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美編設計 » 美編人員 » 那通唐突的電話
主題:

那通唐突的電話

 「除了收老闆的錢,你是不是還能再付出些什麼?」

  那天下午,謙哥這麼問的時候,我當真傻了很久。



  三個禮拜前,我接到謙哥的電話。大學畢業已經六年的我和學長始終保持著聯繫,聽說他已經是國中美術班的外聘教師,薪水雖不算高,但外聘時間相對自由、事務較少,還有時間打點零工、做創作;而我,退伍後半年找到美術設計的工作。一個月三萬,到現在三萬六;兩手空空,到現在有了三張證照;以我的背景、經歷、生活環境,這樣的數字對我來說已經足夠。

  聽謙哥在電話裡談起,我才想起這已經是學生放暑假的季節了。那天唐突得接了他的電話,還對我提出了更唐突的要求。



  「禮拜六有一堂暑期輔導的補課,沒上班吧?要不,過來給國中生上素描?」年紀大了、青春不再、技巧鈍了、用具不見,百般推辭仍坳不過謙哥的熱情邀約,只能帶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答應下午為他跑一趟。



  這天,我找到謙哥的教室,裏頭大約兩間一般課室的大小,中間的牆面有些許的施工殘留,我判斷是將兩間教室打通合併的成果。前門一側的白板上以各色的磁鐵吸著一張張學生的課堂作品,一旁的大抽屜櫃上堆疊著更多未成熟的、彆腳教育下的犧牲品;教室後方則是一櫃櫃的靜物,沒有靈魂的塑膠水果伴著各種瓶罐、碗盤茶杯、還有一板一眼的石膏塊紛紛在玻璃後方積著灰塵、守著教條、等著老死。

  方正的格局以長型的大桌子圍成兩個圓,像是批鬥著圓中心的靜物台。



  教室只有謙哥,半小時後上課。我倆寒暄幾句之後,他便提醒幾句要注意的事情,以及要上些什麼。

  「待會很簡單。我們一人擺一組靜物,在教室兩頭畫,學生畫三小時,我們則用一半時間畫完示範,另一半時間就指導他們,怎麼教隨你。」謙哥說完後便逕自走向後方的櫃子開始找靜物,我也跟了上去,窗外的籃球拌著黃蟬,讓我心情越發焦躁,十多年沒碰鉛筆素描,當時進公司面試的不過是一些草圖,那麼久沒畫待會若被國中生痛宰豈不是讓他們笑翻?

  莫約一小時後,教室裡已經滿是鉛筆與紙張摩擦的聲音,伴奏刻意壓低的交談聲,八成是討論著教室裡這位緊張的不速之客。

  之後平靜了下來,其實並不如我想像的糟。反而,我開始回憶以前的種種美學訓練、各式各樣的技巧、觀念、方法,那些都是無數的經驗累積,直到現在,我才將他們重新整理;隨著畫完之後的輕鬆,心情也越加投入,一張張圖指導下去,我感到腦海裡有些東西也不斷被挖出來,一些我認為真正重要,卻掩埋了許久的東西,透過雙手和言語,重新在這殘舊教室裡歡唱、跳躍閃爍。





  二十多幅鉛筆貼在白板上,樸灰的、粗糙的筆觸裡醞釀著許多未琢磨的夢想。教室已經關了燈,外頭的澄黃與將晚的彩霞輝映著已經遠去的青春,投進教室裡,惹得塵埃羞愧落定;窗外的暖風慢慢掃著綠葉,像是輕聲提醒:落幕了、散場了。

