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記者

●工作內容: 我今年23歲,從小就是語文與作文比賽常勝軍。自18歲那年榮獲第一屆「三重城市之窗文學獎」散文類第三名開始,領悟到作文與文學的不同。我便成為一位記者──紀錄他人,也定格自己。雖有豐富平面媒體經歷,一開始進入電視新聞圈,連natural sound與bite都分不清。如何在一分三十秒的一則新聞抓住觀眾的目光,也是一門藝術與魔術。「過音」、「掐bite」、「做(交)帶」,電視新聞記者其實與一名導演無異,平面記者多是文字高手。


●未來遠景: 大學期間,我曾創下華岡電視台與廣播電台主播大賽雙料冠軍的紀錄。更讓我確信,要成為好的主播之前,必須先是一位優秀的記者。否則,擺個機器人讀讀稿就得了。王景新是記者,記者是王景新。世界大歷史的草稿者;私人小歷史的總編輯。別問我會不會後悔,因為記者的字典裡不應該有這樣的字眼。


●甘苦談: 記者是… 憑著作家夢,考上文化大學中文系第一天,我帶著我的文學獎,敲開文大校園公關媒體《文大校訊》與《華夏導報》大門。毫無採訪經驗的我,獲主編破格錄取。擔任校園公關記者,一當就是五個學期。缺席三個學期,因為大三以私立大學非相關科系之姿,考上第五屆聯合報系校園特約記者的緣故,一當也是四個學期。換言之,我曾重疊公關記者與新聞記者身份,尺度拿捏是一門學問。

舉例:公關記者除了必須參加學校各科系舉辦的重要學術演講與課後活動,敬轉周知與翔實紀錄,也等於是學校形象的美容師。而新聞記者必須發掘真相,偏偏私立大學又有許多不合理之處。深入報導文大過高的師生比例,差點讓我丟了公關記者的飯碗。踢爆華岡廣播電台主持人發言失當,更讓我這個曾經獲得該台主播大賽第二名頭銜蒙塵。還有少部份文大學生通勤不讓座遭陽明療養院老人以錄音筆蒐證,有損校譽等等我以「新聞記者」身份撰寫的報導,讓我贏得點閱率,卻也讓我在那三個學習放棄「公關記者」安逸的鐵飯碗。

後來,我曾在暑假以「聯合報系校園特約記者」身份,實習已經吹熄燈號的《民生報》藝文組。跟著線上優秀前輩賴素鈴、劉郁青、黑中亮,跑遍了大台北地區的藝文記者會,更採訪了陽明山美軍宿舍去留爭議。寒假則實習《聯合報》政經組,線上記者許玉君、林韋任都是我指導老師。金管會、經濟部、房地產業者等以往從沒經營過的領域,在那個時間密集接觸與成長。吃了好幾攤的尾牙宴,才在席間知解,平面媒體記者的地位較電視新聞記者穩固。

畢竟,平面能夠鉅細靡遺的報導事件全貌;電視新聞只能擷取重點畫面,無法長時間與新聞對象斡旋,自然也不易擄獲他們的心。 新聞稿件洋洋灑灑發表超過40萬字。有見報、網路媒體刊登。我更以半自傳的形式,以文字書寫自己的故事,作自己生命的記者。

18歲以〈吾鄉三重〉獲第一屆「三重城市之窗文學獎」散文類第三名;21歲以〈自老父的野狼開始〉拿第二屆《懷恩文學獎》優勝;23歲再以〈烽火流年〉榮膺國軍「第四十三屆文藝金像獎」散文類銀像獎。其他發表的散文與雜文作品,超過150篇散見《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蘋果日報》、《青年日報》、《榮光雙周刊》、《奮鬥》以及《海軍忠義報》等平面副刊與民意論壇。 退伍後,參加台視「百萬主播召集令」成為最後的50強。也正式錄取年代新聞部「活力金牌記者」。 英文系畢業的我,引用凱撒大帝銘言自白︰「I come,I see,I conquer.」

