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人生的電阻

在過完年後的冬日午後,我仍待在捷運線末端的市鎮,對生活感到茫然。

線上投遞了幾十封履歷,對一個念文學畢業的男生而言,沒有任何友善回應似乎純屬必然;假設在求學階段,不曾努力充實自己,除了《論語》或《杜甫詩》的分數能夠呈現,在職場上確實沒有任何用處。畢業前我還不懂,仍對著擔心自己的父母夸夸說著:可以到出版社或者報社當編輯;現在,我懂了。

即便剛才,才從某家小出版社面試回來。發行人雖然和我相談甚歡,但他不諱言已經面試了幾位,他們都兼具編輯經驗及影像處理軟體能力,並且要的薪水不高;我唯一的優點卻只有文字能力。「可見現在景氣多麼不好……」他淡淡地說。

「我能理解。」我說。

原本仍在設想,出版社所在雖然有點偏僻,但從租屋處騎車大約半小時就到,即使起薪不高,至少接觸的是和文學相關產業。

我坐在客廳的沙灘椅上,整個人身陷其中,屋外有人聲喧揚,巷口處的菜販正在收攤,還有騎著拖車放送著破銅爛鐵廢棄機車要買的廣播,陽光是斜的,但照不盡蜿蜒巷口公寓遮蔽的陽台。

然後才終於做出決定:去青輔會職訓中心訓練,為的是一個穩定工作和飽食未來。隔天,小出版社的老發行人來電,說當天感受到我對文字的喜愛和追求,有個兼職工作機會看我是否願意。我說出自己的決定時,電話那頭聲音呈現著像是他遞給我一塊溫潤的玉器但我卻狠心將它摔到地上般的感覺。

職訓中心將近八個月的生活,像是又一次回到學生時代。來自的各個地區和不同才智的人,或許只盼望快點結訓拿到證書,像多了那張紙求職的窄門就能輕易撬開一些。

現實當然沒那麼容易。結訓時展現的作品除外,大學念的科系依然相關,線上投遞履歷依舊無聲無息。幸好在就業博覽會受到某個電子廠協理的青睞,才有機會當上製程工程師,

新人受訓期間,早上在會議室裡上課,加強對公司願景的看好和對企業主的向心力;即使是上市公司,需要負責的依然是老闆而不是股東。

下午則到產線,跟著帶我的課長熟悉金屬微電阻特性,以及產線流程:清洗、切割、膠裝、噴砂。良率依然不佳,容易發生短路和膠裝外觀破損的問題。「因為這是新產品。」課長始終和善地對我說。他體型乾瘦但做事十分認真,卻是個我聽都沒聽過的專科畢業。

學歷不能決定一切,態度才是關鍵。這句話像是落在課長臉上和他蒼白的影子裡。

找出問題和解決問題,是製程工程師一直以來的課題。但我們始終像在做實驗般,大膽假設以及小心求證。膠膜破損是噴砂機的壓力太高?或者新買橡膠品質?或是操作的泰利手殘?在製造課上最困難的不是機器特性的熟悉,而是人和人的溝通,如何讓外勞聽懂指示,當我說著有點彆腳的英文,而她只會微笑回應;製造課課長不滿部門經理在會議上責難他,而咆哮著要我離開別在產線逗留。即使感到委屈,都還好,一天之後就忘了疙瘩,雖然隔天下產線仍有點戒慎恐懼,別再讓人大吼大叫。

工廠評比績效的方式就是拉長的工時。員工至少提早十分到廠,準時下班據說會遭受管理部門的關切。長時間工作,每天回到租屋處都像被掏空的狀態。但那也不是最難度過的。

每天工作日報、每個月的績效會議、KPI自評,都能做好並且獲得課長和上級的肯定。直到某天,帶我的課長說著金屬電阻毛邊和阻值的關係時(砂輪機的刀片又得調整了。他歪著頭說。),我在顯微鏡裡雖然看不到課長說的顯示狀態,但依舊點頭說是。

那天夜裡我知道自己無法做好這份工作。隔幾天,對招募我進公司的協理說自己仍對寫作念念不忘。進公司不到半年,我便離職,結束了短暫的科技業之旅。

電阻不只產生阻值,在元件裡,更多時候是為了符合歐姆定律中,微弱的電阻會產生更強的電流。短暫的製程工程師,雖然像是一時受挫,找不到方向,但在我的人生中,我期待,會像那樣的效果發生。



