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醫事人員 » 醫師 » 是不是每個醫師身上都揹著醫療糾紛?
主題:

是不是每個醫師身上都揹著醫療糾紛?





以前聽資深的學長說,「幾乎每個主治醫師身上都揹著醫療糾紛的案件!」彰化基督教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許慶輝說,一開始雖然有加以警惕,但是還沒有太多的感覺,直到有一天,一位老病患未現身的兒子指著他,說:「我現在不告你是先放過你,不過你給我小心一點....」這時候才體會到學長說話時那種無奈;明明一心想要幫助患者,但如果一再遇這種病患或家屬,內心的熱情能持續?



許慶輝接受1111職場新聞訪問時表示,「如果你問:想成為什麼樣醫師?二十歲的我和三十歲的我的答案絕對不一樣!」他說,二十歲還是醫學生的時候,他內心想的,是「我想要幫助更多的人,讓更多病患得到健康!」現在的他則認為:「醫師只是一份工作,我希望幫助“我的病人”得到健康!」



在求學階段時對未來考慮許久,當時也考慮過是否要當老師?後來選擇醫學,因為覺得在所有科系中,醫學可以在賺錢的同時還能幫助他人,他喜歡「利他」的感覺,後來讀大學後再重考醫學系,覺得讀醫學得到了醫學知識不僅可以幫助他人,也可以照顧家人。



許慶輝表示,他當時覺得自己的選擇還不錯,因為醫師這個職業相對上是收入穩定的工作,在讀書時雖然看到很多新聞提到「醫師工時超長,平均時薪『可能比不上麥當勞打工族』!」也感覺到環境在變,知道未來醫師的薪水會更差,而工作的壓力也會愈來愈大,但是覺得醫師還是一個可以幫助別人的工作,所以沒想過輕言放棄!見習時聽聞許多學長姊分享和病患直接接觸時的甘苦,知道未來的「薪情」愈來愈不如預期,但是許慶輝認為,對於薪水這種事也無力改變,所以想把實際接觸病人的成就感,取代對薪水的渴望,只希望能做得更好、真正幫助病人。



或許很多人都會想「醫師明明賺那麼多錢,還在那裡叫屈」,許慶輝說,其實醫師真的是被困窒在象牙塔裡: 因為名額有限、升遷困難,更困於全民健保的限制,薪水要增加幅度也很有限,幫助病人的成就感往往是支撐醫師走下去的重要因素了! 在當實習醫師很累的時候,還是一心想讓自己更強壯一點、知識學更多一點、讓病人更好一點,這仍是他唯一想做的,即使再累仍不改當時一心想要幫助更多人的初衷。



他慶幸自己是在中部執業,因為據他所知,北部的病患自主性和防衛性高,所以醫療糾紛多,在中部來說病人對醫師相對友善及尊重,但還是會遇到有眼科醫師被病人拿刀砍,或是病人到診間大鬧的情況,而自己在被病患家屬挑釁說「走著瞧!」的時候,雖然也覺得自尊被抹滅,但他相信,只要是和人有互動的任何行業,都可能會遇到這種負面的狀態,只是量多量少,以及它影響人心的嚴重程度而已,他很懂得自我調適。



不過他也提醒;醫病關係愈來愈差、醫療糾紛愈來愈多的同時,也可能影響病患自己的治癒機率:現在醫師為了保護自己,當發現病患不太友善,或是一來就像是要來「搜證」的態度時,醫師在解釋病情上就不敢說太多; 而擔心醫療糾紛,醫師在治療上也會愈來愈保守,遇到手術比較困難、棘手的患者,醫師不敢幫你開刀,以前為了搶求患者的一線生機,醫師敢和病人說「我們一起拼拼看」,現在遇到風險愈高或要觀察很久才能夠了解病情的病患,醫師採取的治療愈來愈保守,不敢隨便建議患者有更新或其他的治療方式,這對患者是福是禍?只有交給民眾自己來想了!



許慶輝說,醫療絕對不是百分之百,相信九成以上的醫療糾紛,醫師採取治療的大方向都是沒有問題的,只是因為每個人情況有異,有一定的風險,但是面對醫療糾紛時,還是要以同理心, 安撫為主,他會先想一下自己有沒有疏失錯?確認自己採取的醫療措施沒有問題,但是治療結果不如家屬要求時,要和病患家屬好好地談,甚至藉由醫院的協助來多次協商,因為最需要解決的,是如何讓患者和病患家屬的傷害降到最低而非指責與對立



  當看到現在愈來愈多醫療經驗豐富的學長們走向基層,自己開診所或是到藥廠當顧問,許慶輝覺得無奈,因為這絕非病患之福. 現在台灣的醫療技術仍是在世界尖端,但內、外、婦、兒、急診五大皆空,雖然現在醫學生增多,過幾年可能會有愈來愈多後輩進入醫界填補空缺,但是醫療環境差,相信仍會不斷流失新血,遞增的醫療糾紛逼得醫師治療愈來愈保守,台灣的醫療還能繼續進步? 不知道大家是否準備好接受這樣的醫療了?
是不是每個醫師身上都揹著醫療糾紛?
職務類別:醫師   職稱:醫生   相關職缺:醫院  醫師




以前聽資深的學長說,「幾乎每個主治醫師身上都揹著醫療糾紛的案件!」彰化基督教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許慶輝說,一開始雖然有加以警惕,但是還沒有太多的感覺,直到有一天,一位老病患未現身的兒子指著他,說:「我現在不告你是先放過你,不過你給我小心一點....」這時候才體會到學長說話時那種無奈;明明一心想要幫助患者,但如果一再遇這種病患或家屬,內心的熱情能持續?



