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補習進修 » 補習班導師 » 磨拳擦掌卻遇空口說白話
主題:

磨拳擦掌卻遇空口說白話

去年四月初,已在補習班累積經驗達三年的我決定轉換不一樣性質的職務嘗試看看,其中當然也有想挑戰並學習的心態。

從大學開始,我就不斷在各個補習班工讀,最開始的想法是在補習班既有冷氣吹又不用什麼勞力,時薪還比一般餐飲店高出許多,何樂而不為?我先後擔任過數學輔導老師、數學解題老師以及讓我收穫無比豐碩的「班導師」。

數學輔導老師與解題老師兩者其實大同小異,唯一的不同是前者不需要上台後者需要,如此而已。而擔任班導師卻是個完全不一樣的工作!身為一個班導師,最基本要做的如:規劃考試複習進度、影印考卷、製作講義、與家長電聯討論孩子的學習狀況、與任課師討論課程問題、安排每日值日生、批閱聯絡本、至學校門口發放傳單;後來慢慢上手了,上台解題考卷、講授歷史、精神訓話、適當處罰學生、幫忙學生之心理輔導、與家長保持友好關係等必須與人緊密接觸的「業務」開始繁雜起來。

擔任班導師一年左右的時間,讓我充分學習到與兩個年齡層的不同對話技巧,並且如何妥善安排好每一樣工作進度,更甚者如與孩子們的相處,讓這個世代的孩子了解「尊重老師的權威」的必要性。

不敢說滿腹經綸,但胸懷中已被勾起補教熱忱的我在去年毅然決然決定轉換跑道,希望嘗試工作與責任躍上一個等級的職務。

就在去年十月底,我接到一通來自南崁一家補習班老闆的電話,電話中他告訴我國中部正需要一個能一次管理三個年級學生的人,因為一直以來找不到對補教業有熱忱的大學生,大多數學生都抱著一個混口薪水的心態。沒有嘗試過一次管理三個年級的經驗讓我有點猶豫了,不過老闆最後一句話將我的躊躇不前給擊碎了:「若之後國中部有了一定的制度,到時推出去就讓你做主任。」

十一月四日,我準時打卡上班了。

這是一間以國小安親為基礎的補習班,國中部三個年級加起來不過四十二人,然而一切坊間國中補習班所具有的管理制度在這裡完全看不到!

補習班規定老師六點上課,可是我觀察了一個禮拜發現必須到六點二十,全部學生才到齊;上課狀況更令我瞠目結舌──竟然邊吃晚餐邊聽老師上課!;沒有聯絡簿;沒有週考輔導制度,學生於周考日到班後寫完考卷即可回家;沒有考前到班加強一整天的規劃......

新官上任三把火,儘管這間補習班面臨這麼多荒誕不經的狀況,可從我累積下來的經驗判斷思考後,我大致有了相關解決方案。發現問題不是難事,難的是解決問題,對於能迅速想出解決方案的反應,我是相當開心的,開心自己在過去的三年沒有白學。

首先,我向學生宣布到班時間一律訂為五點四十,五點四十到六點必須用完晚餐,絕對不可在老師上課時吃晚餐;接著我開始繪製聯絡簿格式;規定周考考卷寫完必須經過我檢討後才能回家,而考卷必須黏貼在筆記本上給家長簽名;考前的兩個禮拜六必須到班加強三小時──原意是八小時,不過老闆娘不贊同。

經過一個禮拜多的不斷與學生溝通宣導,加上任課師長期受夠那裏的無政府狀態因此對我大力支持之下,孩子們的紀律終於上軌道了,距離我的理想情況只差一步了。

然而之後老闆娘開始找我麻煩,對我推行的每個措施都大加干涉,並不斷提出質疑,口氣上一點也沒有要與我討論的意思。而當初在電話中與我相談甚歡的老闆本人,經過與同事某次閒聊之後我才知道原來老闆懼內......。

「賴老師,請你搞清楚,我請你來不是要把這補習班變成你的風格,這是我的補習班不是你的!」在一次面對如此嚴厲質疑的當下,我終於了解到當初老闆所謂的「想把國中部的制度做起來」只是一個空話,連推行必要的制度都百般阻撓了,遑論「做主任」了。

「主任,既然你我理念相差太多,而您又無法認同我的作法,請您另找高明。」當下,我提出辭職了。

事後幾天,當有一個陌生的男老師出現在教室的時候,孩子們這才意識到我即將離開了,其中一個非常聽我話的孩子偷偷跑到我身邊,小聲地問我:「小賴,你為什麼要走?是因為我們不乖嗎?」當下聽了為之鼻酸,孩子不懂我與管理階層之間的紛紛擾擾,他認為老師的離開是因為他們不乖,如此自責的心理讓我非常難受。

離開一個月多了,那四十二孩子的名字我卻從未忘記,我有時也在想他們現在是否有乖乖上課了?是否有乖乖聽老師檢討考卷了?是否有聽話不在老師上課時吃晚餐了?

