頭說:「你們應該還會再下折扣吧」,然後笑著露出他缺了一顆門牙的牙齒,跟我揮手道別!

我相信,同一份工作,若移植回台灣的話,我相信它絕對不會是我的選擇,然而當環境開始變得複雜多元,自己必須要更專注地完成工作上的每個小細節後,工作上的成就感似乎完全cover職務本身的刻板印像,同時,這份工作需要消耗的體力相當大,跑進跑出,爬上爬下,上下班都得走很遠的路才能回家,所以是一份可以促成身心健康的好活兒!
雙碩士國際櫃姐之職場生存哲學
職務類別:門市/店員/專櫃人員   職稱:國際櫃姐+自由作家   相關職缺:鞋類/布類/服飾品零售  門市/店員/專櫃人員
父母希望我將來能夠有更好的發展,25歲讓我讀了國碩士不說,33歲那年我又到英國去讀了個碩士,唸的是Fashion領域的相關科系,原本我的第一志願是倫敦藝術大學的倫敦時尚學院LCF(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但最後又變心去唸了一個很虛榮的"Luxury Brand Management",地點離倫敦不遠的溫徹斯特(Winchester),坐火車到倫敦還是要一個多小時啊,於是我在鄉下完成了我的時尚學業!畢業之後,原想回台灣「報效國家」的我,由於遇到了心愛欸依,於是決定留在英國好好「闖闖」。

我只能說,不管學歷多高、經歷多好,在國外好像頓時變得沒那麼重要,由於住的地方在英國東南部,所以也無法到倫敦找頭路,光是通勤的費用大概就是當時自己所能領的薪水。於是我只好「降低」自己的就業需求,從坐辦公室的粉領,變成勞動階級的藍領,當時只求「有」工作,好不好實在還輪不到我想!幾經波折,我終於進了英國南部一個頗知名的Outlet擔任Hugo Boss的Sales,也就是Hougo Boss的專櫃小姐啦,經理會中意我的是,第一,我會說中文,而且說得相當好,對目前在英國留學或觀光的中國超級「好野人」來說,中文顯然成為我可以和其他阿豆仔比拚的優勢;第二我好歹有fashion的背景,雖然有一回我講不出來羽毛背心及高領衫的正確英文而被經理恥笑,但我仍然很樂於在各種困惑、驚險、誤會裡冒險地走下去,因為實在是太有趣,也頗具有挑戰性。

或許我天生就有奢侈與一點敗家的基因,小時候走在路上總是喜歡往大飯店裡走,但卻是一位會問有沒有「粉腸湯」可以喝的鄉巴佬,當然,許多後天的品味是可以訓練與培養的,20初頭的我對於設計師品牌、高跟鞋、美麗的洋裝、飾品佩件、名錶、珠寶等便有了相當濃厚的興趣,而且每回相中的東西,大概都是店裡數一數二的「昂貴」品,雖然消費不起,但我知道自己還挺識貨的。在Hugo Boss的這段日子裡,我有好幾次都是店裡的top sales,有時是因為遇到「抵抗力」比較差的客戶,只要我能感覺他似乎相當有實力消費時,我便會像灰姑娘一樣,在倉庫與shop floor裡衝進衝出,忙到同事和經理都會笑著說我是勤勞的小蜜蜂。

不為什麼,佣金自然是很重要的誘因,但還有另一件事是讓我最開心的,就是我為客戶「選中」了他們喜愛的商品,即便只是一條領帶,我也會很樂於「揪」客戶一起看一箱剛進貨的紙箱裡,有沒有什麼令人會想要歡呼設計或布料。我想,我應該不是一個很貪財的商人,而是一個希望客戶開心快樂的時尚媒人。

由於我賣的是男裝,來店裡消費的自然以男性居多,而最常發生的就是一些小騷擾。英國中東人和印度人還蠻多的,不曉得為啥,這些男仕們似乎很喜歡有著東方面孔的女性,所以我在店裡,會遇到一些很「天」的人客,有的甚至只是為了進來跟我要電話,便和我哈啦了十幾分鐘,還試穿了幾套西裝,原本以為可以成交的訂單,沒想到在他問我: Can we become friends? Can we become very good friends? Maybe one day we can have coffee and talk about our "life"...我給了他一張公司的名片,跟他說,你可以打來公司看我有沒有班,歡迎你有空來,我再為您服務。旁邊的兩個主管(都是高帥型)也趕緊跑過來問我還好嗎?他們聽完我說明後大笑地說,我們不介意你跟他去喝咖啡,也不介意你跟他聊「生活」,當下我只好兩手一攤,翻白眼地說,「可是我介意」。

於是乎,類似這種想要搏感情的客戶偶爾會遇到,一位中國大叔和我買了個背包後,便不時地會來我店裡「探班」,最冏的是,他第一次回籠時,我居然認不出來他是哪位,只好連忙說他髮型變了!再來就是遇到韓國大叔,打發他老婆去其他店裡後,便假借「找鞋子」的理由跟我聊天,大叔把他過去曾經和一位台灣妹妹談戀愛的情史與我分享,並且叮嚀我,等等他老婆來可千萬別說!要不就是在店裡遇到甜心爺爺,總有說不完的冒險故事,但最後總是歪著頭說:「你們應該還會再下折扣吧」,然後笑著露出他缺了一顆門牙的牙齒,跟我揮手道別!

我相信,同一份工作,若移植回台灣的話,我相信它絕對不會是我的選擇,然而當環境開始變得複雜多元,自己必須要更專注地完成工作上的每個小細節後,工作上的成就感似乎完全cover職務本身的刻板印像,同時,這份工作需要消耗的體力相當大,跑進跑出,爬上爬下,上下班都得走很遠的路才能回家,所以是一份可以促成身心健康的好活兒!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