  只剩我和謙哥坐在桌子上,看著眼前一整間教室的黃昏讓整個靜物台微發著光,像是在見證著什麼更重要的東西。



  謙哥突然問我當老師的意願,我笑了出來,但他看來卻是無比地認真。

  「其實你也是美術班出身的,這些東西你都會,只是需要點時間整理一下,大學時的教育學程你也修過了,如果是去畫室,你的條件符合。」

  謙哥說著,從皮夾裡掏出一張微皺的畫室名片。

  「這是我以前的老師退休後沒事做,就找了幾個朋友和學生開了畫室,現在他們有缺老師,如果有興趣,我幫你推薦。」

  當時的我並未放在心上,只是含糊著把它收進口袋,直到兩個禮拜後,才在一個失眠的晚上想起它。我開始認真思考這回事。



  其實我很討厭老師。從小到大所遇的老師我都嗤之以鼻,他們腦袋死板、僵化,拿他們幾十年前的那一套來教現在的學生,簡直是種摧殘;老師太無能了,始終靠著腐舊的知識與麻利的嘴,創造越來越多的小學而大遺。我偏見地打從心裡鄙視他們,從來,我絕不想跟他們一樣。

  但那天,我把那些腦海裡的觀念整理,毫不保留地、以最直白的方式教給學生,那讓我好滿足,怎麼會?

  如果我真有那麼多的不滿,我該視而不見、撇開不談嗎?我有能力教給他們我認為真正重要、寶貴的事情,那豈不更好?一想到這點,我突然興奮了起來。那些對教育的不滿與疑問,我有更好的答案;對藝術的執著與體會,我有更深的經歷,如果能因為我,改變了一些他們的觀念,讓他們的眼光清晰、使未來的目標明確,那怕只有一點點,我也感到無比的欣慰與滿足。



  謙哥問的那句話,我始終思考著,除了替別人工作、收錢,我是不是還能付出些甚麼?在工作這事上,我們總是計較著得到多少,而不是付出多少,如果放棄了三萬六的月薪與辦公桌的蘋果,能換得一些做自己的勇氣、與年輕時一點夢想與自信,或許這雙翅膀,能飛得更高更遠。

  我翻出了箱底的教育學程證書,透過設計人理性的腦袋將美術資料重新翻閱,手裡抓著畫室的名片,撥下號碼,擁抱我人生中另一通唐突的電話。



文章來源:1111 人力銀行 2014轉職經驗徵文活動
那通唐突的電話
職務類別:美編人員   職稱:美術設計人員   相關職缺:補習班  美編人員
 「除了收老闆的錢,你是不是還能再付出些什麼?」

  那天下午,謙哥這麼問的時候,我當真傻了很久。



  三個禮拜前,我接到謙哥的電話。大學畢業已經六年的我和學長始終保持著聯繫,聽說他已經是國中美術班的外聘教師,薪水雖不算高,但外聘時間相對自由、事務較少,還有時間打點零工、做創作;而我,退伍後半年找到美術設計的工作。一個月三萬,到現在三萬六;兩手空空,到現在有了三張證照;以我的背景、經歷、生活環境,這樣的數字對我來說已經足夠。

  聽謙哥在電話裡談起,我才想起這已經是學生放暑假的季節了。那天唐突得接了他的電話,還對我提出了更唐突的要求。



  「禮拜六有一堂暑期輔導的補課,沒上班吧?要不,過來給國中生上素描?」年紀大了、青春不再、技巧鈍了、用具不見,百般推辭仍坳不過謙哥的熱情邀約,只能帶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答應下午為他跑一趟。



  這天,我找到謙哥的教室,裏頭大約兩間一般課室的大小,中間的牆面有些許的施工殘留,我判斷是將兩間教室打通合併的成果。前門一側的白板上以各色的磁鐵吸著一張張學生的課堂作品,一旁的大抽屜櫃上堆疊著更多未成熟的、彆腳教育下的犧牲品;教室後方則是一櫃櫃的靜物,沒有靈魂的塑膠水果伴著各種瓶罐、碗盤茶杯、還有一板一眼的石膏塊紛紛在玻璃後方積著灰塵、守著教條、等著老死。

  方正的格局以長型的大桌子圍成兩個圓,像是批鬥著圓中心的靜物台。



  教室只有謙哥,半小時後上課。我倆寒暄幾句之後,他便提醒幾句要注意的事情,以及要上些什麼。

  「待會很簡單。我們一人擺一組靜物,在教室兩頭畫,學生畫三小時,我們則用一半時間畫完示範,另一半時間就指導他們,怎麼教隨你。」謙哥說完後便逕自走向後方的櫃子開始找靜物,我也跟了上去,窗外的籃球拌著黃蟬,讓我心情越發焦躁,十多年沒碰鉛筆素描,當時進公司面試的不過是一些草圖,那麼久沒畫待會若被國中生痛宰豈不是讓他們笑翻?

