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教育師資 » 學校行政人員 » 周休二日是我最大的安慰
主題:

周休二日是我最大的安慰

系助理是個很雜的工作,幾乎這個系所有阿哩不搭狗屁倒灶的事情都要做,挑一些比較度濫的分享:



1。排課
他媽的排課簡直就是地獄,人數近七百人的大系,可想而知有多少班級多少課要排,排課要考慮到人事時地這四件事:



人:老師

有些老師很厲害,甚麼課他都可以教,理論、實務、基礎、進階他都能教的有聲有色,排課時有這種老師真的會感動到痛哭流涕。

在業界待過的老師,如果有當到老闆等級的就非常難伺候,因為他態度很硬,排基礎課或是低年級課程他會嫌大才小用,排給這種老師他以前沒教過的課他也會一直碎念。



人事室會通知系助要聘幾個兼任老師才會符合生師比,但兼任老師有課時才會來學校,沒課就走人,對學校也沒甚麼向心力,所以兼任老師只能按照他的專長去排,排了他不太會的課程他就會不來教了,這時就只能再去問其他有可能能教的兼任老師,而且兼任老師的時段比專任老師更難喬,因為兼任老師多多半只是把兼課當副業,所以他有空來教課的時段就是這些,萬一排課時又要卡到他的時段還得跟兼任老師拜託。



事:課程

有些課程很偏門,能教的老師不多,這時候就只能固定排某幾個老師來教,萬一這老師要離職或是不想教,還得想辦法再找人。

也有些課程很簡單很好教,排課時一堆老師都會來跟你關說他想教這門課。

時:時段

早八出席率都會很差,如果早八是理論課老師又教得死板,那基本上就是全軍覆沒,所以盡量不把課排在第一節。不講學生,連有些老師都不喜歡那麼早起床,還會跟扯說血壓低早上起不來

排課也不能一二節有課、三四節沒課、然後下午第一二節又有課這種所謂空白時段出現,因為學生如果空堂搶不到外系或通識學分就會沒事做,然後就會來系辦該該叫。如果排太晚的課,比方第七第八節,學生也要該該叫,就連有的老師也會該該叫。



地:教室

有些課只能在專業教室上課,如果專業教室還要跟外系共用那就要去協調(其實是搶)時段,有些課端看老師怎麼教,但有的老師會在排好課後才反應想從一般教室換去專業教室,去吃屎吧。



我到職後經歷過三個系主任,第一任基本上不管事,我第一次排課時他可以說是放我去死,我有任何問題他都無法解決,反而還問我怎麼辦,他媽的老娘要是知道怎麼辦還要問你嗎,到底你是主任還我是主任?記得第一次排課的最後一天,當我把花了將近三個星期排出來的課全部輸入系統時,12月的那天下雨又颳風,我加班到十點多才下班,打卡時淒風苦雨真的超想哭。



第二跟現任主任都還不錯,會在不同的程度上給我意見,或是直接給我答案說怎麼排,非常感謝他們,雖然排課還是一樣很花時間花心思,但總算比較順利,也不再是系助一個人孤軍奮戰。



2。學分抵免

學生被當掉、缺學分、轉學、休學復學等等的各種狀況,而且每一屆的課程多少都會課程調整、學分修改等等,常常要幫學生找能夠抵免的課程,系上沒有甚至要到外系去找,真的找沒有又不能叫學生去死,所以還是得想辦法不然下一步就是家長找上門來,有些講道理的家長雖然一開始聽他孩子說的版本會很生氣找來系辦,但聽完我跟主任的正確說法時,他會接受並回家教訓小孩。至於很兇狠嗆說要找立委(自己小孩貪玩成績滿江紅,我幫他死命找課補修,最後他自己不努力還差幾個學分才能畢業,家長為了那一點學分去找立委,立委大概也很無言)、或是在電話裡面哽咽哭腔(某個家長在電話裡跟我哭了半小時來,我等她哭爽哭夠後說會反映給主任請主任幫忙,他的哭腔立馬消失然後留聯絡資料給我)才是真正難搞,而計算學生的學分是否足夠能否畢業的又是教務處,萬一教務處刁難,學生最後是回頭找系助算帳。



