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主題:

光鮮亮麗的苦力

男人愛車泰半出自興趣與天性,工作能結合興趣是職場上的夢想,時勢造英雄更是那萬中選一的偶發事件。

過去能當上汽車雜誌社的試車編輯,上述就是我的因緣際會,這樣說會氣死人,不過還是要再補上一槍的便是;當初還不是一間汽車雜誌社請我去上班,同時丟出履歷表的三間都有回應。

只是當時有意追求的女孩就讀學校就在公司兩條街外,每日午餐約會成了選擇該公司的唯一理由,沒有什麼偉大的理想與抱負,還有一點就是很拉風工作頭銜在同儕間,待遇也在無經濟壓力下忽視,青春無敵與部隊的操練養成的體能更無視於壓力與超時工作,總之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機緣入行。我大可以在這段賣弄文筆寫下賺人熱淚的入行奮鬥史,但是真的就是單純的運氣。   

其實當初三間雜誌社同時都有意延攬的原因,正是我的出身與實務經驗,相較社內大部份的編輯人員,幾乎都是傳播或是資訊等出身,要不是就是機械本科研究所以上學歷的高材生,傳統修車廠俗稱黑手的,在當時業界可說是鳳毛麟角般的稀有。也因為當時從事汽車修護又有稍高學歷者不多,即便有;也是製車廠不願放過拉攏的優選,但是雖說是我的優勢相對也是我的劣勢,正所謂一體兩面就是如此。  

汽車是外來工業領頭風騷,台灣終究是跟隨者的姿態,所以所有的一切,從產業上游至下游,不論產經研發或是銷售通路,甚至是文化產業皆以國外為圭臬 身為資訊傳播更是仰賴緊帖著國外的鼻息。最快的資訊通常是以英文為主,想要第一時間掌握消化憑藉著就是外語能力,對其他編輯自然是信手拈來般輕鬆,畢竟當初會選擇從事技職體系的我就是不愛唸書,當面對大量外文資訊時的陣痛著實是很辛苦的一段過去,但也是那時這段磨鍊,如今多了第二語言的能力,也為後來離職後找外商公司任職多了一項利基。   

當資訊掌握的問題解決後還有其他問題要突破,當時公司的規模是沒有每位編輯都配有攝影師,身為小咖的編輯只能單兵作戰,相較於大咖的編輯委派報導的車輛,通常是較貴或是市場上較為主力的車種,所以當月初工作委派後,從自車商借車與試車撰稿拍照與初稿排定初審的清樣,都是在協調與挫折中產生的結晶,電視中小編輯被總編甩稿子出編輯室是時常上演的戲碼。

這些只是出版前的前置作業,當清樣送至印刷廠打版時還得去定盯進度,就怕套色不準還是照片沒拍出效果放大後不理想,還得趕在更版前厚著臉皮同車商再借車補拍(過去沒有數位相機與電腦排版的時代,底片因成本考量都是使用正片,省確一般負片兩次洗片的成本)。總之在還沒熬成大咖前可是包山包海,就連產經新聞都不能忽略,還得時常在文章最末追加截稿後消息的短文。這也對日後自身投資股市,對汽車相關產業的敏銳程度受益良多。   

名片上給的頭銜是某某汽車雜誌社試車編輯,實際上該說是長工還差不多,依稀記得當時有次截稿前替心儀的女孩慶生,在當時著名的長庚醫院前那家舞廳吧台利用微光趕稿的特殊經驗。

當年仍在夜間部就學,往往下了課就回雜誌社,截稿前的幾日幾乎都是以公司為家,在編輯方面的工作撰稿校稿是基本,潤稿下圖說也考驗整篇文章成敗的關鍵,份內要替大牌特約撰稿完成剩下的美編與圖說,但那還不是最難的部份,大牌們拖稿時的催稿與邀稿才真的困難,因為總編不會罵他們,稿不來被釘到滿頭胞的鐵定是我。雖是忙碌與辛苦,但當時真的是樂在其中一點都不以為苦,在課業與工作甚至是把妹都樣樣兼顧,抗壓性也是在那時因此鍛鍊出來,EQ在退伍後又有了更一層的精進與成長。蓋括地來說;在這段學習的過程中,除了語文外;攝影、美工編輯、印刷廠的實務、廣告AE(常撰文廠商特輯部份需與廠商協商內文重點),也一併是意外學習到的技能。   

從前總編私底下常怕我抗壓不足崩潰時而精神喊話,其中一段常說到工作中的事不會是每件都喜歡,也不可能樣樣都美好,乍看來試車編輯似乎是很拉風與輕鬆的工作,實際上其中的辛苦上面的敘述也都有點出,但是那是硬體面表述,要知道跑車你的層級不夠試不到,你小咖能試的不是小型陽春車再不就是商用車等,你的接觸對等窗口也不會是漂亮的女公關,出席的記者會也鮮少是五星酒店或高級會館等地方,這就是總編口中三分之一的論述,非常喜歡、不愛不惡、非常討厭共組成這份工作喜惡的全部,結合所有以上的種種便是這份工作的真實面。   

凡事皆有起落,後來考取南部的學校,再加上從事汽車改裝才是我真正的興趣,決定要再追求個人的理想與成長結束這份工作。對這份工作的經驗與感想,如同大多數當過兵且在很操的單位服過役的人一樣,我會回答是不論你花多少錢我也不把那段記憶賣給你,但是你要我再回去從事一次的話,相對於後來的一些工作與優渥的待遇,真的頭殼壞去才會再從事這份工作,希望對這份工作存有夢想與熱的你,提供一些真實曾待過該業界的細節供你參考。

