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教育師資 » 特殊教育教師 » 偏鄉教師沒說出口的辛苦
主題:

偏鄉教師沒說出口的辛苦



偏鄉教師除了需面臨缺資源、缺人力等因素之外,還有哪些不為人所知的辛苦呢?

來聽聽長期在偏鄉地區任教的曹老師的分享。



在教育孩子之前 我們需要先面對教育家長

首先面臨到的並不是師資問題。這些位於偏遠地帶或山區,學生人數不及百的小學校,不少孩童是由隔代甚至隔隔代教養,家長以打零工賺錢、工作不穩定的比例偏高。根據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於2015年公佈的「台灣偏鄉遊童現象」調查顯示,20%偏鄉兒童生活在隔代教養家庭,15.1%是留守兒童,另外也有超過10.3%的偏鄉家庭沒有穩定的收入。

部分家長未能顧及到義務教育對孩子的重要性,或者沒有確實地將學校視為教育場所,上課時日學生遲到早退、臨時缺席的例子,常有所聞。

「是我爸爸媽媽說可以不用聽。」曾經有學生直接這麼回應曹老師,拒絕學習。曹老師認為,偏鄉孩子在學習上的落後,並非腦袋瓜不聰明,而是缺乏學習的積極心態,而這與家長如何形塑孩子的學習環境息息相關。萬豐國小便時常在家長會和親師座談會上,與家長們溝通,希望提升他們對於學生受教權的重視。

來到偏鄉學校 老師不能只有滿腹熱忱

許多來自偏鄉小校的孩子,面臨著家庭功能失調的問題。輕者,可能因此疏忽了生活教育,像是在學校裏頭,學生私自拿取別人物品之行為便經常發生;重者,可能是遭遇家長酗酒賭博、家庭暴力等,讓孩子無法專心於課業。在在都是需要老師們多花上一份心力。

當一位老師選擇踏入偏鄉學校執行教育使命時,必須意識到這些學校的教育現場即為如此,複雜、艱辛,僅滿腹熱忱是不夠的。於秀巒國小任教的代理老師余慧玲便曾遇過,充滿教育理想的同事最後是帶著挫折感離開。她說,來到偏鄉學校,懂得自我調適非常重要。

教師員額編制 對偏鄉學校不公平

根據教育部的「教師員額編制」,一間學校所能分配到的老師,是由該間學校的學生數來決定,也就是所謂的「師生比」。教育部103年的統計資料顯示,不管是偏鄉國小(6.02)抑或偏鄉國中(11.8),師生比都明顯低於一般學校。偏鄉小校的學生人數少,老師人數也就不需要分配得多,乍看數字說話, 平均一位偏鄉老師所要照顧的學生人數又的確比較少,這樣的分配制度似乎沒有問題。

然而,從科目去看教師人數分配,便會發現員額編制其實對偏鄉小校很不利。教育部的教師任教領域分類,總共多達二十科以上。就算只看「國中教育會考」的國文、英文、數學、社會、自然等基礎科目,在科目固定的情況下,學生數少的偏鄉學校能夠聘用的正式教師,有時比科目數量還要少,也因此才會有老師身兼數科。

去年從東吳中文所畢業,現正在台東縣長濱國中服教育役的周俊吉,便觀察到這樣的現象。「坐我隔壁的特教組長,除了要上特教班的課,上學期還同時兼導師,所以是導師加行政加上課。另外像輔導主任同時也是國文老師,還要幫忙上家政課。全校只有一位老師教美術、音樂、以及表演藝術,要教6個班。」周俊吉說,因為教師員額的限制,就算有缺,也沒辦法補。

補不齊的課輔和特教資源

除了教授一般學科的人力吃緊,更令人擔憂的是,課後輔導以及特殊教育的師資。余慧玲便表示,秀巒國小特教資源相當不穩定,特教老師常常借調他處,也因此壓縮了特教生齊聚上課的堂數。目前的課輔和特教的資源都靠著社福基金會的協助,像是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和財團法人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

忙碌教學之外 還遭繁瑣行政工作綁架 

有些小校,能夠在全體教師達成「教學至上」共識下,教師們樂意互相協調溝通、妥善分工行政內容,讓各位老師們的行政負擔極小化,曹峻昌任教的萬豐國小便是如此。但是對大部分的偏鄉學校以及老師而言,行政工作仍是擺脫不了的緊箍咒。到頭來,可能成了壓倒老師教學熱情的最後一根稻草,而無辜犧牲的是學生的學習機會。

推薦職缺

偏鄉教師沒說出口的辛苦
職務類別:特殊教育教師   職稱:特教教師   相關職缺:小學教育事業  特殊教育教師


偏鄉教師除了需面臨缺資源、缺人力等因素之外,還有哪些不為人所知的辛苦呢?