3。伺候老師

遇到配合度高、資料會自動準時繳交的老師真的會很感動

有的老師做事拖泥帶水,或是態度跩的二五八萬

常常幫老師們去行政單位問事情,但其實這些事情老師們自己去問也是一樣,比方他申請的計畫案怎麼核銷、經費幾時下來、有沒有通過等等,講這樣一通電話基本上不超過5分鐘,但就是有老師寧願花二十分鐘跟我敘述問題的來龍去脈,然後我再花不到五分鐘幫他問到答案然後轉告他,他媽的。



常常會被行政單位逼著跟老師們催資料,有的老師只要不在學校就跟神隱一樣,LINE、FB都不讀,電子郵件不收,電話也不接,等最後事情爆了又怪說沒通知,你他媽以自我為中心斷絕跟這世間一切的連結還要怪我不通知你,來人拖下去一丈紅伺候。



4。王八行政單位

系助是教學單位的行政人員,所以有時立場會跟行政單位不同。行政那邊常常一換人就跟著改規定,若只影響行政作業的流程也就算了,最夭壽的是學生相關法規,常常改了又不講,等事情爆炸又推的一乾二淨還要怪我。行政單位踢皮球的功力也很厲害,他媽的今日踢皮球明日當國腳啊這些未來的臺灣之光,最扯的是權責單位自己不懂,叫我去問別的有經驗的系助,他媽的你們是幹甚麼吃的怎麼不乾脆裁撤。



這工作就像標題,周休二日是我最大的安慰

寒暑假系助跟行政單位還是照常上班,但寒暑假沒甚麼學生老師,比較清淨,能專心完成業務,而且寒暑假有時比較閒的時候真的只是來辦公室等下班(挨打)

其他還有很多細節就不一一寫出來了
周休二日是我最大的安慰
職務類別:學校行政人員   職稱:系助理   相關職缺:大專校院教育事業  學校行政人員
系助理是個很雜的工作,幾乎這個系所有阿哩不搭狗屁倒灶的事情都要做,挑一些比較度濫的分享:



1。排課
他媽的排課簡直就是地獄,人數近七百人的大系,可想而知有多少班級多少課要排,排課要考慮到人事時地這四件事:



人:老師

有些老師很厲害,甚麼課他都可以教,理論、實務、基礎、進階他都能教的有聲有色,排課時有這種老師真的會感動到痛哭流涕。

在業界待過的老師,如果有當到老闆等級的就非常難伺候,因為他態度很硬,排基礎課或是低年級課程他會嫌大才小用,排給這種老師他以前沒教過的課他也會一直碎念。



人事室會通知系助要聘幾個兼任老師才會符合生師比,但兼任老師有課時才會來學校,沒課就走人,對學校也沒甚麼向心力,所以兼任老師只能按照他的專長去排,排了他不太會的課程他就會不來教了,這時就只能再去問其他有可能能教的兼任老師,而且兼任老師的時段比專任老師更難喬,因為兼任老師多多半只是把兼課當副業,所以他有空來教課的時段就是這些,萬一排課時又要卡到他的時段還得跟兼任老師拜託。



事:課程

有些課程很偏門,能教的老師不多,這時候就只能固定排某幾個老師來教,萬一這老師要離職或是不想教,還得想辦法再找人。

也有些課程很簡單很好教,排課時一堆老師都會來跟你關說他想教這門課。

時:時段

早八出席率都會很差,如果早八是理論課老師又教得死板,那基本上就是全軍覆沒,所以盡量不把課排在第一節。不講學生,連有些老師都不喜歡那麼早起床,還會跟扯說血壓低早上起不來

