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軍警消防 » 公家機關相關人員 » 抉擇:我的短暫公職生涯
主題:

抉擇:我的短暫公職生涯

媽媽及離家最近的考量下,我選填並分發到鄰市的一個地方基層機關。



報到當天,機關首長將我分發到社福單位後,便指示代理我職務的前手跟我交接業務。前手跟我一樣都是通過初等考試進來的,職等職稱也是委任一職等的「書記」,兩個月前才由首長從另一單位暫調代理這項職務;至於比他早兩任的前手一個是申請轉調到其他機關,另一個是約僱人員暫代,因生涯另有考量而離職,大概只知道都做不久而已。



交接時,才得知我的業務職掌囊括所有老人,婦女,兒少和特殊境遇家庭的事務,主要是相關補助的審核與發放,接下來還要籌辦兩場大型的敬老活動;我心頭一驚:<天哪!我只不過是個位階最低的小小書記,怎麼負責的業務那麼廣又那麼重!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震驚與疑惑,前手好意提醒我:「雖然法規上將『書記』職務歸類成一些櫃檯收件,收發和出納等比較簡單的工作,但是實際上工作內容和普考、高考進來的人差不多,同工不同酬的情況很常見,到其他機關也一樣...如果(心理)不平衡的話,就只能再繼續往上考吧!」



由於好不容易終於有份穩定的正職,我心想:「雖然只有實領26K的薪水,但至少比很多私人企業的20K出頭的新鮮人好多了,反正自己是新人,吃苦就當吃補吧,反正過去當兵剛下部隊的時候還不這樣撐過來了!」



為了早日熟悉業務,我常厚著臉皮纏著前手請教並勤做筆記;無奈他懂的有限,加上業務同樣繁忙,我只好想辦法翻出以前的檔案資料,觀摩前幾任前手是怎麼做的,並自願延後下班時間研讀社政作業系統手冊並練習操作;下班回家後,再繼續溫習當天的業務筆記和法規流程。



畢竟一般行政類科的職務分派不需要擁有專業領域的學經歷,而法令的規定往往無法解決實務上所遭遇的問題,讓我在面對民眾和業務時常常感到左支右絀。



尤其,同時要站在第一線櫃檯受理民眾的申請案,時時必須面對不少完全無法想像到的複雜狀況,以及民眾種種不理性的質疑和辱罵;即使自己在法理上站得住腳,在「民眾最大」的氛圍環境下卻要常要低聲下氣和忍氣吞聲。



此外,來自民意代表對於特定補助申請案件的「關切」壓力、不同層級長官立場的意氣之爭、同事之間的勾心鬥角,還有內外不同單位彼此互踢皮球,特別讓我感到疲於奔命。



而前幾任留下來補助錯發、亂發的沉重爛攤子,讓上級單位查核頻繁,還必須同時承辦兩場大型活動又欠缺相關經驗的壓力,再加上來自照護失智母親,每日必須忍受睡眠嚴重不足和早出晚歸長距離通勤所造成的身心俱疲,身體健康出現了嚴重的警訊,壓垮了我繼續撐下去的意志。



「在單位裡每天和假日都拚命加班,工作量卻像薛里西斯的滾石一樣永無止境:有同事加班加到視網膜剝離必須緊急開刀,要不然就是補休和年假根本排不出時間,國民旅遊卡有了等於沒有;其他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同事想要繼續往上考,但又累到沒時間看書,職等晉升又像蝸牛爬樹一樣;而我自己,每天就只有工作、吃飯、通勤、照護和睡覺,不就像被豢養的牲畜一樣嗎?」在身心俱疲之際,我不禁思考我的未來到底在哪裡?於是悄然升起了轉職的念頭。



正當我引頸盼望之際,千載難逢機會終於來了:先前人事行政類科增額錄取的缺額分發了;遺憾的是,我所居住的中部地區沒有缺額,而分發到東部地區的地方機關,負責與議會聯繫及定期考評地方國中小學校長的職務。然而業務相對現職來說反而單純。



坦白講,好不容易終於可以脫離痛苦的深淵,而我也一度打算前往赴任。然而,只要想到媽媽失智情況開始惡化,需要持續陪伴就診的問題,卻讓我陷入「天人交戰」的困境中。



經過了幾天的煎熬,即將前往新機關報到前夕,我抉擇了放棄,同時也辭去了原機關的職務。



就這樣,經歷了近七個月的短暫公職生涯,領取了這段期間自費繳納部分的退撫基金,繞了一圈,又重新轉為薪資不穩定的文字工作SOHO族,一邊準備重考。



坦白講,如果說沒有不甘心是騙人的;但是轉念一想,跟家人和自己的健康、親情和未來工作的發展相比,還有什麼比這個還重要呢?



經過了四個月的照護,媽媽失智的病情獲得了控制與穩定;而我又在今年的初等考試裡連中雙榜,而且名次比前一年更加進步。



再一次,我又即將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做出抉擇;因為有了短暫的公職經驗與教訓,我學會了明辨慎思自己所期待的工作型態為何,避免再重蹈覆轍。



如果你問我究竟該不該抉擇轉職,我認為工作就像經營一段婚姻或感情一樣,當你感到已經不合適的時候,與其痛苦地硬撐下去,倒不如選擇適時地「放手」或許更能夠海闊天空!



