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軍警消防 » 公家機關相關人員 » 美女記者成功轉行當女警
主題:

美女記者成功轉行當女警

「我從大學開始就對記者心生嚮往」!外型甜美清秀的侯慶鴻接受1111職場新聞記者訪問時表示,大學時期因為在學校聽了一場資深記者的演講,內心默默許下當記者的心願,畢業之後先去廣告公司工作,同時遞履歷到各家電視台,不過遲遲等不到回音,直到壹電視中部中心開缺工讀生,從小生長在台北的她,特地去台中面試成功,從此當了半年中部工讀生,天天努力學習過音、寫稿、跟著記者出去採訪,後來公司長官覺得她很認真,推薦她去台北的年代電視台新聞部,正式開啟了她短暫但精彩的記者生涯!



「一開始就挑戰跑社會新聞」!跑社會讓慶鴻第一次接觸「警察」這個行業,跑警察局、跑派出所、跑命案現場是家常便飯,不過因為是新人經驗不足,人脈不夠,認識的人不多,常常找不到受訪者訪問,稿子也寫的比較慢,長官罵的也很兇,讓她好幾次偷偷躲在樓梯間哭泣,加上個性比較慢熟害羞,同業也認識的不多,導致新聞訊息會漏掉或知道的比較慢,不過磨了一年之後,情況漸漸改善,人脈變多了,也交了幾位同業好朋友,當記者的夢想已經圓夢,不過因為想要多賺一點錢,她心中開始醞釀「轉行」的念頭!



記者經驗值只有加分



在年代新聞部待了一年多,慶鴻決定辭掉記者工作,轉行去當業務,雖然錢賺的比較多,但收入也不算穩定,她發現警察這個行業收入高又穩定,就報名補習班上課,下定決心日以繼夜的念書,考試科目很多和法律有關,原本對法律沒什麼接觸的她,每天就泡在法律書中,暫停一切社交活動,準備了半年終於考上「一般行政警察特考」,先去保一總隊受訓一年半,由於受訓期間規定要剪短髮、也禁止染髮,慶鴻只好忍痛剪掉一頭長髮,又把短髮染黑,之後寒暑假被分發到派出所實習,「記者的工作經驗對於轉行當警察很有幫助」!慶鴻表示因為記者工作必須勇敢接觸陌生人群,面對問題處理反應也比較快,平常不論是處理民眾吵架糾紛、或者事故現場都不陌生,「因為當記者的時候看很多,哈」!長官也希望她未來可以寫新聞稿,或是犯罪預防宣導,發揮記者強項優勢!



身為記者轉職警察的年輕正妹,一開始難免成為目光焦點,慶鴻始終低調默默做好本份,她表示目前最大的挑戰就是「深夜勤」,也就是半夜凌晨值班,作息不規律,一開始她很不習慣,不過身為人民保母,也只能正面積極轉換心情,未來她準備考「三等考試」,希望可以繼續深造,從電視台記者轉職為女警,慶鴻覺得不論哪一個階段,都是很好的人生經驗,一加一只有加分,也勉勵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想做什麼就勇往直前,人生隨時可以轉彎,可以看見更美的風景!





美女記者成功轉行當女警
職務類別:公家機關相關人員   職稱:警察   相關職缺:政府╱民意機關  公家機關相關人員
「我從大學開始就對記者心生嚮往」!外型甜美清秀的侯慶鴻接受1111職場新聞記者訪問時表示,大學時期因為在學校聽了一場資深記者的演講,內心默默許下當記者的心願,畢業之後先去廣告公司工作,同時遞履歷到各家電視台,不過遲遲等不到回音,直到壹電視中部中心開缺工讀生,從小生長在台北的她,特地去台中面試成功,從此當了半年中部工讀生,天天努力學習過音、寫稿、跟著記者出去採訪,後來公司長官覺得她很認真,推薦她去台北的年代電視台新聞部,正式開啟了她短暫但精彩的記者生涯!



「一開始就挑戰跑社會新聞」!跑社會讓慶鴻第一次接觸「警察」這個行業,跑警察局、跑派出所、跑命案現場是家常便飯,不過因為是新人經驗不足,人脈不夠,認識的人不多,常常找不到受訪者訪問,稿子也寫的比較慢,長官罵的也很兇,讓她好幾次偷偷躲在樓梯間哭泣,加上個性比較慢熟害羞,同業也認識的不多,導致新聞訊息會漏掉或知道的比較慢,不過磨了一年之後,情況漸漸改善,人脈變多了,也交了幾位同業好朋友,當記者的夢想已經圓夢,不過因為想要多賺一點錢,她心中開始醞釀「轉行」的念頭!



記者經驗值只有加分



在年代新聞部待了一年多,慶鴻決定辭掉記者工作,轉行去當業務,雖然錢賺的比較多,但收入也不算穩定,她發現警察這個行業收入高又穩定,就報名補習班上課,下定決心日以繼夜的念書,考試科目很多和法律有關,原本對法律沒什麼接觸的她,每天就泡在法律書中,暫停一切社交活動,準備了半年終於考上「一般行政警察特考」,先去保一總隊受訓一年半,由於受訓期間規定要剪短髮、也禁止染髮,慶鴻只好忍痛剪掉一頭長髮,又把短髮染黑,之後寒暑假被分發到派出所實習,「記者的工作經驗對於轉行當警察很有幫助」!慶鴻表示因為記者工作必須勇敢接觸陌生人群,面對問題處理反應也比較快,平常不論是處理民眾吵架糾紛、或者事故現場都不陌生,「因為當記者的時候看很多,哈」!長官也希望她未來可以寫新聞稿,或是犯罪預防宣導,發揮記者強項優勢!



身為記者轉職警察的年輕正妹,一開始難免成為目光焦點,慶鴻始終低調默默做好本份,她表示目前最大的挑戰就是「深夜勤」,也就是半夜凌晨值班,作息不規律,一開始她很不習慣,不過身為人民保母,也只能正面積極轉換心情,未來她準備考「三等考試」,希望可以繼續深造,從電視台記者轉職為女警,慶鴻覺得不論哪一個階段,都是很好的人生經驗,一加一只有加分,也勉勵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想做什麼就勇往直前,人生隨時可以轉彎,可以看見更美的風景!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