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研究協助 » 研究助理 » 我說:拜託別再幹苦命研究助理啦
主題:

我說:拜託別再幹苦命研究助理啦

說真的,做過學校、國科會研究案的助理們,看到這段文字大概都會毛起來想殺人:

...相信僅有少數教授違法中飽私囊,絕大多數教授報帳都是交給助理處理,而這麼多助理便宜行事,以品項不合的發票報帳,顯示制度有需檢討之處,若不檢討,只是就「有無違反現行法律」追究結案,將嚴重打擊涉案教授的士氣...

研究計畫的助理,說穿了並不是一份正常的工作,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年一聘的雇員,有計畫來,沒計畫另外找工作,只是一份工,並不是一項職業。薪資部份也高不到哪兒去,學士起薪31,520,碩士起薪36,050,作到了第九年也不過38,420和43,570,想再上去,也就沒有了。而且認定相當嚴苛,大多數民間公司的經歷都算不進去。而一份研究計劃案教授掛個主持人,就是每月多領15,000,就算共同主持人也有個10,000多元(現在應該更高)。

如果你遇到真在研究的計劃案,那恭喜,您應該可以作些實事、產出些研究成果。但不少計劃案,說穿了連要產出什麼結果,可能教授自己都不知道。有些計劃案規模龐大、專業性高,但教授在不知實際狀況之下,搞出個預算不足、無法執行的案子,這兩種都會搞死研究助理的。要是只要人力,一切都好。如果涉及各種用品、設備的採購,以及勞務等外發案、標案,光是行政工作,就夠你忙了。

國科會對於預算的名目管理嚴格是出了名的,要不是在這系統裡鑽研個幾年,大概也沒多少人能了解什麼帳目怎麼報、設備怎麼買。如果你是從寫計劃案開始就參與的助理,那麼還知道這份計畫要買些什麼。但要是前面一位助理做到一半走人,光是把設備與計劃案和帳目湊到一塊兒,就耗掉你一兩個月時間。還別忘了,這段時間計劃案還要繼續執行,一年到了,還有結案報告要撰寫。

當然,這些事情,申請研究案的教授該付全責,不過實際上都還是助理要作。有些狀況下助理看狀況不對,趕緊抽身,然後丟下爛攤子。往往哪個找不到工作、半途失業的學生、校友,就得接下這爛攤子繼續執行。要是哪天上面怪罪下來,就說人事以非、所拖非人,怪罪到助理上就沒錯。

而助理真的能照著規矩來嘛?國科會研究計畫委託到學校、學校發到系所、系所到教授身上,這一層層之間彼此沒有著緊密關聯。研究助理晉用以後,你的上司就是教授,以外你想找到任何能以協助的對象,頂多就是學校的行政人員,僅能指導你照程序做事,以外就是聽教授的指示。

教授指示你做什麼,還真得作些什麼,要敢抗命?三天兩頭請你跑一趟研究室,給你從早到晚的訓話與折磨。想問計畫的細節與執行?那請去問離職助理,大教授很忙,對於研究計畫寫些什麼、執行進度如何不怎麼了解,也無從指導得起。要的話就是告訴你現在要作些什麼,而做的事並不一定是研究計畫上所寫的事。要怎麼作?您先回去擬一份企劃書與公文,交給教授批准,通常又是叫進去一整天改這改那,然後再上呈、批准、執行。

在這種狀況下,上面的指示都是口頭交辦、下面呈上的公文與計畫都有文書為憑,要做什麼都是你說的、教授沒有說,當然就是責任您扛。如果覺得這樣的狀況不對、總會出事,那麼你大可拖延慢慢來,然後三天兩頭被訓到晚,想開了,辭呈一遞走人,反正學術相關預備軍總會有人遞補。

這樣的狀況連續來個兩三年,苗頭不對,教授也會想辦法換個地方待、或者提早退休、借調到其他機關。找個其他名義繼續申請研究計畫,一切沒有改變。為什麼國家對於計劃案執行不利沒有反應?根據聽到的回答也就是:這些計劃案事前審查通過後,就等於國家將失敗的風險也包含在內。要究責的話,也影響到官員、評審大老們的威信,這些誰敢挑戰?於是出現這樣的結果、將責任推到助理身上,也不是什麼意外了。

日本漫畫裡醫學教授把手術失敗之責推給小醫師、醫師推給護士,企業裡長官把公款虧空推給屬下,這些老掉大牙的橋段如今再一次出現,而且明目張膽至此。要是這幾天出現哪些教授被厲鬼作祟身亡,也不是什麼意外之事。

也許在學校裡你覺得這些教授談笑風生、言之有物、對學生宛如己出。可別忘了,學生是教授的客戶、助理是教授的員工。做生意時對待員工和客戶的態度可是不一樣的。而杜絕這種研究案弊病的最好方法就是:別去作研究助理,等到沒有廉價又能當作衛生紙的人可用時,這些上位者才會開始檢討自己吧。

可能你會覺得助理工作輕鬆、薪資不差,但你到民間公司工作,同樣年資可領到的薪資可比這還高。



轉載自:網路

推薦職缺

我說:拜託別再幹苦命研究助理啦
職務類別:研究助理   職稱:研究助理   相關職缺:大專校院教育事業  研究助理
說真的,做過學校、國科會研究案的助理們,看到這段文字大概都會毛起來想殺人:

...相信僅有少數教授違法中飽私囊,絕大多數教授報帳都是交給助理處理,而這麼多助理便宜行事,以品項不合的發票報帳,顯示制度有需檢討之處,若不檢討,只是就「有無違反現行法律」追究結案,將嚴重打擊涉案教授的士氣...

