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澳洲打工心得



轉眼我已經在這家餐廳上班一個多月了

這是一家coffee/bar/restaurant

白天會有喝咖啡跟吃早餐的人

晚上除了正餐也會有人點些酒來喝

因為餐廳在的那條街上有很多蛋糕店

所以餐廳裡也賣一些甜點

其實這是一份黑工

一般人不建議來澳洲做黑工的

畢竟是有工作簽證的

沒必要找沒保障的工作

但因為一開始我把時薪十三塊聽成三十塊

也就將錯就錯的繼續坐了下來

黑工的好處除了不用扣稅

還有不會受到working holiday簽證同一個雇主只能做半年的牽制

對於想常待同一個地方的我也不完全是個壞處

比起是市區八塊十塊的時薪

十三塊的薪水算是一般價了

工作內容其實不難

把餐點內容記熟後幾乎就沒有太多困難的事情

但畢竟服務生就是要靠體力呀

如果上一整天的班

晚上回到家真的會腿軟

原先幼咪咪的手也沒了

一整個乾燥還多了一堆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割傷、裂傷

大腿膝蓋甚至連腰上都有瘀青

搞得好像是來這裡受虐一樣



老闆是個土耳其人

講話很喜歡很貼近人家

他說他一直住在London後來才搬過來的

但我實在說不出來他的口音是什麼樣的口音

只能說待久了之後,老闆的口音永遠都不會討喜

廚房裡有個可愛的廚師是澳洲跟泰國混血

其他都是印度人(還有尼波爾人...但反正都說我聽不懂的話...)

吧檯做比較久的也是一個印度的媽媽

另外是一個也來打工度假的德國女生

場外就是我跟其他的短期工讀生了

只是到幾天前

美國來的跟法國來的都陣亡了

(據說上班喝酒還偷東西,被老闆fire了...真的很令人驚訝)

