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一隻老鼠

那是個比鐵還硬的飯碗。

只是捧久了,那堅硬厚重的感覺透過雙臂,讓人痠麻,更糟糕的是漸漸地滲入心裡,讓人察覺某些微小的角落,有些鏽蝕,不再光亮。

十餘年的軍旅生涯,步步登高。久了,那種官職的誘惑,失去了亮彩,覺得終有登頂停止的時刻;那種權利的滋味,讓人短暫興奮,卻是帖真實的麻藥;一顆顆的梅花,掛在肩膀,不再耀眼,祇覺得沉重。就像在金字塔裡一般,愈高、路徑愈窄,人跡也日漸稀少。

你終須孤獨又誠懇的面對自己。十餘年的生涯,走出了讓自已如初戀般的陶醉,走進了太久又望不見綠洲的沙漠,你失去了原有的熱情與動力。停滯在一處高高的沙丘之上。想著要讓自己的人生,只有薄薄又單調的一頁,上面寫的聊聊數語。

「太可惜了,還差幾年,就可以拿終生俸了。」好友勸你再忍一忍:「有錢,雖不是萬能。但沒有金錢,卻是萬萬不能。」可是,30多歲的身體裡,那顆激蕩年輕的心仍然不羈,你毅然拋下那隻飯碗,離開。

躍上心目中的大企業前,就像所有的競賽前都有的預測。你像參加障礙賽的選手,大步邁過,一一通關所有的筆試科目。只在面試時,謙卑的如一頭羔羊,「沒有問題。」順從的答覆五位面試官提出的一一問題:「就算有問題,也會學習。」就差沒有說:「我的字典裡沒有難,這個字。」

幸運的,進入了那個國內名列百大的企業體,中英文的名片隨身攜帶,像是可以隨時傲人的小小獎狀,逢人就發。一時間,真的以為自己亮麗如天空的人生,就此展開,又綿長無邊。

然而,接受的真實工作是面對海關的關員,進出口的法令規章,可以背誦執行。可是,卻無法適應那樣一板一眼的作為。你如獵犬般的熟悉那樣的氣圍,想到了一直手心在下,高高在上的軍中生涯,下屬要望仰你的臉色,要經過你的批核准允;瞬間,整個世界顛倒了過來,像得到了一個現世的報應:必須把過去堅硬的腰肢變軟,把僵直的頸項變柔,把樸克牌似的臉孔推上燦爛的笑。

你不再是你,僅是某個宴會上的烤肉,這一面是你烤別人,熟了。翻過一面,就是別人烤你。兩面金黃熟透的肉片,才能入口!可是,但要加上一些醬料,才能真正可口。可是你不知,兩年後,又離職了。

全新的跑道上,不再在烈日下拋頭露面,不再屈膝讒笑的對人。你換到了一個業務管理的工作,鎮日的待在四季空調的辦公室裡,直覺的以為這份類同軍中「行政」的工作,是自己的強項;剎那間,你以為找到了自己的天堂。

快樂的工作裡,卻經常碰壁。「這個都不會,下次不教你了!」大量的資料,須要電腦分析的問題,讓你吃足暗虧;艱深的英文,更讓人吃足苦頭。一次次的請教年輕的同事,終於引來反彈。「你們下班了、休假了。我要去補習。」年輕的同事心有不甘的說:「都是犧牲自己的時間,支用自已的金錢。而你們呢?」你的臉上一片羞紅,像作錯事的小孩。

「你聽過一個貓與老鼠的故事嗎。」年輕的同事,真如教小孩一樣的繼續說:「老鼠躲進了一個狹小的洞穴裡,突然聽到了幾聲狗吠的叫聲。心想,等在洞外的貓一定被狗嚇跑了,可以安全的出去了。沒想到,一出來,馬上就被貓兒叼了起來。老鼠臨死之前,問:『貓大哥,剛才不是有狗嗎?』『哪兒有狗?現在社會上,沒有第二語言專長,能混嗎!那些狗吠的聲音,是我叫的。』

