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運輸物流 » 空服人員 » (下)在萬米高空見識一下我們「有錢」的中國人
主題:

(下)在萬米高空見識一下我們「有錢」的中國人

這個航班雖然有點極端,但不是個例。多少中國人會帶著耳機和你對話,多少乘客說話面無表情好似貝嫂維多利亞,多少乘客盯著電視屏幕對你擺​​擺手說不需要了。不僅是土豪、大媽、還有留學生、公司員工。過年乘自己航空公司航班回家,旁邊坐著一個在倫敦城市大學的留學生也要回家。雖然也很客氣,英語也不錯。但是當收盤子的時候,她盯著屏幕,把堆得像哈里發塔一樣的盤子遞給乘務員的時候,我已經感受到收盤子的東歐姑娘內心無數的草泥馬在奔騰。以前每當我提到我要去留學的時候,一些空乘總會有點不屑的表示留學生也不過那樣,讓我很不舒服。但是那一刻我明白,那些不屑裡可能不是偏見與嫉妒。

也經常會遇到一些乘客,戴著耳機看書或者處理文件,發現快服務到她的時候早早摘下耳機等你,即使沒看到你,輕輕說一聲excuse me,神速摘下耳機,抱歉之後,立刻送來大大的一個微笑,等著你和她講話。那一刻真的會覺得這個人滿身都寫著高貴。還有一次,航班上唯一一個把餐龐放在地上的是個抱著嬰兒的母親,等我過去時馬上讓旁邊八九歲的大女兒把餐盤撿起來遞給我,並道歉解釋自己抱著孩子要餵奶。

因為飛機上空間有限,餐車裡都隔成很窄的格子,每個用過的餐盤必須擺放平整才能放進車裡,遇到堆成山的盤子,總是十分煩躁。所以印度航班總是讓人抓狂,因為幾乎每個遞回來盤子都會堆成山,歐洲航班上好多人都會把盤子擺放整齊了遞過來。而日本航班上,幾乎看不到不平整的盤子。

曾經和同事說,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祖國也可以像日本那樣有秩序,有禮貌,被世界認同,讚美。同事說,覺得自己有生之年也無法看到祖國變成日本那樣有秩序,有禮貌,被世界認可,讚美。

強國之路還很長。



轉自 新唐人電視台
(下)在萬米高空見識一下我們「有錢」的中國人
職務類別:空服人員   職稱:空服人員   相關職缺:民航  空服人員
這個航班雖然有點極端,但不是個例。多少中國人會帶著耳機和你對話,多少乘客說話面無表情好似貝嫂維多利亞,多少乘客盯著電視屏幕對你擺​​擺手說不需要了。不僅是土豪、大媽、還有留學生、公司員工。過年乘自己航空公司航班回家,旁邊坐著一個在倫敦城市大學的留學生也要回家。雖然也很客氣,英語也不錯。但是當收盤子的時候,她盯著屏幕,把堆得像哈里發塔一樣的盤子遞給乘務員的時候,我已經感受到收盤子的東歐姑娘內心無數的草泥馬在奔騰。以前每當我提到我要去留學的時候,一些空乘總會有點不屑的表示留學生也不過那樣,讓我很不舒服。但是那一刻我明白,那些不屑裡可能不是偏見與嫉妒。

也經常會遇到一些乘客,戴著耳機看書或者處理文件,發現快服務到她的時候早早摘下耳機等你,即使沒看到你,輕輕說一聲excuse me,神速摘下耳機,抱歉之後,立刻送來大大的一個微笑,等著你和她講話。那一刻真的會覺得這個人滿身都寫著高貴。還有一次,航班上唯一一個把餐龐放在地上的是個抱著嬰兒的母親,等我過去時馬上讓旁邊八九歲的大女兒把餐盤撿起來遞給我,並道歉解釋自己抱著孩子要餵奶。

因為飛機上空間有限,餐車裡都隔成很窄的格子,每個用過的餐盤必須擺放平整才能放進車裡,遇到堆成山的盤子,總是十分煩躁。所以印度航班總是讓人抓狂,因為幾乎每個遞回來盤子都會堆成山,歐洲航班上好多人都會把盤子擺放整齊了遞過來。而日本航班上,幾乎看不到不平整的盤子。

曾經和同事說,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祖國也可以像日本那樣有秩序,有禮貌,被世界認同,讚美。同事說,覺得自己有生之年也無法看到祖國變成日本那樣有秩序,有禮貌,被世界認可,讚美。

強國之路還很長。



轉自 新唐人電視台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