場外就剩下我了

因為餐廳在海灘旁

冬天其實是淡季

所以小氣巴拉的老闆也不打算再請人了

這家餐廳往後暫時就是我們三個輪班

大家輪流開店、關店

我對於老闆對我的信任實在有點驚訝

既我第二天上班就只有我一個人撐外面全場後

現在更是要我一個人兼外場跟吧檯

也就是說我在bar school學煮的咖啡這真的要拿出來賣客人



看到老闆的樣子其實常讓我想到我自己

也許我也是這麼樣情緒無常的人

也常常讓我想到老爸是老闆的時候

當老闆真好

想吃東西就吃東西

想坐著就坐著

還可以隨意大聲嚷嚷



餐廳有時候真的會很忙碌

不斷湧進的客人、點餐、送餐點、結帳、清理桌面

沒人的時候還要抹桌子掃地拖地的

打烊要搬很多東西還要清廁所

但一樣是十來個小時心情跟坐辦公室就是很不一樣

除了機車的老闆在的時候會令人不悅

其他時候心情都是很愉悅的

大部分的澳洲人都很有禮貌

收到tips的時候都會很開心

有一度有一桌法國人還指定要給我tips叫我不要投到tips瓶裡

因為他們只想給我小費

叫我自己偷偷放口袋

德國的同事有一次跟我說我待外場時tips會比較多

也有客人特別跟老闆說you have a wonderful waitress

所以我猜想I did do a good job here



工作困難的地方在於英文真的要有一定的程度吧

來自各國的旅客有各種口音

加上某些澳洲腔很重的客人

我必須花很多時間熟悉各種menu

dishes的料理方式、材料時常都要解釋給客人聽

人多的時候動作真的要很快

還要隨時小心不付錢烙跑、付不夠錢烙跑的王八蛋們

還有擺明不想付錢就說東西很難吃的bitch

但大致上我覺得我覺得其實都還挺ok的

也許在飯店做過跟把dinner dash遊戲破完有幫助

說真的

想要在忙碌的餐廳上班的朋友們

可以去玩一個叫Diner dash的遊戲

因為忙碌的餐廳就是這樣呀..
澳洲打工心得
職務類別:餐飲服務人員   職稱:餐廳服務生   相關職缺:餐廳/餐館  餐飲服務人員


轉眼我已經在這家餐廳上班一個多月了

這是一家coffee/bar/restaurant

白天會有喝咖啡跟吃早餐的人

晚上除了正餐也會有人點些酒來喝

因為餐廳在的那條街上有很多蛋糕店

所以餐廳裡也賣一些甜點

其實這是一份黑工

一般人不建議來澳洲做黑工的

畢竟是有工作簽證的

沒必要找沒保障的工作

但因為一開始我把時薪十三塊聽成三十塊

也就將錯就錯的繼續坐了下來

黑工的好處除了不用扣稅

還有不會受到working holiday簽證同一個雇主只能做半年的牽制

對於想常待同一個地方的我也不完全是個壞處

比起是市區八塊十塊的時薪

十三塊的薪水算是一般價了

工作內容其實不難

把餐點內容記熟後幾乎就沒有太多困難的事情

但畢竟服務生就是要靠體力呀

如果上一整天的班

晚上回到家真的會腿軟

原先幼咪咪的手也沒了

一整個乾燥還多了一堆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割傷、裂傷

大腿膝蓋甚至連腰上都有瘀青

搞得好像是來這裡受虐一樣



老闆是個土耳其人

講話很喜歡很貼近人家

他說他一直住在London後來才搬過來的

但我實在說不出來他的口音是什麼樣的口音

只能說待久了之後,老闆的口音永遠都不會討喜

廚房裡有個可愛的廚師是澳洲跟泰國混血

其他都是印度人(還有尼波爾人...但反正都說我聽不懂的話...)

吧檯做比較久的也是一個印度的媽媽

另外是一個也來打工度假的德國女生

場外就是我跟其他的短期工讀生了

只是到幾天前

美國來的跟法國來的都陣亡了

(據說上班喝酒還偷東西,被老闆fire了...真的很令人驚訝)

場外就剩下我了

因為餐廳在海灘旁

冬天其實是淡季

所以小氣巴拉的老闆也不打算再請人了

這家餐廳往後暫時就是我們三個輪班

大家輪流開店、關店

我對於老闆對我的信任實在有點驚訝

既我第二天上班就只有我一個人撐外面全場後

現在更是要我一個人兼外場跟吧檯

也就是說我在bar school學煮的咖啡這真的要拿出來賣客人



看到老闆的樣子其實常讓我想到我自己

也許我也是這麼樣情緒無常的人

也常常讓我想到老爸是老闆的時候

當老闆真好

想吃東西就吃東西

想坐著就坐著

還可以隨意大聲嚷嚷



餐廳有時候真的會很忙碌

不斷湧進的客人、點餐、送餐點、結帳、清理桌面

沒人的時候還要抹桌子掃地拖地的

打烊要搬很多東西還要清廁所

但一樣是十來個小時心情跟坐辦公室就是很不一樣

除了機車的老闆在的時候會令人不悅

其他時候心情都是很愉悅的

大部分的澳洲人都很有禮貌

收到tips的時候都會很開心

有一度有一桌法國人還指定要給我tips叫我不要投到tips瓶裡

因為他們只想給我小費

叫我自己偷偷放口袋

德國的同事有一次跟我說我待外場時tips會比較多

也有客人特別跟老闆說you have a wonderful waitress

所以我猜想I did do a good job here



工作困難的地方在於英文真的要有一定的程度吧

來自各國的旅客有各種口音

加上某些澳洲腔很重的客人

我必須花很多時間熟悉各種menu

dishes的料理方式、材料時常都要解釋給客人聽

人多的時候動作真的要很快

還要隨時小心不付錢烙跑、付不夠錢烙跑的王八蛋們

還有擺明不想付錢就說東西很難吃的bitch

但大致上我覺得我覺得其實都還挺ok的

也許在飯店做過跟把dinner dash遊戲破完有幫助

說真的

想要在忙碌的餐廳上班的朋友們

可以去玩一個叫Diner dash的遊戲

因為忙碌的餐廳就是這樣呀..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