作者:追夢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抉擇:我的短暫公職生涯
職務類別:公家機關相關人員   職稱:書記   相關職缺:政府╱民意機關  公家機關相關人員
媽媽及離家最近的考量下,我選填並分發到鄰市的一個地方基層機關。



報到當天,機關首長將我分發到社福單位後,便指示代理我職務的前手跟我交接業務。前手跟我一樣都是通過初等考試進來的,職等職稱也是委任一職等的「書記」,兩個月前才由首長從另一單位暫調代理這項職務;至於比他早兩任的前手一個是申請轉調到其他機關,另一個是約僱人員暫代,因生涯另有考量而離職,大概只知道都做不久而已。



交接時,才得知我的業務職掌囊括所有老人,婦女,兒少和特殊境遇家庭的事務,主要是相關補助的審核與發放,接下來還要籌辦兩場大型的敬老活動;我心頭一驚:<天哪!我只不過是個位階最低的小小書記,怎麼負責的業務那麼廣又那麼重!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震驚與疑惑,前手好意提醒我:「雖然法規上將『書記』職務歸類成一些櫃檯收件,收發和出納等比較簡單的工作,但是實際上工作內容和普考、高考進來的人差不多,同工不同酬的情況很常見,到其他機關也一樣...如果(心理)不平衡的話,就只能再繼續往上考吧!」



由於好不容易終於有份穩定的正職,我心想:「雖然只有實領26K的薪水,但至少比很多私人企業的20K出頭的新鮮人好多了,反正自己是新人,吃苦就當吃補吧,反正過去當兵剛下部隊的時候還不這樣撐過來了!」



為了早日熟悉業務,我常厚著臉皮纏著前手請教並勤做筆記;無奈他懂的有限,加上業務同樣繁忙,我只好想辦法翻出以前的檔案資料,觀摩前幾任前手是怎麼做的,並自願延後下班時間研讀社政作業系統手冊並練習操作;下班回家後,再繼續溫習當天的業務筆記和法規流程。



畢竟一般行政類科的職務分派不需要擁有專業領域的學經歷,而法令的規定往往無法解決實務上所遭遇的問題,讓我在面對民眾和業務時常常感到左支右絀。



尤其,同時要站在第一線櫃檯受理民眾的申請案,時時必須面對不少完全無法想像到的複雜狀況,以及民眾種種不理性的質疑和辱罵;即使自己在法理上站得住腳,在「民眾最大」的氛圍環境下卻要常要低聲下氣和忍氣吞聲。



此外,來自民意代表對於特定補助申請案件的「關切」壓力、不同層級長官立場的意氣之爭、同事之間的勾心鬥角,還有內外不同單位彼此互踢皮球,特別讓我感到疲於奔命。



而前幾任留下來補助錯發、亂發的沉重爛攤子,讓上級單位查核頻繁,還必須同時承辦兩場大型活動又欠缺相關經驗的壓力,再加上來自照護失智母親,每日必須忍受睡眠嚴重不足和早出晚歸長距離通勤所造成的身心俱疲,身體健康出現了嚴重的警訊,壓垮了我繼續撐下去的意志。



「在單位裡每天和假日都拚命加班,工作量卻像薛里西斯的滾石一樣永無止境:有同事加班加到視網膜剝離必須緊急開刀,要不然就是補休和年假根本排不出時間,國民旅遊卡有了等於沒有;其他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同事想要繼續往上考,但又累到沒時間看書,職等晉升又像蝸牛爬樹一樣;而我自己,每天就只有工作、吃飯、通勤、照護和睡覺,不就像被豢養的牲畜一樣嗎?」在身心俱疲之際,我不禁思考我的未來到底在哪裡?於是悄然升起了轉職的念頭。



正當我引頸盼望之際,千載難逢機會終於來了:先前人事行政類科增額錄取的缺額分發了;遺憾的是,我所居住的中部地區沒有缺額,而分發到東部地區的地方機關,負責與議會聯繫及定期考評地方國中小學校長的職務。然而業務相對現職來說反而單純。



坦白講,好不容易終於可以脫離痛苦的深淵,而我也一度打算前往赴任。然而,只要想到媽媽失智情況開始惡化,需要持續陪伴就診的問題,卻讓我陷入「天人交戰」的困境中。



經過了幾天的煎熬,即將前往新機關報到前夕,我抉擇了放棄,同時也辭去了原機關的職務。



就這樣,經歷了近七個月的短暫公職生涯,領取了這段期間自費繳納部分的退撫基金,繞了一圈,又重新轉為薪資不穩定的文字工作SOHO族,一邊準備重考。



坦白講,如果說沒有不甘心是騙人的;但是轉念一想,跟家人和自己的健康、親情和未來工作的發展相比,還有什麼比這個還重要呢?



經過了四個月的照護,媽媽失智的病情獲得了控制與穩定;而我又在今年的初等考試裡連中雙榜,而且名次比前一年更加進步。



再一次,我又即將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做出抉擇;因為有了短暫的公職經驗與教訓,我學會了明辨慎思自己所期待的工作型態為何,避免再重蹈覆轍。



如果你問我究竟該不該抉擇轉職,我認為工作就像經營一段婚姻或感情一樣,當你感到已經不合適的時候,與其痛苦地硬撐下去,倒不如選擇適時地「放手」或許更能夠海闊天空!



作者:追夢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