文章來源:1111 人力銀行 2014轉職經驗徵文活動
人生的電阻
職務類別:生產技術/製程工程師   職稱:生產技術/製程工程師   相關職缺:汽車/零件製造  生產技術/製程工程師
在過完年後的冬日午後,我仍待在捷運線末端的市鎮,對生活感到茫然。

線上投遞了幾十封履歷,對一個念文學畢業的男生而言,沒有任何友善回應似乎純屬必然;假設在求學階段,不曾努力充實自己,除了《論語》或《杜甫詩》的分數能夠呈現,在職場上確實沒有任何用處。畢業前我還不懂,仍對著擔心自己的父母夸夸說著:可以到出版社或者報社當編輯;現在,我懂了。

即便剛才,才從某家小出版社面試回來。發行人雖然和我相談甚歡,但他不諱言已經面試了幾位,他們都兼具編輯經驗及影像處理軟體能力,並且要的薪水不高;我唯一的優點卻只有文字能力。「可見現在景氣多麼不好……」他淡淡地說。

「我能理解。」我說。

原本仍在設想,出版社所在雖然有點偏僻,但從租屋處騎車大約半小時就到,即使起薪不高,至少接觸的是和文學相關產業。

我坐在客廳的沙灘椅上,整個人身陷其中,屋外有人聲喧揚,巷口處的菜販正在收攤,還有騎著拖車放送著破銅爛鐵廢棄機車要買的廣播,陽光是斜的,但照不盡蜿蜒巷口公寓遮蔽的陽台。

然後才終於做出決定:去青輔會職訓中心訓練,為的是一個穩定工作和飽食未來。隔天,小出版社的老發行人來電,說當天感受到我對文字的喜愛和追求,有個兼職工作機會看我是否願意。我說出自己的決定時,電話那頭聲音呈現著像是他遞給我一塊溫潤的玉器但我卻狠心將它摔到地上般的感覺。

職訓中心將近八個月的生活,像是又一次回到學生時代。來自的各個地區和不同才智的人,或許只盼望快點結訓拿到證書,像多了那張紙求職的窄門就能輕易撬開一些。

現實當然沒那麼容易。結訓時展現的作品除外,大學念的科系依然相關,線上投遞履歷依舊無聲無息。幸好在就業博覽會受到某個電子廠協理的青睞,才有機會當上製程工程師,

新人受訓期間,早上在會議室裡上課,加強對公司願景的看好和對企業主的向心力;即使是上市公司,需要負責的依然是老闆而不是股東。

下午則到產線,跟著帶我的課長熟悉金屬微電阻特性,以及產線流程:清洗、切割、膠裝、噴砂。良率依然不佳,容易發生短路和膠裝外觀破損的問題。「因為這是新產品。」課長始終和善地對我說。他體型乾瘦但做事十分認真,卻是個我聽都沒聽過的專科畢業。

學歷不能決定一切,態度才是關鍵。這句話像是落在課長臉上和他蒼白的影子裡。

找出問題和解決問題,是製程工程師一直以來的課題。但我們始終像在做實驗般,大膽假設以及小心求證。膠膜破損是噴砂機的壓力太高?或者新買橡膠品質?或是操作的泰利手殘?在製造課上最困難的不是機器特性的熟悉,而是人和人的溝通,如何讓外勞聽懂指示,當我說著有點彆腳的英文,而她只會微笑回應;製造課課長不滿部門經理在會議上責難他,而咆哮著要我離開別在產線逗留。即使感到委屈,都還好,一天之後就忘了疙瘩,雖然隔天下產線仍有點戒慎恐懼,別再讓人大吼大叫。

工廠評比績效的方式就是拉長的工時。員工至少提早十分到廠,準時下班據說會遭受管理部門的關切。長時間工作,每天回到租屋處都像被掏空的狀態。但那也不是最難度過的。

每天工作日報、每個月的績效會議、KPI自評,都能做好並且獲得課長和上級的肯定。直到某天,帶我的課長說著金屬電阻毛邊和阻值的關係時(砂輪機的刀片又得調整了。他歪著頭說。),我在顯微鏡裡雖然看不到課長說的顯示狀態,但依舊點頭說是。

那天夜裡我知道自己無法做好這份工作。隔幾天,對招募我進公司的協理說自己仍對寫作念念不忘。進公司不到半年,我便離職,結束了短暫的科技業之旅。

電阻不只產生阻值,在元件裡,更多時候是為了符合歐姆定律中,微弱的電阻會產生更強的電流。短暫的製程工程師,雖然像是一時受挫,找不到方向,但在我的人生中,我期待,會像那樣的效果發生。



文章來源:1111 人力銀行 2014轉職經驗徵文活動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