排課也不能一二節有課、三四節沒課、然後下午第一二節又有課這種所謂空白時段出現,因為學生如果空堂搶不到外系或通識學分就會沒事做,然後就會來系辦該該叫。如果排太晚的課,比方第七第八節,學生也要該該叫,就連有的老師也會該該叫。



地:教室

有些課只能在專業教室上課,如果專業教室還要跟外系共用那就要去協調(其實是搶)時段,有些課端看老師怎麼教,但有的老師會在排好課後才反應想從一般教室換去專業教室,去吃屎吧。



我到職後經歷過三個系主任,第一任基本上不管事,我第一次排課時他可以說是放我去死,我有任何問題他都無法解決,反而還問我怎麼辦,他媽的老娘要是知道怎麼辦還要問你嗎,到底你是主任還我是主任?記得第一次排課的最後一天,當我把花了將近三個星期排出來的課全部輸入系統時,12月的那天下雨又颳風,我加班到十點多才下班,打卡時淒風苦雨真的超想哭。



第二跟現任主任都還不錯,會在不同的程度上給我意見,或是直接給我答案說怎麼排,非常感謝他們,雖然排課還是一樣很花時間花心思,但總算比較順利,也不再是系助一個人孤軍奮戰。



2。學分抵免

學生被當掉、缺學分、轉學、休學復學等等的各種狀況,而且每一屆的課程多少都會課程調整、學分修改等等,常常要幫學生找能夠抵免的課程,系上沒有甚至要到外系去找,真的找沒有又不能叫學生去死,所以還是得想辦法不然下一步就是家長找上門來,有些講道理的家長雖然一開始聽他孩子說的版本會很生氣找來系辦,但聽完我跟主任的正確說法時,他會接受並回家教訓小孩。至於很兇狠嗆說要找立委(自己小孩貪玩成績滿江紅,我幫他死命找課補修,最後他自己不努力還差幾個學分才能畢業,家長為了那一點學分去找立委,立委大概也很無言)、或是在電話裡面哽咽哭腔(某個家長在電話裡跟我哭了半小時來,我等她哭爽哭夠後說會反映給主任請主任幫忙,他的哭腔立馬消失然後留聯絡資料給我)才是真正難搞,而計算學生的學分是否足夠能否畢業的又是教務處,萬一教務處刁難,學生最後是回頭找系助算帳。



3。伺候老師

遇到配合度高、資料會自動準時繳交的老師真的會很感動

有的老師做事拖泥帶水,或是態度跩的二五八萬

常常幫老師們去行政單位問事情,但其實這些事情老師們自己去問也是一樣,比方他申請的計畫案怎麼核銷、經費幾時下來、有沒有通過等等,講這樣一通電話基本上不超過5分鐘,但就是有老師寧願花二十分鐘跟我敘述問題的來龍去脈,然後我再花不到五分鐘幫他問到答案然後轉告他,他媽的。



常常會被行政單位逼著跟老師們催資料,有的老師只要不在學校就跟神隱一樣,LINE、FB都不讀,電子郵件不收,電話也不接,等最後事情爆了又怪說沒通知,你他媽以自我為中心斷絕跟這世間一切的連結還要怪我不通知你,來人拖下去一丈紅伺候。



4。王八行政單位

系助是教學單位的行政人員,所以有時立場會跟行政單位不同。行政那邊常常一換人就跟著改規定,若只影響行政作業的流程也就算了,最夭壽的是學生相關法規,常常改了又不講,等事情爆炸又推的一乾二淨還要怪我。行政單位踢皮球的功力也很厲害,他媽的今日踢皮球明日當國腳啊這些未來的臺灣之光,最扯的是權責單位自己不懂,叫我去問別的有經驗的系助,他媽的你們是幹甚麼吃的怎麼不乾脆裁撤。



這工作就像標題,周休二日是我最大的安慰

寒暑假系助跟行政單位還是照常上班,但寒暑假沒甚麼學生老師,比較清淨,能專心完成業務,而且寒暑假有時比較閒的時候真的只是來辦公室等下班(挨打)

其他還有很多細節就不一一寫出來了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