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樂活才藝 » 舞蹈健身老師 » 非科班出身 陳秀娟大一成為舞蹈老師
主題:

非科班出身 陳秀娟大一成為舞蹈老師

陳秀娟在伊瑪有氧舞蹈教室擔任舞蹈老師,藝名「莎莎」,而她同時也是南台科技大學資訊傳播系的學生。雖然不是舞蹈科班的學生,但憑著對舞蹈的熱情,陳秀娟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陳秀娟從小加入舞蹈社。當初學舞的原因是「小時候太好動了,媽媽想說送我去學才藝,可能會變氣質點吧!」而她熱愛跳舞的心,也因此被啟發。在舞蹈社中,她學的是民族、芭蕾、武功和現代舞等傳統舞蹈,其中陳秀娟覺得最特別的是「武功」。「雖然練武功很辛苦,也很容易受傷,但練成功之後成就感也相對最大!」



因常常受邀演出,陳秀娟累積許多表演的經驗。她曾經三度跟著舞蹈社至雪梨、紐約和洛杉磯表演,每次都要待上半個月至一個月。由於是接受當地華僑的邀請,所以會有人帶她們去觀光,開開眼界,體驗異國風情,十分有意思。



每次表演前,都需要長時間的練習,陳秀娟也因此鬧過家庭革命。有一陣子因為練習結束時間太晚,沒有公車可搭,必須依賴家人接送,長時間下來頗累人。家人覺得她不是舞蹈班,沒必要那麼辛苦,所以發生爭執。後來經過溝通,得到家人的諒解,並支持她的選擇。



高三時,曾教導她「武功」的盧淑貞老師開設「伊瑪有氧舞蹈教室」,陳秀娟自此開始接觸肚皮舞、瑜珈、有氧等健身性舞蹈。升大一的暑假,盧老師鼓勵她去上師資培訓課,經過大約兩個月的訓練,陳秀娟取得教練資格,至伊瑪舞蹈教室擔任老師。



剛開始當老師時,陳秀娟曾想過要放棄,「我只是個大學生,想打個工不需要搞到像正式上班一樣累!」她也坦承因工作學業兩頭燒,每當新學期開始,就必須重新適應和調整心態。盧淑貞老師說,「莎莎在學習上,都會盡量做到我所要求的。」她認為,陳秀娟是個貼心的孩子,與人相處也十分融洽。



因為伊瑪舞蹈教室中的學生大部分是「媽媽級」,陳秀娟認為,身為一個好教練所應具備的特質,是個性要外向、活潑和「有點阿嬸的個性」,可以跟媽媽們打成一片。所以每當下課後,媽媽們常會找她聊天,討論哪家店的東西好吃,相約一起去。學員莊惠媚說,「莎莎老師總是笑咪咪的,很有親和力,教起有氧舞蹈活力十足,讓人感染到她的朝氣,所以跳得很起勁、很開心!」



「只要一跳舞,糟糕的情緒就會不見,心情也跟著變好呢!」陳秀娟表示,跳舞也是一種釋放壓力的方法,雖然學舞的過程很辛苦,也曾經中斷過,但陳秀娟基於對舞蹈的熱愛,還是會繼續跳下去。



文章引用:公民新聞
非科班出身 陳秀娟大一成為舞蹈老師
職務類別:舞蹈健身老師   職稱:舞蹈老師   相關職缺:安親/才藝班  舞蹈健身老師
陳秀娟在伊瑪有氧舞蹈教室擔任舞蹈老師,藝名「莎莎」,而她同時也是南台科技大學資訊傳播系的學生。雖然不是舞蹈科班的學生,但憑著對舞蹈的熱情,陳秀娟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陳秀娟從小加入舞蹈社。當初學舞的原因是「小時候太好動了,媽媽想說送我去學才藝,可能會變氣質點吧!」而她熱愛跳舞的心,也因此被啟發。在舞蹈社中,她學的是民族、芭蕾、武功和現代舞等傳統舞蹈,其中陳秀娟覺得最特別的是「武功」。「雖然練武功很辛苦,也很容易受傷,但練成功之後成就感也相對最大!」



因常常受邀演出,陳秀娟累積許多表演的經驗。她曾經三度跟著舞蹈社至雪梨、紐約和洛杉磯表演,每次都要待上半個月至一個月。由於是接受當地華僑的邀請,所以會有人帶她們去觀光,開開眼界,體驗異國風情,十分有意思。



每次表演前,都需要長時間的練習,陳秀娟也因此鬧過家庭革命。有一陣子因為練習結束時間太晚,沒有公車可搭,必須依賴家人接送,長時間下來頗累人。家人覺得她不是舞蹈班,沒必要那麼辛苦,所以發生爭執。後來經過溝通,得到家人的諒解,並支持她的選擇。



高三時,曾教導她「武功」的盧淑貞老師開設「伊瑪有氧舞蹈教室」,陳秀娟自此開始接觸肚皮舞、瑜珈、有氧等健身性舞蹈。升大一的暑假,盧老師鼓勵她去上師資培訓課,經過大約兩個月的訓練,陳秀娟取得教練資格,至伊瑪舞蹈教室擔任老師。



剛開始當老師時,陳秀娟曾想過要放棄,「我只是個大學生,想打個工不需要搞到像正式上班一樣累!」她也坦承因工作學業兩頭燒,每當新學期開始,就必須重新適應和調整心態。盧淑貞老師說,「莎莎在學習上,都會盡量做到我所要求的。」她認為,陳秀娟是個貼心的孩子,與人相處也十分融洽。



因為伊瑪舞蹈教室中的學生大部分是「媽媽級」,陳秀娟認為,身為一個好教練所應具備的特質,是個性要外向、活潑和「有點阿嬸的個性」,可以跟媽媽們打成一片。所以每當下課後,媽媽們常會找她聊天,討論哪家店的東西好吃,相約一起去。學員莊惠媚說,「莎莎老師總是笑咪咪的,很有親和力,教起有氧舞蹈活力十足,讓人感染到她的朝氣,所以跳得很起勁、很開心!」



「只要一跳舞,糟糕的情緒就會不見,心情也跟著變好呢!」陳秀娟表示,跳舞也是一種釋放壓力的方法,雖然學舞的過程很辛苦,也曾經中斷過,但陳秀娟基於對舞蹈的熱愛,還是會繼續跳下去。



文章引用:公民新聞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