我依然想念他們,很想、很想......。









作者:小賴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磨拳擦掌卻遇空口說白話
職務類別:補習班導師   職稱:補習班總導師   相關職缺:補習班  補習班導師
去年四月初,已在補習班累積經驗達三年的我決定轉換不一樣性質的職務嘗試看看,其中當然也有想挑戰並學習的心態。

從大學開始,我就不斷在各個補習班工讀,最開始的想法是在補習班既有冷氣吹又不用什麼勞力,時薪還比一般餐飲店高出許多,何樂而不為?我先後擔任過數學輔導老師、數學解題老師以及讓我收穫無比豐碩的「班導師」。

數學輔導老師與解題老師兩者其實大同小異,唯一的不同是前者不需要上台後者需要,如此而已。而擔任班導師卻是個完全不一樣的工作!身為一個班導師,最基本要做的如:規劃考試複習進度、影印考卷、製作講義、與家長電聯討論孩子的學習狀況、與任課師討論課程問題、安排每日值日生、批閱聯絡本、至學校門口發放傳單;後來慢慢上手了,上台解題考卷、講授歷史、精神訓話、適當處罰學生、幫忙學生之心理輔導、與家長保持友好關係等必須與人緊密接觸的「業務」開始繁雜起來。

擔任班導師一年左右的時間,讓我充分學習到與兩個年齡層的不同對話技巧,並且如何妥善安排好每一樣工作進度,更甚者如與孩子們的相處,讓這個世代的孩子了解「尊重老師的權威」的必要性。

不敢說滿腹經綸,但胸懷中已被勾起補教熱忱的我在去年毅然決然決定轉換跑道,希望嘗試工作與責任躍上一個等級的職務。

就在去年十月底,我接到一通來自南崁一家補習班老闆的電話,電話中他告訴我國中部正需要一個能一次管理三個年級學生的人,因為一直以來找不到對補教業有熱忱的大學生,大多數學生都抱著一個混口薪水的心態。沒有嘗試過一次管理三個年級的經驗讓我有點猶豫了,不過老闆最後一句話將我的躊躇不前給擊碎了:「若之後國中部有了一定的制度,到時推出去就讓你做主任。」

十一月四日,我準時打卡上班了。

這是一間以國小安親為基礎的補習班,國中部三個年級加起來不過四十二人,然而一切坊間國中補習班所具有的管理制度在這裡完全看不到!

補習班規定老師六點上課,可是我觀察了一個禮拜發現必須到六點二十,全部學生才到齊;上課狀況更令我瞠目結舌──竟然邊吃晚餐邊聽老師上課!;沒有聯絡簿;沒有週考輔導制度,學生於周考日到班後寫完考卷即可回家;沒有考前到班加強一整天的規劃......

新官上任三把火,儘管這間補習班面臨這麼多荒誕不經的狀況,可從我累積下來的經驗判斷思考後,我大致有了相關解決方案。發現問題不是難事,難的是解決問題,對於能迅速想出解決方案的反應,我是相當開心的,開心自己在過去的三年沒有白學。

首先,我向學生宣布到班時間一律訂為五點四十,五點四十到六點必須用完晚餐,絕對不可在老師上課時吃晚餐;接著我開始繪製聯絡簿格式;規定周考考卷寫完必須經過我檢討後才能回家,而考卷必須黏貼在筆記本上給家長簽名;考前的兩個禮拜六必須到班加強三小時──原意是八小時,不過老闆娘不贊同。

經過一個禮拜多的不斷與學生溝通宣導,加上任課師長期受夠那裏的無政府狀態因此對我大力支持之下,孩子們的紀律終於上軌道了,距離我的理想情況只差一步了。

然而之後老闆娘開始找我麻煩,對我推行的每個措施都大加干涉,並不斷提出質疑,口氣上一點也沒有要與我討論的意思。而當初在電話中與我相談甚歡的老闆本人,經過與同事某次閒聊之後我才知道原來老闆懼內......。

「賴老師,請你搞清楚,我請你來不是要把這補習班變成你的風格,這是我的補習班不是你的!」在一次面對如此嚴厲質疑的當下,我終於了解到當初老闆所謂的「想把國中部的制度做起來」只是一個空話,連推行必要的制度都百般阻撓了,遑論「做主任」了。

「主任,既然你我理念相差太多,而您又無法認同我的作法,請您另找高明。」當下,我提出辭職了。

事後幾天,當有一個陌生的男老師出現在教室的時候,孩子們這才意識到我即將離開了,其中一個非常聽我話的孩子偷偷跑到我身邊,小聲地問我:「小賴,你為什麼要走?是因為我們不乖嗎?」當下聽了為之鼻酸,孩子不懂我與管理階層之間的紛紛擾擾,他認為老師的離開是因為他們不乖,如此自責的心理讓我非常難受。

離開一個月多了,那四十二孩子的名字我卻從未忘記,我有時也在想他們現在是否有乖乖上課了?是否有乖乖聽老師檢討考卷了?是否有聽話不在老師上課時吃晚餐了?

我依然想念他們,很想、很想......。









作者:小賴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