  莫約一小時後,教室裡已經滿是鉛筆與紙張摩擦的聲音,伴奏刻意壓低的交談聲,八成是討論著教室裡這位緊張的不速之客。

  之後平靜了下來,其實並不如我想像的糟。反而,我開始回憶以前的種種美學訓練、各式各樣的技巧、觀念、方法,那些都是無數的經驗累積,直到現在,我才將他們重新整理;隨著畫完之後的輕鬆,心情也越加投入,一張張圖指導下去,我感到腦海裡有些東西也不斷被挖出來,一些我認為真正重要,卻掩埋了許久的東西,透過雙手和言語,重新在這殘舊教室裡歡唱、跳躍閃爍。





  二十多幅鉛筆貼在白板上,樸灰的、粗糙的筆觸裡醞釀著許多未琢磨的夢想。教室已經關了燈,外頭的澄黃與將晚的彩霞輝映著已經遠去的青春,投進教室裡,惹得塵埃羞愧落定;窗外的暖風慢慢掃著綠葉,像是輕聲提醒:落幕了、散場了。

  只剩我和謙哥坐在桌子上,看著眼前一整間教室的黃昏讓整個靜物台微發著光,像是在見證著什麼更重要的東西。



  謙哥突然問我當老師的意願,我笑了出來,但他看來卻是無比地認真。

  「其實你也是美術班出身的,這些東西你都會,只是需要點時間整理一下,大學時的教育學程你也修過了,如果是去畫室,你的條件符合。」

  謙哥說著,從皮夾裡掏出一張微皺的畫室名片。

  「這是我以前的老師退休後沒事做,就找了幾個朋友和學生開了畫室,現在他們有缺老師,如果有興趣,我幫你推薦。」

  當時的我並未放在心上,只是含糊著把它收進口袋,直到兩個禮拜後,才在一個失眠的晚上想起它。我開始認真思考這回事。



  其實我很討厭老師。從小到大所遇的老師我都嗤之以鼻,他們腦袋死板、僵化,拿他們幾十年前的那一套來教現在的學生,簡直是種摧殘;老師太無能了,始終靠著腐舊的知識與麻利的嘴,創造越來越多的小學而大遺。我偏見地打從心裡鄙視他們,從來,我絕不想跟他們一樣。

  但那天,我把那些腦海裡的觀念整理,毫不保留地、以最直白的方式教給學生,那讓我好滿足,怎麼會?

  如果我真有那麼多的不滿,我該視而不見、撇開不談嗎?我有能力教給他們我認為真正重要、寶貴的事情,那豈不更好?一想到這點,我突然興奮了起來。那些對教育的不滿與疑問,我有更好的答案;對藝術的執著與體會,我有更深的經歷,如果能因為我,改變了一些他們的觀念,讓他們的眼光清晰、使未來的目標明確,那怕只有一點點,我也感到無比的欣慰與滿足。



  謙哥問的那句話,我始終思考著,除了替別人工作、收錢,我是不是還能付出些甚麼?在工作這事上,我們總是計較著得到多少,而不是付出多少,如果放棄了三萬六的月薪與辦公桌的蘋果,能換得一些做自己的勇氣、與年輕時一點夢想與自信,或許這雙翅膀,能飛得更高更遠。

  我翻出了箱底的教育學程證書,透過設計人理性的腦袋將美術資料重新翻閱,手裡抓著畫室的名片,撥下號碼,擁抱我人生中另一通唐突的電話。



文章來源:1111 人力銀行 2014轉職經驗徵文活動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