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樂活才藝 » 才藝類老師 » 華麗的轉身,成為自宅營運長
主題:

華麗的轉身,成為自宅營運長

父親自退伍後進入銀行工作,到去年退休為止,從沒有換過工作。他的一生,只待過一間公司,只有職稱隨著家庭成員的增多而不斷改變。



不需要藉由轉職來謀得更好的出路待遇,只消盡忠職守也能安然守護一個家庭的開枝散葉,或也標誌了台灣曾有過這麼一個歲月靜好的時代。



這樣說來,不知該說是我生不逢時,抑或是入錯行,十多年的上班族生涯中,有如體操選手在高低槓間迴來盪去轉職多次,而且都是迫於時勢。



我尚在大學就讀時,就因多次投稿獲副刊主編賞識,幸運地進入報社實習,伊始踏入職場,然要在台灣的媒體環境中求生存,就像踩在海嘯浪頭上,有時必須學會俯身順勢,才能捱到風平浪靜。



原本待在被視為薪資福利皆最穩當的報社,父母甚至天真地以為我能就這份工作一路幹到退休;然在面臨外來媒體的狗仔文化衝擊後,報社內部已瀰漫「質量不勝八卦」的失敗主義氛圍。再者,全世界都正面臨網路媒體的洶洶而來,閱聽大眾對免費與即時的訊息所求更加殷切。



是時候去新天地探索闖蕩了。



因而即使報社福利仍屬優渥,三節獎金從沒缺過,我卻為了日後遲早得轉換跑道而開始勤做功課——大量閱讀網路業界相關動態與趨勢研究報導,勤逛國外各種流量高的不同類型網站,用自身感官經驗去歸納眼球聚焦與使用者動線的最佳配置,而這正是迥異於傳統媒體的必備“Know-how”。



然密謀跳槽到網路公司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經過兩次面試之後,面試主管要求我再去第三次面談,因為她必須確認我這樣一個「沒有網路相關從業背景」的應試者,確實可以勝任網路——這個他們也一直在摸頭緒的新產業。多虧一直以來的自我磨練,我成功了。



隨著年紀與資歷漸長,我也熬成了帶領數人團隊的小主管,負責線上新聞的彙整編輯工作。此時,當初面試我的主管,卻邀請我與她一同轉職到電視台去接下「數位內容串流」這個開疆闢土的新任務。



昔日的質疑,換來如今共同打拼的邀約。這對我不但是莫大的肯定,同時也讓我更確定:人脈才是作為社會人最重要的礦脈。



我在轉職之際結了婚。這才發現電視台的工作節奏快又緊湊,突發狀況特別多,加班到八、九點後才能將手邊工作「暫時告一段落」,實在很不適合磨合中的婚姻生活。



新婚的先生一開始還能忍受這種太太等下班共進晚餐的「偽浪漫」,但時日一久,每晚外食加上深夜返家時已經氣力耗盡,徒留兩具癱瘓在沙發上的昏迷軀體,別說生活品質了,根本就沒有家庭生活可言。



兩人均覺此非長久之計,勢必得做取捨。此時先生拿出他的存摺與印章,誠懇地問我說:



「要不要考慮回歸家庭,轉職做個專業的主婦?我會負責養家的。」



在多了妻子這個身份之前,我雖有過好幾次轉職經驗,但卻沒有一次如此迷惘。我擔心自己每個月不再有一筆總是暗自嫌少但又不能失去的薪資收入會不安;我害怕失去電視台主管這個迷人職稱,會被人看貶自己的能力。



但我好希望能夠善用職場經驗,擔起我們這個「家」的營運責任。因為家庭,是社會中的微型企業。



對大部分的女性來說,她在家裡當媽媽的女兒、當一個忠心的員工,都只需要處理自己一個人的煩惱,打理一個人的日常開銷。但已婚的女性,卻必須打點一整個家庭的運作——從收入到支出,從今天到未來。



自從我接任了身兼採購、財務、總務、企劃與經理等多職的自宅營運長後(是的,我們家都這樣尊稱我神聖不可侵犯的主婦職),才知生活竟是如此艱難,甚至比謀生還要困難——



我第一次上菜市場採買,因不知該買什麼食材只提了便當掩面而回。第一次下廚做晚餐,光是洗菜備料硬是站了兩小時,身體疲憊、內心酸楚地抱著剛回家的老公痛哭。第一次煮白米飯卻煮得外爛蕊硬,只好打電話請外送比薩來救援。



在職場上,你此時此刻所做的每一件與工作有關的事,其實都在爲下一份工作做準備。基本功的熟練讓我能夠在不熟悉的領域舉一反三,專業的累積則可以提昇我做決策的判斷力,



在家庭中,妳此時此刻所做的每一件與生活有關的事,都是在為心愛的家人做準備。家庭中的每一件事都是小事,但卻必須依輕重緩急安排優先順序;而這都要歸功於職場生涯帶給我的訓練,讓我得以很快就掌握經營家庭的訣竅。



一個家的女主人是整個家庭的情緒中心,她的先生小孩充其量只能是繞著她轉的行星而已。只要她開心,全家就開心,因此我的薪資雖不多,是先生每月按時給我的家用與儉省下來的不必要開銷:但福利卻是可遇不可求的慢活,以及我帶給家人的種種開心。



託許多職場舊識的福,我在家務之餘仍可接到各式各樣的案子大展身手,又能兼顧家庭生活的優雅步調。我經常鼓勵身邊的已婚女性勇於實現自我對理想生活的想像,找尋讓自己快樂的安身之所取代對現職的抱怨。