「能混嗎!」像根警棍,敲醒了躲在洞穴裡的自已,才發覺自已不過就是隻老鼠,一隻沒有被淘汰的幸運老鼠,一隻別人不會告訴你是老鼠的可憐老鼠。



文章來源:2014轉職經驗徵文比賽
一隻老鼠
職務類別:業務助理   職稱:業務助理   相關職缺:電腦系統整合服務相關  業務助理
那是個比鐵還硬的飯碗。

只是捧久了,那堅硬厚重的感覺透過雙臂,讓人痠麻,更糟糕的是漸漸地滲入心裡,讓人察覺某些微小的角落,有些鏽蝕,不再光亮。

十餘年的軍旅生涯,步步登高。久了,那種官職的誘惑,失去了亮彩,覺得終有登頂停止的時刻;那種權利的滋味,讓人短暫興奮,卻是帖真實的麻藥;一顆顆的梅花,掛在肩膀,不再耀眼,祇覺得沉重。就像在金字塔裡一般,愈高、路徑愈窄,人跡也日漸稀少。

你終須孤獨又誠懇的面對自己。十餘年的生涯,走出了讓自已如初戀般的陶醉,走進了太久又望不見綠洲的沙漠,你失去了原有的熱情與動力。停滯在一處高高的沙丘之上。想著要讓自己的人生,只有薄薄又單調的一頁,上面寫的聊聊數語。

「太可惜了,還差幾年,就可以拿終生俸了。」好友勸你再忍一忍:「有錢,雖不是萬能。但沒有金錢,卻是萬萬不能。」可是,30多歲的身體裡,那顆激蕩年輕的心仍然不羈,你毅然拋下那隻飯碗,離開。

躍上心目中的大企業前,就像所有的競賽前都有的預測。你像參加障礙賽的選手,大步邁過,一一通關所有的筆試科目。只在面試時,謙卑的如一頭羔羊,「沒有問題。」順從的答覆五位面試官提出的一一問題:「就算有問題,也會學習。」就差沒有說:「我的字典裡沒有難,這個字。」

幸運的,進入了那個國內名列百大的企業體,中英文的名片隨身攜帶,像是可以隨時傲人的小小獎狀,逢人就發。一時間,真的以為自己亮麗如天空的人生,就此展開,又綿長無邊。

然而,接受的真實工作是面對海關的關員,進出口的法令規章,可以背誦執行。可是,卻無法適應那樣一板一眼的作為。你如獵犬般的熟悉那樣的氣圍,想到了一直手心在下,高高在上的軍中生涯,下屬要望仰你的臉色,要經過你的批核准允;瞬間,整個世界顛倒了過來,像得到了一個現世的報應:必須把過去堅硬的腰肢變軟,把僵直的頸項變柔,把樸克牌似的臉孔推上燦爛的笑。

你不再是你,僅是某個宴會上的烤肉,這一面是你烤別人,熟了。翻過一面,就是別人烤你。兩面金黃熟透的肉片,才能入口!可是,但要加上一些醬料,才能真正可口。可是你不知,兩年後,又離職了。

全新的跑道上,不再在烈日下拋頭露面,不再屈膝讒笑的對人。你換到了一個業務管理的工作,鎮日的待在四季空調的辦公室裡,直覺的以為這份類同軍中「行政」的工作,是自己的強項;剎那間,你以為找到了自己的天堂。

快樂的工作裡,卻經常碰壁。「這個都不會,下次不教你了!」大量的資料,須要電腦分析的問題,讓你吃足暗虧;艱深的英文,更讓人吃足苦頭。一次次的請教年輕的同事,終於引來反彈。「你們下班了、休假了。我要去補習。」年輕的同事心有不甘的說:「都是犧牲自己的時間,支用自已的金錢。而你們呢?」你的臉上一片羞紅,像作錯事的小孩。

「你聽過一個貓與老鼠的故事嗎。」年輕的同事,真如教小孩一樣的繼續說:「老鼠躲進了一個狹小的洞穴裡,突然聽到了幾聲狗吠的叫聲。心想,等在洞外的貓一定被狗嚇跑了,可以安全的出去了。沒想到,一出來,馬上就被貓兒叼了起來。老鼠臨死之前,問:『貓大哥,剛才不是有狗嗎?』『哪兒有狗?現在社會上,沒有第二語言專長,能混嗎!那些狗吠的聲音,是我叫的。』

「能混嗎!」像根警棍,敲醒了躲在洞穴裡的自已,才發覺自已不過就是隻老鼠,一隻沒有被淘汰的幸運老鼠,一隻別人不會告訴你是老鼠的可憐老鼠。



文章來源:2014轉職經驗徵文比賽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