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裝潢設計 » 景觀設計人員 » 從未放棄追尋自己 - 從廣告、劇場到創業
主題:

從未放棄追尋自己 - 從廣告、劇場到創業

小時候的夢想是天真的「世界和平」,後來發現那不過是選美小姐甜美笑容下的願望範本,但我沒有因此放棄想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念頭,一邊長大一邊尋找實現的方法,不斷地篩選各種可能,似乎從政或從商都可能被權慾與利益翻轉,直到大學熱愛攝影,夢想成為紀實攝影師,透過影像力量引發人性的關懷。然而踏出大學校門後,不忍父母擔憂,進了外商廣告公司任職,卻無時無刻不停地質問自己是不是太懦弱才這麼輕易放下相機。開始上班第一週,在某次與媒體主管的高級餐宴途中,路邊便利商店外有個捧著包子頂著烈陽賣彩卷的身障小販,當下心中百感交集。廣告的創意揮灑曾讓我幻想成為廣告人,當身處其中時,大二心理學老師的課堂提問:「請問你知道自己的專業對於社會的最終關懷是什麼嗎?」時時冒上心頭,徹底認知到多數商業廣告促成人們過度消費時,毅然離去,不再回頭。



受到雲門舞集洗禮的影響,開始將對攝影的喜愛,轉為對劇場燈光的興趣。運用上班之餘至社區大學修習戲劇課程,參加劇場幕後導覽,閱讀相關書籍,試著報考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所,因無相關經驗未獲錄取。離職後,透過朋友介紹到屏風表演班參與幕後投影執行,製作人讓我跟著舞台燈光裝台,邊觀摩邊從前輩身上學習,並到牯嶺街小劇場擔任技術人員,累積相關實務經驗後,第二度報考終於成功進入北藝大就讀。第一年異常辛苦,程度不及同系大二學生,得同時追趕基礎技術及從頭學習燈光設計方法,在校參與學生製作,在外接案熟習劇場生態。燈光設計是表演藝術製作中創意團隊的成員,透過理解劇本或舞作想表達的意涵,為演出設計出獨特的燈光語彙,不只是提供功能性照明,還須兼顧建立氛圍並引導觀眾的焦點切換。從小美術課表現差的自己,從沒想過有一天會成為藝術大學的學生。研一素描課,惶恐地跟老師說:「我不會畫素描!」更不用說人體素描了,老師要我試試看別擔心。首次對著人體模特兒拿著鉛筆細細臨摹,人生的第一幅人體素描居然有模有樣,當下證實人的潛能真的沒有窮盡,當我們試著放下心中的自我設限,未知或一直否定的才能或許就能展現出來。



26歲不惜拋下一切,踏進全新領域從頭開始,憑著一股熱情與衝勁認定劇場會是一生的志業,殊不知2008年底,被三十危機衝撞地面目全非。因為那個總是不顧一切追著夢想,勇敢地重新開始的自己在各種社會壓力與自我質疑中,徬徨且無助,不再確定到底什麼是自己想要的?甚至不確定「自己」到底是誰?決定從生長近三十年的台灣抽離到陌生異地,選擇休學前往澳洲劇場實習,離開紛擾的雜音與各方關懷的沈重,冀望在截然不同的西方社會中,試圖重新拼湊出自己的樣貌。



幸運地獲得擔任澳洲頂尖燈光設計師Nigel Levings的實習助理機會,10天內即飛往陌生的雪梨展開音樂劇的實習。Nigel不僅設計功力深厚,本身更是溫文儒雅,與他工作學習的歷程如沐春風。之後透過其引薦進入澳洲歌劇團(Opera Australia)燈光組實習,見識到制度完善的劇場運作模式,以及東西方文化在職場上的差異,許多優秀的澳洲劇場人認為照顧好工作伙伴的心情,每個人才會有良好的工作表現,任何錯誤都可以就事論事地修正,無需責罵或怪罪同伴,將近一個月的實習期間,從未聽到任何人不悅地提高聲量,尊重每個工作同伴,職位上的高低分別在於責任歸屬而不在階級高下。



初抵雪梨第一個週末,在圖書館看到WISDOM(智慧)展覽,全世界各領域超過65歲的名人分享生命智慧,其中一句是Billy Connolly所說:“Wisdom is the constant questioning of where you are. (智慧是持續地質疑自己身在何處。)對當時迷惘又身處異鄉的我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點。澳洲之行不僅獲取專業的劇場實習經歷,更重要的是自己和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與背景的旅人交流時,漸漸地看見自己最穩固的核心特質,無論身在何時何地,面對不同的人與處境,那塊永遠不變的自我基石終於越顯清晰。



八年劇場下來,身為劇場自由接案者,沒有任何的升遷、工作獎金或福利保障,案子常常青黃不接,發現似乎離兒時夢想越來越遙遠,轉職不過是想讓自己更接近夢想,所以咬牙承受新環境的考驗與新領域的挑戰。



靜下心來回顧自己34年的人生,決定再次重新開始,準備籌劃創業回應一路走來的每一個夢想,如果這世上並不存在符合自身所有要求與想望的理想工作,那我就為自己打造一個,幫助那些仍然徬徨迷惘的人,重新看見自己的特質與價值,在世界中找到最契合自我夢想的位置,如同希臘哲學者亞里斯多德對職涯的詮釋:「我們的才能與世界的需求交會之處,就是我們的天職所在。」