許慶輝接受1111職場新聞訪問時表示,「如果你問:想成為什麼樣醫師?二十歲的我和三十歲的我的答案絕對不一樣!」他說,二十歲還是醫學生的時候,他內心想的,是「我想要幫助更多的人,讓更多病患得到健康!」現在的他則認為:「醫師只是一份工作,我希望幫助“我的病人”得到健康!」



在求學階段時對未來考慮許久,當時也考慮過是否要當老師?後來選擇醫學,因為覺得在所有科系中,醫學可以在賺錢的同時還能幫助他人,他喜歡「利他」的感覺,後來讀大學後再重考醫學系,覺得讀醫學得到了醫學知識不僅可以幫助他人,也可以照顧家人。



許慶輝表示,他當時覺得自己的選擇還不錯,因為醫師這個職業相對上是收入穩定的工作,在讀書時雖然看到很多新聞提到「醫師工時超長,平均時薪『可能比不上麥當勞打工族』!」也感覺到環境在變,知道未來醫師的薪水會更差,而工作的壓力也會愈來愈大,但是覺得醫師還是一個可以幫助別人的工作,所以沒想過輕言放棄!見習時聽聞許多學長姊分享和病患直接接觸時的甘苦,知道未來的「薪情」愈來愈不如預期,但是許慶輝認為,對於薪水這種事也無力改變,所以想把實際接觸病人的成就感,取代對薪水的渴望,只希望能做得更好、真正幫助病人。



或許很多人都會想「醫師明明賺那麼多錢,還在那裡叫屈」,許慶輝說,其實醫師真的是被困窒在象牙塔裡: 因為名額有限、升遷困難,更困於全民健保的限制,薪水要增加幅度也很有限,幫助病人的成就感往往是支撐醫師走下去的重要因素了! 在當實習醫師很累的時候,還是一心想讓自己更強壯一點、知識學更多一點、讓病人更好一點,這仍是他唯一想做的,即使再累仍不改當時一心想要幫助更多人的初衷。



他慶幸自己是在中部執業,因為據他所知,北部的病患自主性和防衛性高,所以醫療糾紛多,在中部來說病人對醫師相對友善及尊重,但還是會遇到有眼科醫師被病人拿刀砍,或是病人到診間大鬧的情況,而自己在被病患家屬挑釁說「走著瞧!」的時候,雖然也覺得自尊被抹滅,但他相信,只要是和人有互動的任何行業,都可能會遇到這種負面的狀態,只是量多量少,以及它影響人心的嚴重程度而已,他很懂得自我調適。



不過他也提醒;醫病關係愈來愈差、醫療糾紛愈來愈多的同時,也可能影響病患自己的治癒機率:現在醫師為了保護自己,當發現病患不太友善,或是一來就像是要來「搜證」的態度時,醫師在解釋病情上就不敢說太多; 而擔心醫療糾紛,醫師在治療上也會愈來愈保守,遇到手術比較困難、棘手的患者,醫師不敢幫你開刀,以前為了搶求患者的一線生機,醫師敢和病人說「我們一起拼拼看」,現在遇到風險愈高或要觀察很久才能夠了解病情的病患,醫師採取的治療愈來愈保守,不敢隨便建議患者有更新或其他的治療方式,這對患者是福是禍?只有交給民眾自己來想了!



許慶輝說,醫療絕對不是百分之百,相信九成以上的醫療糾紛,醫師採取治療的大方向都是沒有問題的,只是因為每個人情況有異,有一定的風險,但是面對醫療糾紛時,還是要以同理心, 安撫為主,他會先想一下自己有沒有疏失錯?確認自己採取的醫療措施沒有問題,但是治療結果不如家屬要求時,要和病患家屬好好地談,甚至藉由醫院的協助來多次協商,因為最需要解決的,是如何讓患者和病患家屬的傷害降到最低而非指責與對立



  當看到現在愈來愈多醫療經驗豐富的學長們走向基層,自己開診所或是到藥廠當顧問,許慶輝覺得無奈,因為這絕非病患之福. 現在台灣的醫療技術仍是在世界尖端,但內、外、婦、兒、急診五大皆空,雖然現在醫學生增多,過幾年可能會有愈來愈多後輩進入醫界填補空缺,但是醫療環境差,相信仍會不斷流失新血,遞增的醫療糾紛逼得醫師治療愈來愈保守,台灣的醫療還能繼續進步? 不知道大家是否準備好接受這樣的醫療了?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