研究計畫的助理,說穿了並不是一份正常的工作,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年一聘的雇員,有計畫來,沒計畫另外找工作,只是一份工,並不是一項職業。薪資部份也高不到哪兒去,學士起薪31,520,碩士起薪36,050,作到了第九年也不過38,420和43,570,想再上去,也就沒有了。而且認定相當嚴苛,大多數民間公司的經歷都算不進去。而一份研究計劃案教授掛個主持人,就是每月多領15,000,就算共同主持人也有個10,000多元(現在應該更高)。

如果你遇到真在研究的計劃案,那恭喜,您應該可以作些實事、產出些研究成果。但不少計劃案,說穿了連要產出什麼結果,可能教授自己都不知道。有些計劃案規模龐大、專業性高,但教授在不知實際狀況之下,搞出個預算不足、無法執行的案子,這兩種都會搞死研究助理的。要是只要人力,一切都好。如果涉及各種用品、設備的採購,以及勞務等外發案、標案,光是行政工作,就夠你忙了。

國科會對於預算的名目管理嚴格是出了名的,要不是在這系統裡鑽研個幾年,大概也沒多少人能了解什麼帳目怎麼報、設備怎麼買。如果你是從寫計劃案開始就參與的助理,那麼還知道這份計畫要買些什麼。但要是前面一位助理做到一半走人,光是把設備與計劃案和帳目湊到一塊兒,就耗掉你一兩個月時間。還別忘了,這段時間計劃案還要繼續執行,一年到了,還有結案報告要撰寫。

當然,這些事情,申請研究案的教授該付全責,不過實際上都還是助理要作。有些狀況下助理看狀況不對,趕緊抽身,然後丟下爛攤子。往往哪個找不到工作、半途失業的學生、校友,就得接下這爛攤子繼續執行。要是哪天上面怪罪下來,就說人事以非、所拖非人,怪罪到助理上就沒錯。

而助理真的能照著規矩來嘛?國科會研究計畫委託到學校、學校發到系所、系所到教授身上,這一層層之間彼此沒有著緊密關聯。研究助理晉用以後,你的上司就是教授,以外你想找到任何能以協助的對象,頂多就是學校的行政人員,僅能指導你照程序做事,以外就是聽教授的指示。

教授指示你做什麼,還真得作些什麼,要敢抗命?三天兩頭請你跑一趟研究室,給你從早到晚的訓話與折磨。想問計畫的細節與執行?那請去問離職助理,大教授很忙,對於研究計畫寫些什麼、執行進度如何不怎麼了解,也無從指導得起。要的話就是告訴你現在要作些什麼,而做的事並不一定是研究計畫上所寫的事。要怎麼作?您先回去擬一份企劃書與公文,交給教授批准,通常又是叫進去一整天改這改那,然後再上呈、批准、執行。

在這種狀況下,上面的指示都是口頭交辦、下面呈上的公文與計畫都有文書為憑,要做什麼都是你說的、教授沒有說,當然就是責任您扛。如果覺得這樣的狀況不對、總會出事,那麼你大可拖延慢慢來,然後三天兩頭被訓到晚,想開了,辭呈一遞走人,反正學術相關預備軍總會有人遞補。

這樣的狀況連續來個兩三年,苗頭不對,教授也會想辦法換個地方待、或者提早退休、借調到其他機關。找個其他名義繼續申請研究計畫,一切沒有改變。為什麼國家對於計劃案執行不利沒有反應?根據聽到的回答也就是:這些計劃案事前審查通過後,就等於國家將失敗的風險也包含在內。要究責的話,也影響到官員、評審大老們的威信,這些誰敢挑戰?於是出現這樣的結果、將責任推到助理身上,也不是什麼意外了。

日本漫畫裡醫學教授把手術失敗之責推給小醫師、醫師推給護士,企業裡長官把公款虧空推給屬下,這些老掉大牙的橋段如今再一次出現,而且明目張膽至此。要是這幾天出現哪些教授被厲鬼作祟身亡,也不是什麼意外之事。

也許在學校裡你覺得這些教授談笑風生、言之有物、對學生宛如己出。可別忘了,學生是教授的客戶、助理是教授的員工。做生意時對待員工和客戶的態度可是不一樣的。而杜絕這種研究案弊病的最好方法就是:別去作研究助理,等到沒有廉價又能當作衛生紙的人可用時,這些上位者才會開始檢討自己吧。

可能你會覺得助理工作輕鬆、薪資不差,但你到民間公司工作,同樣年資可領到的薪資可比這還高。



轉載自:網路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