願所有在轉職路上倍感艱辛的每個人,都能越來越靠近自己的夢想。





作者:OhGod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從未放棄追尋自己 - 從廣告、劇場到創業
職務類別:景觀設計人員   職稱:劇場燈光設計   相關職缺:專門設計相關  景觀設計人員
小時候的夢想是天真的「世界和平」,後來發現那不過是選美小姐甜美笑容下的願望範本,但我沒有因此放棄想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念頭,一邊長大一邊尋找實現的方法,不斷地篩選各種可能,似乎從政或從商都可能被權慾與利益翻轉,直到大學熱愛攝影,夢想成為紀實攝影師,透過影像力量引發人性的關懷。然而踏出大學校門後,不忍父母擔憂,進了外商廣告公司任職,卻無時無刻不停地質問自己是不是太懦弱才這麼輕易放下相機。開始上班第一週,在某次與媒體主管的高級餐宴途中,路邊便利商店外有個捧著包子頂著烈陽賣彩卷的身障小販,當下心中百感交集。廣告的創意揮灑曾讓我幻想成為廣告人,當身處其中時,大二心理學老師的課堂提問:「請問你知道自己的專業對於社會的最終關懷是什麼嗎?」時時冒上心頭,徹底認知到多數商業廣告促成人們過度消費時,毅然離去,不再回頭。



受到雲門舞集洗禮的影響,開始將對攝影的喜愛,轉為對劇場燈光的興趣。運用上班之餘至社區大學修習戲劇課程,參加劇場幕後導覽,閱讀相關書籍,試著報考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所,因無相關經驗未獲錄取。離職後,透過朋友介紹到屏風表演班參與幕後投影執行,製作人讓我跟著舞台燈光裝台,邊觀摩邊從前輩身上學習,並到牯嶺街小劇場擔任技術人員,累積相關實務經驗後,第二度報考終於成功進入北藝大就讀。第一年異常辛苦,程度不及同系大二學生,得同時追趕基礎技術及從頭學習燈光設計方法,在校參與學生製作,在外接案熟習劇場生態。燈光設計是表演藝術製作中創意團隊的成員,透過理解劇本或舞作想表達的意涵,為演出設計出獨特的燈光語彙,不只是提供功能性照明,還須兼顧建立氛圍並引導觀眾的焦點切換。從小美術課表現差的自己,從沒想過有一天會成為藝術大學的學生。研一素描課,惶恐地跟老師說:「我不會畫素描!」更不用說人體素描了,老師要我試試看別擔心。首次對著人體模特兒拿著鉛筆細細臨摹,人生的第一幅人體素描居然有模有樣,當下證實人的潛能真的沒有窮盡,當我們試著放下心中的自我設限,未知或一直否定的才能或許就能展現出來。



26歲不惜拋下一切,踏進全新領域從頭開始,憑著一股熱情與衝勁認定劇場會是一生的志業,殊不知2008年底,被三十危機衝撞地面目全非。因為那個總是不顧一切追著夢想,勇敢地重新開始的自己在各種社會壓力與自我質疑中,徬徨且無助,不再確定到底什麼是自己想要的?甚至不確定「自己」到底是誰?決定從生長近三十年的台灣抽離到陌生異地,選擇休學前往澳洲劇場實習,離開紛擾的雜音與各方關懷的沈重,冀望在截然不同的西方社會中,試圖重新拼湊出自己的樣貌。



幸運地獲得擔任澳洲頂尖燈光設計師Nigel Levings的實習助理機會,10天內即飛往陌生的雪梨展開音樂劇的實習。Nigel不僅設計功力深厚,本身更是溫文儒雅,與他工作學習的歷程如沐春風。之後透過其引薦進入澳洲歌劇團(Opera Australia)燈光組實習,見識到制度完善的劇場運作模式,以及東西方文化在職場上的差異,許多優秀的澳洲劇場人認為照顧好工作伙伴的心情,每個人才會有良好的工作表現,任何錯誤都可以就事論事地修正,無需責罵或怪罪同伴,將近一個月的實習期間,從未聽到任何人不悅地提高聲量,尊重每個工作同伴,職位上的高低分別在於責任歸屬而不在階級高下。



初抵雪梨第一個週末,在圖書館看到WISDOM(智慧)展覽,全世界各領域超過65歲的名人分享生命智慧,其中一句是Billy Connolly所說:“Wisdom is the constant questioning of where you are. (智慧是持續地質疑自己身在何處。)對當時迷惘又身處異鄉的我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點。澳洲之行不僅獲取專業的劇場實習經歷,更重要的是自己和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與背景的旅人交流時,漸漸地看見自己最穩固的核心特質,無論身在何時何地,面對不同的人與處境,那塊永遠不變的自我基石終於越顯清晰。



八年劇場下來,身為劇場自由接案者,沒有任何的升遷、工作獎金或福利保障,案子常常青黃不接,發現似乎離兒時夢想越來越遙遠,轉職不過是想讓自己更接近夢想,所以咬牙承受新環境的考驗與新領域的挑戰。



靜下心來回顧自己34年的人生,決定再次重新開始,準備籌劃創業回應一路走來的每一個夢想,如果這世上並不存在符合自身所有要求與想望的理想工作,那我就為自己打造一個,幫助那些仍然徬徨迷惘的人,重新看見自己的特質與價值,在世界中找到最契合自我夢想的位置,如同希臘哲學者亞里斯多德對職涯的詮釋:「我們的才能與世界的需求交會之處,就是我們的天職所在。」



願所有在轉職路上倍感艱辛的每個人,都能越來越靠近自己的夢想。





作者:OhGod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