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跟著我的笑容向前走

來臺13年  中文說的溜

來自印尼的陳鳳玲,從小在首都雅加達成長,後來認識了當時去印尼觀光的先生。兩個人陷入熱戀中,但那時夫家正逢治喪期間,依臺灣習俗,必須在親人過世百日內結婚,否則就得等到三年過後,因此鳳玲在匆忙的準備下成為了臺灣媳婦。

 剛來臺灣一句中文也不會說的鳳玲,在家人的安排下,來到國小補校學習中文,中途經歷了生子,以致補校二年的學歷因休學過久被迫歸零,儘管中間波折不斷,她還是完成了國小三年、國中三年的學歷。現在的她聽、說、讀、寫都沒有問題,目前也持續和就讀國小的小朋友一起學習中文。她表示她的孩子很驕傲有個外籍媽媽,向同學說起能和媽媽一同出國的經驗,都讓同學好生羨慕,也托媽媽返鄉的經驗談,讓她在同學之間廣受歡迎。



樂當志工  花海下幫助人

鳳玲在2010年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舉辦期間,接受政府的邀請,利用身為新移民熟悉兩國語言的優勢,擔任花博志工,11月才開幕的花博,她可是從4月就開始受訓了呢!花博未開始前,一天長達七小時的訓練,奠定了她的服務精神,使她熱心投入志工行列,竟成為花博園區的大紅人,不少主任、區長都認識她。

一大清早就可以看到她充滿朝氣的園區導覽,遇到迷路的遊客,她也會盡責地帶他們抵達目的地。服務高達四百多小時的她,在三萬多名志工之中,服務時數排名在前一百名之內。花博的志工服務,對鳳玲而言是相當開心的生活經驗,能在大自然的擁抱下當中,大口呼吸新鮮空氣,還能見識到國際活動的盛況,增長所見所聞,豐富在臺生活。她說:「在花博園區真的很開心,可以每天看見綠色的植物,還可以接觸到不同的人群,生活過得很熱鬧。」由於參與花博活動能直接觸動人的內心,沒有語言和理解的障礙,在大自然的爭奇鬥艷與豐富的藝文活動下,陳鳳玲與遊客相處融洽回饋自己而感到窩心。



翻譯像夾心餅乾 心事誰人知

在花博服務的經驗,讓人力仲介業者主動找上了鳳玲,希望她能到公司,服務更多家鄉的同胞。談起這段長達2年的就業經驗,她感嘆夾在雇主和外勞中間讓她很為難。不少來臺工作的外勞,儘管吃苦耐勞、肯做家事,卻不擅長專業護理技術,無法照顧老人家,而遭雇主指責。她表示:「雇主認為他付了錢,外勞應該什麼都要會。」面對雇主的苛責,她也不能因此怪罪外勞,「不然外勞反而會認為我跟你來自相同的國家,你為什麼不站在我這邊,反而會讓外勞越來越不想聽雇主的話,造成反效果。」

她在工作時也發現外籍看護照顧老人家時,會有親密的肢體接觸,常造成很多誤會。曾有女看護幫男性長輩洗澡,兩人互動產生糾紛,鳳玲是雙方的溝通管道,向阿公的家人說明,但阿公的家人站在阿公那邊,不相信女看護的話,鳳玲也只能安慰看護「把阿公當成自己的爸爸照顧,不要想太多」。然而看護煞有其事的說法已經造成家屬的不愉快,雙方關係掉到冰點,讓鳳玲夾在中間很為難。

此外,看護聽不懂臺語往往也會造成很多誤會,很多家屬都會向她控訴外勞手腳不乾淨、會偷東西,待她了解實際狀況後,才發現是看護和雇主間語言不通造成的影響,「只是阿公要把東西放在櫃子,看護聽成把東西放在抽屜,後來阿公找不到就說看護偷走了。」諸如此類的誤會讓她感到困擾,她說:「跟公司反應,他們只會責怪我沒有教好他們。」工作上遇到的困難,讓她痛苦到只能回家和老公哭訴。現在她決定繼續努力充實自己,轉換跑道。



挑戰法院通譯  學習專業司法用語

今年2月,陳鳳玲決定辭職,進而參與通譯人員訓練,現在她已經取得執照,政府機關需要印尼語翻譯時,都會與她聯繫,希望能借重她的語言專長與同鄉來的新移民姊妹溝通。目前她仍然持續進修,參與移民署和其他單位的培訓課程,學習更專業的公文表達方式。她表示學習中文很難,學習公文記錄更難,但她仍然抱持著積極進取的心態,迎接挑戰。她鼓勵新移民姊妹們,嫁來臺灣就已經是這塊土地的一份子,不需要過於思念以前在家鄉的生活,過於念舊只會讓自己走不出去。臺灣是要生活一輩子的地方,一定要走出去學習,同時也別忘了兼顧家庭,照顧好老公的心,讓老公知道接觸她臺灣社會能使彼此生活更加協調,絕不會因此變了心。
跟著我的笑容向前走
職務類別:其他語言翻譯/口譯人員   職稱:通譯人員   相關職缺:其它出版  其他語言翻譯/口譯人員
來臺13年  中文說的溜

