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教育師資 » 特殊教育教師 » 用耐心,細心灌溉的特教老師
主題:

用耐心,細心灌溉的特教老師

自小我對我媽的身影,總是早出晚歸,在家時我只看見她熬夜在電腦前面打教案的辛苦面。 

資源班和大多數人所熟悉的啟智班不同。啟智班所收的學生偏向中度至重度智能障礙,老師往往得協助學生行動及如廁,或指導十五歲的學生國小一二年級的課程,有的甚至得從寫名字教起。

資源班學生的基本生理、心理狀況比較沒有這麼嚴重,但除了輕中度障礙生外,老師還必須輔導學科有學習障礙者。假使該生國文成績一直是全班最後一名,經過測試確認障礙存在和開會討論通過,該生的國文課便會從原班級抽離至資源班上課。同時,各種行為偏差的學生也列在輔導對象中。所以,一個班級的學生組成往往比啟智班來得複雜。

草創總是困難的。她們倆和一位英文代課老師,只能憑著特教學分班的專業知識以及L老師的實習經驗,撐起教學以及行政業務。

資源班的事務極其繁雜,必須參加無數研習、備課、製作教具、開會、聯絡家長、準備評鑑等;一個班有三十名學生,三個老師必須針對每個學生,在自己指導科目的表現上撰寫紀錄以及量身訂做的教學計畫,還得面對這些特殊孩子的家長,他們不是特別關心小孩的在校狀況,就是對特教觀念有些偏差。這都使他們不得不忙到半夜,還坐在電腦面前準備資料。

大多數人對各種需要特殊輔導的學生,觀念尚不健全,在校園中,甚至社會上,往往不免歧視與嘲笑。這些看在資源班老師眼中,實在無力。

我問媽媽:「學生從這裡畢業之後呢?你們三年的照顧就這樣結束了,那他們往後的人生呢?三年時間,能讓他們學到的少之又少,許多個案的病情甚至不斷惡化,連拖延都使不上力。離開國中資源班,高中三年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嗎?還是交由社會局照顧?」

然而這些龐雜事務其實都是枝節,媽媽她們最在意的,還是如何輔導學生。她們不知道學生離開之後該怎麼辦,這樣的問題光是思考就太沉重,她們只能在工作上,盡力輔導孩子。

過動兒、自閉兒、憂鬱症患者、學科低成就者、肢體殘障者,在普通班級往往容易遭受歧視,即使同儕能夠接受,沒有修過特教學分的老師對於他們大都不甚了解,對他們造成教學的不便與拖延,缺乏耐心。

某天,媽媽在資源教室處理文件,一個學生全身發抖衝進教室,緊緊抱著她,一邊掉眼淚一邊說:「怕怕,怕怕……」

原來,這名中度自閉學生的老師要他站起來念課文,然而在學習專注上的障礙,讓他沒辦法按照文字的排列閱讀,他的閱讀是跳躍的,更不可能照原文朗讀。他的老師只認為這個學生上課不專心,妨礙上課,叫他念課文又念不好,一氣之下踹了他的桌子,桌子應聲倒下,壓到這名學生。

「他就是沒辦法一個字一個字念哪!」媽媽說。那個學生的國文老師只給他壓力,因為不了解;而資源班知道他的困難,給他協助和溫暖,於是在受到傷害之後,心靈脆弱的他便知道要找資源老師。

媽媽她們面對的學生就是這樣,有的不能苛責,有的得隨時注意行蹤,有的幾個字教了十遍還是寫錯。那到底需要多少愛?

文章來源/網頁
用耐心,細心灌溉的特教老師
職務類別:特殊教育教師   職稱:特教老師   相關職缺:中學教育事業  特殊教育教師
自小我對我媽的身影,總是早出晚歸,在家時我只看見她熬夜在電腦前面打教案的辛苦面。 

資源班和大多數人所熟悉的啟智班不同。啟智班所收的學生偏向中度至重度智能障礙,老師往往得協助學生行動及如廁,或指導十五歲的學生國小一二年級的課程,有的甚至得從寫名字教起。

資源班學生的基本生理、心理狀況比較沒有這麼嚴重,但除了輕中度障礙生外,老師還必須輔導學科有學習障礙者。假使該生國文成績一直是全班最後一名,經過測試確認障礙存在和開會討論通過,該生的國文課便會從原班級抽離至資源班上課。同時,各種行為偏差的學生也列在輔導對象中。所以,一個班級的學生組成往往比啟智班來得複雜。

草創總是困難的。她們倆和一位英文代課老師,只能憑著特教學分班的專業知識以及L老師的實習經驗,撐起教學以及行政業務。

資源班的事務極其繁雜,必須參加無數研習、備課、製作教具、開會、聯絡家長、準備評鑑等;一個班有三十名學生,三個老師必須針對每個學生,在自己指導科目的表現上撰寫紀錄以及量身訂做的教學計畫,還得面對這些特殊孩子的家長,他們不是特別關心小孩的在校狀況,就是對特教觀念有些偏差。這都使他們不得不忙到半夜,還坐在電腦面前準備資料。

大多數人對各種需要特殊輔導的學生,觀念尚不健全,在校園中,甚至社會上,往往不免歧視與嘲笑。這些看在資源班老師眼中,實在無力。

我問媽媽:「學生從這裡畢業之後呢?你們三年的照顧就這樣結束了,那他們往後的人生呢?三年時間,能讓他們學到的少之又少,許多個案的病情甚至不斷惡化,連拖延都使不上力。離開國中資源班,高中三年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嗎?還是交由社會局照顧?」

然而這些龐雜事務其實都是枝節,媽媽她們最在意的,還是如何輔導學生。她們不知道學生離開之後該怎麼辦,這樣的問題光是思考就太沉重,她們只能在工作上,盡力輔導孩子。

過動兒、自閉兒、憂鬱症患者、學科低成就者、肢體殘障者,在普通班級往往容易遭受歧視,即使同儕能夠接受,沒有修過特教學分的老師對於他們大都不甚了解,對他們造成教學的不便與拖延,缺乏耐心。

某天,媽媽在資源教室處理文件,一個學生全身發抖衝進教室,緊緊抱著她,一邊掉眼淚一邊說:「怕怕,怕怕……」

原來,這名中度自閉學生的老師要他站起來念課文,然而在學習專注上的障礙,讓他沒辦法按照文字的排列閱讀,他的閱讀是跳躍的,更不可能照原文朗讀。他的老師只認為這個學生上課不專心,妨礙上課,叫他念課文又念不好,一氣之下踹了他的桌子,桌子應聲倒下,壓到這名學生。

「他就是沒辦法一個字一個字念哪!」媽媽說。那個學生的國文老師只給他壓力,因為不了解;而資源班知道他的困難,給他協助和溫暖,於是在受到傷害之後,心靈脆弱的他便知道要找資源老師。

媽媽她們面對的學生就是這樣,有的不能苛責,有的得隨時注意行蹤,有的幾個字教了十遍還是寫錯。那到底需要多少愛?

文章來源/網頁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