來聽聽長期在偏鄉地區任教的曹老師的分享。



在教育孩子之前 我們需要先面對教育家長

首先面臨到的並不是師資問題。這些位於偏遠地帶或山區,學生人數不及百的小學校,不少孩童是由隔代甚至隔隔代教養,家長以打零工賺錢、工作不穩定的比例偏高。根據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於2015年公佈的「台灣偏鄉遊童現象」調查顯示,20%偏鄉兒童生活在隔代教養家庭,15.1%是留守兒童,另外也有超過10.3%的偏鄉家庭沒有穩定的收入。

部分家長未能顧及到義務教育對孩子的重要性,或者沒有確實地將學校視為教育場所,上課時日學生遲到早退、臨時缺席的例子,常有所聞。

「是我爸爸媽媽說可以不用聽。」曾經有學生直接這麼回應曹老師,拒絕學習。曹老師認為,偏鄉孩子在學習上的落後,並非腦袋瓜不聰明,而是缺乏學習的積極心態,而這與家長如何形塑孩子的學習環境息息相關。萬豐國小便時常在家長會和親師座談會上,與家長們溝通,希望提升他們對於學生受教權的重視。

來到偏鄉學校 老師不能只有滿腹熱忱

許多來自偏鄉小校的孩子,面臨著家庭功能失調的問題。輕者,可能因此疏忽了生活教育,像是在學校裏頭,學生私自拿取別人物品之行為便經常發生;重者,可能是遭遇家長酗酒賭博、家庭暴力等,讓孩子無法專心於課業。在在都是需要老師們多花上一份心力。

當一位老師選擇踏入偏鄉學校執行教育使命時,必須意識到這些學校的教育現場即為如此,複雜、艱辛,僅滿腹熱忱是不夠的。於秀巒國小任教的代理老師余慧玲便曾遇過,充滿教育理想的同事最後是帶著挫折感離開。她說,來到偏鄉學校,懂得自我調適非常重要。

教師員額編制 對偏鄉學校不公平

根據教育部的「教師員額編制」,一間學校所能分配到的老師,是由該間學校的學生數來決定,也就是所謂的「師生比」。教育部103年的統計資料顯示,不管是偏鄉國小(6.02)抑或偏鄉國中(11.8),師生比都明顯低於一般學校。偏鄉小校的學生人數少,老師人數也就不需要分配得多,乍看數字說話, 平均一位偏鄉老師所要照顧的學生人數又的確比較少,這樣的分配制度似乎沒有問題。

然而,從科目去看教師人數分配,便會發現員額編制其實對偏鄉小校很不利。教育部的教師任教領域分類,總共多達二十科以上。就算只看「國中教育會考」的國文、英文、數學、社會、自然等基礎科目,在科目固定的情況下,學生數少的偏鄉學校能夠聘用的正式教師,有時比科目數量還要少,也因此才會有老師身兼數科。

去年從東吳中文所畢業,現正在台東縣長濱國中服教育役的周俊吉,便觀察到這樣的現象。「坐我隔壁的特教組長,除了要上特教班的課,上學期還同時兼導師,所以是導師加行政加上課。另外像輔導主任同時也是國文老師,還要幫忙上家政課。全校只有一位老師教美術、音樂、以及表演藝術,要教6個班。」周俊吉說,因為教師員額的限制,就算有缺,也沒辦法補。

補不齊的課輔和特教資源

除了教授一般學科的人力吃緊,更令人擔憂的是,課後輔導以及特殊教育的師資。余慧玲便表示,秀巒國小特教資源相當不穩定,特教老師常常借調他處,也因此壓縮了特教生齊聚上課的堂數。目前的課輔和特教的資源都靠著社福基金會的協助,像是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和財團法人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

忙碌教學之外 還遭繁瑣行政工作綁架 

有些小校,能夠在全體教師達成「教學至上」共識下,教師們樂意互相協調溝通、妥善分工行政內容,讓各位老師們的行政負擔極小化,曹峻昌任教的萬豐國小便是如此。但是對大部分的偏鄉學校以及老師而言,行政工作仍是擺脫不了的緊箍咒。到頭來,可能成了壓倒老師教學熱情的最後一根稻草,而無辜犧牲的是學生的學習機會。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