有時候,人生哪,貌似無所事事實是累積,終日渾渾噩噩卻是虛耗。這或許就是轉職的必然與必要吧。







作者:森香織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華麗的轉身,成為自宅營運長
職務類別:才藝類老師   職稱:自宅營運長   相關職缺:職業團體  才藝類老師
父親自退伍後進入銀行工作,到去年退休為止,從沒有換過工作。他的一生,只待過一間公司,只有職稱隨著家庭成員的增多而不斷改變。



不需要藉由轉職來謀得更好的出路待遇,只消盡忠職守也能安然守護一個家庭的開枝散葉,或也標誌了台灣曾有過這麼一個歲月靜好的時代。



這樣說來,不知該說是我生不逢時,抑或是入錯行,十多年的上班族生涯中,有如體操選手在高低槓間迴來盪去轉職多次,而且都是迫於時勢。



我尚在大學就讀時,就因多次投稿獲副刊主編賞識,幸運地進入報社實習,伊始踏入職場,然要在台灣的媒體環境中求生存,就像踩在海嘯浪頭上,有時必須學會俯身順勢,才能捱到風平浪靜。



原本待在被視為薪資福利皆最穩當的報社,父母甚至天真地以為我能就這份工作一路幹到退休;然在面臨外來媒體的狗仔文化衝擊後,報社內部已瀰漫「質量不勝八卦」的失敗主義氛圍。再者,全世界都正面臨網路媒體的洶洶而來,閱聽大眾對免費與即時的訊息所求更加殷切。



是時候去新天地探索闖蕩了。



因而即使報社福利仍屬優渥,三節獎金從沒缺過,我卻為了日後遲早得轉換跑道而開始勤做功課——大量閱讀網路業界相關動態與趨勢研究報導,勤逛國外各種流量高的不同類型網站,用自身感官經驗去歸納眼球聚焦與使用者動線的最佳配置,而這正是迥異於傳統媒體的必備“Know-how”。



然密謀跳槽到網路公司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經過兩次面試之後,面試主管要求我再去第三次面談,因為她必須確認我這樣一個「沒有網路相關從業背景」的應試者,確實可以勝任網路——這個他們也一直在摸頭緒的新產業。多虧一直以來的自我磨練,我成功了。



隨著年紀與資歷漸長,我也熬成了帶領數人團隊的小主管,負責線上新聞的彙整編輯工作。此時,當初面試我的主管,卻邀請我與她一同轉職到電視台去接下「數位內容串流」這個開疆闢土的新任務。



昔日的質疑,換來如今共同打拼的邀約。這對我不但是莫大的肯定,同時也讓我更確定:人脈才是作為社會人最重要的礦脈。



我在轉職之際結了婚。這才發現電視台的工作節奏快又緊湊,突發狀況特別多,加班到八、九點後才能將手邊工作「暫時告一段落」,實在很不適合磨合中的婚姻生活。



新婚的先生一開始還能忍受這種太太等下班共進晚餐的「偽浪漫」,但時日一久,每晚外食加上深夜返家時已經氣力耗盡,徒留兩具癱瘓在沙發上的昏迷軀體,別說生活品質了,根本就沒有家庭生活可言。



兩人均覺此非長久之計,勢必得做取捨。此時先生拿出他的存摺與印章,誠懇地問我說:



「要不要考慮回歸家庭,轉職做個專業的主婦?我會負責養家的。」



在多了妻子這個身份之前,我雖有過好幾次轉職經驗,但卻沒有一次如此迷惘。我擔心自己每個月不再有一筆總是暗自嫌少但又不能失去的薪資收入會不安;我害怕失去電視台主管這個迷人職稱,會被人看貶自己的能力。



但我好希望能夠善用職場經驗,擔起我們這個「家」的營運責任。因為家庭,是社會中的微型企業。



對大部分的女性來說,她在家裡當媽媽的女兒、當一個忠心的員工,都只需要處理自己一個人的煩惱,打理一個人的日常開銷。但已婚的女性,卻必須打點一整個家庭的運作——從收入到支出,從今天到未來。



自從我接任了身兼採購、財務、總務、企劃與經理等多職的自宅營運長後(是的,我們家都這樣尊稱我神聖不可侵犯的主婦職),才知生活竟是如此艱難,甚至比謀生還要困難——



我第一次上菜市場採買,因不知該買什麼食材只提了便當掩面而回。第一次下廚做晚餐,光是洗菜備料硬是站了兩小時,身體疲憊、內心酸楚地抱著剛回家的老公痛哭。第一次煮白米飯卻煮得外爛蕊硬,只好打電話請外送比薩來救援。



在職場上,你此時此刻所做的每一件與工作有關的事,其實都在爲下一份工作做準備。基本功的熟練讓我能夠在不熟悉的領域舉一反三,專業的累積則可以提昇我做決策的判斷力,



在家庭中,妳此時此刻所做的每一件與生活有關的事,都是在為心愛的家人做準備。家庭中的每一件事都是小事,但卻必須依輕重緩急安排優先順序;而這都要歸功於職場生涯帶給我的訓練,讓我得以很快就掌握經營家庭的訣竅。



一個家的女主人是整個家庭的情緒中心,她的先生小孩充其量只能是繞著她轉的行星而已。只要她開心,全家就開心,因此我的薪資雖不多,是先生每月按時給我的家用與儉省下來的不必要開銷:但福利卻是可遇不可求的慢活,以及我帶給家人的種種開心。



託許多職場舊識的福,我在家務之餘仍可接到各式各樣的案子大展身手,又能兼顧家庭生活的優雅步調。我經常鼓勵身邊的已婚女性勇於實現自我對理想生活的想像,找尋讓自己快樂的安身之所取代對現職的抱怨。



有時候,人生哪,貌似無所事事實是累積,終日渾渾噩噩卻是虛耗。這或許就是轉職的必然與必要吧。







作者:森香織

來源:2014轉職徵文活動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