光鮮亮麗的苦力

男人愛車泰半出自興趣與天性,工作能結合興趣是職場上的夢想,時勢造英雄更是那萬中選一的偶發事件。

過去能當上汽車雜誌社的試車編輯,上述就是我的因緣際會,這樣說會氣死人,不過還是要再補上一槍的便是;當初還不是一間汽車雜誌社請我去上班,同時丟出履歷表的三間都有回應。

只是當時有意追求的女孩就讀學校就在公司兩條街外,每日午餐約會成了選擇該公司的唯一理由,沒有什麼偉大的理想與抱負,還有一點就是很拉風工作頭銜在同儕間,待遇也在無經濟壓力下忽視,青春無敵與部隊的操練養成的體能更無視於壓力與超時工作,總之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機緣入行。我大可以在這段賣弄文筆寫下賺人熱淚的入行奮鬥史,但是真的就是單純的運氣。   

其實當初三間雜誌社同時都有意延攬的原因,正是我的出身與實務經驗,相較社內大部份的編輯人員,幾乎都是傳播或是資訊等出身,要不是就是機械本科研究所以上學歷的高材生,傳統修車廠俗稱黑手的,在當時業界可說是鳳毛麟角般的稀有。也因為當時從事汽車修護又有稍高學歷者不多,即便有;也是製車廠不願放過拉攏的優選,但是雖說是我的優勢相對也是我的劣勢,正所謂一體兩面就是如此。  

汽車是外來工業領頭風騷,台灣終究是跟隨者的姿態,所以所有的一切,從產業上游至下游,不論產經研發或是銷售通路,甚至是文化產業皆以國外為圭臬 身為資訊傳播更是仰賴緊帖著國外的鼻息。最快的資訊通常是以英文為主,想要第一時間掌握消化憑藉著就是外語能力,對其他編輯自然是信手拈來般輕鬆,畢竟當初會選擇從事技職體系的我就是不愛唸書,當面對大量外文資訊時的陣痛著實是很辛苦的一段過去,但也是那時這段磨鍊,如今多了第二語言的能力,也為後來離職後找外商公司任職多了一項利基。   

當資訊掌握的問題解決後還有其他問題要突破,當時公司的規模是沒有每位編輯都配有攝影師,身為小咖的編輯只能單兵作戰,相較於大咖的編輯委派報導的車輛,通常是較貴或是市場上較為主力的車種,所以當月初工作委派後,從自車商借車與試車撰稿拍照與初稿排定初審的清樣,都是在協調與挫折中產生的結晶,電視中小編輯被總編甩稿子出編輯室是時常上演的戲碼。

這些只是出版前的前置作業,當清樣送至印刷廠打版時還得去定盯進度,就怕套色不準還是照片沒拍出效果放大後不理想,還得趕在更版前厚著臉皮同車商再借車補拍(過去沒有數位相機與電腦排版的時代,底片因成本考量都是使用正片,省確一般負片兩次洗片的成本)。總之在還沒熬成大咖前可是包山包海,就連產經新聞都不能忽略,還得時常在文章最末追加截稿後消息的短文。這也對日後自身投資股市,對汽車相關產業的敏銳程度受益良多。   

名片上給的頭銜是某某汽車雜誌社試車編輯,實際上該說是長工還差不多,依稀記得當時有次截稿前替心儀的女孩慶生,在當時著名的長庚醫院前那家舞廳吧台利用微光趕稿的特殊經驗。

當年仍在夜間部就學,往往下了課就回雜誌社,截稿前的幾日幾乎都是以公司為家,在編輯方面的工作撰稿校稿是基本,潤稿下圖說也考驗整篇文章成敗的關鍵,份內要替大牌特約撰稿完成剩下的美編與圖說,但那還不是最難的部份,大牌們拖稿時的催稿與邀稿才真的困難,因為總編不會罵他們,稿不來被釘到滿頭胞的鐵定是我。雖是忙碌與辛苦,但當時真的是樂在其中一點都不以為苦,在課業與工作甚至是把妹都樣樣兼顧,抗壓性也是在那時因此鍛鍊出來,EQ在退伍後又有了更一層的精進與成長。蓋括地來說;在這段學習的過程中,除了語文外;攝影、美工編輯、印刷廠的實務、廣告AE(常撰文廠商特輯部份需與廠商協商內文重點),也一併是意外學習到的技能。   

從前總編私底下常怕我抗壓不足崩潰時而精神喊話,其中一段常說到工作中的事不會是每件都喜歡,也不可能樣樣都美好,乍看來試車編輯似乎是很拉風與輕鬆的工作,實際上其中的辛苦上面的敘述也都有點出,但是那是硬體面表述,要知道跑車你的層級不夠試不到,你小咖能試的不是小型陽春車再不就是商用車等,你的接觸對等窗口也不會是漂亮的女公關,出席的記者會也鮮少是五星酒店或高級會館等地方,這就是總編口中三分之一的論述,非常喜歡、不愛不惡、非常討厭共組成這份工作喜惡的全部,結合所有以上的種種便是這份工作的真實面。   

凡事皆有起落,後來考取南部的學校,再加上從事汽車改裝才是我真正的興趣,決定要再追求個人的理想與成長結束這份工作。對這份工作的經驗與感想,如同大多數當過兵且在很操的單位服過役的人一樣,我會回答是不論你花多少錢我也不把那段記憶賣給你,但是你要我再回去從事一次的話,相對於後來的一些工作與優渥的待遇,真的頭殼壞去才會再從事這份工作,希望對這份工作存有夢想與熱的你,提供一些真實曾待過該業界的細節供你參考。

相關甘苦談連結