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醫事人員 » 醫師 » 陳嬿伊為精神醫學發聲 釐清外界污名化的誤解
主題:

陳嬿伊為精神醫學發聲 釐清外界污名化的誤解



「在捷運上殺人,跑到學校殺8歲女童…這些人都有神經病!」精神科醫師陳嬿伊說,精神病患被污名化雖然已經是長期的問題,但仍對精神醫療造成重大的影響。



「當精神科醫師每天都要接觸精神病人,會不會很可怕?」「每天都聽病人倒心情垃圾,會不會影響心情?」陳嬿伊說,她覺得當精神科醫師面臨最大的困擾,就是許多人對精神科患者有偏見,只要發生重大社會事件,犯人很容易被冠上「精神病患」,她說,雖然這些犯人可能也需要心理輔導,但並不是真的精神病患,她說,大部分的精神病患和一般人一樣,並不可怕。





雖是這麼說,但為什麼當初會選擇精神科系呢?

陳嬿伊說,一來是實習時對其他科系並不感興趣,但她很坦白說,主要是因為小時候爸媽離異,自小她就覺得在自我認同和家庭歸屬感上有些缺乏,在精神科實習時,接觸到心靈層面和心理學,發現在精神科學習體悟人性與人生是一個讓她釋懷與成長的管道,所以她就投入精神科界服務。



當初陳嬿伊選擇精神科系,許多同學都覺得她「精神可佳」,家人也不看好,都提醒「跟精神病患接觸要小心」,或覺得精神病人一定很「盧」,但她覺得這需要專業的溝通技巧,患者的話需要仔細聆聽,她覺得精神病患者和其他疾病的患者一樣都需要個別專業的診治。



因為精神病患常被賦予負面形象,不只大眾對精神病患者不友善,連患者對自己的就醫權也不認同,擔心求醫會被貼標籤,陳嬿伊說,精神科醫師還面臨患者對醫師的信心不足,陳嬿伊說,很多患者和病患家屬都認為:精神科醫師只會開藥,又常聽說吃精神科藥物有很多副作用,所以對精神科治療不是太有信心。



陳嬿伊說,也因此他們常常要花很多力氣去重新建立患者對治療的信心,以及對醫護療人員的信任,例如有些青少年病患家長會排斥醫師在患者有嚴重睡眠障礙時給助眠藥,擔心藥物依賴、或是引起記憶變差、注意力不集中等副作用,對藥物治療的過度疑慮造成治療無法很理想,甚至在治療剛有起色時,病患家屬卻放棄治療了,讓她覺得很無奈!



所幸這1~2年來她慢慢發現有些人開始有較健全的觀念,愈到某些來求診的人,其實只是來諮詢「醫師我有情緒控管問題、我感覺有壓力...您覺得我有這些問題需要治療嗎?」陳嬿伊說,其實她在學生時期就發現,現代人有很多情緒控管、壓力等問題,這些都是精神科的範疇,這些人不需要藥物,只需要醫師或心理師為他們指點方針,就足以幫他們改善對生活上的困擾,而歐美也很流行有關壓力和情緒管理的課程,每個人都有壓力需要被抒解,她相信未來是精神科蓬勃發展的年代,她對精神醫療很有信心!
陳嬿伊為精神醫學發聲 釐清外界污名化的誤解
職務類別:醫師   職稱:精神科醫師   相關職缺:醫院  醫師


「在捷運上殺人,跑到學校殺8歲女童…這些人都有神經病!」精神科醫師陳嬿伊說,精神病患被污名化雖然已經是長期的問題,但仍對精神醫療造成重大的影響。



「當精神科醫師每天都要接觸精神病人,會不會很可怕?」「每天都聽病人倒心情垃圾,會不會影響心情?」陳嬿伊說,她覺得當精神科醫師面臨最大的困擾,就是許多人對精神科患者有偏見,只要發生重大社會事件,犯人很容易被冠上「精神病患」,她說,雖然這些犯人可能也需要心理輔導,但並不是真的精神病患,她說,大部分的精神病患和一般人一樣,並不可怕。





雖是這麼說,但為什麼當初會選擇精神科系呢?

陳嬿伊說,一來是實習時對其他科系並不感興趣,但她很坦白說,主要是因為小時候爸媽離異,自小她就覺得在自我認同和家庭歸屬感上有些缺乏,在精神科實習時,接觸到心靈層面和心理學,發現在精神科學習體悟人性與人生是一個讓她釋懷與成長的管道,所以她就投入精神科界服務。



當初陳嬿伊選擇精神科系,許多同學都覺得她「精神可佳」,家人也不看好,都提醒「跟精神病患接觸要小心」,或覺得精神病人一定很「盧」,但她覺得這需要專業的溝通技巧,患者的話需要仔細聆聽,她覺得精神病患者和其他疾病的患者一樣都需要個別專業的診治。



因為精神病患常被賦予負面形象,不只大眾對精神病患者不友善,連患者對自己的就醫權也不認同,擔心求醫會被貼標籤,陳嬿伊說,精神科醫師還面臨患者對醫師的信心不足,陳嬿伊說,很多患者和病患家屬都認為:精神科醫師只會開藥,又常聽說吃精神科藥物有很多副作用,所以對精神科治療不是太有信心。



陳嬿伊說,也因此他們常常要花很多力氣去重新建立患者對治療的信心,以及對醫護療人員的信任,例如有些青少年病患家長會排斥醫師在患者有嚴重睡眠障礙時給助眠藥,擔心藥物依賴、或是引起記憶變差、注意力不集中等副作用,對藥物治療的過度疑慮造成治療無法很理想,甚至在治療剛有起色時,病患家屬卻放棄治療了,讓她覺得很無奈!



所幸這1~2年來她慢慢發現有些人開始有較健全的觀念,愈到某些來求診的人,其實只是來諮詢「醫師我有情緒控管問題、我感覺有壓力...您覺得我有這些問題需要治療嗎?」陳嬿伊說,其實她在學生時期就發現,現代人有很多情緒控管、壓力等問題,這些都是精神科的範疇,這些人不需要藥物,只需要醫師或心理師為他們指點方針,就足以幫他們改善對生活上的困擾,而歐美也很流行有關壓力和情緒管理的課程,每個人都有壓力需要被抒解,她相信未來是精神科蓬勃發展的年代,她對精神醫療很有信心!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