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C'est la vie

每篇文章的開頭,總是最難落筆。就像轉職前的心情,每每讓人考慮再三,舉棋不定。是吧?

對五、六年級生而言,到大陸工作,不是什麼陌生的名詞。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同樣的抉擇放到七年級生的眼前時,該如何考慮?十年前,臺灣人赴陸求職,還帶著些許的光環,不論是薪資及待遇,和待在臺灣工作,都是天壤之別。而現在,隨著大陸人才的實力,普遍跟上了全球的腳步;以及台資公司經歷金融海嘯的洗禮後,臺灣人想到大陸求職,已經沒有想像中的簡單了。

兩年之前,聽從父親的建議,投入大陸建築裝修的行業,來到了中國東北的旅遊城市-大連。從零開始的滋味,比想像中嚴酷許多。要放低姿態請教許多人,也要忍受一開始不到15000元台幣的薪資,更要忘記自己是誰:「臺灣人又怎樣,你是來學習的。」我一直這麼告訴自己。

臨行前夕,也掙扎了許久。08年的時候,也曾到過大陸工作了一年。朋友圈的斷裂,陌生的環境,都讓我很難喜歡留在大陸工作。當初花了好大一番心力規劃在台灣發展一定也能有聲有色,但生活就是這樣子的,計劃了一大片藍圖,有時候跟不上遠方蝴蝶振翅的節奏,一個人,一件事,就這樣突如其來地改變你原來前行的方向。

在大陸,建築裝修這一行,基礎的Auto Cad只是作為工具,沒有人會去在意你有幾張證照還是有多大的頭銜。設計師之間,設計師與客戶之間,一交手,有幾分的斤兩,馬上原型畢露,裝也裝不出來。你還得花更多的心力去學習建築材料的運用,以及現場施工經驗的累積。之後就是在這一行人脈的積累。人脈積累的不錯,可以開個小型裝潢公司,靠著同行間的轉介紹,當個小老闆不成問題;專業技術深的,也可以去相關的工廠裡,應聘工程部或是研發部的職缺,只要有馬步蹲得深,能不怕沒有工作做,也不必擔心自己的薪資比不上同儕。畢竟大陸地區相對於台灣,還算是開發中的國家,房地產項目,還是年年有新的大樓在建設,不怕沒有新的案子進來。

雖然我現在已經從設計師轉職成傢俱工廠裡的生產管理主管,但也是憑藉著過去兩年在跑案子、跑工地時,藉著發包給其他工廠時,學習到的管理經驗,加上對材料以及工藝的認識,才能得到這份工作的機會。

總結這兩年的生活,慶幸自己當初的一股傻勁。義無反顧的,毫無退路的,離開自己的舒適圈,去賭青春用盡前還能下注的微薄籌碼。即使輸了,還有一些歲月可以彌補,不等到娶妻了,生子了,發現自己身上的重擔,已經禁不起任何的變化,定型了的人生。是吧?



文章來源:2014轉職經驗徵文比賽
C'est la vie
職務類別:生管主管   職稱:生管主管   相關職缺:遊戲電玩  生管主管
每篇文章的開頭,總是最難落筆。就像轉職前的心情,每每讓人考慮再三,舉棋不定。是吧?

對五、六年級生而言,到大陸工作,不是什麼陌生的名詞。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同樣的抉擇放到七年級生的眼前時,該如何考慮?十年前,臺灣人赴陸求職,還帶著些許的光環,不論是薪資及待遇,和待在臺灣工作,都是天壤之別。而現在,隨著大陸人才的實力,普遍跟上了全球的腳步;以及台資公司經歷金融海嘯的洗禮後,臺灣人想到大陸求職,已經沒有想像中的簡單了。

兩年之前,聽從父親的建議,投入大陸建築裝修的行業,來到了中國東北的旅遊城市-大連。從零開始的滋味,比想像中嚴酷許多。要放低姿態請教許多人,也要忍受一開始不到15000元台幣的薪資,更要忘記自己是誰:「臺灣人又怎樣,你是來學習的。」我一直這麼告訴自己。

臨行前夕,也掙扎了許久。08年的時候,也曾到過大陸工作了一年。朋友圈的斷裂,陌生的環境,都讓我很難喜歡留在大陸工作。當初花了好大一番心力規劃在台灣發展一定也能有聲有色,但生活就是這樣子的,計劃了一大片藍圖,有時候跟不上遠方蝴蝶振翅的節奏,一個人,一件事,就這樣突如其來地改變你原來前行的方向。

在大陸,建築裝修這一行,基礎的Auto Cad只是作為工具,沒有人會去在意你有幾張證照還是有多大的頭銜。設計師之間,設計師與客戶之間,一交手,有幾分的斤兩,馬上原型畢露,裝也裝不出來。你還得花更多的心力去學習建築材料的運用,以及現場施工經驗的累積。之後就是在這一行人脈的積累。人脈積累的不錯,可以開個小型裝潢公司,靠著同行間的轉介紹,當個小老闆不成問題;專業技術深的,也可以去相關的工廠裡,應聘工程部或是研發部的職缺,只要有馬步蹲得深,能不怕沒有工作做,也不必擔心自己的薪資比不上同儕。畢竟大陸地區相對於台灣,還算是開發中的國家,房地產項目,還是年年有新的大樓在建設,不怕沒有新的案子進來。

雖然我現在已經從設計師轉職成傢俱工廠裡的生產管理主管,但也是憑藉著過去兩年在跑案子、跑工地時,藉著發包給其他工廠時,學習到的管理經驗,加上對材料以及工藝的認識,才能得到這份工作的機會。

總結這兩年的生活,慶幸自己當初的一股傻勁。義無反顧的,毫無退路的,離開自己的舒適圈,去賭青春用盡前還能下注的微薄籌碼。即使輸了,還有一些歲月可以彌補,不等到娶妻了,生子了,發現自己身上的重擔,已經禁不起任何的變化,定型了的人生。是吧?



文章來源:2014轉職經驗徵文比賽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