來自印尼的陳鳳玲,從小在首都雅加達成長,後來認識了當時去印尼觀光的先生。兩個人陷入熱戀中,但那時夫家正逢治喪期間,依臺灣習俗,必須在親人過世百日內結婚,否則就得等到三年過後,因此鳳玲在匆忙的準備下成為了臺灣媳婦。

 剛來臺灣一句中文也不會說的鳳玲,在家人的安排下,來到國小補校學習中文,中途經歷了生子,以致補校二年的學歷因休學過久被迫歸零,儘管中間波折不斷,她還是完成了國小三年、國中三年的學歷。現在的她聽、說、讀、寫都沒有問題,目前也持續和就讀國小的小朋友一起學習中文。她表示她的孩子很驕傲有個外籍媽媽,向同學說起能和媽媽一同出國的經驗,都讓同學好生羨慕,也托媽媽返鄉的經驗談,讓她在同學之間廣受歡迎。



樂當志工  花海下幫助人

鳳玲在2010年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舉辦期間,接受政府的邀請,利用身為新移民熟悉兩國語言的優勢,擔任花博志工,11月才開幕的花博,她可是從4月就開始受訓了呢!花博未開始前,一天長達七小時的訓練,奠定了她的服務精神,使她熱心投入志工行列,竟成為花博園區的大紅人,不少主任、區長都認識她。

一大清早就可以看到她充滿朝氣的園區導覽,遇到迷路的遊客,她也會盡責地帶他們抵達目的地。服務高達四百多小時的她,在三萬多名志工之中,服務時數排名在前一百名之內。花博的志工服務,對鳳玲而言是相當開心的生活經驗,能在大自然的擁抱下當中,大口呼吸新鮮空氣,還能見識到國際活動的盛況,增長所見所聞,豐富在臺生活。她說:「在花博園區真的很開心,可以每天看見綠色的植物,還可以接觸到不同的人群,生活過得很熱鬧。」由於參與花博活動能直接觸動人的內心,沒有語言和理解的障礙,在大自然的爭奇鬥艷與豐富的藝文活動下,陳鳳玲與遊客相處融洽回饋自己而感到窩心。



翻譯像夾心餅乾 心事誰人知

在花博服務的經驗,讓人力仲介業者主動找上了鳳玲,希望她能到公司,服務更多家鄉的同胞。談起這段長達2年的就業經驗,她感嘆夾在雇主和外勞中間讓她很為難。不少來臺工作的外勞,儘管吃苦耐勞、肯做家事,卻不擅長專業護理技術,無法照顧老人家,而遭雇主指責。她表示:「雇主認為他付了錢,外勞應該什麼都要會。」面對雇主的苛責,她也不能因此怪罪外勞,「不然外勞反而會認為我跟你來自相同的國家,你為什麼不站在我這邊,反而會讓外勞越來越不想聽雇主的話,造成反效果。」

她在工作時也發現外籍看護照顧老人家時,會有親密的肢體接觸,常造成很多誤會。曾有女看護幫男性長輩洗澡,兩人互動產生糾紛,鳳玲是雙方的溝通管道,向阿公的家人說明,但阿公的家人站在阿公那邊,不相信女看護的話,鳳玲也只能安慰看護「把阿公當成自己的爸爸照顧,不要想太多」。然而看護煞有其事的說法已經造成家屬的不愉快,雙方關係掉到冰點,讓鳳玲夾在中間很為難。

此外,看護聽不懂臺語往往也會造成很多誤會,很多家屬都會向她控訴外勞手腳不乾淨、會偷東西,待她了解實際狀況後,才發現是看護和雇主間語言不通造成的影響,「只是阿公要把東西放在櫃子,看護聽成把東西放在抽屜,後來阿公找不到就說看護偷走了。」諸如此類的誤會讓她感到困擾,她說:「跟公司反應,他們只會責怪我沒有教好他們。」工作上遇到的困難,讓她痛苦到只能回家和老公哭訴。現在她決定繼續努力充實自己,轉換跑道。



挑戰法院通譯  學習專業司法用語

今年2月,陳鳳玲決定辭職,進而參與通譯人員訓練,現在她已經取得執照,政府機關需要印尼語翻譯時,都會與她聯繫,希望能借重她的語言專長與同鄉來的新移民姊妹溝通。目前她仍然持續進修,參與移民署和其他單位的培訓課程,學習更專業的公文表達方式。她表示學習中文很難,學習公文記錄更難,但她仍然抱持著積極進取的心態,迎接挑戰。她鼓勵新移民姊妹們,嫁來臺灣就已經是這塊土地的一份子,不需要過於思念以前在家鄉的生活,過於念舊只會讓自己走不出去。臺灣是要生活一輩子的地方,一定要走出去學習,同時也別忘了兼顧家庭,照顧好老公的心,讓老公知道接觸她臺灣社會能使彼此生活更加協調,絕不會因此變了心。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