記者
職務類別:文字記者   職稱:記者   相關職缺:廣告行銷公關  文字記者

●工作內容: 我今年23歲,從小就是語文與作文比賽常勝軍。自18歲那年榮獲第一屆「三重城市之窗文學獎」散文類第三名開始,領悟到作文與文學的不同。我便成為一位記者──紀錄他人,也定格自己。雖有豐富平面媒體經歷,一開始進入電視新聞圈,連natural sound與bite都分不清。如何在一分三十秒的一則新聞抓住觀眾的目光,也是一門藝術與魔術。「過音」、「掐bite」、「做(交)帶」,電視新聞記者其實與一名導演無異,平面記者多是文字高手。


●未來遠景: 大學期間,我曾創下華岡電視台與廣播電台主播大賽雙料冠軍的紀錄。更讓我確信,要成為好的主播之前,必須先是一位優秀的記者。否則,擺個機器人讀讀稿就得了。王景新是記者,記者是王景新。世界大歷史的草稿者;私人小歷史的總編輯。別問我會不會後悔,因為記者的字典裡不應該有這樣的字眼。


●甘苦談: 記者是… 憑著作家夢,考上文化大學中文系第一天,我帶著我的文學獎,敲開文大校園公關媒體《文大校訊》與《華夏導報》大門。毫無採訪經驗的我,獲主編破格錄取。擔任校園公關記者,一當就是五個學期。缺席三個學期,因為大三以私立大學非相關科系之姿,考上第五屆聯合報系校園特約記者的緣故,一當也是四個學期。換言之,我曾重疊公關記者與新聞記者身份,尺度拿捏是一門學問。

舉例:公關記者除了必須參加學校各科系舉辦的重要學術演講與課後活動,敬轉周知與翔實紀錄,也等於是學校形象的美容師。而新聞記者必須發掘真相,偏偏私立大學又有許多不合理之處。深入報導文大過高的師生比例,差點讓我丟了公關記者的飯碗。踢爆華岡廣播電台主持人發言失當,更讓我這個曾經獲得該台主播大賽第二名頭銜蒙塵。還有少部份文大學生通勤不讓座遭陽明療養院老人以錄音筆蒐證,有損校譽等等我以「新聞記者」身份撰寫的報導,讓我贏得點閱率,卻也讓我在那三個學習放棄「公關記者」安逸的鐵飯碗。

後來,我曾在暑假以「聯合報系校園特約記者」身份,實習已經吹熄燈號的《民生報》藝文組。跟著線上優秀前輩賴素鈴、劉郁青、黑中亮,跑遍了大台北地區的藝文記者會,更採訪了陽明山美軍宿舍去留爭議。寒假則實習《聯合報》政經組,線上記者許玉君、林韋任都是我指導老師。金管會、經濟部、房地產業者等以往從沒經營過的領域,在那個時間密集接觸與成長。吃了好幾攤的尾牙宴,才在席間知解,平面媒體記者的地位較電視新聞記者穩固。

畢竟,平面能夠鉅細靡遺的報導事件全貌;電視新聞只能擷取重點畫面,無法長時間與新聞對象斡旋,自然也不易擄獲他們的心。 新聞稿件洋洋灑灑發表超過40萬字。有見報、網路媒體刊登。我更以半自傳的形式,以文字書寫自己的故事,作自己生命的記者。

18歲以〈吾鄉三重〉獲第一屆「三重城市之窗文學獎」散文類第三名;21歲以〈自老父的野狼開始〉拿第二屆《懷恩文學獎》優勝;23歲再以〈烽火流年〉榮膺國軍「第四十三屆文藝金像獎」散文類銀像獎。其他發表的散文與雜文作品,超過150篇散見《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蘋果日報》、《青年日報》、《榮光雙周刊》、《奮鬥》以及《海軍忠義報》等平面副刊與民意論壇。 退伍後,參加台視「百萬主播召集令」成為最後的50強。也正式錄取年代新聞部「活力金牌記者」。 英文系畢業的我,引用凱撒大帝銘言自白︰「I come,I see,I conquer.」

相關甘苦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